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10月31日 星期二

至愛蒲點

栗子妹逛商店,也很怕遇上熱情款客的售貨員,因為怕與他們糾纏不清,沒完沒了。為免麻煩,小妹通常會選一些售貨員不那麼熱情的商店去逛。香港有這種地方嗎?有,是書店。

別人夜遊愛唱卡拉OK,栗子妹夜遊則愛逛書店。對小妹來說,書店是一個充滿魔法的地方,無論工作有多累,只要一踏進書店,身上的疲勞便已不見了大半;再拿起自己感興趣的書左翻右揭,還會覺得精神百倍呢!

書店最好的地方,就是即使你只看不買,售貨員也不會擺出勢利的嘴臉讓你難受。試問除了書店外,香港還有甚麼地方可以讓客人在零消費的情況下,如此逍遙自在?

﹝夜遊栗系列‧四之二﹞

 

栗子妹下班後最愛逛的地方。晚上十一時許還人頭湧湧!

 

小妹新買的繪本。很讓人回味的一個故事,擇日另文再談。

 

下午12時51分


* 突發消息 *

想不到玖龍紙業今天早上竟然已升穿10元!栗子妹即時就落盤放。雖然只得一手,但已賺回我之前交的學費。萬歲!


2006年10月30日 星期一

忽然夜遊

認識栗子妹日子較久的朋友,都知道小妹是個作息定時的人:如無特別事情,通常晚上九時半便去睡覺,第二天五時左右起床看電視。但由於近日工作較忙,最遲試過晚上十時半才下班 (我可是早上八時半上班的!),所以被逼與早睡的日子暫別。

其實每天下班時已累得半死,本應盡快回家養精蓄銳,但這樣往返公司的日子實在是太乏味了,所以小妹即使多累,仍會四處蹓躂一會兒,一於做其夜遊栗。

不過要做夜遊人也不易:商舖一般在晚上十時許便已關門,街上冷冷清清的,有甚麼好逛呢?幸好商人聰明,想出辦一個24小時有商店開門的商場,讓夜遊人多一個選擇。之前從不覺得觀塘 apm 有甚麼可愛或特別之處,但近月忽然做了夜遊人,才發覺這類商場真是個夜遊的好地方!

﹝夜遊栗系列‧四之一﹞

 

 

觀塘 apm,於通往觀塘廣場的天橋上拍攝。

 

商場內的萬聖節擺設。用手機竟然比用數碼相機拍得還好,真搞不通~

 

P. S. 祝各位萬聖節快樂!


2006年10月29日 星期日

驢與鹿


要我選的話,我希望自己能做一頭聖誕鹿,替聖誕老人拉車,將歡樂送給世界各地的小朋友。

可恨我生而為驢,還要是一頭在星期日上班的大笨驢,唉~
 


2006年10月26日 星期四

遺棄 - 續篇

昨天說起遺棄動物,今天想說說遺棄盆栽。

在沉悶單調的辦公室中,很多同事都愛放一、兩盆盆栽,為自己的小角落添點生氣。不過,植物是靜止的,但人才是流動的。同事辭職不幹時,她們就把自己悉心打理的盆栽送給其他同事,以感謝多年關照之情 (及減輕自己的負擔)。可是,不是每個人都愛打理盆栽的嘛!所以有很多原來生氣勃勃的盆栽,落在別人手上後不久,就慢慢地枯萎了......

栗子妹辦公桌上的盆栽,其實也是遭別人遺棄的。起初見它們可憐,就自動請纓要為它們澆水,誰知我這個種盆栽白癡,竟把水澆在紫羅蘭的葉子上!幸好它們命硬才沒有即時死去。上圖的兩盆紫羅蘭已是第二代,另外我還培植了一塊葉送給同事。

之前不相信種盆栽可以怡情養性,但自從替別人打理盆栽後,發覺自己的脾氣真的不再那麼暴躁。每當對著電腦打字打得太久時,又可以望望盆栽,讓自己的眼部神經鬆弛一下。這樣說起來,還真要多謝第一代物主把盆栽「遺棄」在辦公室呢!

 

P. S.

1) 多謝小種子提供好名!小妹這就去更新我的網誌分類~

2) 多謝小種子與我們分享《書友》一文!文章十分有意思,各位路過練習場的朋友,務必過去一看:

http://hk.myblog.yahoo.com/jw!JUO.faWRGBjuLbGkYOIqcjlucvgUNg--/article?mid=363&prev=-1&next=357


2006年10月25日 星期三

遺棄

某天,在樓層的大垃圾箱旁發現了一堆東西,細看原來是早前紅過一陣子的麥記大頭狗公仔。

很多人都有收集癖,書籍報刊、玩具精品,基本上甚麼想得出的東西都可以收集。惜大多數人都有貪新厭舊的毛病和屋滿之患的問題,辛辛苦苦才集齊全套,過不久便把它們全丟進垃圾箱中,這到底是何苦呢?

死物無情,但動物有靈,看見那堆被遺棄的大頭狗,令栗子妹想起屋邨裡的流浪貓。小妹住的屋邨裡有一位貓癡,每天都會去買罐頭餵飼裡的流浪貓,久而久之,流浪貓的數目逐漸增加,對居民造成了不少滋擾,於是房署就發信給那位貓癡,要求她停止餵飼流浪貓。貓癡為怕被收回公屋,惟有就範。可是那些流浪貓讓她餵慣了,好像已忘了獨力求生的本事。有一天,栗子妹在上班途中,看見一隻流浪貓孤零零的躺在路上,好像已死去多時……

今日想起這件事仍覺心痛。如果當初貓癡沒有餵飼流浪貓,悲劇是否就不會發生呢?

 

後話:

記得有一次,母親大人煮了一碟美味的魷魚,我們把吃剩的放在桌上,然後去睡覺 (當時只鎖了鐵閘,大門是開著的)。誰知第二天醒來後,發現魷魚不見了大半。我問父親大人是否拿了去作夜宵,但他矢口否認。母親大人則說,她在半睡半醒時,好像聽見貓叫聲,懷疑魷魚是讓流浪貓偷潛進屋中吃掉了。這件事至今仍是一個謎。


2006年10月24日 星期二

一切從《青籐絲》說起

昨晚忽然想起一位小學同學來,於是匆匆開了電腦寫這篇網誌。

我和那位同學不是密友,現在也沒有再聯絡,但回想起來,發覺她原來在我生命中佔了一個很重要的地位。

記得那年我倆讀小五。一天小息時,我看見她拿著一本從圖書館借回來的書,津津有味地在讀著,於是就問她借來看。當年我是一個笨笨的小學生,根本不知道圖書館為何物,這位好心的同學就說:「放學後一起去吧!」那天放學後,她不單帶我到圖書館參觀,還向我介紹了嚴沁的小說。我第一次到公共圖書館借的書,就是嚴沁的《青籐絲》。

這次圖書館之旅對栗子妹來說,是人生一大轉捩點。從那天開始,小妹瘋狂地迷上了愛情小說。嚴沁、岑海倫、亦舒、瓊瑤、孔昭、林燕妮等作者的書,我全都看遍。小妹中文科的成績能一直名列前茅,也全靠這班作者提供養份。不過凡事都有正反兩面,我那可怕的愛情觀,也是從她們那處學回來的……

有時我會想,如果當初那位同學不是向我介紹愛情小說,而是其他書種的話,我的人生會否不一樣呢?如果是關於心靈成長的書籍,我可能現在已當了人生教練;如果是關於理財的書籍,說不定我現在是金融界的一姐呢!

最後,栗子妹想對那位同學說:很感謝你當年帶我去公共圖書館啊!那是我一生中收到最珍貴的一份禮物。


2006年10月23日 星期一

識字多=人品好?

最近栗子妹迷上了亞視的早晨劇場《大染坊》,每天準530分便扭開電視觀看。

男主角陳六子兒時是個目不識丁的乞丐,一次他遇上大風雪,飢寒交迫,暈倒在一位染坊主人的房子前,幸得主人及時相救。他醒後立即拜主人和他的夫人為爹娘,二老也很歡喜地收了他為義子,並培育他成為染坊的掌櫃……

這套劇還未播完,未知故事發展下去如何,但單看頭三集,栗子妹就十分喜歡陳六子這個角色。他雖然目不識丁,兒時又當過叫化子,但人窮志不窮,且為人重情重義,有恩必報,在小妹眼中是位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一邊看劇時我一邊想,沒讀過書的,未必不能成大器;同樣,就算讀了很多書的,品格也未必高尚啊!

記得當年做建築雜誌的助編時,想約一位政府的高級土木工程師做訪問,於是就寄了一封信和雜誌給他,希望他能安排時間接受採訪。誰知當我打電話問他有沒有收到雜誌時,他粗聲粗氣地對我說:「每天都收到一大堆不知所謂的東西,我哪有時間看?丟了。」

雖然事隔六年,但那份難堪的感覺偶然仍會浮現。不錯,我的雜誌沒有名氣,但我可是很認真地去編採的,甚麼是「不知所謂」的東西?

要知道一個人的品格是否高尚,只要看他如何對待小人物便會知道。這位高級土木工程師可以如此無禮地對待一個小編輯,其人的品格可想而知。

 

P. S. 施裴,讀了閣下《綠》一文,有一點點感想。不錯,我們身邊確是有很多不辭勞苦地為市民服務的 (非) 公務員,但除了他們外,政府體制中也有不少敗壞份子,他們不知仗著甚麼,對小市民傲慢無禮。栗子妹這些年來遇過不少上述人士,所以,我交稅一點也交得不甘心......


2006年10月22日 星期日

惜緣惜福

栗子妹甚少外遊,這些年來只到過澳門一次,那次還要是因公幹而去。

數年前,公司在澳門辦了一場講座,需要兩位同事負責介紹和推銷產品,於是老闆就派栗子妹過去幫忙。舉行講座那天,整天下著傾盆大雨,小妹一到步就直奔會場,無法欣賞澳門的風光;到講座開始後,則須一直待在音響設備房,等待為同事播放音訊資料。這份無聊透頂的工作,本來沒甚麼好記,但幸得有這份工作,令小妹有機會碰見一位有趣的男士。

那位男士該是負責場地音響的技師,因他在講座舉行期間,一直待在音響設備房中。我們兩個被逼呆坐發呆的人,很自然的就攀談起來,先從那天的報章頭條說起,然後說到澳門和香港兩地人的生活、婚姻等等。同事在台上說得口沫橫飛時,我們二人就這樣天南地北的聊了大半個小時,直至展覽開始後,小妹才依依不捨地與那位男士揮手道別,走進會場幫忙推銷。

人與人之間的緣份真是奇妙。栗子妹與那位男士素昧平生,竟因一份無聊的工作,就讓我倆有機會暢快地聊了大半個小時。還記得六月底想轉 blog 時,一直茫無頭緒,不知道要轉往那兒;後來在雅虎開了 blog,因緣際會,結識了施裴、栗子先生、小種子、咖啡女和寶寶五位 blog 主。承蒙各位厚愛,一直不嫌栗子妹粗淺,還時常抽時間陪我談天說地,小妹一直常懷感激。能在茫茫 blog 海中相遇,大家都算是有緣人,為了這點難得的緣份,栗子妹一定會繼續努力,辦好這個練習場。為了一個「的」字而放棄也實在是太兒戲了點。

記得讀中學時,為了參加演講比賽,花了近一個月時間,將說話中多餘的助語詞全部戒掉;今次要戒掉文章中多餘的虛詞,我想我一定行的。萬分感謝各位給予我的支持和鼓勵,並祝願各位心想事成,天天開心 

 

P. S. 六合彩下期獎金 6,500 萬,大家今晚別忘了去買啊


2006年10月20日 星期五

「的」個沒完沒了

當初栗子妹開 blog,不是因為有很多話要向世人說,不是因為有很多情感要宣洩,而是覺得自己的中文每況愈下,怕這樣下去不能再靠搖筆桿混飯吃,所以就想出「每日一篇」的點子,希望在有壓力的情況下,自己的中文不致退化到見不得人的境地。不經不覺已經寫了三個多月,到底小妹的「中文退化症」有沒有起色呢?答案是沒有!諸君請看我以下一段回應便知分曉:

 

和舊情人做朋友,我可做不到。紿終曾經相愛過,若某天看見他和另一個女孩走在一起,我可是會心痛。對於肯「及時」提出分手的人,不論用甚麼理由,栗子妹還是敬佩。有很多人,明明已不愛對方或另結新歡,只因不想做提出分手的壞蛋,就一直拖拖拉拉,誤了對方的青春,那樣做太不負責任了。

(出處:咖啡女《分手的理由》回應欄)

 

以前老師曾提過,絕不能濫用「的」字,所以我在寫文章或翻譯時都非常謹慎,盡量與「的」字劃清界線 (不過翻譯社的老闆好像不太欣賞~),誰知一寫回應就出事!竟然連續三句都以「的」字結尾,讀起來實在是太太太難聽了!

唉,對自己好失望,我看我還是回家背《古文觀止》算了,不要再在這裡貽笑大方


2006年10月19日 星期四

貪書的栗子妹

時近考試季節,又有兩位學生家長自動找上門,讓栗子妹繼續其「誤人子弟」的補習工作。屈指一算,只要不失場,每週可以有九百多元的收入呢!想不到自己一把年紀,竟還可以破讀大學時所創下的紀錄 (每週六百元),真不知是喜是悲。

由於有這筆額外的可觀收入,栗子妹在買書方面豪爽了不少,在這兩、三個月內就買了以下一堆書回家:

 佐賀的超級阿嬤 (看了栗子先生的介紹才去買的,很勵志的一本書)

 好繪本如何好 (郝廣才先生的作品。是栗子妹最愛不惜手的一本書)

 正字正確 (工具書)

 未來在等待的人才 (看了阿拔的介紹才去買的,還未看完)

 創意摺紙燈籠 (栗子妹跟著書中的圖示,摺了兩個燈籠過中秋)

 腦力發電 (郝廣才先生的作品。裡面那些關於創意的小故事很有趣)

 Japan Style (關於日本企業的,相片很美)

 愈痛愈美麗 (夢特嬌‧全的作品。看了阿拔的介紹才去買的,結果邊看邊哭,好感人)

 餐餐有餸加 (阿拔的作品。之前買了一本回家珍藏,現在多買一本送給朋友)

 佐賀阿嬤 笑著活下去! (《佐賀的超級阿嬤》的第二集,繼續勵志)

除了自己掏腰包買書外,栗子妹又問同事借了Darren Shan新系列的第三本《嗜血魔》來讀。至於之前問同事和朋友借的三本書呢,至今還放在小妹家的書架上,一本看了十來頁,一本看了一半,一本原封未動,即是三本都沒有甚麼進展 ...

還有,上星期五收到同事的電郵,得知《尼蒙利斯連環不幸事件》系列已出了最後一冊《The End》,才想起自己還未看第十二冊《The Penultimate Peril》,於是趁午飯時間,急匆匆地趕去圖書館借書

我,是不是貪心了點呢?

 

P. S. 各位如果對上述哪本書有興趣的話,歡迎留言問栗子妹借書。橫豎我看完後都只是把書放在書架上鋪塵,倒不如借給其他人看,才不覺得浪費了這些好書。

 

最新消息:現在是10月19日下午1時23分,栗子妹趁午飯時間,又去買了一本書,今次是Jane Austen的Persuasion...


2006年10月18日 星期三

買樓

剛出來社會做事不久,親戚就相繼問栗子妹:「有買樓的打算沒有?」

栗子妹與父母現居一個 300 呎的公屋單位,感覺好像很寒酸。不過屋所處位置交通便利 (不過不近地鐵站),設施尚算齊全,且空氣也不錯,就算栗子妹肯背負半生樓債,我能找到另一個如此適意的單位嗎?

其實小妹認為,住的地方實在不用太大,夠用便成了,因打掃是一大麻煩事。小妹每週打掃自己住的單位,往往要花上大半天;若然單位忽然大了一倍,那我豈非要轉為全職阿四,甚麼也不用做?

上個月,《時代》雜誌曾介紹過美國人住房的新趨勢,說美國人現今對住的需求轉趨簡約,由從前的獨立花園洋房,變成現在時興的迷理屋和流動房子,因打理方便且可省錢。栗子妹讀過報導後,十分羨慕,幻想自己擁有一間流動房子,每天駕著房子四處去,欣賞各地的風光,與不同的人打交道做朋友。可惜我身處的地方是香港,無論車駛到甚麼地方,看見的都是一式一樣的高樓大廈和購物商場,實在浪漫不起來


2006年10月16日 星期一

時間不夠用

想做的事情有很多,但可用的時間卻有限。


想好好完成案頭上的工作,但結果卻要花時間去罵一些白癡的人。


想好好讀完放在書桌上的書,但結果只夠時間為補習學生預備補充練習。


想好好去看一場電影,但結果卻要與補習學生一起為他們的功課測驗奮鬥。

想好好鑽研股票經,但結果只夠時間看《都市日報》那兩頁精簡的財經新聞。


如果一天多給我兩、三個小時,會不會好些呢?

想想也未必,因為自己是個無可救藥的完美主義者,多出來的時間,怕會花在令事情變得盡善盡美方面。大家都知道,完美,是沒有可能的,所以時間還是白白浪費掉。

惟有每天少睡一點,並且努力提升自己的工作能力,希望情況會有所改善吧!

 

後記:不記得在哪兒讀過一段新聞,說訓練一隻導盲犬要花很多時間和精神,普通義工應付不來,所以就想出要獄中囚去訓練,因為他們甚麼也缺,就是不缺「時間」!唉,想要時間的又沒有,不想要的又偏偏有很多,老天爺真愛開玩笑。

 

題外話:

今天《都市日報‧香江人語》一欄中,林一峰寫了一篇關於環保的文章,內容很有意思,容栗子妹節錄一段與各位分享:

「... 一個人的行為不能直接影響大局,有時甚至一班人發起運動也不可以,但如果連試都不試,那真的連僅有的希望都會消失。同樣一個人不浪費食水食物、一個人不買皮草、一個人不用膠袋,都對大環境沒有明顯幫助,但其實在我們立下決心的那一刻,這世界已經開始改變了;難保會有別人跟你一樣啊!當很多人一起做著同一件事時,世界就不一樣了。...」

林一峰的文章和歌真是同樣出色啊!下次去書店時,讓我找找他的書來讀一讀。


2006年10月15日 星期日

繼續《佐賀阿嬤》

那天約了朋友到旺角吃晚飯,有五大收穫:

* 和我那寶貝朋友開心地聊了大半晚,然後回家睡了個好覺 (雖然第二天仍覺得很累~)

* 買了梁靜茹的新碟 (不知怎攪的,竟然在某些地方賣到斷貨!)

* 試了「大家食」的手攪麵 (味道果然比另一家的好!)

* 試了小杯的布丁奶茶 (茶味香濃、口感不俗,不過吸啜杯底的布丁比較麻煩~)

* 買了期待已久的《佐賀阿嬤 笑著活下去!》

 

《佐賀阿嬤 笑著活下去!》是《佐賀的超級阿嬤》的第二集,作者在今集續談他阿嬤的樂觀人生哲學,其中有一段,栗子妹讀後很感觸。

作者為相聲演員,在當紅時,身邊有一大堆「朋友」和粉絲;待事業走下坡時,那班「朋友」和粉絲又忽然消失得無影無踪,這令作者覺得有點兒沮喪。他向阿嬤傾訴,阿嬤就勸他說:「與其搞一大堆粉絲,不如用心磨練才藝。才藝磨精了,演出受歡迎,粉絲自然又一大堆。」

看到這段時,我忽然想起了栗子先生。根據先生在《栗子雜集》中提到,他在創作栗子這個人物前,正值人生低潮,感到前路茫茫。猶幸他對創作的熱情和堅持,讓他從低谷中走了出來,然後在《都市日報》中發表作品,然後出版自己的第一本繪本,然後吸引了很多很多的粉絲。不過栗子先生並沒有因此而自滿,他仍然努力讀書,以增進自己相關的知識;他仍然努力創作,然後投稿到報館,讓更多人可以分享他的體會。相比起一些滿口理想而亳無實際行動的人,栗子先生真是讓小妹心折和佩服。看見先生在旅行前貼的那篇《在貧窮線下活得很中產》,我真的感動得說不出話來,要隔兩天才能去回應。

希望那些想做繪本的人,真的能以栗子先生為榜樣,不要只是空口說白話。


2006年10月13日 星期五

日文歌與我

栗子妹喜歡聽歌,除了廣東歌和國語歌外,也愛聽日文歌。

栗子妹聽日文歌,乃受一位朋友感染。朋友是 B’z 的超級歌迷,只要知道 B’z 開演唱會,無論她有多忙,也會盡量抽空飛到日本,與志同道合的朋友一起欣賞,小妹真是萬分佩服她的熱誠,自問自己就辦不到了。

在朋友的薰陶下,栗子妹開始接觸日本文化:聽日文歌、看日劇、學日文。惜小妹的恆心不足,日文只學了些皮毛,連二級能力試也未及應考就放棄了。不過日文歌倒是仍然繼續聽。雖然很多時都不明白歌詞的內容,但優美的旋律,加上動人的歌聲,已可彌補言語不通的缺憾。最記得第一次聽平井堅的 Ring 時,自己竟然跟著歌曲落淚呢!真是個愛哭鬼~

 

題外話:

今天《都市日報》刊登了是枝裕和的訪問,以及由清心撰寫,關於 The Departed 的影評。兩篇都寫得很好,有興趣人士可找來一讀。


2006年10月12日 星期四

小手拉大手,一起加油!

兩三個月前,認識了一位創作人。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栗子妹和他有機會合作。為了這次合作,我開心了好一陣子。誰知結果卻為雙方帶來了難堪的回憶。

我和大哥大的要求從來只有兩項:1) 稿件大小符合預留位置; 2) 線條粗幼盡量一致。我以為那是基本知識,所以沒有特別指出,誰知卻種下了誤會的根。在收到最後一份稿時,我依然看見不合大小、以及線條粗幼不一的圖,我覺得很失望。不過,那絕不是創作人的錯。要怪的,就怪我和大哥大沒有好好說明要求。讓創作人覺得不開心,我很抱歉。

我把這件事告訴薯頭,她理性地告訴我,說我在今次的合作中,滲入了太多私心。她問我:你對其他為公司做事的人,可會這樣上心?

薯頭說對了,我確是存著很多很多的私心,因為我覺得那位創作人是一塊未被人發現的璞玉,他朝必成大器。一次,栗子妹在他眾多的作品中,發現了一幅滿載著夢想和希望的創作,深深地受到感動。本來以為自己已沒有夢,但他的作品卻讓我改變了想法。為了這張畫,我再次踏上尋夢之旅。

但是,我發覺創作人似乎並不是如我想像般的努力。栗子妹與他萍水相逢,絕對沒資格說他的不是。但我想告訴他,如果上天賜我一支五彩神筆,我一定會好好地運用,絕不會拿來做一些玩樂的事情的。

我知道他有很多忠實的擁護者,每次他有新作,最少有十來個人去讚美他一番。但我開始懷疑,到底那是好事還是壞事呢?他的熱誠不容置疑,但他的技巧絕對有待改進。是不是他已活在讚美聲中,完全看不見自己的不足?

我心底其實是很希望能與他一起加油,一起達成夢想的。我也不只一次公開或私人說明,只要能力所及,我一定會全力幫他的。可是我開始懷疑,我這樣瞎操心是為了甚麼?我今次是不是看錯了人?

最後,我想請當時人在看了這篇文章後不要回應 (雖然我很懷疑你會不會看見,以及會不會把整篇讀完)。這陣子栗子妹工作很辛苦,已沒有氣力為別的事操心了。

 

按:標題來自梁靜茹新碟《親親》的第七首歌「小手拉大手」,陳綺貞的詞寫得很美,在此節錄與各位分享:

07.小手拉大手 ( OT:Kaze Ni Naru 幻化風強 )
作曲:TSUIAYANO 填詞:Little Dose (陳綺貞) 編曲:陳建騏 監製:鍾成虎

*還記得那場音樂會的煙火 還記得那個涼涼的深秋
 還記得人潮把你推向了我 遊樂園擁擠的正是時候
 一個夜晚堅持不睡的等候 一起泡溫泉奢侈的享受
 有一次日記裡愚蠢的困惑 因為你的微笑幻化成風

#你大大的勇敢保護著我 我小小的關懷喋喋不休
 感謝我們一起走了那麼久 又再一起回到涼涼(的)深秋

@給你我的手 像溫柔野獸 把自由交給草原的遼闊(我們一直就這樣向前走)
 我們小手拉大手 一起郊遊 今天別想太多
 你是我的夢 像北方的風 吹著南方暖洋洋的哀愁
 我們小手拉大手 今天加油 向昨天揮揮手

REPEAT
*#@@


2006年10月11日 星期三

我的蟹(貨)

某天,母親大人不知從哪兒弄了一隻藍蟹 cushion 回來,說要讓我拿回公司當靠背,於是我就如言把小藍蟹帶回公司,並拍了以下兩張照片:

(照片1: 伏在桌上的藍蟹)

(照片2: 坐在栗子妹椅背上的藍蟹)

有玩股票的朋友都知道,股民最怕做蟹。母親大人把這隻小東西抱回家時,怕不知道不肖女正在做肥美的股蟹吧?

不過做了大半年股蟹,心情也漸漸由最初的煩躁不安,變成現在的習以為常。股票市場起跌無常,早前在狂跌的股票,兩個月後又可以大升特升,讓栗子妹成功放生。要體會甚麼是世事無常,大家買買股票便會知了。

昨天和同事說起放生一事,同事就說買賣股票太刺激,自己承受不了云云。栗子妹就認為,只要抱著投資而不是炒賣的心態,股票真是小妹此等蟻民逃出工作煉獄的絕佳良機。雖然之前不幸在股市中交了數千元學費,但栗子妹還是會繼續尋找優良的股票去投資的。絕對不能有「一朝被蛇咬,終生怕草繩」的心態啊!不趁現在自己還輸得起的時候去碰碰運氣,老來誰會可憐你?切記不要拿開飯錢去買股票便成了。

其實,只要抱著平常心,買賣股票真是一個不錯的體驗。這大半年在股海中浮沉的日子,讓我的 EQ 提升了不少。不知道身邊的朋友有沒有發覺我的轉變呢?

-----------------------------------------------------------------------------------------------------------------------------------------

同場加映:小猩猩偷吃出前一丁記

小猩猩:Mmm ... 出前一丁真好味


2006年10月9日 星期一

朋友的工作伙伴

有做設計師的朋友,偶爾會與栗子妹分享工作上的事情,其中部分評語頗有趣,故小妹挑了一些在這裡與各位分享。


朋友日常接觸得最多的兩種人,名為「畫師」和「編輯」。朋友認為,這兩種人天生水火不容,永遠互相埋怨。何解?朋友舉了一例說明:譬如編輯叫畫師畫一個洞,他心想的是泥土地上挖出來的一個洞,但畫師就畫了一個 manhole;編輯要一個鼻子,畫師就連鼻毛也畫了出來,害得編輯鬧噁心。


不過,朋友就為畫師說了一句:編輯只寫了「畫一個洞」四個字,誰知他要個甚麼樣的洞?唔,這也有道理呀!就算是雙生兒,也不可能完全明白另一個人心中所想的一切,更何況是兩個素昧平生的人?有誤解也不出奇。難怪朋友最討厭起用新畫師,他說因默契不足,會經常出現以上情況;偏偏有些畫師就死不肯改,害得朋友十分麻煩!


朋友又說,編輯最愛說畫師是「文盲」。此話又何解?因畫師通常都是通宵趕稿,所以有時會看錯編輯所寫的字,譬如將「一包飲管」看成「一包飲品」,又或是將「一條尾」看成是「一尾魚」。唔,如果栗子妹是編輯的話,會看看畫師是否通篇亂畫,如果只有一幅半幅出錯的話,我想是情有可原吧?


栗子妹聽了朋友的話,就覺得這三種人的關係真個糾纏不清!難怪朋友說,從沒聽過編輯會和畫師或設計師私下走在一起,因為大家是活在兩個極端不同世界裡的人。


題外話:總於可以將最大的那隻蟹放生啦(只是賠了數百元的手續費),萬歲!


2006年10月8日 星期日

心愛的繪本

讀大學時,選修了一科英國文學的入門課。教授要求我們在一個學期內讀三本書,其中一本是《雪人》作者Raymond BriggsWhen the Wind Blows

這本書是我長大後第一本接觸的正規繪本,也是我心愛的繪本之一。故事講述一對住在鄉間的夫婦,如何在核爆中慢慢死亡。簡單的故事、簡單的圖畫,帶出的訊息卻殊不簡單。以下是讓我覺得最震撼的畫面:

大家沒看錯,是兩頁白頁,用來表達核爆時釋放出來,足以摧毀一切的能量。習慣了填得滿滿的版面,看見這兩頁白頁時,衝擊可真不少。

**********************************************************************

另一本我心愛的繪本是《栗子雜集》。我會說《栗子雜集》是一本散文詩,記錄了一些很多人不以為然的事情,捕捉了一些很容易讓人遺忘的感覺。作者用優美的圖畫和文字,引領讀者重新審視生活。我相信作者是一位經歷過生活的人,要不然他怎能對我們習以為常的事情,有如此通透的體會?每次重讀《栗子雜集》,我也能有新的感受和體會,真是一本耐看的書。

(延伸閱讀:由一歲到一百歲都可看的書,栗子雜集之讀後感,by小種子

http://hk.myblog.yahoo.com/jw!JUO.faWRGBjuLbGkYOIqcjlucvgUNg--/article?mid=97


2006年10月6日 星期五

摺紙燈籠

本來說好今年內也不會做小手作了,偏偏那天逛書店時,讓我看見陳超穎先生的《創意摺紙燈籠》(萬里機構‧萬里書店出版),又想起中秋節快到了,所以還是忍不住買了書和材料,回家摺了兩個燈籠:

燈籠放了蠟燭後,是這個樣子的:

書中介紹了多款燈籠的摺法,但栗子妹還是覺得造型高雅的天鵝和擁有漂亮尾巴的金魚最討人喜歡,所以只摺了兩款。餘下的,還是留待明年吧!

最後,祝各位中秋節快樂,人月兩團圓。這個週末記著要盡興啊


2006年10月4日 星期三

沒有男人,真的不行嗎?

看過電影《花樣奇緣》後,心裡一直盤纏著一個問題:沒有男人,真的不能行嗎?

電影講述松子(中谷美紀飾)短暫且唏噓的一生。松子一生渴望得到愛,她努力地愛自己的爸爸和情人,但換來的卻是冷漠的對待和一次又一次的虐打。十多年後,她重遇班上一位學生(松子從前是當老師的)。雖然那位學生是黑社會的混混,年齡上又跟松子有很大差距,但松子仍亳不猶豫地跟他戀上,只因「有人作伴,總比孤單一人好」。看到這裡,栗子妹心裡打了一個突:有(男)人作伴真的是比孤單一人好?

栗子妹猜,每個(女)人心中,或多或少都嚮往肉體上的歡愉。無論是開心抑或失意時,若然有一雙強壯的臂彎讓你投進去,並有一個溫柔的親吻等著你,那會是多美好的一件事?

不過,人非禽獸,單單滿足肉慾是不足夠的,還要顧及心靈上的需要。很多人以為,找到了伴兒,便不會再覺得寂寞,但那是不可能的。世上沒有兩個在思想上完全相同的人,所以人與人之間會出現誤解;人心又是世間最黑暗且最難摸得清的地方,所以人會猜疑和妒嫉。走在街上,看見一對對相依相偎的人兒,有時不禁會想:他們的心靈是否貼近呢?

因此,栗子妹覺得,與其奢望從他人身上得到心靈上的慰藉,倒不如好好的鍛煉自己的一顆心,令它變得剛強獨立,那才是治心病的良方!

 

P. S. isako,這是閣下最擅長的話題呢,有時間上來談談你的看法吧,等你


2006年10月3日 星期二

放假遊踪(下)

星期六早上1130分,栗子妹坐 619 出發往中環 ifc 看電影。

很久很久沒有逛中環了,所以朋友說要去 ifc 看電影時,我便一口答應下來,連推兩份補習也在所不計。中環的樣子是否變了很多呢?這個我可想不起來。只是覺得,為甚麼風會那麼大?為甚麼環球大廈那邊,會有那麼多人在推銷樓盤?

和朋友在茶餐廳分享了一個咖哩雞午飯後,我們便順步走到 ifc。栗子妹是第一次看見 ifc 大樓(真是鄉下婆),感覺很宏偉,外觀也很漂亮。不過內裡除了名店外,一點特色也沒有,倒是樂隊還不錯:

這天,我們去看《下一站,天國!》(After Life)。這是99年的電影,相信很多人都已看過,所以內容不贅。由於日本電影一般節奏都較緩慢,所以栗子妹覺得這套電影的節奏尚可接受(我沒有打瞌睡就是了)。不過,我非常不贊同那個「不挑選回憶,便不能去天國」的情節。為甚麼人死後還要他憶起生前種種?如果有個人一生都活在愁雲慘霧中,在他死後你還要他挑選生前最「難忘」的回憶,讓你拍成電影片段,這是否太殘忍、太過份了?

看完電影,我和朋友坐電車到灣仔。不知道是因為天氣還是心情,在擁擠的電車中,栗子妹覺得十分「寧靜」寫意,真是不錯的假期啊!謝謝外星人小姐陪我過了愉快的兩天
 


放假遊踪(上)

難得的長週末,栗子妹當然早早就編好了行程,一於要盡情地玩個飽。適逢香港亞洲電影節,所以我的第一站是又一城的AMC

星期五晚,和朋友去頂樓的美食廣場吃了個牛肉飯,然後我就扯著她去逛Page One。在Page One中發現了一本樣子有趣的書,忍不住就用手機拍了下來:

逛過了書店,我和朋友便去AMC欣賞電影《大狗民》(Citizen Dog)。這是一套泰國電影,在06年蒙特利爾Fantasia電影節中得了兩個獎,並獲《時代》雜誌選為05年十大電影之一。不過,這些都不是吸引小妹去看的地方,我其實是為了簡介中那句「打造《愛美麗》式的花花世界」而去看的(對,我是非常非常喜歡《天使愛美麗》這套電影的,喜歡到幾近瘋狂)。

電影節奏明快,輕鬆幽默,一點兒也沒有令栗子妹失望(猶幸不悶,不然朋友一定把我罵個半死)。小妹最喜歡電影中那個用膠瓶堆砌,可以直登月球的高山,詭異得來又帶點詩情畫意,很別致。只是我有一個問題:電影中提到那個屁股長尾巴的傳說,是否有甚麼特別含義?還望哪位善心的高人能指點小妹迷津。

看完電影,我和朋友去看Little-Brooklyn的展覽。雖然我不知道這個Little-Brooklyn是甚麼來頭,為甚麼會有人為它們辦world tour,但即管拿手機拍些照吧,它們的樣子還蠻有趣的。

*還有其他相片在相簿中,歡迎瀏覽

------------------------------------------------------------------------

抱怨欄:

(1) 為甚麼太古城UA今天只映兩場《花樣奇緣》?仲要係一早一晚添!害我要出去電影中心睇,冇人性

(2) 唉,到底星期五應該去睇《伴你奔馳》還是《無間道風雲》呢?好煩!諸位好友,有冇建議?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