2006年6月30日 星期五

搬blog大行動

雖然成立此blog時,曾要求自己「每日一篇」,但說易行難,加上今天是星期五,實在不想逼自己寫東西,所以決定從舊blog中搬一篇過來充數。以下這篇是關於歌手梁靜茹的:

最先是看電視劇「向左走向右走」,然後買了該劇的OST,再不斷翻播其中一首插曲Fly away,最後看歌詞集,才認識了梁靜茹這位歌手。

我很喜歡買CD,就算全張碟中,只有一首自己喜歡的歌曲,也會買回來播完又播。有些CD大概聽了一、兩次後,就會被我放進櫃中,每年大掃除時才拿出來掃一掃(簡直是連聽也提不起勁),可能是旋律太普通,令歌曲不耐聽吧!不過,梁靜茹的歌就不會有這個問題,她那首Fly away簡直是百聽不厭,在公司聽,回家開工時聽,就連去唱K也要唱兩次才罷休(真是苦了我的朋友,在此向她公開道歉!)

問我喜歡梁靜茹甚麼,我也答不上來,聽音樂這回事,真的是全憑個人感覺呢!

P.S. 再次多謝小貓留言。我已經努力地為自己的blog宣傳,但成效似乎不大。如果閣下偶爾路過,不妨留下一言半語,好讓我知道自己不是每天都在自說自話!


2006年6月29日 星期四

睇blog的樂趣

網誌除了是一般人公開的私日記,或是吹水場地外,更是作家與讀者溝通的一個好渠道。現時,很多作家會將自己的文章搬上blog,讓讀者瀏覽。這是一個高明的主意。從前讀者欲對報上文章發表意見,惟一途徑是寫信給報館,再由編輯節錄刊登在報紙上;若寫得不好,意見便會自動人間蒸發,了無痕跡。但現在睇完blog,可以立即留言給blog主,除非是一些胡說八道的廢話,否則blog主多半會保留意見,讓其他人參閱。過程中完全省去了嘮叨的編輯,你說有多好!

除了可以重溫一些精彩的文章外,睇blog的另一大樂趣正是看別人的留言。很多留言客都是blog主的朋友,所以他們的留言份外到肉,好看得緊。方先生的「國金外望」(www.fongcheukyu.blogspot.com)正是一絕。


2006年6月28日 星期三

最感人的一本書

說過要為自己的筆進補,所以一點也不敢怠慢,近來每天都到書店打書釘,又到旺角的二樓書店買了一些話題書回來,準備惡補一番。寫完這篇自說自話後,便會立即開始閱讀,誓要做到分秘必爭!

看了差不多三十年書(連幼稚園的教科書在內),要數自己喜歡的書一點也不難,例如愛情小說,我最喜歡岑海倫的《黃色康乃馨》,故事集懸疑和浪漫的元素於一身,讓人百看不厭;至於古典小說,則要推介紀先生的《閱微草堂筆記》,這本書中關於狐鬼的傳說十分有趣,但說教的意味有時卻重了一點;至於非文學,我首推林先生四輯的《英倫采風》,無論是內容或文筆均十分出色,非看不可。

不過喜歡歸喜歡,感人卻是另一回事,因為要與書本產生共鳴,實非易事,以我近三十年的閱讀經驗,只有一本書曾深深感動過我,那就是《男兒當入樽》的結局篇。

話說湘北遇上勁敵山王工業,湘北的主力球員個個五癆七傷,但他們仍憑著堅毅不屈的鬥志,在比賽中力追至非常接近的比數,給予山王工業很大的壓力,當山王工業的領隊在決定是否要叫暫停時,心想:來到這裡,意志就是勝敗的關鍵,到底自己對自己有多少信心,到底自己能堅持到哪個地步...

我認為,以上這段話可算是整個故事的精粹所在。往後每當我遇上挫折,我也會用這段話來勉勵自己,希望自己能像櫻木般堅持到最後,留下美麗的回憶。


愛書成癡?

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其中一大嗜好是買書。小小的一個300呎公屋單位,除了要容納父母和我三個「有份量」的人外,還要放置我200多本藏書,真是擠得要命。但要我扔掉一些書又不行,皆因現時放在家中的書,有九成是連封套也未拆的!
自問是一個不折不扣的買書狂。記得讀小學三、四年級時,便已拖著目不識丁的媽媽往觀塘的中華書店裡跑。我在店裡左翻翻、右找找,然後拿著一些很有「深度」的書(後來才發現是中五會考的中、英文科參考書,不過當時我甚麼也不知道就是了),央媽媽買給我。雖然媽媽看不懂我買的是甚麼書(其實連我自己也似懂非懂!),但她每次都總會滿足我的要求。由於有這樣一位慷慨的母親,我小時候總不缺書看。
到了五、六年級時,認識了一位愛看愛情小說的同學。我問她為甚麼會有那麼多小說看,她好奇地問我:「你沒到過公共圖書館嗎?」我說我沒有,於是她便帶我到學校附近的圖書館申請借書證。這是我第一次踏足圖書館這片樂土,自此亦改變了我的一生。往後我瘋狂地愛上了中、英文,想必是在那時候埋下種子的。
今時今日,每週到圖書館借書的習慣依舊,偶爾也會到書店打書釘或買書,但由於自己買回來的書不用趕著歸還圖書館,所以總被我束之高閣。正所謂「書非借不能讀」,信焉。

2006年6月26日 星期一

咖啡與我

由於香港愛喝咖啡的人數眾多,所以市場上推出了不同種類的咖啡,以迎合不同顧客的口味。甚麼牛奶咖啡、泡沫咖啡,口味多得令人咋舌。

其實一杯沖調得宜的咖啡十分誘人,先是撲鼻的香氣,再來幼滑的口感,嗅覺加上味覺雙重享受,難怪賣廿多三十元一杯的咖啡,也能日銷數千(萬?)杯。

別人享受咖啡,但咖啡卻帶給我不好的回憶。話說某個忙於送審的月份,由於未完成的工作實在太多,所以被迫要在公司留宿兩天。那兩天合共只睡了約四小時,為了要應付繁重的工作,只好不停地灌咖啡:早餐喝茶餐廳的咖啡,午餐到便利店買罐裝咖啡,下午茶的餐茶是咖啡,到晚餐當然少不了提神醒腦的黑咖啡。如此這般,兩天內我少說都喝了近兩公升的咖啡!自此一役,我聽見咖啡二字也喊怕!

不過,正所謂甲之熊掌、乙之砒霜,吾友愛啡成癡,為了要喝咖啡,特意將自己的工作時間改為午夜至零晨,她的堅持和執著,實在讓我五體投地。

PS1: 多謝小貓留言鼓勵!

PS2: 謹以此文送給我每天一啡的好同事薯頭,本來今天我想寫點別的東西呢!


緣起

星期五,徐小姐在信報的專欄中提到,要中英文造詣俱佳,是一件極之困難的事。這點我十分同意,因為在香港這個社會,從來都重英輕中,如何能做到兩文平衡發展?

自小便曉得中文好是沒有甚麼用的,因為高薪厚祿權力大的工作,從來只向英文好的人招手;中文好的人,從來只能屈居副手,除非自己當老闆,否則也難望有出頭的一天。

香港的父母甚有先見之明,從來只會叫子女努力學好英文,哪有叫子女努力學好中文的?我活了30個年頭,也只認識了一千零「一」位會緊張自己兒子中文成績的母親!

經濟學上的供求定律也告知各位中文被漠視的程度:市面上的英文和數理化補習班多如恆河沙數,中文補習班則萬中無一(以外藉人士為對象的除外)。

一間被「降格」為中中的學校,立時貶值百倍,全校師生連家長像全體被判斬立決般,個個面如死灰。

歷史因素加上畸型的制度,還看各高官有何高招,提升中文的地位。現時政府錢是花了,但成效似乎還未看見。

話說回來,徐小姐的文章提醒了我一件事,就是要勤操練,才不會讓自己的筆生疏。董橋先生的一本舊作,書名起得十分好:給自己的筆進補。大學畢業了那麼多年,是時候為自己的筆進一點補了。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