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30日 星期四

德國柏林迷路記

栗子妹在東歐時,每天清晨也會獨個兒上街蹓躂。可能是因為第一站在波蘭華沙沒出甚麼亂子,於是下一站到德國柏林時,膽子便大了,誰知這就出了事!

話說那天早上約五時許,栗子妹獨個兒踏出酒店大門,本擬循著一個方向畢直地走,誰知選的路線極之悶蛋,於是心想:不如在這個路口拐個彎看看?結果理智抵受不了心魔的誘惑,最終就範。

拐了彎,立即看見「有趣的東西」:


就因為這個「有趣的東西」,於是心魔繼續誘惑理智道:「不如沿著這條路走下去?說不定還有更有趣的東西在前頭呢!」軟弱無力的理智和肉體,就這樣被心魔操控著往前走。

走呀走,忽然看見這張令人不安的相片:

這張相片讓昏睡了的理智清醒過來,但可惜醒得太遲了,因為栗子妹已經迷‧了‧路

熟知栗子妹的朋友,都該知小妹是個超級路盲,迷路經驗極之豐富。所以當發現迷了路時,我尚算鎮定,先嘗試往回走,看看能否找到原路,但柏林的街道實在太相像,我根本認不到原路是甚麼樣子,於是只好找當地人問路。

像栗子妹這種「語言天才」,當然不懂德文,於是就拿出酒店卡片這張「護身符」,再加上手語去求救。要問了三位本地人,才找到回酒店的路。以下是第三位好心人和她的狗狗:

猶幸趕得及回去集合,不然要領隊報警尋人,那就不好了。

問栗子妹見了鬼會否怕黑?答案是「不會」。往後的行程,我還是照樣天天清晨上街蹓躂,只不過再沒迷路了。

 

其他相片:


很想知牆上寫了甚麼






漂亮的藍天、漂亮的建築物

 

* 本週末終於不用回公司加班,可以去四圍遊,萬歲!


發呆*

雖然近日工作忙碌非常 (連週日也要加班半天),但還是找到機會發呆。


譬如昨晚上門補習,誰知學生和家長全忘了,於是我這個可憐的補習老師,只好倚在學生家門前,一邊用紙扇搧風,一邊呆呆地等。


一般人發呆,腦海中該是一片空白,甚麼也不想。但對工作狂栗來說,這個境界實在太難達到了,所以栗發呆時,還是會想東想西的。至於栗會想甚麼?不外乎以下兩樣:


1) 如何提升工作質量 (工作狂嘛!)


2)


本來已不住警惕自己別太沉迷,但思緒卻不受控制,一有點兒空檔便會想起他──想起他說過的話、想起他笨笨的樣子、想起關於他的種種。接著便慨嘆世事玄妙,只不過幾件偶發事件,竟能將天南地北的一人一栗牽扯在一起。若能用緣份解釋,那該多浪漫、多美好!可惜理智告訴自己,那不過是云云偶發事件中的其中一件罷了。(很明顯是中了《黑天鵝》的毒

)


 


後話:


1) 今早看《都市日報》,黃毅力在其專欄中提到「六重分隔理論」。這個理論是說,人與人之間透過不多出六個不同人的網絡,便可以認識到自己的目標對象。(按:紀錄片「我和茱茱有個約會」中,男主角便是運用這個理論,製造機會跟茱芭莉摩亞約會。)


感謝圖門縣候補知縣的訂正


唔單止係找對象的。


六重分隔理論是說,世上任何兩個人,中間不會相隔超過六重關係。
(e.g. A係B既老婆既細佬既同學既朋友...)


另文中又提到「小世界現象」,指世界上互相相識的兩個人,只需要很少數的中間人就可以建立起聯繫。


不知上述兩個理論,可否解釋我和他的相遇呢?思緒又開始飄遠了~


2) 若然今明兩天的工作進度理想,這個週末該可留在家中發呆,繼續想他。要不到北潭涌自然教育徑走一轉,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就看天氣如何吧!


 


魔鬼的誘惑:九龍塘 Page One 現正減價,各位書迷請萬勿錯過此入貨機會。


2007年8月29日 星期三

銅鑼灣的兩個半天遊 (下)

八月二十六日,栗子妹約了親愛的六婆去利園 Cova 吃自助午餐。(鳴謝蛋旦提供美食情報)

本來帶了相機,準備拍照與各位分享,誰知因為食物太美味 (麵包和甜品一流),栗子妹只顧著吃,結果半張相也沒有拍......

吃完飯,便去找祈櫻子的店。路盲如栗,竟然只花了15分鐘便找到,真是奇跡。須知上次那個怡和午炮,我可是花了近一個小時去找的啊!

栗子妹今次屬「突擊搜查」,事前沒跟祈櫻子約時間。誰知我去到時,祈櫻子竟碰巧在店子裡,我倆真是有緣呢!(鳴謝祈櫻子為栗子妹選了一件漂亮的衣服)

(圖片鳴謝:祈櫻子)

到過祈櫻子的店後,栗子妹便馬不停蹄,直奔銅鑼灣樂文。逛書店已成了小妹的指定動作,無論身在何處,都一定要找間書店看看才安樂。本來沒打算買書,誰知讓我看見《囚犯的兩難》,想起方老師說過,閱讀要有挑戰自己的心,於是便買了下來。另外還買了陳錫藩的《外交官的翻譯故事書》,這本打算遲點才看。

節目雖沒甚麼特別,但能跟好友共聚,並買得漂亮衣服和心儀書本,這個週日過得很開心啊!


2007年8月28日 星期二

銅鑼灣的兩個半天遊 (上)

連續兩個週末到銅鑼灣跑業務、吃飯和逛街,對九龍栗來說實屬罕有,所以決定來個補記。

先說 八月十八日 ,那天是因為答應了替朋友拍怡和午炮的照片,並想到祈櫻子的「五個衣架」逛逛,才決定去銅鑼灣的。

本以為那個怡和午炮很易找,誰知在世貿中心轉了三個大運還找不到,結果跑了去拍表演:

 

後來要勞煩數位保安哥哥和姐姐帶路,才找到這條通往午炮的陰森隧道:

 

這就是我在烈日下暴曬了大半個小時才找到的怡和午炮,都不知朋友要這張照片來幹啥~

拍了照片後,因見頭暈,所以沒去祈櫻子那兒,立即坐車回家休息。

(待續)


2007年8月26日 星期日

連接不同世界的門窗

在小說中,經常讀到主角透過不同的門窗,通往另一個世界或國度。譬如魯益師的《獅子‧女巫‧魔衣櫥》,主角便是從家中的衣櫥通往納尼亞王國;在向達倫的《惡魔賊》中,主角更能以身邊的光束,拼切出通往不同世界的窗口,與惡魔抗戰。

大家可能覺得上述情節,只會在小說中出現,但其實在現實生活中,也有類似的門窗。不錯,就是我們現正用來溝通的 blog

blog 場混的日子須不算長,但已深深體會到這扇門窗的威力。譬如栗子妹與寶寶姐,本是活在兩個截然不同世界的人,但因為有 blog 這扇門窗,我倆竟能認識,並結伴去東歐旅行,真是奇妙的偶遇。

除了欣賞不同世界的風光,blog 這扇門窗還可將志同道合的人聚在一起。譬如熱愛兩文三語的朋友,喜到譯小妹Bella處聊天;喜歡情詩的,會到慧行老爸處;喜歡電影的,會到淇淇處;喜歡閱讀的,便會到方老師處。Blog 的凝聚力確實非同凡響。

有朋友問,為何栗子妹特別愛到某個 blog 處胡扯,是否看上該 blog 主云云。其實又何必陰謀論?Blog的功能不是用來交流聊天的嗎?(鳴謝森林提點) 願意談、談得來的便聊聊天;談不攏的便拉倒,何必深究?始終相信世事本隨機,未必有原因!

倒是同情那位不幸讓栗子妹點中的 blog 主,要繼續捱小妹的無厘頭留言。就看他何時忍無可忍,將我放進黑名單了。


情人‧知己

若身邊的那位,既是情人,又是知己,那該多好


I've been living with a shadow overhead
I've been sleeping with a cloud above my bed
I've been lonely for so long
Trapped in the past, I just can't seem to move on

I've been hiding all my hopes and dreams away
Just in case I ever need 'em again someday
I've been setting aside time
To clear a little space in the corners of my mind

All I want to do is find a way back into love
I can't make it through without a way back into love
Oh oh oh

I've been watching but the stars refuse to shine
I've been searching but I just don't see the signs
I know that it's out there
There's got to be something for my soul somewhere

I've been looking for someone to shed some light
Not somebody just to get me throught the night
I could use some direction
And I'm open to your suggestions

All I want to do is find a way back into love
I can't make it through without a way back into love
And if I open my heart again
I guess I'm hoping you'll be there for me in the end

There are moments when I don't know if it's real
Or if anybody feels the way I feel
I need inspiration
Not just another negotiation

All I want to do is find a way back into love
I can't make it through without a way back into love
And if I open my heart to you
I'm hoping you'll show me what to do
And if you help me to start again
You know that I'll be there for you in the end


2007年8月25日 星期六

韓劇韓片插曲大串燒

工作很累,寫不到長文,決定選一些自己喜歡的韓劇/片MV,跟各位分享:

1) 宮──鸚鵡 (百聽不厭,雖然不知歌詞在說甚麼~)


2) 布拉格戀人 (栗子妹喜歡全度妍,沒人不知吧?)

 

3) 抱擁這分鐘 (進電影院看了兩次的電影,還買了DVD回家珍藏)


2007年8月24日 星期五

長氣有罪

在文彥博編著的《罵人不必帶髒字3》中,讀到以下一個故事:

從前有個叫何梅谷的人,他的妻子篤信佛教,天天都要誦經千遍。妻子嗡嗡的誦經聲,時常讓何梅谷無法集中精神讀書。

何梅谷曾和顏悅色地要求妻子不要再如此誦經,但她執意不從,於是何梅谷便想到一個辦法。他在妻子起勁地誦經時,忽然在書房裡喊:「夫人!」妻子以為他有甚麼事,便跑到書房去看望,誰知何梅谷卻對她不予理睬。待她回去繼續誦經時,何梅谷又大叫:「夫人!」如此往返幾次,妻子終於忍不住叫道:「沒完沒了的,煩不煩人啊?」

何梅谷接著便說:「才叫你幾遍,你便生氣了,你一天誦經一千遍,菩薩難道就不煩嗎?祂一煩還會保祐你嗎?」

 

之前跟乙君鬧翻,傷心了好一陣子,因為栗堅信,自己所說的每一句話,均出自真誠的關心,讓他無理曲解,實在太委屈了。要讀了這個故事後,方明白自己錯在哪裡。就如該書的編首語所言,世上沒有甚麼大道理,非得要一天到晚說個不停才行,即便是以「愛」為名,以「關心」為由,也只會徒惹人心煩。所以說,溝通的藝術凌駕一切,就算有多美好的動機,若說得不其法,結果只會適得其反。

長氣,確實是有罪的。

----------------------------------------------

週五大放送:林曉培──心動



2007年8月22日 星期三

三隻流浪小貓

某天,在上班路上看見三隻流浪小貓:



栗子妹家住公共屋,明文規定禁止飼養寵物或餵飼流浪動物,但看見牠們如此弱不禁風,真想把牠們全抱回家養。

這幾天上班時,再也看不見三隻小貓,不知牠們現在怎麼樣呢?

相關網誌:遺棄

--------------------------------------------------------------------

題外話:

1) 不知是身體狀況不好,還是讓老闆追貨追到氣咳,這陣子人很累啊!

2) 百老匯電影中心的「星期日影院」,將於12月重播「天使愛美麗」和「我愛巴黎」。愛死了這兩齣電影的栗子妹,又想購票進場觀賞。唉,真是敗家~


2007年8月21日 星期二

歐洲的塗鴉

昨晚在翻舊報紙 (栗有剪報的習慣),讀到紐約市一座古老倉庫大廈的業主,讓塗鴉愛好者在大廈外牆「發揮所長」,忽然想起之前在歐洲見過的塗鴉,於是便翻呀翻,找了幾張相片出來與各位分享:

柏林

布達佩斯

布拉格

波蘭華沙




奧地利

栗子妹覺得,不單外國的月亮特別圓,外國的塗鴉也特別漂亮。至於康文署研究要保護的九龍皇帝墨寶,對不起,小妹真是不懂欣賞。


記憶、敘事、治療

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每件事情的發生均有理由,偏人的腦袋接受不了這種隨意性,於是便努力為事情尋找「合理」解釋,並將許多本來無關的事串連在一起,造成了我們的記憶。

可是,這些記憶含若干再創造成份,未必與事實相符。譬如遇上車禍後,肇事者會回想,若自己能如此如此,便不會釀成意外。但其實車禍的發生,未必由單一事件所導致。多少懊悔,均由事後回想所引發。

如何避免受追悔的折磨?逃避絕不是解決辦法,應讓事情變得無可避免,使追悔無用。要達到這個效果,可運用敘事方法。據研究,每天花15分鐘寫日記,記錄當日發生的麻煩事,便不會將那些事情的發生歸咎於自己。

(擇譯自《黑天鵝》第七章)

 

讀到以上一節,讓我想起一個人。

在這個世界上,要學會推卸責任容易,要學會自我批判就難了。偏他就能做到,還做得很好。可是,我總覺得他對自己太嚴苛,尤其是在感情方面。一直都弄不明白他為何會這樣,但在讀到以上一節時,我就想:他會否受追悔之心所影響?他會否受自己的記憶所播弄?

誠如《黑天鵝》的作者所言,並不是每件事情的發生均有理由。只是,我卻很希望這件事會是個例外,因為只要知道理由,便可想辦法去替他解開心結。這樣一個可愛的人,真希望他能再過得幸福點。


2007年8月19日 星期日

週末補記

週六下午到銅鑼灣「跑業務」,不知是否曬著了,加上原來的感冒還未好,只跑了大半個小時便覺頭暈。為免重演「人撞小巴」的鬧劇,便急急乘巴士回家。本擬到祈櫻子的店選購衣服,但身體狀況如此壞,只好順延至下週日,實在無奈兼抱歉。

週日起床,鼻子仍然塞得死死的 (這個情況已持續了一週,我現在用口呼吸),所以也沒甚麼心情去逛街,就整天留在栗窩看書報和聽音樂。本來不想看關於股市的消息,偏最新一期的《經濟學人》以此為題。栗子妹素來抵抗不了《經濟學人》的魔力,便抱著不妨一看的心態翻翻,誰知報導還寫得真精彩,結果一口氣看了九段,兩小時晃眼便過去了。

讀完心愛的《經濟學人》,便去「解決」那些差少許便看完的書,先是問晴媽借了半輩子的《新結婚時代》,接著是《罵人不必帶髒字3(這本不錯,待病好了便出文跟大家分享)。薯頭借栗的《女祭司》還未看呢!真是沒完沒了的書債……

早幾天買了蘿拉‧李的《天氣改變了歷史》,看得津津有味。因為氣候變化跟生活息息相關,所以這些日子對天氣的話題特別感興趣,最起碼每期《經濟學人》中關於氣候的報導,栗子妹就一字不漏地全讀了。

九月號的《國家地理》,有一篇關於巴基斯坦的報導,看得栗有點兒唏噓。在林行止先生的專欄中,讀過關於以巴的恩怨情仇;今次在《國家地理》,讀到巴基斯坦動盪的60年,令栗萬分慶幸自己活在一個頗自由和平靜的城市中。香港的示威,跟其他地方的混亂局勢相比,實在是小巫見大巫。

----------------------------------------------------------

1) 本來栗子妹不想將病況公開,以免大家擔心,誰知卻被朋友誤會,這實在教栗難以辯白!須知這些天我抱病仍然出文,只為守一個承諾,一個現在看起來非常可笑的承諾……

2) 關於自己回應的原則,容我在此重申:栗子妹極度討厭「簽到式」的回應,所以如對網誌沒甚麼感想,我是不會留言的。自己花心思寫網誌,是希望與別人交流分享,那些不著邊際的回應,對我而言是一種侮辱,所以我絕不會將侮辱加諸別人身上。但懇請各位朋友明白,我不回應並不表示我沒有看,只是我暫時沒有話想說罷了。

3) 本擬將這篇設定為不能回應,但想想還是算了。若各位是想留言問候,大可省下這個功夫,栗子妹心領了。鼻從來是我的死穴,它一鬧罷工,我就連栗也不想做……


2007年8月18日 星期六

當你喜歡一個人時

當你喜歡一個人時,你會很想天天聽他說話;


當你喜歡一個人時,你會很想天天跟他傾訴;


當你喜歡一個人時,你會很想知道他的過去;


當你喜歡一個人時,你會渴望與他共度未來。


 


當你喜歡一個人時,你會無時無刻想著他;


當你喜歡一個人時,你會時時刻刻擔心他;


當你喜歡一個人時,你只會看見他所有的好;


當你喜歡一個人時,你卻會看見自己的不好。


 


當你喜歡一個人時,你又會如何呢?


---------------------------------------------------



今天想跟大家分享 Brown Eyes 的「一年後」,那是自己很喜歡的一首歌,並一直沿用作電話鈴聲。可惜在 YouTube 只能找到這個支離破碎 (指歌曲) 的版本

,希望各位不要介意。


 



2007年8月17日 星期五

關於戀愛的一些無聊想法

某天,跟晴媽說起等待戀愛的苦惱。晴媽安慰栗子妹道,說皇天不負有心人,我遲早能等到一個志趣相投的伴侶云云。

噫,慢著!「志趣相投」似乎有問題。

話說栗子妹的興趣少得可憐,不是讀書報,便是看電影聽音樂。這些均是「一人遊戲」,有沒有人伴著也可以做的啊!況且,若二人的興趣太相投,愛看同一本書、同一本雜誌,豈非會出現爭書報的情況?要是因爭書報而鬧分手,那真成了奇聞呢!

除了興趣外,作息時間也是問題。雖然身處同一時區,但栗子妹的作息時間,跟大部分香港人不同 (05:00-21:00)。當別人最清醒時,我已神智不清;當自己最清醒時,別人卻仍然蒙頭大睡。這樣子找誰跟我相戀去?

------------------------------------------

關於愛情:

愛,應如涓涓流水,能互相傾訴,又能把心境洗滌得明淨,這種愛最恆久。(潘麗瓊)

明知沒有結果,還是一頭栽下去,這就是「盲愛」。(栗子妹)


------------------------------------------

又到週五點歌時間,今天為大家呈獻「難為正邪定分界」:




2007年8月16日 星期四

科技拉遠人們距離?

前晚翻舊報紙時,讀了張美賢〈這麼近,那麼遠〉一篇。作者舉出多項事例,以說明科技非但沒有拉近人與人之間的距離,還把那個距離拉遠了。例如以短訊取代親切的電話問候,又例如情侶同枱吃飯,一人只顧打遊戲機,視另一人如無物。

作者舉的事例全部屬實,只不過想深一層,科技由人設計和操控,造成隔閡是使用者的取向問題,不能全怪到科技的頭上去。以收發短訊為例,那只不過是流動電話的其中一項功能,使用與否,用戶絕對有權選擇。況且使用短訊服務要另外收費,所以發放短訊給別人,也算是有誠意之舉啊!

對栗子妹來說,科技 (以下集中討論blog) 是讓自己與遼闊世界接軌的橋樑。未上blog前,自己的生活圈子小得可憐,朋友連五隻手指頭也數不滿。上blog後,有幸認識了一班好朋友,大家可以一起去行山、旅行、吃飯、聊天。試想想,若不是blog的出現,大伙兒此生可能都是陌路人啊!

不過,每件事也有正反兩面。譬如栗子妹就試過在blog上碰見一個白撞「撩女仔」的人 (他不幸撩著我這粒老太栗);我也曾「目睹」別人如何利用網絡上的友好聯繫,以求自利。雖然很不想碰到這些醜惡的事,但也總算是人生寶貴的經驗。希望如寶寶姐所言,自己能「經一事、長一智」便好了。

縱使網路上潛藏很多壞人,但依栗子妹所見,好人/不好不壞的人所佔的比例仍較多。我這一生也會記得,在我最失意之際,是網路上的一班朋友,給了我最溫暖的支持和鼓勵。

栗子妹又想借此機會,再一次謝謝各位的厚愛!(今次不送花,改送吻

,呵
~)


2007年8月15日 星期三

我的閱讀地圖

最近忽然在想,原來自己愛看的書,全是別人介紹的。例如讀小五時,同學介紹我看嚴沁;讀中一時,同學介紹我看瓊瑤和衛斯理;讀中三時,同學介紹我看金庸和古龍;讀大學時,老師介紹我們看董橋和林行止……

然後栗子妹會根據這些作者的推介,再找別的書來看。譬如在董橋的文字中,我認識了毛姆;在林行止先生創辦的《信報》中,我認識了曹仁超、原復生 (栗子妹畢生最愛

)、孔少林和方卓如,如是者層層遞進,永無止境。

有沒有一些愛書是憑自己找到,而不是靠別人介紹的呢?想破了頭也想不出,就連毛尖也是舊同事推介才看的。

這樣子想起來,覺得自己好像很沒有,但其實那又有甚麼相干?我愛看書,但並非表示我一定會得找書和推介圖書。這種工作,還是留給專業人士去做好了。

最近拿著《吹水無邊》在選書看,但發覺原來世間的好書真是太多了。經方老師篩選了一輪,書單還是那麼長,不知要待何年何月何日,栗子妹才能看完這些書呢?最可惡的是,方老師比我年輕,但他已讀畢整張書單中的書,真是讓栗又羨又妒啊!


2007年8月13日 星期一

怪癖/個人癖好

看別位博客的舊日記,覺得這個題材好好玩,於是就偷了過來寫:

一、帶書/傘上街

栗子妹的手袋中,長年累月都會放一本書和一柄雨傘。雨傘之前已說過,今天不贅。至於那本書,是為了怕等人、等車,或是坐車時悶而準備的。不過值得一提的,就是跟母親大人上街時,那本書會成了栗子妹的護身符。因為每次母親大人要發「哦」工之際,小妹就會說:「別阻我看書!明天要回公司做報告啊!」母親大人立時便會住口。(按:由於母親大人是文盲,所以我在看甚麼,她根本一點頭緒也沒有,時常讓我唬住。)

二、到廁所找靈感

從廣義角度來說,栗子妹屬於「搞創作」的一群;新項目一旦展開,無時無刻都要想新點子。不過世間哪有那麼多新鮮事兒?於是當自己腦海中一片空白時,就會跑到廁所蹲一會兒「等待靈感」。說來奇怪,到廁所轉了一圈後,真是會想出新點子呢!所以公司的廁所,就成了栗子妹的避難所和靈感泉源。(按:其實小妹一直在想,我如此頻密地上廁所,老闆會否以為請了一粒腎虧的栗?)

三、自說自話/臉皮厚

這個問恩公最清楚,因為臉皮有三尺厚的栗子妹,每天都會過他處請安,然後不住自說自話,把他煩個不亦樂乎!不過,看恩公目前似乎還「頂得順」,真不得不給他寫個「服」字!

至於在工作方面,栗子妹也愛自說自話,譬如創作正酣之際,我會忽然精神分裂,自己跟自己辯論。我的舉動,把身旁的暑期工嚇得目瞪口呆呢!(按:不知這種舉動,可跟自己是獨女有關乎?)

寫了三個我看也差不多了,再寫下去,把各位 blog 主嚇壞了就不好,嘻~


2007年8月12日 星期日

八號風球工作記

上星期五下午二時,當同事正忙於收拾手袋撤離辦公室,栗子妹則悠然坐在位子上,邊聽歌邊處理公務,直至五時。

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做了。記得數年前某個下午,天文台也是忽然掛起八號風球。當時栗子妹因為要趕一個項目,結果被迫留守公司,直至晚上。

這樣子說起來好像有點可憐,但其實我是挺享受那段時光的。因為在無人的辦公室中,不單可以播放自己愛聽的音樂,更可以拍桌子大罵那些合作伙伴,竟敢交些狗屁不通的垃圾過來,累我加班加班再加班!

獨留辦公室工作的另一好處,就是不用應酬公司那些「電腦奇材」。話說有一次,栗子妹讓人騙了進辦公室,給盤問了半小時,題目是:從網站下載一個壓縮檔,須要按多少個鈕?我的天啊!

記得另一次,天文台在早上七時許,宣佈會在兩小時內除下八號風球,當時栗子妹決定立即更衣上班,因為若待天文台宣佈後才出門,交通一定嚴重擠塞。還豎當時雨勢不大,為何不早點出門?拖得了一時三刻又如何?最終不又是要上班!那又何必拖呢?

寫到這裡,大家是否覺得「工作狂栗」並非浪得虛名呢?嘻~


2007年8月11日 星期六

再說緣份



要不是那天在書局的偶遇,


要不是在網上寫下祝賀句語,


要不是自作聰明地加了連結,


要不是被乙君逼至走投無路,


要不是這一切一切,


我想,我會選擇做一粒隱形栗,


忠實地追隨、默默地支持,


直至永遠。


 
 
 
 
 
 
 
 
 


乏言先生那邊,看見以下一首詩: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between life and death           
Bu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Yet you don't know that I love you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when I stand in front of you    
Yet you can't see my love                   
But when undoubtedly knowing the love from both   
Yet cannot be together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being apart while being in love              
But when painly cannot resist the yearning  
Yet pretending you have never been in my heart
 


The furthest distance in the world                                      
Is not when painly cannot resist the yearning               
Yet pretending you have never been in my heart            
But using one's indifferent heart                               
To dig an uncrossable river for the one who loves you    


 


這首詩讓我想起容祖兒的「逃避你」:





今天是週六,沒甚麼心情工作,所以繼續綿綿情話。


2007年8月9日 星期四

理智與感性之爭

自小便是一粒感性博愛的栗子,可以因為很少的事情哭個不休,也很容易「愛」上別人。由於擁有這種性格,所以即使再熱愛文學,升中四時仍然決定棄文從理,選讀附加數和電腦 (中六讀純數和電腦科學)。因為我知道,若縱容自己沉醉於絢爛的文學世界中,最終會因鑽牛角尖而自我了斷。

回想起來,選讀理科是一個既正確亦錯誤的決定。錯誤在於,一個沒甚麼求知慾的人去讀理科,實在吃力不討好。就算比別人付出多三倍的努力,換回來的成績仍是一般。對於好勝的栗子妹來說,不能考第一,是一件比死更難受的事情。

至於正確之處,則是理科確實能鍛煉一個人的理性思考。這對於補足我性格上的缺陷非常有用。須知從前的栗子妹,做任何事均只憑一腔熱血,一點也不理會後果;無論撞了多少次板,依然我行我素。真是嗚呼哀哉!

可是到了升讀大學時,卻覺得若繼續抑壓自己對文字和文學的熱愛,跑了去當甚麼程式設計員或是工程師,那實在太委屈了。思前想後,最終決定選修一門介乎文理之間的學科,那就是翻譯。

雖然讀大學時棄理從文,但栗子妹並沒有放棄數學。十多年來,我一直靠補習與數學作「親密接觸」,更幫過不少學生,讓他們的數學成績大躍進呢!

早兩天中學會考放榜,收到補習學生的電話,說她英文合格,數學拿C,可以在原校升讀中六。聽到這個消息,真讓栗子妹老懷安慰。在此恭喜這個我教了五年的小妹妹,希望她兩年後能再下一城,升讀心儀大學,選修理想科目。

**********************************************************

1) 早兩天在霜儀那邊看見以下MV,喜歡到不得了。趁今天星期五,抄了過來與各位分享。

2) 公司的電腦現在間斷地當機,所以有時寫留言寫到一半就全沒了。待電腦修好後,再到各位處八卦一番!嘻~



甲君與乙君

某天,栗子妹收到甲君受傷和乙君生病的消息。我為甲君的傷勢憂心如焚,但對乙君的病情卻漠不關心,不單如此,我心裡還暗笑他活該……


曾幾何時,朋友以為我愛上了乙君,但那是沒可能的事,因為:


1) 他說我用的潤手霜是便宜貨;


2) 他以為我的願望是股市長升長有;


3) 他以為我喜歡彼得兔。


理智如栗子妹,會跟一個看不起自己、不了解自己的人在一起嗎?


雖然我和乙君現在連朋友也不是,但這樣子幸災樂禍,好像有點兒過份了~~~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³


說完乙君,說回甲君,不過之前得先讚讚朋友蕙質蘭心。


是甚麼一回事?話說昨天看見朋友留言,問我是否喜歡甲君,我嚇得從椅子滾到地上去,因為朋友猜對了。


其實我一直也沒有隱瞞對甲君的好感,只是我也不打算將這種好感轉化成其他東西,因為我和甲君都是以理智抗衡感性的人;兩個理智的人,最多只能做朋友 (現在連朋友也稱不上,嗚呼!)


不過甲君對我的好,我這一輩子也不會忘記的。以後無論身在何方,栗子妹也會祝福他平安喜樂。


自己在其他blog主身上得到太多的愛和祝福,所以也想將愛和祝福送給別人。


2007年8月7日 星期二

雨天的「浪漫」回憶

讀了別位博客一篇舊日記,勾起了一段關於雨天的「浪漫」回憶。

話說栗子妹自小便是未雨綢繆派,無論晴天雨天,背包中也會放一把雨傘,以備不時之需。不過其他人卻覺得這樣做很「婆仔」,他們寧願淋雨,也不願帶著雨傘四處走。

本來這是個人抉擇,沒甚麼好批評的。但若遇上驟雨,碰巧又和這種人在一起,我總不能拂袖而去吧?結果只能借出半邊傘,陪他們一起淋。

記得讀中六時,與幾個男同學和學弟到培正中學參加選拔賽。去時陽光普照,但回程時卻急風驟雨。當時團隊中只有我帶了雨傘,於是商量後,決定由我帶一人離去,餘下的就留在培正聽天由命。

當日隨我同行的是學弟,我們肩並肩,慢慢地走向油麻地地鐵站。初段雨勢不大,我們可以邊走邊聊,誰知走到半路,卻忽然下起傾盆大雨來。眼看大家濕了大半邊身,栗子妹也就顧不得甚麼禮儀,挽著學弟的手奔往地鐵站。

大家當然也猜到,我們一到地鐵站,雨便停了。

雖然自己當日淋得很狼狽,但跟男生在雨中狂奔這種經歷,都算是挺浪漫吧?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Û

不知那位博客會否看見,但很想給他寫幾句:

1) 帶傘無罪,淋雨白癡。

2) 感情若要變質,無論你做甚麼,對方也會認為是錯的。

3) 若因為那個她而否定自己,太傻了。

4) 送花慰問,祝君安好。


2007年8月6日 星期一

昨晚,我夢見了聖誕老人。


一個很瘦、掛了彩、滿臉紗布的聖誕老人。


夢中,聖誕老人給我說笑話,但我卻望著他默默流淚。


真是的,都傷成這個樣子了,還可以如此輕鬆自若?看見都為他覺得痛。


然後夢醒了,只餘下心痛的感覺。


1) 是這個星期天拆紗布嗎?這幾天萬事小心。


2) 只要愛得夠深,是不會介意照顧對方家人的。別一杆子打死一船人。


-----------------------------------------------------------------------------------


報告欄


- 今晚約了六婆去看「五星級大鼠」


- 昨天,公司的電腦出現死機症狀。若栗子妺忽然失蹤,請大家不用掛心。(有人會掛心嗎?不知羞的栗 ...

)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