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9月28日 星期四

有菌大晒?

最近,有位同事在辦公室裡咳個不停(有痰那種)。

本來,這也沒甚麼好說。天氣忽冷忽熱,生病並不出奇,但那位同事也實在太沒公德心和太自私了。首先,他咳了差不多兩個星期,到底有沒有去看醫生?為甚麼從不見他吃藥?為甚麼他的咳嗽聲好像愈來愈嚴重?其次,自從沙士一疫後,大家都應該懂得戴口罩這個動作吧?偏偏他就喜歡不設防!每天看著他在辦公室裡暢所欲「咳」,想起那些細菌會從辦公室那該死的中央冷氣走進自己的身體時,為救自保,惟有自己戴上口罩。可是栗子妹皮膚敏感,戴不了兩天,臉上已出了很多粒粒。我現在真的覺得很‧辛‧苦。

記得沙士時期,有一次栗子妹走在街上,看見一個沒有戴口罩的男人在不停地咳嗽,於是小妹便望了那男人一眼,然後刻意放慢腳步,並故意拐個彎走,誰知讓那男人察覺了(因為當時街上只有很少人)。大家猜接下來發生了甚麼事?那男人竟然用兇狠的眼神瞪了小妹一眼,然後向著我的方向咳!哎,為甚麼明明是他不對,也可以變成好像是我理虧呢?莫非有菌大晒?

P. S. 昨天和同事聊起此事,她說:「別人有攻擊性武器,所以我們要防避。」說得真好!


2006年9月27日 星期三

記一次乘地鐵的經驗

昨天讀栗子先生那篇關於乘地鐵的狂想曲,令栗子妹想起一次乘地鐵的經驗。

有一陣子,公事非常忙碌。當時小妹的上班時間,雖已調整至朝七晚十一,但功夫始終趕來趕去也趕不完。於是有一晚,小妹11時許下班後,回家眠了數小時,然後於早上 4 時多便爬起床梳洗吃早餐,準 5 時出門上班。

當時小妹心想:我今天比平常早了一個小時出門,今天的工作應該可以及時完成吧?誰知小妹的如意算盤打錯了,地鐵站在早上 5 30 分根本仍未開門!於是栗子妹便像傻瓜似的,站在鐵閘前等地鐵站開門。(我猜大家是聞所未聞吧!)

等了差不多 15 分鐘,終於看見鐵閘緩緩上升,栗子妹於是一個箭步衝進站內,往月台的方向狂奔。上到月台,剛巧看見一列徐徐駛進站內的列車,正當小妹伸出雙臂,準備撲向列車的「懷抱」時,那班列車竟然連門也不開,直接駛離月台!!!如是這般,栗子妹呆呆地望著一班又一班不載客的列車在我面前駛過,捱到 6 05 分,才看見一班有乘客的列車停站。

栗子妹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公司,發覺自己只不過比平常早了 20 分鐘左右,根本對完成案頭上的工作幫助不大。天啊!到底我為甚麼要早上5時出門上班呢?

後記:

因為這次乘地鐵事件,令栗子妹知道,要完成手頭上的工作的惟一辦法就是「通頂」。於是在接下來的 48 小時,栗子妹除了吃飯上廁所外,半部也沒有離開過自己的座位(因為兩天沒有洗澡,怕異味影響同事工作)!真是難忘的經驗。


2006年9月26日 星期二

告別沒有手機的日子

栗子妹在上星期出了手機,正式告別了六年沒有手機的日子(大家沒有看錯,小妹真是六年沒有用過手機。雖然偶爾會覺得有點兒不方便,但日子也還是過得好好的)。

上星期五,同事趁午飯時間,陪栗子妹到百老匯買手機。回到公司後,同事看見我的新手機,竟然一起拍掌歡呼,然後輪流走到我的座位前,叫我上了台後記著要把電話號碼告訴她們;把這件事告訴老闆,老闆的回應也是歎號連連。出機出到如此「轟動」,我猜我可能是首個呢!

不過拿著個電話,栗子妹倒是有點兒不知所措。首先,我不大喜歡談電話,用了個1000分鐘的計劃也不知道是為了甚麼(第三個月開始還是用回儲值卡算了);另外,小妹其實是沒有甚麼朋友的,我猜根本就沒有甚麼人會打電話找我。要知道,就算多了個流動電話號碼,也不會多了朋友呀!

不過若然遇上甚麼麻煩事,有個電話總是好的。記得那年屯門公路巴士車禍,栗子妹不知就裡,竟然選了乘巴士進元朗和客戶開會。在巴士上見勢頭不對,慌忙問另一位乘客借電話打給客戶(也幸好香港人還有點兒同情心),結果害客戶等了栗子妹三個小時,真是罪過。

P. S. 如果各位有小妹的電話號碼的話,閒時就找我聊聊吧!我不想出手機不到一個星期就後悔呀~


一切還好嗎?

昨晚和朋友通電話,朋友說因為功課繁重,要暫停寫blog了。

栗子妹:吓?你唔寫啦?你唔上嚟探我,我會好寂寞架。

朋友:寫就唔寫啦,不過我得閒都會上來逛逛的,大約一星期一次左右啦。

栗子妹:咁你記得留言報平安啦!

朋友:留乜嘢呀?

栗子妹:嗱,第一個星期就寫「我未死」,第二個星期就寫「我還在生」,第三個星期就寫「我仍然呼吸」,如此類推。

朋友:(笑)

說到這裡,大家可能覺得栗子妹有點兒無聊。不過那句「我未死」的留言,其實對栗子妹來說是非常重要的。平日小妹工作繁重 (公事+補習+freelance),甚少會打電話問候朋友,或約她們出來聯誼。久而久之,和一些曾經一度親密的朋友,就這樣變得疏離。栗子妹不是不心痛的,可也無可奈何,人為財死呀!

因此,我時常對朋友說,有空就來逛逛我的 blog 和留個言吧,起碼我知道你們的手還能活動,你們還有閒情逸緻來看我寫無聊事,你們尚在呼吸地球混濁的空氣,你們還一切安好。

----------------------------------------------------------------------------------------------------------------------------------------

感謝欄

謝謝兩位年輕才俊昨天陪栗子妹吃午飯!希望小妹那披頭散髮 look 沒有把兩位嚇壞了

小妹甚少和朋友上街吃飯,有甚麼失禮的地方,還請兩位多多包涵和見諒!

還有,小妹雖然有「發錢寒」的毛病,但義助朋友,小妹還是願意的。只要不是問我借$,有甚麼用得著小妹的地方,就來找我吧!可以電聯或在我的最新網誌中留個私人回應。記著千萬不要留在留言板啊!

 


2006年9月24日 星期日

乘巴士雜記

在眾多交通工具中,栗子妹最喜歡乘巴士,因為在巴士上可以看見很多千奇百怪的事情。

在剛過去的週六晚,和朋友一起乘619回家。我們倆擠在巴士上層的最後排,正談過不亦樂乎時,我忽然發現坐在前排左方的一位女孩子,正用鄙夷的眼光望著我。當時我一怔,心想是否和朋友談話的聲浪太大呢?但再細看,那位小女孩的目光略偏右,似乎又不像是望著我。猜猜她在望甚麼?原來她是望著小妹右方的一位婆婆。那位婆婆不知怎的,在座位上把鞋子脫掉,露出光光的腳丫,這才引來小女孩嫌惡的目光。

記得有一次乘89去沙田,坐在身旁的一位少女,甫上車便拿著電話在談。這本是常有的事,可是這位少女談的內容,是要求男朋友不要拋棄她!結果栗子妹和一眾乘客,被逼在密封的車廂中,聽著這位少女一遍又一遍的哀求和哭訴。

又有一次,栗子妹乘23回家。當我正準備在車上打盹時,忽然聽見司機暴喝一聲,然後是一連串的謾罵。原來某位乘客沒有付錢便跑上了車,且據司機所言,那位乘客已不是第一次這樣做的了。這本來也是一件常有的事,但當我看見對面那位太太臉上那個燦爛的笑容,以及聽見她和丈夫正興高采烈地談著這件事時,我的心倒是涼了半截。

各位創作人,若是正為沒有靈感而煩惱,不如試試乘巴士吧!小妹這樣寫呀寫,也寫了500來字呢!

 

P. S. 今天繼續忙,加上約了人吃午飯,看來回應和讀 blog 都要留待明早了~


2006年9月21日 星期四

文字是有聲音、重量、外形

人如其名,郝廣才先生確是一位博學多才的總編輯,他的著作《好繪本如何好》例子詳盡、文理清晰,絕對是一本優秀的繪本入門指南。這位台灣繪本界的「一哥」絕非浪得虛名!

書中其中一章叫《文字是有聲音、重量、外形》,講述文字和聲音的關係。這令栗子妹想起從前讀翻譯時,有一位老師也持有相同的論點:文章除了用眼睛看以外,也應該用嘴巴讀出來的。我們寫或翻譯文章時,往往只顧追求文字冼煉優美,而忘記了文字的音韻。就好像父母為子女起名字,只顧找算命師父算筆劃,而忘了試試名字讀起來是否神氣;別忘記,名字的最原始功用,是要來讓人喚,而不是要來讓人寫的。

可能是因為人愈大,愈不喜歡說話,所以把文字的音律美統統給忘掉了。若要感受文字的音律美,童謠會是一個不錯的選擇。從前,栗子妹最喜歡讀 Dr Seuss 和 Roald Dahl 的作品,因為文字極富節奏感,讀起來非常動聽。試過唸給讀小五的補習學生聽,他雖然不太明白文字的意思,但也非常喜歡那些押韻的文字。所以說,不要小看小孩子,他們的鑒賞能力絕不比大人差!

郝先生的書中舉了一些中文童謠作例子,其中一首頗有趣,在此節錄與各位分享。由於是台灣書,所以我猜要用國語朗讀:

 

春夏到了秋冬,太匆匆。

無奈早也恐龍晚也恐龍。

三年級苦,四年級痛,

五年級來等中風。

老師頭腦僵硬,太空空。

一樣的課程,一樣的內容。

能不能?停一停?

「這學期的主題是……爬蟲。」

哇,一線光明,有點不同。

「最大的爬蟲是……恐龍!」

恐龍為甚麼會絕種?

 

科學的說法千百種,

沒有一樣能全通。

我知道隕石撞地球,不是真兇,

真兇是老師的煩人神功,

煩到西,煩到東,

煩到恐龍集體自殺全絕種。

(引自郝廣才《好繪本如何好》第六十一頁)

 

引這首童謠,只是想讓各位感受文字的音韻如何能增添閱讀的趣味,可不是要挖苦老師,望各位老師多多包涵!栗子妹可是最尊師重道的人呢

 

題外話:

1) 今日招行上市,栗子妹決定用銀行全部現款去買招行的股票。天可見憐,一開市股價千萬別要升得太高啊!雖然今早讀報,暗盤價已升至 10.6 至 11 元,比栗子妹的預算高出差不多一元~

2) 因為栗子妹的粗心大意,害同事昨天為我忙來忙去忙不完,所以今早要先弄妥工作上的事情,待吃午飯時才能去逛各 blog 主的 blog 了。

3) 如無意外,栗子妹即將會收到一份本年度最佳禮物,以及與一位小妹仰慕已久的人見面,栗子妹現在的心情是既興奮,又緊張呢!


2006年9月20日 星期三

「閣下」與「你」

栗子妹是個小老道學,除了非常熟稔的朋友和後輩外,一直都很抗拒用「你」字去稱呼別人。為甚麼會這樣?因為我覺得「你」字讀起來不好聽,而且看起來很沒有禮貌的樣子。

有這樣的想法,大概是受到董橋先生那篇評論政府公函的文章《你來我往》的影響(沒有查書考究,所以不知道有沒有弄錯文題)。中文明明是一種「尊卑有別」的語言,為甚麼現在除了「你」以外,就好像沒有其他稱謂了?語言能反映人心,莫非大家在追求平等的同時,已忘了要尊師重道?

栗子妹現在寫留言,多數會用「閣下」代替「你」字。看起來雖然有點兒滑稽,但若然大家知道,小妹在公司裡問同事問題,或是與老闆開會時,永遠是以「請問」、「請教」等詞語開首,大家應該會原諒我吧?小妹在運用中文方面,有時真是古板得很。


2006年9月19日 星期二

老闆正在看著你

一直都知道,某些公司會安排專員負責檢查員工往來的電郵,以及網站的瀏覽紀錄,但昨天早上讀 Time 時,才知道原來監測技術已進步了很多:

1) 在加州,某位老闆在公司給予員工的手提電話中,安裝了一種名為 Xora 的軟件。此軟件利用全球定位系統技術,偵測員工的所在位置。只要老闆登入程式,員工的行蹤便無所遁形。想裝病告假去旅行?發夢!

2) 有一種名為 Nice Systems 的程式,專門用來監測員工的電話。若然員工在談電話時,聲音超過某個分貝,或是說了一些粗話,或是說了敵對公司的名字,便會即時收到警告。

3) 不要以為下了班便是自由身。有一種叫 Verified Person 的程式,能透過分析背景聲響,持續監測員工的行為(這個很恐怖~)

4) 不可不提,谷歌和微軟兩間機構中,不知已有多少位博客因自己的網誌而被裁掉。各位 blog 主,寫網誌時切記小心!

5) 文章最後提到,有一些人士自願在前臂植入身份證晶片,協助警方實驗某個計劃。栗子妹無意在此作出批判,只求他日不要找來我做這種實驗便成了。

公司每月按時發薪給伙計,要求伙計集中精神工作其實是不過份的。只是,人始終不是機器,有時我們手頭上的工作實在是太悶蛋了,偶爾魂遊太虛一下也不是太過份吧?老闆們,請您們不要把員工趕入窮巷啊!

 

P. S. 致各友好 blog 主:若有話想對栗子妹說,煩請各位在小妹的最新網誌中留個公開或私人回應吧!如非有 blog 主提點,小妹恐怕10年也看不到各位在留言版中的留言呢!栗子妹在此先向各位致謝,並向在留言版中留言,而栗子妹遲了回覆的 blog 主致歉!我一向只 check 回應,不 check 留言板的


2006年9月18日 星期一

記愧

翻開楊絳的《幹校六記》,讀著錢鍾書的小引,眼睛被兩個字牽引著:記愧。

為何要記愧?錢先生說,若要寫一些關於那個年代搞運動的回憶,一般群眾大約都得寫《記愧》:慚愧自己是糊塗蟲,沒看清「假案」、「錯案」;或是慚愧自己是懦弱鬼,沒有膽氣出頭抗議。

那個年代對栗子妹來說,是一個只能從歷史書和家長口中得知的年代,既遙遠又陌生。但在今時今日呢?若要栗子妹記愧,又該記甚麼?想了又想,最終答案是:不記。不是說自己光明磊落得沒做過虧心事(相反小妹還做了很多很多),但為甚麼要記呢?是要讓自己終生愧疚?是要留下證據,讓後人來指責?

其實誰人沒做過錯事?誰人敢說自己沒試過做一些令自己慚愧的事?不過做了就是做了,後悔不來的。記下了愧疚,以為可提醒自己往後別犯同樣的錯誤,並讓後人有所警惕;其實只不過是留了個醜陋的尾巴,讓後人當笑話看吧!

因此栗子妹寫網誌,從來只記開心、有趣的事情,盡量避開煩惱和憂傷的問題。這樣做可能有點兒「駝鳥」,但每天要讓人煩憂的事情實在是太多太多了,就讓網絡世界盛載一點兒輕鬆和歡樂吧!

 

「可是那些最該記愧的人很可能既不記憶在心,也無愧於心。人們總是不願記起虧心和丟臉的事,因此也很容易在記憶的篩眼裡走漏得一乾二淨。內疚抱愧的人會一時上退卻以至於一輩子落伍。所以,慚愧是該被淘汰而不是該被培養的感情。在日益緊張的近代社會生活裡,這種心理狀態看來不但無用,而且是很不利的,不感覺到它也罷,落得個身心輕鬆愉快。」

(輯錄自《幹校六記》小引,經刪改)

 

題外話:那本評論繪本的書很好看啊,今晚要繼續看!


2006年9月17日 星期日

佐賀超級阿嬤的快樂生活語錄

昨天剛讀完《佐賀的超級阿嬤》,急不及待想與各位分享書後的精彩語錄:

 晚上別提傷心事。難過的事留到白天再說,也就不算甚麼了。

絕對認同!夜闌人靜時,想起從前的種種,讓人倍覺淒清;但在大白天呢,實在有太多事情要忙了,哪有時間讓我們這些現代都市人傷春悲秋?    

 時鐘反著走,人們會覺得鐘壞了而丟掉。人也不要回顧過去,要一直向前進!

噫,好像和某位工作伙伴所說的話一樣啊!不過,栗子妹認為,偶爾回望一下過去也未嘗不可,只要不太沉緬便成了。

 別太用功!用功會變成怪癖!

做任何事情都切忌太用心,抱著平常心去做便夠了。這個栗子妹絕對明白!

 人到死都要懷抱夢想!即使不能達成也無妨,因為終究是夢嘛!

頭半句贊成,後半句有保留。栗子妹是個好勝的人,永遠向著目標衝衝衝,至死方休!所以若不能達成夢想,小妹一定不會覺得無妨的。

書中還有很多精彩的語句和故事,在此不能盡錄。各位有空就到書店找這本書來看看吧。旺角樂文折實港幣56元,十分便宜!

後記

看完《佐賀的超級阿嬤》後,栗子妹忽然書癮起,先到圖書館借了龍應台的《孩子你慢慢來》,後到旺角二樓書店搜了以下兩本書回家,準備本週慢慢看~


2006年9月16日 星期六

工在blog在、工亡blog亡

另一個星期六要上班的日子。

栗子妹的練習場,一直以來逢週一至五開放,只有在上週六和本週六才忽然開門辦公,大家知道是甚麼原因嗎?對了,因為小妹只能在辦公室連線。發佈網誌的日子,也就是小妹要上班的日子。因此,栗子妹是抱著「工在blog在、工亡blog亡」的心態去寫網誌的!

栗子妹也曾認真研究過,是否值得申請家居互聯網服務,不過最後又讓自己否決了,原因是小妹的空閒時間其實不多,扣除上班、兼職、吃飯和睡眠的時間,平均每日只有兩、三個小時左右。可是,小妹要用這些「空閒」時間來讀書、寫網誌,以及思索人生啊!所以,互聯網先生,縱使閣下有千百樣好處,還是請先生放過小妹一馬,讓小妹在家中靜靜地讀書磨筆吧!

P. S.

1) 可愛的LYY小姐,多謝您如此捧栗子妹的場啊!想不到小妹的網誌能有幸陪您渡過一段既辛酸又快樂的日子呢!小妹感到無限光榮

2) 昨晚拆了今年唯一一份用花紙包裝的生日禮物,是三包精美可口的零食呢!謝謝小貓!不過,栗子妹可捨不得吃那包可愛的栗子啊!怎麼辦呢?


(順便拍下凌亂的書桌。想不到自己一大把年紀,還要繼續做會考題目呢~)

3) 童心未泯的工作伙伴:大哥大昨天說send不到電郵給你,現在弄妥了沒有?(不用回覆)


4) 很想立即回應各位blog主的留言呢!但工作要緊,還是留待星期一吧!

 


2006年9月15日 星期五

懶人自白

眼看身邊的朋友和同事,很多都已貴為碩士,栗子妹曾認真考慮是否該進進修,但最後都遭自己否決了,理由如下:

1) 聞說現今讀一個 MBA 要十多萬。若然栗子妹有這筆閒錢,也寧願買兩手匯豐的股票,這樣較實惠~

2) 碩士課程的設計不太吸引,單看課程綱要也知其悶無比。為甚麼我要自己付錢去虐待自己?瘋了嗎?

3) 小妹最怕因應課題去讀書。我希望能像錢鍾書先生那樣,可以自由選讀愛讀的書,始終是「自由價更高」!

4) 人大了,心也散了,叫我讀讀閒書尚可,叫我再讀那些撈雜子評論和專題研究,還是宰了我吧!

不過,倘若某天老闆對我說:「對不起,栗子妹,因為你的學歷不及xxx的高,所以今次我們決定升xxx。」那時候我會否逼自己去讀碩士呢?

暫時未知,到時再算吧!

-------------------------------------------------------------------------------------------------------

題外話:

1) 今早看新聞,才知香港昨晚發生地震。慘啦,日後香港會否變得像日本一樣,經常發生地震呢?各位電影人,是時候想想是否該拍一套「香港沉沒」了。

2) 昨晚買了栗子先生在網誌中提到的書《佐賀的超級阿嬤》,剛看了前言和第一章,很好看啊!謝謝栗子先生推介

 


2006年9月13日 星期三

年齡、心境、工作

昨天剛過了生日,由今天開始正式添了一歲。雖然根據現今社會的規範,我不能算老(當然也不算年青),但自覺心境卻比同齡的人蒼老得多。打個譬喻,我就像是一縷被困在年輕軀殼中的老人精魂。

聽起來是否有點可怕?但這卻正正是我的心境,一點兒也沒有誇張失實。我很早便已飽嘗塵世間的悲歡離合,所以看甚麼事也像蒙上了一層灰,有點兒迷茫、有點兒暗淡。自覺生命仿佛是一根沒有芯的蠟燭,怎樣也燃亮不起來。猶幸在大學時代,上了一堂關於兒童文學翻譯的課,那堂課拉了我一把,讓我不致沉淪和走上絕路。

那堂課說了甚麼,我現在一點也記不起來,但當時卻暗自立誓,將來要為孩子做一點事,寫/翻譯一些他們愛看的故事,好讓他們自小便打好基礎,長大了做一個有用的人。有了這個目標,人生似乎多了一點希望和光采,生命也似乎豐富了點。

我現在做的工作,離當年所立下的目標不遠了。偶然望著童書中的插圖,已能重拾對生活的勇氣、對生命的熱愛。記得有一次,我看過一幅畫,畫中有兩個小孩子,一個倚著矮牆而立,另一個則坐在矮牆上,手指指著遠方。一絲光線射在小孩的臉上,很美,很能帶給人希望和勇氣的一幅作品。小孩好像想告訴我們,美好的將來就在不遠處,只要有勇氣和毅力,夢想必能成真。不知道畫師在創作這幅作品時,腦子裡想的是甚麼呢?若然他肯在文字和圖畫方面痛下苦功,他的前途必然無可限量。我可不是奉承或說笑的。

 

P. S. 若只看這篇網誌,大家會猜我今年多少歲呢?留言告訴我吧!


舊老闆,生日快樂!

人總不懂得珍惜身邊的所有,要待失去時才知道它的珍貴。

舊老闆是位要求很高的人,她在位時,栗子妹做每件事都提心吊膽,恐怕偶一出錯便會被裁被訓斥;又時常埋怨她要求苛刻,不懂體貼下屬。但要待她離開公司後,才知道她對我們有多好,我在她身上學了多少終生受用的東西。

趁著今天是她的生日,栗子妹想在這裡跟她說一聲「生日快樂」,算是一種遙距離的祝福吧!

----------------------------------------------------------------------------------------------------------------

題外話數則:

1) 昨晚和朋友到佐敦的「澳洲牛奶公司」吃茶餐,鄰座竟然是李純恩!栗子妹第一次和名人有如此近距離的接觸,感覺很奇妙~

2) 吃過茶餐後,和朋友去看《瘋狂的石頭》,果然是一套超瘋狂的喜劇!雖然有些笑位略嫌低俗,但黑色幽默感甚濃,栗子妹笑得很開懷,真是一份不錯的生日禮物啊!謝謝 ET 小姐請客  P. S. 記得和我一道去看《大狗民》呀!

3) 終於看見 The Departed 的 poster,一般啦。竟然找 Leonardo 去演梁朝偉的角色,真是豈有此理!我要抗議!

4) 回家途經旺角的唱片舖,結果還是忍不住買了S.H.E.的精選。isako小姐,你又可以不用買了~

5) 本週依然是看電影週,到底週日該去看《穿 Prada 的惡魔》,還是《夜宴》呢?真令栗子妹頭痛~

6) 剛剛看了朋友送給我的一段動畫,超可愛呢!可惜因格式問題,不能上載與各位分享,唯有叫同事來我的位子看吧。


2006年9月11日 星期一

The Lake House

由於今年生日剛好是星期三,正日看不到首輪電影,所以栗子妹便提前三天,星期日獨個兒跑了去看《The Lake House》。

可能栗子妹已是中年人,所以看這套被評為是「中年版」《觸不到的戀人》時,份外感觸,獨個兒在電影院內感動得一塌糊塗。

電影與原裝版本的故事情節大致相同,但編劇 David Auburn(即 Proof 的劇作家和編劇)在處理旁支時,顯然花了不少心思;各人對白精煉,令故事更豐富,男女主角那份超越時空的愛更突出,比原裝版本更勝一籌。

若問栗子妹是否相信一個人可以愛上另一個素未謀面的人,我會回答說「是」。Why not?愛情本來就是一件不可理喻的事。有時,心靈上的接近比肉體上的接近來得更重要。

記得從前讀中學時,和友人一起到電影院看《生死時速》,那時 Sandra Bullock Keanu Reeves 蹦蹦跳跳的,十分青春逼人。十多年後的今天,再次看見這對銀幕情侶,他們真的是老了不少(和栗子妹一樣~),不過這絕對無損電影的感染力,他們拍得很投入,很多情節都能觸動人心。

唯一要駡的,就是電影那個中文片名實在不知所謂(其實英文片名也好不到哪裡),還是《觸不到的戀人》較佳。


2006年9月10日 星期日

忙碌的星期六

九月八日,星期六,栗子妹早上五時許起床梳洗吃早餐,然後扭開電視,看了一套很舊但頗有趣的單元劇《玉女添丁》,以及半小時的晨早新聞;接著便為補習學生準備習作和批改作文,一直忙到八時許,才換衣服出門去第一個學生的家。

栗子妹逢星期六要教三個學生,補習時間由早上九時至下午一時。今日栗子妹離開第三個學生的家後,不是像往常般回家吃午飯,而是趕著去上班。由於上班路途遙遠,但栗子妹又答應了老闆會在二時回到公司,所以午飯時間只有10分鐘。

回到公司剛好二時,本來打算立即開始工作,但想起有些事要聯絡另一位blog主,所以先到他的blog留言,然後才開工。誰知blog主很快便有回覆,於是栗子妹又分了心回blog主的留言;後來再想,這樣也不是辦法呀,於是又跑到他的blog留了個聯絡電話,然後發毒誓要專心工作。不過事與願違,栗子妹手頭上的工作實在是太悶蛋了,所以做了不到兩小時,又躲懶到自己的blog吐苦水。至於代價呢,就是要晚上七時才能下班,比預計遲了一小時。

下班後,栗子妹先去逛了唱片舖,然後到戲院買戲票,到巴士站時已然是晚上八時,車程連等車時間要30分鐘,所以要八時三十分才能回到家中,吃一頓安樂茶飯。屈指一算,栗子妹由早上八時三十分出門,到晚上八時三十分才回家,足足在外12小時呢!為何我的星期六會如此忙碌?


2006年9月9日 星期六

忙裡偷閒

星期六若然見到栗子妹出現,即表示小妹正身處公司作戰,實非一件好事。

本來答應自己要奮戰四小時,不過三小時未夠已然「頂唔順」(份稿實在太難頂了~),所以決定躲懶一會兒,post 回作日漏了的一件勞作:

好,繼續作戰!希望做得完啦,救命,就快俾份稿悶死啦 ...


2006年9月7日 星期四

小手作回顧展


因為上次說了今年內不會再花時間做勞作,所以趁今天星期五辦一個小型回顧展,展出我這半年來做過的小玩意。

(一) 紙角家族


最初,栗子妹只為了要舒緩炒股的壓力,所以跑去買了包材料回家摺摺摺,誰知一摺就欲罷不能,結果摺了四隻出來。現在,變種牛已經送了給朋友,而那對小天使呢,也即將會送出。

(二) 草苺盆

同事想種盆栽,但又怕打理,所以栗子妹就用紙造了一盆送給她,自覺效果也不錯。

(三) 家庭場景

這個材料包細細的,以為很易摺,誰知卻是最花時間的一個。現在這個場景也是安放在同事的桌上。

其實家中還有一張用和紙做的掛畫,不過栗子妹忘了為其拍硬照,唯有遲些找機會再 post 吧!


 


2006年9月6日 星期三

流言一則

星期六窩在家裡看小說時,隔鄰那個「愛生事家庭」的二奶奶來串門子,找我的雙親大人訴苦,於是栗子妹又被逼做了兩個小時的陪聽。不過,今次就讓小妹聽了以下一個奇怪的故事,可以摘錄在此與各位分享:

據這位二奶奶說,她的小兒子滿月時,大奶奶到鄉間探望,並封了五封利市(每封一百大元)給她的兒子,分別放在嬰兒床的四角和讓男嬰手握一封。不過,不知何故,大奶奶趁二奶奶出外辦事時,偷偷地換了利市內的錢,先由每封一百變做每封五十,繼而是二十,接著變成十塊錢,最後更變成了五元!不幸地,二奶奶的兒子長大後,智力方面出了點問題,於是二奶奶便歸咎於大奶奶當日把利市換來換去,害了她的兒子─「愛生事家庭」的唯一男丁。

真是八十歲未死也有故事聽呢!不過母親大人說,原來這個故事他們已不知聽過多少遍了。每次大奶奶和二奶奶吵架,二奶奶也會用這個來跟大奶奶翻舊賬,然後跑到栗子妹的家「抖抖氣」,小妹的家就這樣慘變「出氣房」,嗚嗚


2006年9月4日 星期一

《兩生花》

星期五,栗子妹放假,約了友人到電影中心看《兩生花》。

其實小妹也不太清楚這齣電影是關於甚麼的,只是對「兩生花」這三個字十分著迷,於是便吵著要朋友陪自己一道看,結果就出了亂子!事源故事中的Veronique在相片中看見「另一個自己」時,伏在床上放聲大哭,誰知在她身旁的男子就乘勢擁抱她,然後吻呀吻,結果號哭就變成了呻吟

散場後,我和朋友二人邊走邊討論那一幕。期間,朋友不斷用上 make love 這個字眼,聽得栗子妹耳朵發麻(始終是在街上嘛),結果在忍無可忍的情況下就反駁了她一句:你借我嗰套 Gloomy Sunday《布達佩斯之戀》,個女主角咪又係成日除衫,使乜咁大驚小怪!誰知朋友就說:對呀,但起碼我看得明個故事,呢套戲我都唔知佢做乜。結果栗子妹無言以對,因為我也不太明白劇情呢!

其實,這套戲分鏡細緻、配樂動聽、女主角又美,除了那富爭議性的一幕外,栗子妹在電影院中的那100分鐘,仍然覺得十分享受。

 

後記:栗子妹當日走過信和,忽然很想到隔鄰的彌敦大廈探望朋友,不過最終還是忍住了:既沒有預約,怎好意思到別人工作的地方打擾呢?我也算是個識大體的人吧

 


2006年9月3日 星期日

最後一件小手作

這是栗子妹本年度最後一件小手作,裡面那些桌椅、花、貓,還有桌上那盤「桔」,我是流了很多汗才摺得出來的呢(因為有些部件很細很難摺,所以摺到成身冒汗),希望薯頭會喜歡這份禮物吧!

(又是半夜影的相,質素不好,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