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1月30日 星期五

夏濟安日記

果然,讀書太多、想得太多的人,就會寫出以下這種氣壞人的東西

夏志清教授在 1972 年原版的《日記》作序文說,他哥哥的感情波折,可作「戀愛史」看。其實這本日記,也可視為作者讀書修行、「吾日三省吾身」的記錄。有一次他自省時,發覺自己 narcissistic 的個性妨礙跟別人相處,做成他「對於一般人毫無興趣,一直沒有『濟世安民』之心。」為此他決定「破除我執」,開始關心身邊的人。濟安師是情癡,也是書癡,因此他的苦惱,我們要設身處地才能感受到。

一九四六年三月三十日 星期六 雨、冷、噴氣可結成白霧。這一天的日記有此一條:「寫文章時興致好極了,在這種境界裡,我簡直不需要女人。然而沒有女人,我又哪裡來的 inspiration 呢?

(摘自劉紹銘《能不依依》,頁 28-29)
-----------------------------------------------------------------
遇到讓自己感到溫暖的人,是多麼難能可貴的事。就這樣放棄,不覺得可惜嗎?
願你能勇敢一點。

2007年11月29日 星期四

四代香港人

感謝方老師的介紹,才知道呂大樂《四代香港人》這本好書。


呂先生將香港分為四代人,並在書中描述這四代人的特質。雖然不認同他的劃分界線 (怎麼看我也是第三代人嘛~),但某些段落絕對一針見血,讓栗拍爛手掌。譬如以下關於第四代人的描述:


是這一些家長給孩子機會和支持,參與各式各樣的興趣班,但也是他們把上興趣班變成孩子們為了滿足成人的期望而要完成的事功。


是這一些家長願意放下事業,全職照顧孩子,每天接送,這一刻送孩子學習游泳,那一刻上小提琴課。但也是他們以多元發展之名,令孩子們學會了各種各樣之後,卻少了一種發自內心,自我追求的熱情


數語,便已道出下一代所面對的問題和悲哀──有豐盛的物質生活又如何?在一個處處受成人擺弄操控的環境中長大,又有甚麼幸福可言?


---------------------------------------------------------------


讀到以下一節,有點想哭:


說來奇怪,以前我們認為人生在大學畢業之後才起步。大學或以前的教育只是基礎訓練,更認真的學習──由知識、語言 (外語、普通話)、待人處事,到交際、儀態、表達能力──由二十二三歲以後才開始。那時沒有終身學習這個概念,但大家都知道離開學校之後很多事情要重新學習。一紙證書只是入場券,「社會大學」才是真實的鍛鍊與考驗的場地。那不是說在學時期的學習並不重要,而是我們不會對小伙子的能力太早下判斷。大學畢業,「闖蕩江湖」之後而脫胎換骨者,大有人在。對十七八歲或二十二三歲的年輕人,我們重視潛質,但不認為早熟的日後就一定會更加成功。從前我們可能更相信一個人會不斷成長,可以有所突破,三歲未必定八十。只要一個人會要求自我進步,誰管他讀過哪一所中學或大學畢業試的成績。小時了了,絕不是燦爛人生的保證。


那是一個可以容忍 late developer 的大環境,而遲發展也不一定表示隨後人生道路曲折。那時候,我們少計較一個人的出身,而多留意他最終可到達哪個終點。過去的就讓它過去,更重要的是,這個人能否倒下之後重新振作,努力翻身。那時候謂突破,真的可以是質的變化。總之,就算是在最實際的方面,例如關於職場生涯的種種計算 (誰不想一帆風順?誰不想每項投資都收到預期的回報),還是可以留有一點計算以外的空間。那時候,我們還相信很多事情都在離開校園,踏足社會之後才發生。(我自己作為一個 late developer,對今天遲發展的年輕人特別同情。真的十分諷刺,一個愈來愈強調個人成長,人人都應該有機會多作嘗試的社會,卻提早對個人的能力下判斷,大大減少了那些不依照主流的步伐和成長進度表生活的一批人的機會。)


時代巨輪不住向前推進,當我們慨嘆自己錯過了甚麼甚麼時,下一代似乎比我們錯失了更多。


---------------------------------------------------------------


書名:四代香港人


作者:呂大樂


出版社:進一步多媒體有限公司


定價:港幣 30 元 (田園有八折)


2007年11月27日 星期二

給我一個機會

好不容易才買到一本《香港電影》,當然要慢慢細讀。



創刊號除了名導演的專訪吸引,吳思遠先生的回憶錄也不容錯過。雖然文字有點粗糙,且栗又不諳香港的電影發展史,但單憑吳先生對電影的熱愛,便已輕易贏得栗的共鳴。


吳先生在縷述自己的奮鬥歷程時,提到一些在事業上曾扶過他一把的人,栗讀著十分感動。是從前的機會比較多,還是從前的人比較寬厚?前輩竟肯提攜後輩!若換了是現在,不在落難時多踩你兩腳,已然十分難得,哪還敢指望別人給你機會?


積極進取的人會想,別人不給機會,可以自己製造機會的嘛!其實栗也有試過這樣做,但成功與否,關鍵仍在於對手是誰。遇著一個開明的上司,可能會非常賞識你的果敢,但這樣開明的上司實屬稀有,所以十居其九,都是失敗收場……


不過,栗絕不會因為小小的挫折而輕言放棄。屢敗屢戰又何況?只要有一線成功的機會,我還是樂意爭取到底。無論是工作抑或愛情,我的態度均如此。


夠膽這樣子寫出來,大概是因為栗有堅硬的外殼保護?別說我臉皮特厚便行了。


--------------------------------------------------------------------


幾篇關於電影「燦爛人生」的精彩影評,讀完後好想買 DVD 回家看第四次 ^o^


Seven Pillars of Wisdom


http://blog.hongki.net/archives/79


http://blog.hongki.net/archives/80


http://blog.hongki.net/archives/81


PromLin 的非主流部落


http://www.wretch.cc/blog/promlin&article_id=2253709



2007年11月26日 星期一

IPO (二之二)

上週五與友人午膳,談到進修的問題,友人問栗子妹會否讀碩士,我的答案仍是「不會」。


之前網友寫「年紀大,機器壞」,給栗子妹說了幾句,但最近才發現,他的話確是真理。不知是天氣的問題,還是因工作繁重,最近混身骨痛,半點勁兒也沒有。讀碩士是費錢費時費神的事,還是別拿這種事來挑戰自己的好,不然可能會提早入土為安。


除了考慮到身體狀況可能應付不了,栗還想起從前讀電腦時學過的 IPO。這是指我們把一些數據輸入 (Input) 電腦,讓電腦運算 (Process),然後輸出 (Output) 結果的過程。栗發覺,自己一直以來太偏重輸入這個程序,沒預留足夠的時間,讓腦袋運算和輸出結果。我腰際那永恆的三個月身孕,大概就是那些消化不良的書本吧?


自從開始寫網誌後,運算和輸出不足的問題方見改善。以前看書,看過便算,但現在會把一些自覺不錯的段落記下來,寫在網誌中與各位分享。雖然未能達至為付思而讀的境界,但總算是一個小小的進步。


在現今社會,不進修總給人有點不思進取的感覺,但栗子妹決定不勉強自己。要我賠上讀閒書的時間來換取一紙證書,實在不划算。有閒時,栗還是較喜歡泡一杯茶,一邊聽音樂,一邊寫網誌。要不就在乘車時,拿著劉紹銘編的散文集來讀也挺不錯……


IPO (二之一)

英文的首字母縮略詞 (acronym),指從一個片語中,抽每個生字的首字母出來組成的一個新詞。譬如標題的 IPO,便是首次公開招股 (Initial Public Offering) 的縮略詞


記得自己第一次抽的新股是玖龍紙業 (2689),當年的招股價約是 $4.7,之後這條紙做的龍 (小種子) 一飛沖天,股價在一年多便翻了六、七倍。


由於嚐過此極大甜頭,於是便再接再勵,抽中國銀行 (3988)、工商銀行 (1398)、招商銀行 (3968) 等新股,有幸全部抽中。看見這些股票的股價升幅不俗,心中暗喜,覺得自己獨具慧眼,非常了不起。(按:栗不是逢新股便抽的人)


不過,連識途老馬也有馬失前蹄的時候,更何況栗子妹這種黃毛丫栗?我也有失敗的例子,譬如抽不到李四叔推介的「逼貴園」,還有那隻「一見即沉板」,至今仍然在深海中沉睡~


自從失敗過兩次後,本說過以後也不再抽新股,但看見中國重汽的招股書,還是心動了。栗子妹向來是粒感情用事的栗子,由於腦海還記著東風集團 (489) 為自己賺了一次去東歐的旅費,所以一看見汽車股,便雙眼發光。


不過,就算同屬汽車板塊,表現也未必一樣,看駿威 (203) 的股價走勢,便教栗失望。只是汽車業興盛的週期應仍未過,我猜最起碼該去到 2008


至於中國中鐵,有點中交建 (1800) 的影子 (但業務跟中交建不能相提並論)。若外圍市況喘定,首日應該會有不錯的升幅吧?但栗子妹是不會抽的了,因為一向不喜建築基建類的股票,是當年做建築雜誌助編時,留下的心理陰影……


---------------------------------------------------------------


英文生字素來一詞多義,除了 Initial Public Offering 外,IPO 還可解作甚麼?下文再續。


2007年11月25日 星期日

過盡千帆

為了保存練習場「工在blog在」的優良傳統,加班前先貼文。


---------------------------------------------------------------


週五收到艾兒電話,相約週末去看電影。由於栗子妹的補習和加班行程緊密,經商議後,決定於週日看「安娜與安娜」的早場 (即今早)


看故事簡介,有點像「兩生花」(後話:任何一方面也絕對不及「兩生花」,沒得比)。不知大家可曾幻想過,自己會有另一種和現今截然不同的人生呢?栗子妹就時常發這種白日夢──如果當初我報讀金融系,現在會否成了股壇一姐?如果當初沒進這間公司,我會否到書店賣書?


電影「隔窗未了緣」(Facing Window,台譯「外慾」) 中,有一幕讓栗印象難忘──女主角在外遇家中,回望自己家的窗戶,看見丈夫和子女樂融融的情境。這實在是很多人的寫照,永遠都嚮往自己所沒有的,而忘了自己所擁有的是如何珍貴。難度真要過盡千帆,方能找到自己最想要的是甚麼?


有時會想,假若世界由多個時間面組成,每個時間面上也有一個「我」,過著不同的人生,而這些「我」能有聯繫,那會是怎麼樣的呢?大概該能紓解我們「不滿現狀」的情緒。當遇上不如意時,聽聽活在不同時空的「我」的傾訴,便會發現,原來情況未算最壞。


所謂的「活在當下」,是要我們好好珍惜自己所擁有的,然後再創造更好的條件吧?


---------------------------------------------------------------


始終是週日,還是聽聽歌吧!


2007年11月23日 星期五

關於兩鐵合併的疑問

由於公司的網絡不支援瀏覽 www.mtr.com.hk (),所以有些問題想請教各位:


 


1) 兩鐵合併後,新公司是否叫 MTR Corporation Limited?


2) 我們以後乘坐這種交通工具時,該叫 by train 還是 by MTR?


 


先謝謝願意仗義幫忙的朋友!


貪吃的依唷

昨天,栗妹買了一盒蛋糕回家,依唷對盒子似乎十分感興趣。



看!夜深人靜,依唷在盒子旁邊團團轉,想幹甚麼呢?



原來牠想吃蛋糕!真是一頭貪吃驢~~~



依唷:噫,點解咬落去係紙嚟嘅?栗妹你整蠱我!


栗妹:


 


材料於中南有售,盛惠港幣16元正 (不知可有加價?)



----------------------------------------------------


一休點了一首很好聽的歌給栗子妹聽,栗子妹很喜歡,於是便私自轉貼過來,與各位分享。祝各位有美好的人生



謝謝一休的分享和祝福!


2007年11月22日 星期四

走鋼線

剛收到同事投訴,就偷雞上來貼文吧!


------------------------------------------------------------------------


若要栗子妹描述炒股這項活動,我會用「走鋼線」來比喻──走在鋼線上,一步一驚心;稍一不慎,隨時肝腦塗地。


自問不是一粒「貪威識食」的栗子,只要三餐一宿,圖個溫飽便夠。但一想起通脹加劇,以及負利率重臨,心就不禁發毛──我可不想今日的粗茶淡飯,在數年後變成西北風送粥水!尤其已打定主意做自梳栗,真不得不為自己的未來好好打算一下。


說回走鋼線這個比喻。走鋼線雖然危險,但也有其好處,譬如讓人的眼光拓寬,看見很多走在平地上時看不見的東西。親身經驗,炒股後的栗子妹,終於明白到,凡事最重要的,莫過於「拿得起、放得下」。我可是花了很多個年頭,兼吃了不少苦頭,才弄懂這點呢!


此外,走鋼線所須的平衡力,其實在人生中也常常應用到。我們的人生,由很多不同部分組成,如家庭、事業、愛情、興趣等。由於時間及環境所限,往往會出現顧此失彼的情況。偏我們又不能失去任何一個元素,於是只得找出一個平衡點,竭力兼顧各方面。


寫到這裡,忽然想:「走鋼線」這個比喻,是否用來描述人生較貼切呢?


2007年11月20日 星期二

閒讀雜記

(一)


蔡子強的《帶書上路》看了一半,暫且放下,因為想先看他介紹的《我談的那場戀愛》。


喜歡看《帶書上路》這類型的書,因為不受話題時限,想讀便讀,感覺比較自在。就好像方老師的《吹水無邊》,栗有空時便拿出來翻兩翻,將他的讀書心得,跟自己的經驗對照一下,呵呵,終生受用。


雖然蔡子強的書未讀完,但還是可以談談書名給栗的聯想──入土為安之日,該拿甚麼書給自己陪葬呢?(帶書「上路」嘛~) 在書櫃間游目四顧,視線隨即讓某本書吸引過去。唔,就《奧威爾小說全集》!


不知道那條「路」難不難走,但能有《動物農莊》和《一九八四》如此出色的故事相伴,都可算是死而無憾了。


 (Swing 1984)


 


(二)


每個星期四拿到《都市日報》後,總是先翻開副刊,看陳不諱先生的專欄「閱讀視野」。


上星期四〈詩象〉一文,談到「開卷有益」:


開卷有益,又是另一種境界。「閱歷」深了,眼界寬了,以我為主,以我為客,才不管到手的是甚麼書,都能看到一些東西,自有增進


雖然陳先生在說書,但栗卻想起看電影。一齣好的電影,總是蘊含不同的層次。閱歷淺的,只能看到表象;閱歷深的,便能洞察深層的寓意。


不過,看到甚麼、看到多少又有甚麼相干?最重要是享受過程!若因為自己的體會不及別人而懊惱,那絕對不值得。栗以為,看電影的主要目的,是要擴闊自己的眼界,不是要跟別人比賽啊!


 


(三)


周淑屏的小說《聽說,你在記起我》,講述一位失明女教師的故事,其中一段發人深省:


你們不明白我,不體諒思加麗,那是因為你們的心眼失明了,比我更瞎,因為你們只看到自己、看不見別人;只看到自己的痛苦、難過,看不到別人的痛苦、難過。我認為你們這些心眼瞎了的人,比我這個雙目失明的人更可憐、更可笑!


很悲哀地,發現自己四周,原來有很多心眼瞎了的人。他們只懂得把自己的苦難歸咎於別人,整日怨天尤人,從不體恤別人的難處,或是檢討自己的不是!是社會風氣使然,還是人的優秀品質已蕩然無存?


只願他日無論發生甚麼事,自己也不要變成一粒心眼瞎了的栗子。


思念

早前重看韓劇「白雪公主」,不知怎地,把女主角說過的一句話,牢牢地記在心上──「如果我倆的友誼有一個限期,我希望會是一萬年。」

那麼,我對你的思念呢?可有一個限期?可會隨著時間而流逝?

曾經跟網友談過這個問題,他說:「想下想下,便不會想的了。」可是,隨著時間流逝,我對你的思念似乎有增無減。閒下來時,腦子便會轉個不停:「你可有穿足夠的衣服?你睡得可好?你的功課進展可順利?」

再跟網友說,他的回應是:「週期各人長短不同。」他大概以為我在說經濟週期吧~

從來都覺得,除了腦袋,人的心也會思考,且永遠跟腦袋想的背道而馳。明明知道不該去想他的,但就是心不由己,想個不停,嗚呼!

不過既然控制不了,那就隨心所欲吧!況且,我也很喜歡思念你的感覺。能遇上一個值得自己思念的人,此生足矣。

2007年11月18日 星期日

又要怕,又要看

(以下內容涉及電影「黑幕謎情」(Eastern Promises) 的情節,敬請留意。)


因為姐妹有事,所以週六下午的行山活動臨時取消。多了半天空閒時間,於是乎栗子妹便興沖沖跑了去看電影。


去到電影中心,先查看場次,發現「東京鐵塔」和「黑幕謎情」各有一場在二時許上映。本擬看「東京鐵塔」,但回心一想:山長水遠的跑來這裡,當然要看一齣只有在這裡才上映的電影,結果買了「黑幕謎情」的票。


「黑幕謎情」說的是一個關於俄羅斯黑幫的故事。一向對黑幫片興趣缺缺,但因為喜歡娜奧美屈絲 (「金剛」女主角),所以願意一試。當然,III 級也是很大的誘惑……


這齣果然是典型的黑幫片。甫開場不久,便來一招剃刀割喉,把栗嚇個半死

。記得很久以前,在電影院欣賞尊尼特普的「無頭谷」時,未見頭顱滾地,便已用雙手蓋著眼,不敢看下去。不過,今次總算控制得宜,須知栗看「你是我的命運」時,看見男人爆全度妍的樽,嚇得在電影院中尖叫起來,令旁邊的老伯伯側目!


捱了好些血腥場面,終於等到娜奧美屈絲出場。但是天啊!為甚麼她看起來竟那麼蒼老?那個明艷照人的娜奧美屈絲往哪兒去了?歲月對女星果然份外無情……


劇情不便多說,但栗子妹覺得男主角演得不錯,角色設定也頗有趣,亦柔亦剛,亦正亦邪。不過,那場全裸打鬥的戲,似乎裸得有點多餘~~~


2007年11月15日 星期四

學會淡忘

栗子妹不算是頂級冒失鬼,但偶爾還是會搞出一些冒失事件,例如弄掉了進出公司必備的密碼卡,又或是發現桌上的原子筆不翼而飛,遍尋不獲等。一年之中,都不知為了這些冒失事件,枉送了多少金錢和時間。


有時會想,若擁有過目不忘的本領,生活和工作會否得心應手一點?大概會吧,但肯定要付出代價,就是在牢記一些重要事情的當兒,也要記著一些令人不快或痛苦的往事。


所以冒失也有冒失的好處──人若不懂得遺忘,甚麼大小事情也記著,會活得很痛苦的。我們學會思考,除了用來判辨是非,還要用來協助自己篩選記憶,將不該記著的,努力從腦海中洗擦掉。


人生在世,誰沒有錯過?只要記著教訓,以後不要再犯便行;實在沒必要將那件錯事銘記於心,折磨自己一生。


(11月號的《國家地理》有一篇關於記憶的報導,非常有意思,誠意向各位推介。)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題外話:


1) 剛讀完《東京鐵塔》,應該會去看電影,但不知會否寫感想,所以先推介兒女私情寫的一篇


2) 看了《帶書上路》的推介,忍不住借了我談的那場戀愛》來看,好像很不錯。


3) 好不容易,《追風箏的人》終於看了三分之二,這個週末一定要將它讀完!


4) 今早看了幾頁周淑屏的《聽說,你在想起我》,感動到差點掉眼淚。


5) 明天下午約了幾個姐妹去行鯉魚門,邊位有興趣,歡迎一起同行。


不拖的戲,便是好戲

昨晚給補習學生氣個半死,所以決定化悲憤為字慾,繼續寫文。


-------------------------------------------------------------


(以下內容涉及電影「命運迷牆」的劇情,敬請留意。)



星期二晚,約了六婆去看「命運迷牆」。電影片長 90 多分鐘,在近期上映的電影中,算是短的一齣。不過,吝嗇如栗,依然覺得物超所值,因為電影短得精彩、短得有理。


電影探討美國各界對反恐戰的看法,不幸栗子妹一向對政治冷感,故對此知之不詳。雖然缺乏背景資料,但卻無礙賞戲,因為導演擲下來的問題,剛好政治人生兩相宜。


先說兩位自願從軍的青年。我對他們參軍背後的部分動機 (抵銷貸款) 有點反感,但卻不得不認同他們「空談不及實踐」的想法。可能身邊有太多「講就天下無敵,做就有心無力」的人,看見他們竟願意押上性命,以證明自己的想法是對的,那份勇氣,實在教栗欽佩。


有人會覺得他們的做法非常愚蠢,得到悲慘的結局也是活該。但從他們跟教授的對談中可看出,二人定必經過深思熟慮,才會選擇從軍這個對人對己均有最大利益的方案。只要在下決定的一刻,他們覺得無悔,這樣便已足夠。


任何一個有思想的人都該知道,每下一個決定,均要承擔若干風險。二人最終仍能挺起胸膛去面對最壞的結果,不是更值得我們鼓掌嗎?當然,戰爭是否道德,那又是另外一個問題了。



若問栗最喜歡哪個情節,我會說是湯告魯斯指責梅麗史翠普等新聞從業員是牆頭草的一段。美國的傳媒質素如何,栗不得而知,但香港的,就教人萬二分洩氣。須說新聞報導要持平,但一份報紙,又焉能沒有自己的立場?今天說甲好,明天又說甲的不是,多讓讀者混淆!最要命的是,香港的傳媒好喜歡把政治新聞「娛樂化」啊!



才不過討論了兩點,便已寫了 500 多字。想起之前看的某些電影,比這齣長很多,但回家後卻連半個字的感想也寫不出來!所以說,好的電影不在乎長短,最重要是內涵。只要劇情推展流暢,片長多久又有何干?不拖的戲,便是好戲。


-------------------------------------------------------------


六婆:嘩,套戲好彩有兩個美軍頂住,唔係實俾佢悶死~


三姑:(好彩今次係你話要睇,唔係實俾你鵝足三年三年又三年……)


-------------------------------------------------------------


題外話:我要抽中國重汽!


2007年11月13日 星期二

粟米與栗子 (PG 家長指引)

這是一個古老的傳說。


話說盤古初開時,世間沒有粟米和栗子這兩種食物,只有一種叫粟子的東西。粟子的外形跟現今我們種植的粟米頗相像,只不過黃色的顆粒換成了栗色,而味道則和現今我們吃到的栗子一樣。


有一天,一位叫「甲乙丁」的人坐在一棵蘋果樹下,一邊吃著粟子,一邊發呆。忽然,一個蘋果從樹上掉下來,正好打中甲乙丁的頭。甲乙丁回過神來,並忽發奇想:黃色的粟子會否較為吸引呢?


這個奇想一直盤據在甲乙丁的腦瓜中,揮之不去。於是他回家後便夜以繼日,研究如何把粟子變成黃色。皇天不負有心人,經過了七七四十九天的努力,甲乙丁成功將粟子的顆粒變成黃色。不單如此,他還在研究過程中,發現了如何培育一種味道與粟子一樣的硬殼果實。


為記念此兩項驚世發現,甲乙丁遂將粟子易名為「粟米」,而將新栽種的硬殼果命名為「栗子」。自此以後,「粟子」此名便逐漸湮沒。


正因如此,各位在行文時請千萬留意,別把栗子寫作「粟」子,因為知道這個稱呼的,年紀都不會小得到哪裡去。為一個字而出賣自己年齡的秘密,不值得啊!


(按:傳說純屬虛構,小朋友請千萬別當真)


 



無論如何,還是得謝謝欣賞「栗影情真」的朋友


 


[一不做二不休


這位才是栗子:http://hk.myblog.yahoo.com/chande_sign


我是栗子妹,不然叫「栗妹」或「栗」也行。]


-----------------------------------------------------------


題外話:


1) 昨晚跟六婆去看「命運迷牆」,此片拍得乾淨利落,精彩!


2) 買了蔡子強的《帶書上路》,意外地好看。看完再寫感想。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