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30日 星期三

Z 女士的至激言論

某次飯局,Z 女士提到其中一名舊下屬,自太太有孕後,立即由大丈夫變成小羔羊,對太太唯命是從。她說:「我是女人,也看不慣他 (手下) 如此寵太太。」言談間,難掩她對舊下屬的不滿。

竊以為,女性懷孕,既辛苦,風險又大。太太要丈夫多疼錫一點、多遷就一點,實不為過,何用因此而咬牙切齒呢?(按:Z 女士絕非變態老姑婆,她已婚,有子女,且夫妻和睦。)

* * * * * * * * * *

另一次與 Z 女士同桌吃飯,談到養狗的問題。她說:「現今的人真是奇怪,竟把牲畜當作子女,給牠們吃最好的 (如燕窩、幾萬塊的牛扒)、穿最好的 (特意到名店買球鞋給小狗穿),對牠們寵愛得不像話。這些人可有想過,世界上仍有很多等待救緩的人呢?」

幸好有最後一句,不然同桌那些愛護動物人士,怕要與 Z 女士大打出手了。

2008年4月29日 星期二

把不能忍受的,都裝進罐頭裡去

自問是粒 can-do1 的栗子,做栗的座右銘十分簡單,就是 I can 二字。一直相信「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只要有恆心、有毅力、有誠意,有甚麼事情是不能達成的呢?


原來是有的。當我被過氣心上人第 n 次拒絕後,我發覺面對某些人和事,只能說句 I can't


* * * * * * * * * *


小時候以為世界很簡單很美,每個字都只會有一個意思;長大後才發現語言世界和社會同樣複雜。以 can 字為例,第一次接觸這個字,是在小學一年級。當年學習的句式是 I can (swim)can 字解作「能夠」。後來到了五年級,老師卻忽然說 a can of 解作 「一罐」。他的話恍如晴天霹靂──甚麼?can 字不是只解作「能夠」的嗎?


* * * * * * * * * *


最近翻開阿五的《靜待好事》,看見其中一張插圖,畫一個男人屁股著地跌了一交,旁邊的解說是 falling on his can。正所謂看圖識字,大家該猜到 can 字在這裡解作「屁股」吧2


當然,此等粗話,還是 can it3 為妙 (噢,這樣說話好像太粗鄙了,讓老板聽見,會不會把我 canned4 呢?不要!我才不要為了一篇 blog carry the can5 呢!)


* * * * * * * * * *


回到文首,雖然早做了心理準備,但讓人連番拒絕,感覺始終不好受,惟有把自己不能忍受的,都裝進罐頭裡去吧 (can what I can't stand)


----------------------------------------------------------------------------------------------------------------


1 can-do (形容詞):表示勇於任事的精神,例:Many voters are impressed by the young mayoral candidate as a straight-talking, can-do guy. (許多選民對這位競選市長的青年印象很好,認為是個說話爽直、敢作敢為的人。) 《最新通俗美語詞典》


2 除了屁股,在美國俚語中,the can 還可解作「廁所」或「監獄」。

3 can it (男性用語):叫人家不要吵嚷或者說話,例:Can it, you guys. I'm trying to study now. (你們別吵了,我要做功課了。) 《阿五啡話1:靜待好事》


4 此乃打工仔最不想吃的「炒魷魚」,較「中鎗」(fired) 婉轉一點。


5 carry the can (for sb/sth) (英國俗語):承擔責任、接受責難,例:The teachers who were criticized said that they would not carry the can for the faults in the school system. (受批評的老師表示,他們不會替學校的行政失誤揹黑鍋。)Oxford Idioms Dictionary for Learners of English(例句和解釋由栗子妹翻譯)


* * * * * * * * * * * * * * * * * * * *


若有錯漏,望各位不吝指正!


做書

很久以前,與一位設計師合作,製作一套小書。

起初因為一些小事,對這位設計師頗不滿;但他的設計能力,我從沒有懷疑過。那幾個封面,還有那些漂亮的手工,這些年來一直讓我念念不忘。他將我的意念,忠實地溶入成書中;對我來說,他是一位不折不扣的魔術師。

忽然想起這件事,是因為過氣心上人的緣故。他跟他的意中人,也曾有過這樣「親密」的接觸吧?未做過書、未編過書的人,一定不會知道,因著書本而建立的關係,是可以很「親密」、並讓人念念不忘的。

於是我想,無論我如何努力,最終也是徒然。意中人在他心目中的地位,就跟設計師在我心目中的地位一樣,永遠無人能取代。因為我們一起經歷過的,是如此教人懷念。

2008年4月28日 星期一

彼得、哈利與吉蒂

現今的英文名字千奇百怪,彼得 (Peter)、哈利 (Harry) 與吉蒂 (Kitty) 如此正常,應該沒甚麼好說的。但其實這三個名字,背後「暗藏玄機」。


先說 Peter。除了是樂隊 Peter, Paul and Mary 的一員外,peter out 字搭配,解作「逐漸減少、慢慢消失」,例:


The path petered out deep in the forest. (小路慢慢消失在密林深處。)


提起 Harry,不知大家最先想到的,是羅琳筆下的 Harry Potter,還是英國的哈利王子呢?大家可知道,原來 harry 作動詞使用時,解作「煩擾、折磨」?例:


He has been harried by the press all week. (整個星期他都受到傳媒滋擾。)


日本那隻「哈囉吉蒂貓」,在香港街知巷聞,所以大家對 Kitty 這個名字應該不會感到陌生,但之前讀《經濟學人》,發現 kitty 原來可解作「共同的資金」!例:


We each put $ 2 in the kitty, and then sent Mary to buy food for everyone. (我們每人湊兩塊錢,讓瑪莉去給大家買吃的。)


有時間不妨翻翻字典,看看自己的英文名字,可有別的有趣解釋。


事情的兩面

翻開今期《經濟學人》,看見一篇關於大陸網民上街抗議的評論,當中提到一個自己從沒想過的觀點:

… Coverage in the Western press of unrest in Tibet has been rather one-sided. It has stressed the harsh Chinese crackdown on peaceful protests and tended to overlook the violence by Tibetans. For most Chinese observers, what happened was an outburst of vicious racist thuggery directed at ethnic Han Chinese in Lhasa, the Tibetan capital.  And the authorities, incomprehensibly, tolerated it until 19 people had been killed.

西方傳媒素來偏頗(按:報刊不可能沒自己的立場),不單是對中國的事情,就算是對自家的政客,甚至是總統也如是,故沒必要大驚小怪。

讓我吃驚的是,在這件事情上,我從沒想過要站在大陸同胞的立場去看!見他們出來叫嚷,我只覺丟人現眼;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的想法好不偏激!

但在責難西方傳媒和西藏人暴行的同時,他們有沒有想過,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當權者對消息的封鎖,還有他們對達賴喇嘛的打壓,難道便是對的?

這一連串錯誤的源頭,到底在哪裡?有辦法改正過來嗎?

2008年4月27日 星期日

變了的夢

(以下內容涉及電影【舞動激情2】的劇情,敬請留意。)


一個人的夢想會否改變?以下這齣電影告訴我們,一個人的夢想是會改變的。



從小醉心芭蕾舞的女主角,矢志要在 21 歲以前當上首席芭蕾舞員。完夢的過程並非事事順利,但得蒙幸運之神的眷顧,她的機會終於來了;而她也不負眾望,表演了一埸幾近完美的芭蕾舞。



只是,在落幕後,她卻表現得茫然若失。「就是這樣嗎?」她問自己。為何觀眾熱烈的掌聲和熱切的祝賀,竟然沒有震撼心靈?付出了一切,換來的竟然是毫無感覺?


然後,她想起男主角所說的一句話:「夢想是會改變的。」對,自小太過專注芭蕾舞了,以為那便是一切,看不到自己其他方面的才能,不敢想自己可以走一條完全不同的路。


到那一刻,她終於明白到,甚麼才是自己心之所繫、情之所鍾的事物。



電影預告片與最後一舞:




* * * * * * * * * *


若冥冥之中真有主宰,我想是祂讓我看到【舞動激情2】的。


之前為了老板的幾句話(按:不是責罵),弄得自己很不開心。我反覆問自己:到底是哪裡出錯了?


自問並非不喜歡目前的工作(這是我從小的夢),那問題的癥結,大概就如電影所言,是自己的夢想變了吧?這也好,不用把責任推給別人。


心結總算解開了。


* * * * * * * * * *


以下這段片送給淇淇。沒有她的網誌,我不會想到找這齣電影看的。


2008年4月25日 星期五

小熊遊世界

上週四,與六婆和兩位美人兒去了尖沙咀的金牛苑吃晚飯,叫了五菜一白飯,埋單要百多元,對栗來說有點貴。但可以與美人兒共膳,並欣賞到聞名已久的「幻彩詠香江」,算是物有所值吧!


吃完飯,跟美人兒去看「小熊遊世界」的展覽:







這塊「小熊遊世界」的展板好可愛




看完展覽,到許留山吃甜品,然後乘巴士回家。在巴士上繼續埋首未完成的書。


回到家,晚上十時許。梳洗過後立即上床休息,一天就這樣過去了。


2008年4月23日 星期三

讀報有感


昨天在《都市日報》看了兩篇很有意思的文章,分別是黃毅力先生的〈分享「秘笈」 助人益己〉和吳巧希女士的〈你覺得幸福快樂嗎?〉。


先說黃先生的一篇。有人問黃先生,為甚麼把自己成功的秘訣全寫出來,不給自己留點「獨門秘笈」。黃先生說,透過分享的過程及分享時所產生的互動作用,會加強自己對知識的記憶和了解,並使不足之處更容易顯現出來。他認為,如果一個人能力有限,就算獨擁「秘笈」,最終也是英雄無用武之地。


寫了近兩年網誌,有時會覺得有點迷惘──每天寫個不停,到底是為了甚麼呢?黃先生這篇,正好給了我一個肯定的答案。把自己所知的與人分享,有時可能會無意間幫了別人,做了善事;有時則會得到高人(如慧行先生)點撥,增長知識。如此助人益己的事,何樂而不為?


至於吳女士的一篇,乃關於情緒健康。她提醒讀者,在為理想奮鬥的過程中,若缺乏繼續前進的力量,可以嘗試「數算恩典」,讓自己對身邊的人和事常存感激之心。


碰巧我正缺乏向前的動力,不如現在就停下來,數算一下自己的恩典:


一、有一份自己喜歡的工作、以及穩定的收入;


二、父母雙全,全家身體沒有大病痛;


三、可以有時間看自己喜歡的書報和電影;


四、有一些支持自己的朋友;


五、有機會認識到一些志趣相投的人。


先數五個,有機會再想想別的。現在要收筆趕工。


* * * * * * * * * *


代郵:姐妹淘,不如下次茶聚,約在這裡?和昌大押的食肆太高貴了,平均消費每位要六百大元~~~


漫遊多瑙河






天不很藍


水不夠綠


不過


心情很好



2008年4月22日 星期二

教人即自救

因為一件小事,想起幾年前的自己。


當時我負責一個頗大的項目,手下有五、六個人。那時候,其中一個組員時常給我添麻煩;她做出來的東西不單不合用,更被其他部門的同事投訴,讓我這個小頭目頭痛不已。在想無可想的情況下,遂決定接收該同事的工作,替她改到合用後,才讓她「埋尾」。


回想起來,這種處事方法真是蠢得可以。第一,我無故加重了自己的工作量;第二,同事可能覺得不受尊重,為合作添上陰影;第三,同事失去學習機會,以後做出來的東西可能更糟!


撫心自問,像我這種不合群的人,若情況許可,我一定選擇與全世界斷絕往來。奈何在現代社會,分工早已成了必然;拒絕適應,遲早遭淘汰。要生存、要向上爬,與人相處這門學問必須精通!自我中心?請留在別處吧!


2008年4月21日 星期一

不可少的「陳腔濫調」與「死記硬背」

上週看畢 David Crystal 的《Words, Words, Words》,對當中關於陳腔濫調的描述,十分有共鳴。很多人視陳腔濫調為禍患,定必要除之而後快;但想深一層,在日常生活中,哪有可能時常想出一些新鮮詞兒?當無話可說時,沒有一些陳腔濫調「充撐場面」,情況會變得挺尷尬的。因此,陳腔濫調早已轉型,成了「社交潤滑劑」。

提起陳腔濫調,不期然便想起教育界經常批評的死記硬背。誠然,若學生只懂死記硬背,不嘗試去了解和分析學習內容,對他們百害而無一利。只是,現今的教學方法,完全不讓學生背誦,那似乎是由一個極端走去另一個極端而矣。

讓學生背誦一些優秀的文章,為他們的肚子積存點墨水,絕非壞事!不過,這種方法,只能在他們年紀小的時候使用。待他們長大了,便該訓練他們的批判思考。

談戲說「鳥」

上星期讀了淇淇介紹【戀愛寫真】的一篇,十分心動,趁週日天朗氣清,便到影碟店做「人肉搜尋器」,惜找了兩間也找不著,只好嘆句「緣分未到」。(【舞動激情】同樣是不知所蹤)


回家吃過午飯,無所事事,但又不想特意跑去電影中心看【黑夜話事人】,於是便想到來個「小掃除」。把電腦桌下一個塵封的膠袋拉出來一看,原來是這些年剪存下來但未整理的報紙。橫豎有空,一於好好整理一下!


之前讀過 李純恩先生一篇文章,說在日本的溫泉酒店,男子更衣室時常有清潔女工自由出入;她們視赤條條的男子如無物,一派「甚麼鳥我沒見過」的神態。栗子妹一見「鳥」字,就想起很久以前,在《信報》中讀過一篇關於這個字的文章,趁今次小掃除,還不讓我把文章找了出來──


〈說「鳥」〉 戈革


…… 宋朝大學者蘇東坡,某次對他的朋友佛印和尚說:古人作詩,常以「僧」和「鳥」相對,例如賈島的「鳥宿池邊樹,僧敲月下門」之類。佛印答曰:所以老僧現在就與檀越相對。


這個故事的趣味全在一「鳥」字,因為此字有另外一種讀音為「弔,上聲」,而其義甚「不雅」也。蓋男子之性器官在中州稱為屌,在西北稱為毬。人們覺得「屌」是俗字,且太不雅,乃用「鳥」字代之而讀音不變。此乃所謂「髒話」,多出粗人之口者也。例如《水滸傳》中之黑旋風李逵,每罵人為「鳥人」,酒渴如狂時則自稱「口裡淡出鳥來」等等是也。此處之「鳥」,不得讀作「鳥獸」之「鳥」,惜我之許多同輩的和晚輩的教授朋友皆不知之耳。


舊式門板關鎖之處有「門鼻」和「門弔」。其「門弔」乃一長形鐵片,一端用環形物固定於門板上,另端有孔,可套於另一門板上之門鼻上,並以鎖穿入門鼻而鎖之。北京舊語稱門弔為「了弔」。此名實有最經典的來源。因為許叔重(許慎)之《說文解字》中有一字音「弔」,字形為倒「了」字,即篆書「了」字倒過來。其字義亦「鳥」字所代之物也。


俗有「弔兒郎當」之語。其「弔」字亦應為「鳥」字所代之字。郎當言其累垂而不「振作」也。故昔日顧羨季(顧隨)先生每謂淑女們宜戒說此語。[此段有誤,請讀慧行先生的更正。]


打完這篇文章,好像為無所事事的週日,添了一點意義!(按:其實是要趕工的,不過實在太累了,所以躲懶一天。)


2008年4月17日 星期四

【一奏傾情】變奏版

(如果閣下還想看電影【一奏傾情】的話,這篇文章敬請勿看。)



那一天,女孩聽了男人的歌,鼓勵他到錄音室灌錄一張較專業的 demo (中文該叫甚麼?),寄到唱片公司去。不過租用錄音室要 3,000 英磅,這樣的天價,男人負擔不起。


後來,女孩帶男人到二手店買西裝,然後一起去見銀行經理,要求無抵押的借貸。憑著女孩的伶牙俐齒和執著,銀行經理終於答允借款。就在簽文件的一刻,男人卻低聲問:可否多借 1,000 英磅?女孩瞪了男人一眼,低吼道:你要多 1,000 英磅幹啥?花天酒地?男人只是低首不語……


Demo 錄好了,男人和女孩分道揚鑣,天各一方。某天,搬運工人來敲女孩家的門,女孩甫開門,便看見一台鋼琴,一台她渴望已久,價值1,000英磅的鋼琴……


* * * * * * * * * *


上週一跟六婆去了看【一奏傾情】,感覺不錯──動聽的音樂,配上動人的劇情,還有甚麼可挑剔呢?但栗子妹卻覺得有點失望,因為劇本與電影之間的距離頗遠。


本來兩者之間有出入不足為奇,但奇就奇在,自己覺得最動人的地方,在電影中全都不見了!譬如之前寫過,關於愛和婚姻的描述;還有就是這篇「變奏版」,這些全都是很動人的情節呢!不見了真可惜。


難怪大家說,若原著小說非常精彩,就千萬別看按小說改編的電影,看來劇本也是如此。


東南西北商場遊(二)

第三站:灣仔、銅鑼灣


由於在九龍半島上遍尋不獲,於是栗子妹便決定轉戰港島區。


之前在「聞見思錄」那邊,見他提過在灣仔 188 商場,可以買到一些比較難找的碟,於是便打算去碰碰運氣,誰知原來我把「國泰 88」與「灣仔 188」搞亂了,我根本就不知道「灣仔 188」在哪裡!


 (行錯路,去了和昌大押~~~)


走在莊士敦道的人行道上,一邊向路人問路,一邊打電話找朋友求救,走了近半個小時,才找到「灣仔 188」。跑上商場挨家挨戶的問,店員大多搖頭聳肩;直到看見一間專賣日本碟的商店,老板才說「可能會有」。可惜,他記錯了……


在灣仔磨了近兩個小時,便走回銅鑼灣的 HMV CD Warehouse 找。路經時代廣場,看見幾米的展覽:





《向左走,向右走》這個故事,至今依然讓栗覺得感動。


* * * * * * * * * *


第四站:荃灣廣場


某天,部門在荃灣搞訓練日,碰巧六婆在荃灣上班,便約她下班後去吃飯看電影。誰知親愛的六婆臨收工前讓老板捉著,於是栗子妹便趁空檔,四處找碟去。


先去三聯,不果;後到荃灣廣場,誰知那兒連唱片店也沒有!倒是看了個高達展:



栗子妹對高達半點興趣也沒有,不過想起其他網友可能有興趣 (不知何解,第一個想起金城~),所以還是拍了。


(完)


2008年4月16日 星期三

東南西北商場遊(一)

之前為了找櫻桃小丸子的原聲大碟,走了很多個地方,看了很多個商場展覽,現分兩篇為各位介紹。


第一站:九龍塘又一城


那天在旺角找不到碟,便乘地鐵到又一城的香港唱片找,碰巧看見這個水果展:






看來看去,還是第二張的水果撻最吸引!



第二站:九龍灣德福廣場


既然九龍塘沒有,那不如到九龍灣的 HMV 找找看吧!結果碟就找不著,卻看了一個頗有趣的奧運展覽:













XO 仔打籃球那張,是不是很有動感呢?


(待續)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