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7月31日 星期二

書房

小時候,很渴望擁有自己的書房,更早早便已構思好書房的間隔──三面環書,書架要直達天花板;餘下的一面是一扇大窗,窗台上放一些小盆栽,好讓我讀書讀累了時能養養眼。

渴望擁有書房,是因為覺得,「讀書人」該有個體面和清靜的地方來藏書看書。長大了,當然知道自己的想法幼稚。生活在一個寸金尺土的城市,若不是豪門富戶之後,怎敢學人家搞收藏?逼不得已要留起幾本餬口用的工具書,也只能在家中找個不起眼的角落安置它們,以免被父母嘮叨,說我畢業了這些年,還是與書 () 糾纏不清。

至於清靜地這個念頭,對我來說並不適用,因為我在寧靜的環境中,根本就不能集中精神讀書!記得讀小學時,自己一定要開著電視才能做功課,考試溫習亦如是。一旦沒有了電視機的聲浪作伴,便會開始心神恍惚。

其實只要有心,在多嘈雜的環境中也能讀書;相反,若是無心戀戰,無論有個多舒適、多寧靜的書房也是無用。成與敗,往往只是存乎一心。

若要靜才能讀書,栗子妹建議閣下到墳場,因為那兒真是很寧靜......


2007年7月29日 星期日

觀塘印象

上次那句「一次性收購」,除了勾起栗子妹無邊性幻想外,亦讓我想起,觀塘區快要重建了。雖然觀塘既舊且亂,但始終是自己生活了20多年的地方,感情深厚。所以星期六早上特意跑了出去,給這個地區拍照留念。

臭臭的明渠

漂亮的花圃與給人弄壞了的樹木



上班必經之地

裕民坊

新舊交替中


漁夫堡

沙膽栗在匈牙利時,於城堡山的希爾頓酒店下塌,酒店旁便是馳名的漁夫堡。

傳說漁夫堡本是中古世紀時的魚產買賣地,19世紀獨立戰爭時,漁夫便在此地堅守禦敵,後來便逐漸以漁夫堡為通稱。

堡頂是欣賞布達佩斯和多瑙河的最佳地點,晚間景致十分迷人,小栗在此拍了不少照片呢!


另一個週日工作天

連續兩個星期天,由於要到百老滙電影中心看「燦爛人生」,所以回公司的時間晚了,令下班的時間也遲了。

其實週日上班我覺得沒甚麼所謂,遲下班也不是問題 (工作狂

),但望著案頭那堆文件,卻令我心灰意冷。怎麼說呢,為何我總是收到質素那麼差的東西,沒一次例外?

不過打工就是這樣,無論甚麼工作崗位,總會遇上大大小小的問題。若凡事上心,很容易會因腦充血而死。因此我時刻警惕自己,任何事也要平心靜氣地去處理,千萬別動怒!所以縱使今天的進度不是很好 (其實上星期的進度一直不大理想),但我的心情還算不錯,因為我又可以去恩公的 blog 處搗蛋。

一於萬大事明天再算!現在收工!


2007年7月26日 星期四

愈轉愈好?

上期《經濟學人》其中一篇專題,介紹四大會計師行如何管理人才。文中提到,一些新入職的員工,通常工作滿三年,拿取了會計師資格後,便會另覓良主「搵真銀」。不過,事後訪問那些職員,有很多人都後悔自己太早離職,因為若他們能在四大會計師行多留三年,身價便會大幅提升。

轉工,當然是希望愈轉愈好,愈轉愈有前/錢途,奈何卻總是事與願違。不錯,新工作的薪酬是比從前的好,但工時卻是從前的數倍,工作環境又沒有從前舒適,工作伙伴又怪怪的……諸如此類的比較,能避免嗎?不能!因為人是愛比較的動物,就算如何壓抑或催眠自己,還是會忍不住拿新工與舊工作比較,悔恨往往由此而生。

自己見過一個頗「經典」的例子。話說從前在雜誌社工作時,一位離了職的編輯在上新工的第一天晚上,便打電話給雜誌社的老闆娘哭訴。按老闆娘轉述,編輯覺得新同事全都怪怪的 (整天沒人跟她說話),公司周遭的環境惡劣,附近只有一個「爛鬼」小商場可以逛 (我舊公司在九龍灣,鄰近德福)。老闆娘被編輯疲勞轟炸了兩個小時後,第二天我便看見那位編輯提著小手袋,高高興興地回雜誌社當兼職編輯……

若不認識一位善心得過了頭的老闆娘,便請閣下在轉工前三思了。


歐洲的熱浪

昨天晚間新聞報導,因酷熱天氣,匈牙利約有 500 人死亡。

記得自己月初在匈牙利遊玩時,氣溫約 20 多 30 度,配上陣陣涼風,讓人覺得很舒暢。想不到才兩個多星期,天氣竟有如此大的變化。是大自然已忍無可忍,要向人類發出一次嚴重的警告嗎?

讓小栗念念不忘的布達佩斯

老師帶著一班很可愛的藍頭巾鴨子出遊呢!


2007年7月25日 星期三

不放

去東歐前,栗子妹滿手的蟹 (股票) 已有翻生跡象。去完東歐回來後,蟹不但翻了生,還升了一大截。

不過我沒放,我暫時半股也不打算放。

在股海中浮沉了年多,認識了六個字:「升不喜、跌不悲」。股市變幻莫測,永遠沒有「合適時間」、「合適價格」這回事。閣下以為是最低點,誰知低處未算低,反之亦然。既然大戶也不能猜測股市走向,更何況栗子妹這種小股民?所以我決定暫時以靜制動,不買也不賣。

此舉我要承擔一定風險,因為現時外圍波動,美國次按問題,以及日元滙價,隨時可以讓股市在十數分鐘內蒸發掉數十億元。但那又如何?自己投放在股市裡的全是閒錢,全沒了固然會心痛,但卻不會致命,只因我還有工作能力。若只顧炒股而失去工作,那才會要了我的命!

昨天陸羽仁的專欄以「炒股唔可以代替正職」為題,其中一段寫得非常好,茲引錄與各位分享:

年輕人參與投資要記住幾件事,第一係不能忘記做好本業,因為投資有風險,股市通常升一年跌兩年,靠投資搵食,同做職業賭仔差不多……大部分人最叻都只能靠投資保值,要積累財富,始終要靠做好本業;第二係投資損咗手,不要睇得太重,因為後生仔有時間、有前途,只要正職做得好,年年加人工,金錢創傷好快就會被時間醫好。

栗子妹雖然不是股壇老手,但也想給現在不幸「坐艇」的朋友打打氣:時間和信心是投資的最好朋友,只要認為自己沒選錯公司,現在坐坐艇又何況?假以時日,閣下必能成為最終贏家!

(特別鳴謝:小種子大哥)


溫泉區市集

可能布拉格的舊城區太讓人目眩了,所以哈域斯溫泉區的市集,相對來說比較失色。不過,沙膽栗覺得當地的工藝品頗別緻,所以即使再視財如命,也忍不住買了兩件。

市容整潔、路牌指示清晰,好感油然而生。

途經一些博物館,但因時間關係,未有入內參觀。

整個市集給小栗最深印象的,是以下這間不知名的教堂。

當時我和朋友是為了避雨而跑進去的,後來見裡面一個人也沒有,便找個位置坐下來舒舒腿。想不到空無一人的教堂,竟給人如此安詳的感覺,連不是教徒的小栗,也有點兒莫名其妙的感動呢!

哈域斯的報導到此完畢。由於小栗近日工作非常繁忙,所以也不知何時才有空閒寫遊記。不過,我會分批上載相片與各位分享,請各位密切留意! 


淫栗狂想曲*

某天在觀塘等候過馬路時,看見以下橫額:

誰知影像自視網膜傳送到栗子妹的大腦後,卻變成:

「一次性接觸,可以致命。」

我當時呆了一呆,心想:發生了甚麼事?多了很多人患愛滋病嗎?於是立即揉揉眼再細看。雖然第二次看清了字句,卻仍然對句子的意思摸不著頭腦,繼續胡思亂想:是不是朱先生和 Coco 那件事有新進展?但為何會是性「收購」而不是性「交易」呢?還有,是哪個好管閒事之徒為此事製作橫額?真無聊……

雖然做了本地永久「性」居民數十年,每次看見「性」字仍會想入非非,真是淫栗~


後記:

栗子妹最喜歡圖門縣候補知縣大人的回應,所以擅自貼了上來與各位分享:

沒辦法啦,誰叫香港是「亞洲淫褻都會」﹖


(凡露點皆不雅,不是「亞洲淫褻都會」還能是啥﹖難怪新聞說香港餵母乳的特別少——不打「格仔」怎麼餵呀﹖﹗)

寫標語的人是否有心晦淫,我不知道。但中文水平很差,倒非常肯定。
歐化中文濫用「性」已成習慣。(張燦輝教授的「性與文化」,第一課開頭就是拿出身份證,問我們為何是永久「性」居民﹖
)
也許當事人想說的是﹕「一次過收購,同步交易」。(如果由在下校對,會這樣改寫)
但「一次過」似乎太像口語了,所以改為「一次性」就以為很正規,但反而鬧笑話。

P.S. 我覺得,寫這種標語的人,他們的要求是很現實、很嚴肅的。(地產收購喎……)
大概未至於會有意用一種不正經的方式去表達。(否則,你寫得色色的,誰會認真看待﹖)
所以,我「相信」他們沒有故意嘩眾取寵的意思。

民女謝過知縣大人!


2007年7月23日 星期一

不買

《哈里波特》第七集終於公開發售了。

星期六在書店看見滿架子新鮮出爐的書時,首先吸引栗子妹視線的是那個價錢牌。噫,沒看錯吧?$168?豈非比訂購價 $18x 還要便宜?書商怎麼攪的?竟然要預訂的書迷多付錢?實在是聞所未聞~

小妹這樣寫,大家是否以為我是預購新書的一員,現在要罵人呢?非也、非也,其實是我陪朋友去拿書時,看見她拿著兩張10元現金代用券 (隨新書附送) 那喜孜孜的表情,有點兒看不過眼。我心想:送兩張代用券補償得了嗎?錢最後還不是要流回書店!還是現金折扣比較實惠啊!

對於預售價和現價的差異,希望書商向書迷作個交代。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說起《哈里波特》,朋友以為栗子妹家中一定有齊全套,實情是小妹一本也沒買過,而且也不打算買。

記得讀大學時,老師曾拿過此系列第一本的第一章跟我們研習翻譯。當 時 老師問全班誰看過此書,記憶中好像只有一、兩位同學舉手。於是她便語重心長地勸道:熱門話題書不能不看啊!聽了那句話後,年少氣盛的栗子妹頓時無名火起三千丈──甚麼?連我們看甚麼書也要管?好,我就偏不看!結果當年人人在看《哈里波特》,我就啃《魔戒三部曲》。彼得‧積遜的電影未上畫,我便已讀畢全書。至於《哈里波特》,栗子妹要待大學畢業後才問朋友借閱。

其實我一點也不討厭《哈里波特》這個故事,只不過為了一口氣,所以讀遲了。

至於大結局,我會到公共圖書館靜心等候。據第六集的經驗,只要等三個月左右,英文版便開始乏人問津。

現在,我要繼續鑽研 The Black Swan: the Impact of the Highly Improbable。才讀了兩章,好慢耶……


100個尋找快樂的故事

早陣子心情不好,逛書店時刻意放下自己最愛的零食甜品 (小說),找了很多蛋白質美食 (勵志小品) 來「吃」,結果找到《登入‧快樂》這一道上佳菜色。

在許多人面前,我表面上的確是燦如夏陽,因此,朋友們經常問我:「你一生最想要的是甚麼呢?是快樂嗎?」我會套用《花生漫畫》中查理‧布朗的答案:「噢,不是,我只是不想不快樂。」(摘自鄧明儀《登入‧快樂》序)

那句「我只是不想不快樂」真是暮鼓晨鐘。原來,栗子妹一直以來在這裡所寫的每字每句,背後均源自這個信念。記得未開練習場前,自己曾消沉過好一陣子,每天活得像行屍走肉般。但世事總教人驚喜,在最意想不到之處,往往會出現曙光和轉機。只要別放棄自己,熬過了人生最低潮,自會發現另一片天。

書我只看了兩章,但它所提供的正能量,已足夠讓我笑著面對生活上的各種挑戰。若閣下最近心情不好,不妨到書店找這本書來看看,應該能從中找到點點慰藉。

鄧明儀寫的序我很喜歡,所以多引兩句與各位分享:

生命是無常,世事總是彆扭的,沒有人能永遠心想事成,然而在無常的生命中,任何困難卻總有辦法去面對或解決,這就是生命有趣之處。

感謝那些那些曾經有心無心傷害過我的人,因為我明白到,我們可以因玫瑰有刺而投訴,也可以因荊棘叢有玫瑰而歡欣。


2007年7月22日 星期日

哈域斯溫泉湖

歡迎各位繼續閱覽沙膽栗的東歐遊記!第二站小栗將與大家同遊匈牙利的哈域斯溫泉區。

先請各位參觀沙膽栗入住的酒店,以及酒店的溫泉泳池:

由於小栗對泡溫泉沒多大興趣 (其實是忘了帶泳衣,又不敢赤條條地泡~),故早早就寢,翌日一大清早便出發找尋通往市集的「捷徑」。

不幸小栗是個不折不扣的路癡,所以第一次走錯了路,去了一個臭臭的馬

猶幸小栗懂得「懸崖勒馬」,及時回頭,才得以親睹世界上最大的溫泉湖:

湖水平均溫度約3842度,但奇怪周邊卻蓮花盛開。下圖是溫泉湖水的其中一個源頭:

看見外藉人士在蓮花河中嬉水,小栗心想:他們不覺得髒的嗎?


難忘布拉格

今天想跟各位分享布拉格一些著名景點的相片,不過由於栗子妹對歐洲的歷史和文化並不熟識,所以到這些景點參觀時,也就只是抱著「看了便算」的心態。現在回想起來,真覺得自己浪費了今次難得的旅程。始終,老闆並非隨時願意讓員工連放14天的假啊!



聖維特教堂 (歷代波希米亞皇朝的御用教堂)


布拉格堡一角 (布拉格堡是歷代波希米亞皇的皇宮,現為總統官邸)



天文鐘 (每到正點時間,12門徒的人偶便會在鐘樓的小窗戶中轉出來,最後更有雞啼報時,頗有趣)


火藥塔


魔鬼教堂

雖然布拉格並非今次旅程的第一站,但因為栗子妹最喜歡那兒,所以整理相片時,先翻看這部分的資料,並寫了數篇旅行感想出來。在此叩謝朋友和同事不嫌棄,抽空前來看小妹的劣作。
布拉格之行的分享,到此告一段落。下一站小妹將帶大家前往 ……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