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30日 星期二

08觀影小結

今年開始使用豆瓣作觀影統計,比之前找票尾方便得多。趁今天是 2008 年最後一天,容栗妹來個觀影小結吧!


一月
是月看了三齣電影,分別是【藍莓之夜】【聲夢奇緣】【天堂邊緣】,令我覺得自己跟電影真是有緣


二月
是月看了五齣電影,有兩齣是情人節那天一氣看的,回想起來覺得自己真變態


三月
是月看了八齣電影,最喜歡的是【一奏傾情】【史柏力魔怪書】,後者絕對比原著精彩!


四月
是月看了十齣電影,要推介的當然是【舞動激情】一、二集,還有讓栗子妹看得火熱的【舞出真我2


五月
是月只看了四齣,最喜歡的是【鐵甲奇俠】,看得我萬二分感動。


六月
是月竟看了十七齣電影!為甚麼會那麼多?無他,因為栗子妹在家辦了個「私人愛情電影節」,四天內看了八齣!


七月
是月看了三齣,那是我第三次進戲院看【燦爛人生】的月份。


八月
是月看了七齣,教栗最感動的,自是【查令十字路84號】


九月十月
九月和十月合共看了八齣。九月的無甚可記;至於十月的,一定要推介內田賢治的【同班同學】,堪稱本年度最扭橋之作!


十一月
是月看了十一齣,栗妹較偏愛德國電影【愛情服務令】(Rabbit Without Ears)


十二月
是月看了五齣,本年度栗妹選了【神探伽俐略】作壓軸電影。


~~~~~~~~~~~~~~~


2008年,栗子妹合共看了 79 齣電影 (連影碟),我心目中的三甲是誰?登登登登……


第三位:【一奏傾情】


第二位:【查令十字路84號】


第一位:【燦爛人生】


對,全部不是 2008 年出品,碰巧我是在 2008 年碰見它們罷了。


2008年12月29日 星期一

遣詞用字的問題

Kilo Kel 〈說粗口的快感〉一文中,留言說我們學習語文,是「在不同場合用不同語氣說不同的話」(learn to say different thing, using different tone, in front of different people),這令我想起最近在某個故事中遇見的兩個「怪」字。


第一個是 contagious。故事提到,女孩的微笑具傳染性 (Her smile is contagious)。恕我孤陋寡聞,我只聽過疾病具傳傳染性 (a contagious disease),笑容只會具感染力 (appealing) [按:謝 The Teacher 解答,Her smile is contagious 原來是沒有問題的。這大概跟「被讚賞」有異曲同工之處?]


另一個是 stunning。說一個成熟女人 stunning 絕對沒問題,但若換了是一個八歲的小女孩,說她 stunning 似乎有點過火了吧?


栗妹一向認為,字跟人一樣,在社會中有其特定角色,不能隨便越軌。不過當「被升任」、「你是我的驕傲」等句子在社會中廣泛流傳時,我這種想法怕是落伍了。


--------------------------------------


關於【嫌疑犯X的獻身】的英譯,我覺得用 Sacrifice of Suspect X 似乎可行,不知各位覺得如何?


2008年12月28日 星期日

修橋起路鋪隧道

幸好小兄弟提一提,不然差點便忘了去香港文物探知館「共建香江──法國築蹟160年」這個專題展覽。


 

(
圖片來源:香港文物探知館)


這個展覽介紹法國建築在港的發展,除本港的法國建築,如利舞臺、伯大尼療養院外,還介紹法國建築公司曾參與過的本地建築項目。由於之前做過建築雜誌的助編,所以對建築工程特別感興趣。最喜歡追訪修橋起路的報導,其次是隧道鑽挖。本來以「壯觀度」來計,隧道鑽挖該排首位,但工程人員迷信,說女人進隊道不吉利!結果排名立即下降。


在香港較出名的的法國建築工程公司有兩家,分別是香港寶嘉建築有限公司 (Dragages Hong Kong) 法國地基建築公司 (Bachy Soletanche),前者修建過葵青隧道和啟德機場跑道,後者參與過西隧工程。悄悄告訴各位一個秘密,栗妹以前可是香港寶嘉的粉絲呢!


~~~~~~~~~~~~~~~


展覽筆記:


* 舊大會堂博物院以性別和國籍來劃分參觀時間。中國男性可於週一至五,上午十時至下午一時參觀;外籍人士可於週一至五,下午二時至黃昏時段參觀;至於中國婦女和兒童,則只能在週六上午十時至下午一時參觀。(性別歧視啊!)


* 據紀錄,聖童之家在 1860 年孤兒男女的比例為 1:21860 年代中期為 1:4;到1870 年代末期升至 1:13(從前的女性,果然是較命苦的一群。)


* 有一張香港棉紗廠紡織員工的舊照片,內裡全是幼童。當年童工問題似乎十分嚴重……


* 修建獅子山隧道時所使用的大型隧道開鑿機 (Jumbo tunnelling machine),真像一頭怪物~~~


2008年12月27日 星期六

另類全球暖化

見今期《經濟學人》有一篇題為「Global warming」的文章,以為又是悶死人的環保題材。可不,原來是講紅辣椒 (chilies)



西方人一向少吃辣的餸菜,但拜全球化所賜,他們越來越喜歡吃辣,也越來越能吃辣。例如英國的 Tesco 超市,新近在菜架上放了一種名為 Dorset naga 的魔鬼辣椒。這種紅辣椒不單氣味刺鼻,連碰碰也會讓手指感到疼痛!超市更將這種食品列為「兒童不宜」類別!


近年,西方人似乎對辣味需索無常。除了研制更辣的辣椒,辣味食品越來越普及,譬如辣味朱古力、作為肉類調味品的 hot apple chili jelly,甚至乎加入紅辣椒的橄欖油,真是五花八門、層出不窮。


不說不知,原來在眾哺乳動物中,只有人類吃紅辣椒。因為紅辣椒難以入口,所以其他動物視之為有「毒」。但人類進化至今,卻是極需辣味刺激──看別人酗酒、抽菸、狂喝咖啡,不是已有啟示乎?


最後值得一提,紅辣椒內含辣椒素 (capsaicin),具振痛作用,所以有些藥品已加入這種元素。另有說吃過辣會對胃部不好,不過至今仍沒有實驗數據支持。


2008年12月26日 星期五

栗妹週記02:忙碌的聖誕

每逢佳節前後,栗妹都會份外忙碌。


忙甚麼呢?首先當然是公司裡的工作。連續四天假期,老闆不追稿才怪。


其次就是忙參加聚餐。23號是公司週年聚餐,24號是部門甲組的聚餐,31號是部門乙組的聚餐,唉~~~


再者還有逼使栗妹寫週記的兼職。25號那天,我整天坐在電腦前,由早上九時到下午七時,不斷跟中國現代史拼搏。由軍閥割據到文化大革命,這個聖誕真夠紅!


幸好就只一個檔案,若再多一個,栗怕自己小命難保!


~~~~~~~~~~~~~~~


偶然在電台聽見劉德華的「人生捕手」,十分喜歡


如果我不用睡

Stephenie Meyer (《暮光之城》作者) 筆下的新世代殭屍,活潑有趣,例如他們眼珠子的顏色 (代表了不同的飢渴程度)、曝露在日光底下的異樣等,一洗舊日殭屍給栗的呆板印象。不過教栗最感興趣的,是他們不用睡覺這一點。


自稱「工作狂栗」的栗子妹,整天埋怨時間不夠用──最好一天能有四十八小時讓我工作!但當我看見愛德華那間沒有睡床的房間時,我不禁問了自己一句:我真的想二十四小時不停工作嗎?如果失去了休息時的放鬆心情,忙碌的工作還有甚麼意思?


由於家教森嚴,自小便是一粒作息有時的栗子:每晚八時睡覺,早上六時起床工作。雖然給別人譏笑,但栗子妹卻頗滿意這種生活。何況,早上是最佳的工作時間啊!每天吃過午飯,我便不住打呵欠想去睡了。


最近在看日劇【工作狂人】,劇中的女主角松方弘子,竟然說希望帶著工作的滿足感死去!嘩,工作狂如栗都要給她寫個「服」字。對我來說,工作的滿足感固然重要,但休息時的愉快感同樣不可少。沒有比較,你不會知道工作的樂趣,也不會知道過勞的苦況。


工作有時、休息有時。共勉之。


2008年12月23日 星期二

聖誕快樂!

祝各位 blog 主有一個平安、美滿的聖誕!


(遲點再去拜訪各位)



旺角新世紀廣場



九龍塘又一城



每晚到北角碼頭都會看見,所以朦了也照貼


2008年12月21日 星期日

加納的指引世界

睜開眼睛時,加納看見一片灰矇矇的天空。他奮力撐起身子,奈何身體太虛弱,坐不起來。


離加納不遠處,有兩雙純白的鞋子。鞋子的主人,正在熱切地討論著一件事情:


「他好像快不行了,怎麼辦?」


「根據指引,我們應該先通知上級,然後等他們下達命令!」


「但那最少要花上一天的時間呢!他能撐那麼久嗎?」


「我們一定要按指引辦事,不然出了亂子,由誰負責?」


「不過……


「別說了,我立即去報告上級,說不定他還有一線生機?」


達達達的腳步聲,漸行漸遠。這時候,加納忽然覺得自己的身體變得很輕很輕,然後轉瞬間,他便飄上了半空。


正當加納要融進灰矇矇的天空之際,他回頭望向地面,看見自己倒卧在柏油路上,然後離他約十步處,有一個穿著白衣白鞋的男子。那個男子用很焦慮的眼神望著地上的加納,但他始終沒踏前過半步。


瘋狂的愛

因為公司的新項目很累人,所以星期五晚不加班,和六婆去了看【吸血新世紀】(Twilight)


本來對這齣電影和原著小說《暮光之城》沒甚麼興趣,但因為見薯頭看得興高采烈,還要看完再看,於是便問她借了該系列的第一本來看。400 多頁的書,看了一半也看出了點趣味來;雖然早已過了那個階段,但對於校園求愛故事,還是蠻有興趣的──算是重溫舊夢吧?


這個故事最別緻的地方,無疑是那段肉麻的「人屍戀」(幸好電影不是拍得太骨痺)。不過栗妹對兩位主角的觀感,卻是截然不同。


先說型仔殭屍愛德華 (Edward),他對貝拉 (Bella) 的愛真是無私;為了保存貝拉的性命,竟然連心底最深沉的慾望也能抑壓下去!換了是普通男人,早給人說身體有缺陷了。


反觀貝拉,她給栗妹的印象便不大好。情到濃時,總是希望跟戀人長相廝守、永不分離,但這個世界上,除了戀人,還有很多親人和朋友啊!見貝拉如此渴望投身殭屍界,不期然便覺得很憤怒。恕我現實,愛情跟其他事情一樣,是有底線的。


故事描述的「人屍戀」,並非很多觀眾能夠投入。但換個角度想,有時我們戀上的,雖然不是殭屍,但彼此的距離與差異,跟愛德華與貝拉其實大同小異!南轅北轍的兩個人要走在一起,所付出的巨大努力,往往不足為外人道。


六婆似乎不大喜歡這齣電影,說是騙少男少女的作品,但栗妹就認為,愛德華的義無反顧與貝拉的瘋狂相映成趣,很好看。



2008年12月20日 星期六

栗妹週記01

正所謂「有咁耐風流,有咁耐折墮」。之前還取笑方老師,叫他把博客易名為《方潤週記》;結果自己倒先要寫起週記來……


~~~~~~~~~~~~~~~


這個星期在忙亂中過去──日間在公司趕新項目,晚間則留家趕兼職,每晚未到十一時都不能上床睡,累死栗。


雖然工作很辛苦,但精神算是不錯。做了「工廠女工」太久,很享受這份難得的自由。在工作方面,我一向不喜受人管束;不是我不尊重老闆,只是為甚麼要限制我每天的工作時數,甚至連告病假也不許?那實在太不人道了。


至於兼職,栗妹一向來者不拒。一來我貪錢,二來我一向視兼職為難得的學習機會──若不是兼職需要,我哪會自發去看環保的資料?


不過凡事有得必有失,得到學習機會,卻失去打理練習場和探望 blog 友的時間,唉~~~


~~~~~~~~~~~~~~~


Twilight (Lullaby)



【吸血新世紀】比我想像中的好,起碼沒有原著讓人骨痺的感覺。另文再談。


2008年12月18日 星期四

環保迷思

最近因兼職需要,讀了一些關於環保的資料;當中一篇提到,我們該「購買當時當地的蔬果,以減少商品運輸量,從而降低汽車排放量」。看到這一句,我呆了一呆。


記得不久前跟學生溫習通識「全球化」的課題,提到全球化的好處,是讓商品自由流通,分工便能做得更好,我們更能有效運用資源。這樣子想起來,若要保護環境、拯救地球,我們豈非要讓時間逆轉,回到男耕女織、自給自足的年代?繼「去槓桿化」後,我們可要來個「去全球化」?


今天在公司讀了一篇關於保育舊建築物的文章,反對者說,時代不斷進步,舊的不去、新的不來。試想想,有誰說過要保留從前的交通工具?又有誰願意回到從前沒有互聯網的日子?看到最後一句,我不禁叫了聲「不要」啊!


凡事總有正反兩面,我們在作出取捨前,得先衡量得失,以及考慮方案是否可行。以上提到的例子雖然極端,但拿來作思考練習都不錯呢!


~~~~~~~~~~~~~~~


淫栗時間:一次性用品,可以滿足人們特殊()需要。


[按:一次性用品 = 即用即棄物品,謝方老師解答]


2008年12月17日 星期三

肉麻與骨痺

最近在看【吸血新世紀】的原著《Twilight》,讀到男女主角打情罵俏的段落,忍不住咕咕笑。(因為在巴士上看,所以不能放聲大笑!)

早過了與別人卿卿我我的年紀,正當我差不多忘掉打情罵俏的樂趣時,那些段落確實讓我有「久旱逢甘露」的感覺。正所謂「情人眼裡出西施」,貝拉要把吸血殭屍當天使,也實在奈不了她何!

不過,其實我覺得最好笑的部分,是那些出現 edible、breakable 的段落。女的把男的當天使,男的卻把女的當美點!果然是「新世紀」的戀人。

剛讀完床上的一幕,不知道這對肉麻與骨痺的組合,在下一章會給我帶來甚麼驚喜呢?

[翌日後記:想不到連 vampire sweetheart 也可以寫出來,果然夠肉麻]

2008年12月16日 星期二

主打

早兩天老板跟我說,我負責的項目成了來年的「主打」。

不是吧?聞說最初市場部建議開發產品時,大家極之不情不願呢!借了我過來善後,產品便立即升格?有那麼看得起我嗎?

跟朋友說起,她笑說:「主打者,主力被人打也。」呵呵,有同感。不過事已至此,惟有硬著頭皮弄好它,以免真的要被人打!

背誦有理!

當大家在抱怨香港的教育制度一塌糊塗時,《經濟學人》告訴我們,原來英國的基礎教育也不見得辦得很好──


The British government's latest crack at reforming schools is yet another step towards contentless learning (全文按此)


好一句 contentless learning (沒有內容的學習),正正道出了時下教育制度的弊端!早幾年,各界猛烈評擊填鴨式教育制度的害處;從善如流的教育局官員便忘不迭的來個大改革,東找找、西抄抄,引入目標為本、全方位學習、評估等概念,又教學生要有批判思維 (critical thinking),諸如此類。但他們忘了一個很根本的問題:若學生肚子裡沒半點知識、半點墨水,他們拿甚麼準則來思考?按甚麼來自學?


我支持要讓學生學會學習,但在實現這個理想以前,學校絕對有義務教學生一些實質的知識 (facts),不是隨意寫一個題目,讓學生盲目地去找資料便可了事!撫心自問,專題研習真能引發學生興趣,讓他們有所得著?


至於死記硬背 (rote learning),這當然不好,但一些優秀的文章,絕對值得讓學生背誦學習。如果不趁年輕時背多點,到老來想背便已經太遲了。讀書學習,絕對有黃金時期的。


* * * * * * * * * *


寫得好辛辣、好抵死的一段


The report suggests that everything be mashed into six "learning areas". The titles alone appal. History will be part of "human, social and environmental understanding", where it will compete for airtime with geography and, no doubt, global warming (is it any wonder that Gordon Brown has to scrabble about for a recognisable definition of national identity?). Britain's increasingly fat children will presumably cut back what limited running around the playground they do now and sit, rapt, through lessons in "understanding physical health and well-being" (rumoured to include "happiness" lessons too).


2008年12月15日 星期一

小水滴的故事

剛在校對,竟發現文稿中有一篇〈小水滴的故事〉!

我從前寫幼兒故事時,已見過很多關於水的故事,不外乎介紹水的不同形態,以及宣揚節約用水等。但我今次校對的文稿,是給青少年看的啊!這個題材會否幼稚了點?

難怪愈來愈多學生無心向學。從小至大都讀著同一個故事,不被悶死才怪~~~

2008年12月14日 星期日

外國人學中文

上星期某天,收到外藉同事傳來的電郵。這本來沒甚麼值得大驚小怪,但最令人驚訝的是,那封電郵是用中文寫的!於是乎,整個辦公室立即騷動起來,大家你來我往,紛紛詢問外藉同事,電郵是否由他「親自操刀」。同事答道,那封電郵中的每一個中文字,均充滿著他的血與汗 (blood and sweat),引得栗子妹咕咕笑。


部門中約有三分之一是外藉同事,當中不乏中國通;他們的普通話,說得比部分本地人還要流利!跟他們交談,往往讓栗感到汗顏──中文不是比英文難學嗎?為甚麼他們學中文學得好好的,而我學英文卻學到一塌糊塗?(中文就更別說了,簡直是愈學愈糊塗~~~)


想起有一個補習學生極之討厭中文,時常說中文無用,又說他將來要到外國升學,讀中文來幹啥?唉,真是年少氣盛復無知,如果讓他見見我的同事,不知他的態度會否轉變?


~~~~~~~~~~~~~~~


由於兼職殺到,搭檔又病倒了,所以栗子妹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時間打理練習場。若有任何不周之處,敬請各位多多包涵!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