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月31日 星期六

歧題異語

下班回家看報紙,見標題「羅馬大學辦納粹屠殺碩士課程」,嚇了一跳。怎麼?納粹黨何時屠殺過碩士生?看內文,方發現是羅馬大學開辦一個有關「納粹大屠殺」的碩士學位課程。害我嚇出了一身冷汗……


除了「納粹屠殺碩士」,不得不提「香港驕傲企業品牌」。不說名稱有歧義 (到底是說企業驕傲,還是品牌讓港人感到光榮自豪?),一想起傳媒顛倒是非黑白,「驕傲」與「光榮自豪」不分,便忍不住滿肚子氣……[謝乏言先生指正!]


其實要氣,該氣為何放假天還要去上班 (難道真如運程書所言,自己是舢舨充炮艇?),不過在地鐵站看見「和諧家庭在天水圍」的橫額,怒火便橫燒了過去。擺明是歐化句式,用中文寫來幹啥?用橫書便可了事乎?


不過,整天嚷著歐化句式害人,似乎有欠公允。看禁毒宣傳標語「不可一,不可再」的英文版「Not now, not ever」,原來中式英語亦早已登堂入室,成了主流。 [修正:個人品味問題,跟中式英語無關。謝Teacher指正!]


2009年1月30日 星期五

親親小波兒

初三到旺角新世紀看【超級零零狗】,見有波兒的展覽,栗子妹又怎會錯過?


 
(跟六婆的面一樣大啊!)



拍完照坐車回家,在車站見到【奇幻逆緣】的海報,忍不住拍了下來。很美



(栗子妹明後兩天要加班,趕完貨再去探望各位)


2009年1月29日 星期四

年初三

昨天是赤口日,為免與家人口角,早早便回到公司工作。不過一看見案頭那堆文件,卻忍不住說了一串粗話出來。與文件口角,夠新鮮了吧?

掙扎到下午四時,起程前往旺角。本來沒打算看3D版的【超級零零狗】,但因朋友一句:「你逗咗咁多利市,唔好咁孤寒啦!」便只好就範。眼看一張紅底自錢包中飛撲進朋友懷裡,有點肉痛……

看完電影,去了拍照,那是最開心的節目。波兒娃娃好可愛呢!

DSC00195 (朋友攝)

2009年1月28日 星期三

愛有奇逢


初一初二這兩天,除了應酬親戚外,便是看毛姆的《情迷翡冷翠》(Up at the Villa)


《情迷翡冷翠》講述一個女人和四個男人的故事:美麗動人的寡婦 Mary,得到不少男人愛慕,包括位高權重的 Edgar 和浪子 Rowley。可 Mary 的浪漫想法,卻讓她選擇了跟琴師 Karl 發生一夜情;誰知一次真情剖白,竟發生了不可挽回的事情……


毛姆的小說,一貫文字淺白、故事通俗,這本當然也不例外。全書120頁,一個生字也不用查,全可憑文意推敲,看得非常寫意。喜歡他以寡婦韻事帶出愛情之間的利害衝突,十分別緻好看。


看到故事結局,忽然想起「愛有奇逢」四個字。是否所有愛情,均須經歷考驗呢?如果沒有那次奇逢,Mary 可會知道自己最愛是誰?她又會譜寫出一首怎樣的人生曲?想想便覺有趣。


~~~~~~~~~~~~~~~


電影版 (有辛潘!)



2009年1月27日 星期二

中英對照

先祝各位新年身體健康、萬事勝意!


~~~~~~~~~~~~~~~


初一應付完一大群親朋戚友後,今早終於有時間寫 blog,可腦海內浮現的題材,大多不吉利,如陳雲的〈死門〉(大吉利市!)。想來想去,還是寫自己的老本行吧!


記得讀書時,老師曾問過我們一條問題:中英對照的書籍有市場嗎?


未回答問題前,先界定何謂「中英對照」:那就是一本書中,同時出現以中文和英文撰寫的內容,即現時流行的「雙語閱讀」。


翻翻家中的存庫,發覺自己曾買過這類型的書,如《莎士比亞故事》(左頁英文,右頁中文)、《長腿叔叔》(前半部是中文,後半部是英文)。這兩本書肯定有不同版本,何以當年我會選擇中英對照版呢?大概是因為覺得「抵」── 一個故事,兩個版本,誰敢說不划算?


不過,心水清的讀者便會知道,除非自己喜歡一個故事,喜歡到不能自拔的地步,否則即使有兩個甚至數個版本,我們也只會選一個版本來看。無他,時間寶貴呀!若然如此,多出來的版本豈非浪費?


至於這類型書籍,對於學習英語有沒有幫助呢?栗子妹就覺得幫助不大。試想想,在沒人監督的情況下,誰會捨母語而看英語?犯賤嗎?另外,書籍的編排也有問題。譬如我在英文版看到某個不懂的生詞或句子時,要在中文版找對譯是多麼不容易的一件事啊!


說到這裡,相信各位經已感受到,栗子妹覺得中英對照是一件多麼愚蠢的事。不過說到有沒有市場呢,我的回答卻是「有」。為甚麼?因為只要宣傳得宜,便一定會有顧客的。這個世界上,沒可能會有一件「沒有市場」的產品呢!能生存至今仍未被市場淘汰,即表示中英對照版有捧場客。


2009年1月26日 星期一

新年日記

應付完一大群親朋戚友後,總於可以靜下來寫寫日記。

是日看電影的成績不錯:先按預定計劃,重溫了【嚦咕嚦咕新年財】,然後見還有餘閒,便翻抽屜,找出【理智與感情】來看。

【理智與感情】這個故事,怕已人盡皆知,故在此不贅,只想說一句:愛瑪湯遜真是英國得很。全片的英國味道,並非來自場景與服飾,而是由這位金像影后散發出來!

看完電影便找書看。之前在圖書館借了毛姆的《情迷翡冷翠》(Up at the Villa),打算初三開工時坐車看,誰知看了兩頁便不能自己,直看了大半本!我這個毛姆迷真是無藥可救......

明天做甚麼好呢?

2009年1月25日 星期日

游龍戲鳳

按慣例,每年都會看一齣港產片「賀歲」,今年選的是【游龍戲鳳】。



【游龍戲鳳】是一齣愛情小品,故事以富豪 (劉德華飾) 愛上舞孃 (舒淇飾) 作骨幹,另有兩條旁支,分別是富豪助手 Jo 和裝修工人阿九,以及富豪司機與離婚婦的愛情故事。三條愛情線鋪排得不錯,以夢幻的主線配上兩條現實的副線更值得一讚。


其實人世間的愛情故事,往往大同小異,就算編導想破了頭,也很難想出吸引人的點子。不過,我覺得能反映現實的,比過於夢幻的為佳。以 Jo 與阿九的一段情為例,相信很多事業有成的女性,都會看得很有共鳴。


印象中的舒淇,仍停留在艷女階段,沒想過她飾演傻氣姑娘竟會如此可愛!見【非誠勿擾】還未落畫,看來該立即趕去補看。


看【游龍戲鳳】看得很開心,很久沒看過有那麼多廣東話對白的電影了。


電影預告片:


2009年1月24日 星期六

赤子之心

偶然看了【一百萬零一夜】(命中註定?),忍不住將此片跟【崖上的波兒】作比較。



【一百萬零一夜】敘述男主角 Jamal 由年幼到18歲時的遭遇,期間他一直愛慕女主角,無論環境變遷,從沒改變。雖然現實生活中沒可能有如此痴心的漢子,但因為電影以紛沓的世事來襯托這顆赤子之心,所以看的時候十分感動。



反觀【崖上的波兒】,同樣是敘述一段純真的友情/愛情,可故事世界太過單純,淫栗看的時候,腦袋內不期然流轉著一些「污穢」思想──


嘩,擁得這樣緊,好色耶~~~
五歲便已懂得選定目標,果然有前途!


時光不能逆轉,栗怕也不能重回五歲那年的單純世界了……


2009年1月23日 星期五

一子錯

年近歲晚,做到氣咳。


先是設計部大姐大一句「栗子妹」,我便要多做四張碟。


然後為了那四張碟,我花了半天的時間在錄音室工作,明天早上更要到大埔拍外景 (得九度耶~~~)


不過對於「工作狂栗」來說,這些都不算甚麼;最讓我懊惱的,反而是自己一直在做的項目。


由於我是半途加入,所以項目到我手上時,大部分細節已調動不得。可是我一邊做,一邊卻忍不住問:這裡怎可能會如此?那裡又豈會這般?當初設計這件產品的人,腦袋到底在想甚麼???


幹我們這一行,不可能見步行步,因為只要規劃錯了,以後的工作隨時做不下去;就算能做下去,也會做得很慘。見我如此情緒低落,大家可猜一二吧?


當然,就算再大再爛的攤子,我相信最後也能擺平。但想起那件滿是缺陷的產品時,便覺得很不開心……


2009年1月21日 星期三

可愛的文字

(其一)
上星期讓學生朗讀文章,當中有「恬靜」一詞,學生讀「甜靜」,我問:「不是『舔』靜」嗎?立即翻字典,結果學生得勝。

其後見「矗立」一詞,學生不知「矗」的讀音,讓他再翻字典,他卻說找不到;勞動補習老師出手,誰知也是找不著!我問:「你的字典可是縮略本?」(封面明明寫著「縮印本」的!) 搖頭連連。

回家翻塵封已久的《新雅中文字典》,原來「直」和「矗」均從目部,唉,真折騰人。看來得找本古文書出來讀,好讓自己多翻一點中文字典......

(其二)

是日下班,在扶手電梯上,見一女子穿著屁股印有 juicy 一字的運動褲,啼笑皆非。

(其三)

讀陳雲的《農心匠意》,見「屎片博士」(spin doctors) 一詞,叫了一聲好!(我覺得那幫人真是讀屎片的)

每回看見音義俱備的翻譯,總是教我心頭一熱!不知我要修煉到何時,才能像陳雲那樣揮灑自如呢?

2009年1月20日 星期二

新年大計

「在新年回顧與前瞻,不論是理性計劃還是求神問卜、星座生肖塔羅牌,預算來年,計劃人生,都勝於糊糊塗塗過一生,懵懵懂懂又一年也。」(陳雲〈十二生肖與人事〉)


從前過農曆新年,總是興緻勃勃──大至寫新年大計,小至買糖果餅,每件事都做得一絲不苟,絕不馬虎。不過隨著年歲漸長,過節的熱情淡了許多。糖果餅乾還會買,但只為了填塞全盒中那些洞洞;至於寫新年大計這回事,很多年前已沒做了。


從前寫的新年大計,大多關於學業成績,例如「年年考第一」、「挾全級第一的頭銜升讀中四」等,大部分都能如願以嘗,無他,因為讀書比起工作和生活容易多了。


出來社會做事後,過年時忽然變得沒大計可寫。由於工作關係,栗子妹只能計劃三個月內的事情,長一點的,我懶得去想──就算計劃了,最後還不是要改?因為這種「短視」,我做事變得頗即興。想起要做甚麼、要吃甚麼,只要環境配合,便可丟下手頭工作,滿足慾望去也!


農曆新年將至,今年是否該想想有甚麼大計呢?還是別了,因為心底處,我覺得「糊糊塗塗過一生,懵懵懂懂又一年」其實挺不錯啊!


2009年1月19日 星期一

當看電影變成受罪

上週五,跟六婆和同事去看【赤壁】下集。由於之前在公司「幹勁衝天」,所以甫下班便累得賊死。到戲院,見【赤壁】片長142分鐘,心立即涼了半截。


大概是市道低迷,沒老板願意投資拍片,所以能成功開拍的電影,便有多長拍多長,以免吃虧;要不,就是拜「史詩式」三字所賜,令導演故意拖長來拍,好讓電影能流芳後世。


到底為何電影會愈拍愈長,栗子妹不得而知;但對於這種趨勢,我卻是極之討厭!要知道人的專注力有限,看兩個小時已然很吃力,現在要觀眾看兩個多甚至三個小時,不是要了我們的命嗎?


當然,若電影拍得出色,就算長一點也沒相干 (例如【燦爛人生】),可惜現今好電影難求,很多長片很明顯是故意拖長的!況且,看電影為求娛樂,怎麼不能多點「輕輕鬆鬆個半鐘」的選擇呢?怕觀眾覺得不划算而不進場?


最近教學生賞析短篇故事 (short stories),提到短篇故事的特點是「短小精悍、情節緊湊兼峰迴路轉」。眾位編劇導演,好戲不用長,能做到「情節緊湊兼峰迴路轉」,自能贏盡觀眾口碑。若故意拖長,怕只能落得「劇情鬆散、悶場連連」的評語,那又何苦?

按:【赤壁】不是拍得不好,不過看完之後,讓栗覺得身心俱疲......


2009年1月18日 星期日

16項關於自己的事情

在「方潤日記」那邊,看見一個有趣的 tag,接過來玩玩。


規則:當你比人tag左,就要寫一篇note,內含16項有關你的事情,習慣,喜好,目標....或任何各不相干但有關你的東西。最後tag另外16個人。你必須tagtag左你的那個人。如果我tag左你,即係我想認識你更深。


一、現實世界中的栗子妹,是個一事無成的人。眼看別人扶搖直上,自己卻還在原地踏步。不過因為個人理由,希望自己永不會升職。


二、愛上了一個永遠沒可能愛自己的人,奈何管不了自己的情感 (也懶得管)


三、買書成癖,但買回來的書卻甚少讀。舉例說,買了董橋的《絕色》放在公司,結果去圖書館借了同一本書回家讀!


四、曾幾何時想過要做作家出書,但因為這幾年的歷練,早已打消此念頭。


五、有問過自己喜歡書多一點,還是戲多一點,至今仍沒答案,能否讓它們做雙冠軍?


六、喜歡補習,一來對自己的工作有幫助,二來好喜歡學生的純真。可從沒想過當老師,因為在香港當老師,等於慢性自殺。(各位老師請別見怪!)


七、目前非常沉迷於電影和電視劇原聲的世界,因為那些配樂比大部分的流行曲動聽兼耐聽。


八、很懷念獨自在山頭漫步的時光,不過因個人理由,暫時要「收山」。


九、每次翻看存摺,總懷疑那些錢是從何而來的。


十、喜歡摺紙小玩意,但討厭保存那些紙品,因為容易積存塵埃。


十一、不相信自己竟有恆心寫了六百多篇網誌 (多謝各位捧場)。會否去到一千篇呢?


十二、好想讀一個經濟學碩士回來,不過至今仍說服不了自己去讀。


十三、頗懷念從前讀嚴沁、瓊瑤的日子,因為現在要我看排得密麻麻的書已經不可能。


十四、打算終生訂閱《經濟學人》。


十五、希望自己的中英文能更上一層樓。


十六、自我讀中三那年開始便說要去英國,不知今年能否成行?


接過來玩的原因,是想試試自己對自己有多了解。想不到竟能寫到十六點,好!


救救元音

上週五《虎報》的 Dissident's Diary,以 My frnds, th tm hs cm fr nw cmpgn tht wll sv vwls 為題。如此有趣的標題,立即吸引栗讀下去。原來近年英語世界有人靜靜起革命,要革去英文生字中的元音 (vowels)。譬如體育用品生產商 Reebok 化名 Rbk;摩托羅拉生產的手機命名 RAZR ( razor) 等。


據某些文章分析,這種去元音趨勢,可能源於公司故意模仿年青人在發手機短訊、電郵或在 Facebook 留言時使用的串字方法,以期吸引他們注意;另有一說提到,因為在註冊商標時,傳統拼法的已給人捷足先登,所以公司便搞搞新意思,故意漏去元音,另創新字。


姑勿論原因為何,栗子妹覺得這種做法絕對要不得。原因一,沒有元音的英文字,根本不知道該如何發音;若要購買產品時,該如何向店員查詢?原因二,新一代的串字能力已然十分不濟,若品牌在串字方面胡來,豈非混淆視聽?有些「精靈的」孩子,更有可能以此為借口,不好好地學串字!


近年不是流行說企業要負起社會責任嗎?能否請產品開發部的人兄高抬貴手,別在串字上動腦筋?


2009年1月17日 星期六

週六碎碎唸(二則)

一、時事英語


是日補習,讓中二的學生拿了英文科工作紙出來,一看,標題竟然是 Learning English through social issues


為何栗子妹會覺得驚訝?因為這個長氣標題源自新高中學制,而根據教育局課程指引,學生待中五時才用選修。於是我跟學生打趣道:「你是否跳了級而不自知?」


其實透過時事話題,讓學生多接觸英文是好事,毋用受年級限制。只是,教材中的英語未經剪裁,給中二學生讀太吃力啦~~~


~~~~~~~~~~~~~~~


二、年晚大掃除


栗子妹一向是大懶蟲,平日甚少打掃家居,要待農曆新年迫近,才會問老板拿幾天假,回家做清潔工去也。不過今年跟去年一樣忙,拿大假不成,於是只好趁下午有點空檔,急忙打掃一下書櫃。(明天和下週還得繼續……)


熟知栗子妹的朋友,都知道小栗貪書成狂。家中堆了數百本「待看」的書,每年大掃除時才會拿出來翻一翻。望著那堆書,真想把心一橫,把它們全送去堆田區,奈何我又捨不得,結果只好向唱碟埋手,掉了一堆,方有位置放我的心肝寶貝。


來年怎麼辦好?唉,不知道。幸好我相信「年關難過年年過」,萬大事總有解決方法的。


2009年1月15日 星期四

設計部奇遇記

某天,交文件給設計部的經理。她瞄了一眼,問:「甚麼來的?」


栗妹:「是xxx的設計。」
經理:「你們 (指栗妹一組) 真奇怪,怎會各交各的?要找人統籌嘛!」
栗妹:「(抓不著頭腦) 但這個設計跟同事沒關係喎……


正當我跟經理糾纏不清之際,身旁忽然閃出一個身影,一看,原來是經理的上司 (大姐大)!她不知從何拿出一個特大的文件夾來,然後跟經理你一言我一語,教栗妹該如何如何做。聽她們說了半天,最後我囁嚅了一句:「這個……跟我要的設計……根本無關……


本以為她們會立即清醒過來,誰知還是繼續唱雙簧,更要拉我去見老板,三口六面說清楚!事情鬧大了,如何是好?最後就是我桌面忽然多了百來頁紙要校對……


~~~~~~~~~~~~~~~


另一天,去設計部找設計師要貨,忽然聽見身後有人叫了聲「栗子妹」。轉身一看,原來是大姐大。


大姐大叫我幹甚麼?只見她跟身旁的K哥說:「找栗子妹做yyy的設計文件吧!」


?那個yyy不是我負責的項目喎!


雖然內心呼叫了一百聲「不要不要不要……」,但yyy的設計文件,最終還是安然地落在我的桌上……


~~~~~~~~~~~~~~~


栗妹只是一罐小啤酒,何用如此使到盡?


2009年1月14日 星期三

有點灰

georgia
(The Best of Youth - Georgia)

今早上班坐地鐵時,忽然聽見身邊的乘客按動緊急掣,原來是有人暈倒了。雖然出事的乘客離我頗近(就在隔鄰車廂),但隔著重重人群,只看見那人的一雙腿......

早兩個星期去學生家途中,看見一群人圍著一位坐在地上的老翁。那位老先生大概是跌倒兼擦傷了,嘴角有血,地上的點點血跡,更是悚目驚心......

兩件毫不關連的事,令我覺得生命真是很脆弱。匆匆來世間走一轉,甚麼也沒做成便又要回去,何苦?小兄弟偶爾概嘆生無可緣,給我狠狠地罵了一頓。不過回心一想,我自己也覺得活著沒甚麼意思啊!(尤其阿頭把工作硬往我桌面上放的時候~~~)

陳雲在〈變化〉一文中,寫自己在生辰時靜禱「早死早著」!好不豁達的一個人!雖然我說生無可緣,但還未想死呢!原因是甚麼?

就是跟陳雲一樣,「有書未讀」,沒臉見先賢。

2009年1月13日 星期二

消費品與資本財

上週日應學生之邀,客串當了一個小時的經濟學導師。(幸好只是中三……)


席間我倆探討的話題,圍繞消費品 (consumer goods) 與資本財 (capital goods)。學生的筆記說,同一件物品用在不同場合,性質便會有變。譬如米高峰,給老師在課堂上使用的是資本財,酒廊供客人唱歌消遣的是消費品 [有誤!該是自備米高峰消遣],這點栗妹並無異議。


不過說到空調,我倆便出現了分歧。學生的筆記說,課室裡的空調是資本財,我說怎麼可能?空調造了甚麼來著?答曰:知識。我說:知識由老師而來,沒空調他也要上課啦!結果學生使小性子,說是學校老師教的,準沒錯。無言以對。


敢問各位,是栗妹想錯,還是學生的筆記弄錯?


~~~~~~~~~~~~~~~


翻學生的經濟學筆記,發現英文有不少錯處,譬如 ... produce (正:production) of finished goods。給學生改正後,忍不住責備了一句:怎麼如此不小心?回說已依足黑板上的文字抄錄。我說:那就是老師的不對了。學生護師心切,應了句:我的老師可是教高年級經濟學的!


小妮子真是少不更事,偉大的香港政府還未推教育語言失調方案,教高年級的老師出錯,何用大驚小怪?


倒是看見小妮子的代課老師,把筆記中的 a good (商品) 全改為 goods,心中暗喝了一聲采!


金球獎(下)

是否不夠悲情的電影便不能拿獎呢?


讀愛 (The Reader)



浮生路 (Revolutionary Road)



單是看預告片,已然心情沉重,教栗怎敢去電影院看?(第一齣由【此時‧此刻】的導演操刀!)


不過我好喜歡琦溫斯莉呢!唔……冒一次險吧?


金球獎(上)

今早翻開報紙,看見金球獎的得獎名單,栗妹最感興趣的,自是最佳歌曲:


The Wrestler – Bruce Springsteen



查網上資料,The Wrestler 講述「退休摔角手羅賓森,為了與昔日宿敵對決,追求榮譽,不顧一切重返摔角場」。單看這句,電影似乎跟【擊情】的調子有點相似。雖然我很怕看打到血肉模糊的電影,但若是另一齣【擊情】,我會去捧場的啊!


官方網頁:http://www.foxsearchlight.com/thewrestler/


 


另外一齣,就是閒兄昨晚在留言中提到,成了金球獎大贏家的【一百萬零一夜】(Slumdog millionaire)



單看預告片,似乎是一齣很浪漫的愛情片呢!正合栗的口味,嘻~


香港上映日期:2009226


官方網頁:http://www.foxsearchlight.com/slumdogmillionaire/


《文匯報》副刊電影版「聲光透視」:http://blog.wenweipo.com/?action/viewspace/itemid/1068


2009年1月12日 星期一

褒貶有別

之前在故事中見到 Her smile is contagious 一句,覺得很不順眼,因為在我看來,只有 disease 才會 contagious,笑容該是 appealing 的。不過問網友,卻說此句並無不妥,惟有作罷。

其實英文一詞含褒義貶義,並非罕見,譬如 pride,既說光榮之事,也談驕縱問題。另外英文的 passive voice,本身不含褒貶,我們可以說 A bank is robbed,也能說 The man is promoted,一樣妥貼。

不過這些奇字異句,來到中土後,難免要接受中國文化的洗禮,一體二分,以辨褒貶。做翻譯做得久了,有時忍不住發脾氣:中文真討厭!又要識尊卑,又要分褒貶,英文才沒那麼煩!可這就是我們的文化。難度為了便捷,我便要捨棄禮儀,化身蠻夷?

早兩個星期替學生溫習中文考試範圍,中三教的是甚麼?全是複句!甚麼「遞進複句」、「條件複句」,眨眼以為自己在讀英文文法。我一向對小學課本中的「把」字句和被動句深惡痛絕,想不到年級越高越變本加厲。學這些東西,中文便會有長進?一派胡言!

我到底要捱到何時,才不用受「你是我的驕傲」此等劣句的污氣?

2009年1月11日 星期日

時空旅人的悲歌

某天經過旺角百老匯電影院,看見大螢幕播【奇幻逆緣】的預告片:



之前在報紙讀到,這齣電影是本年度奧斯卡熱門之選,於是看預告片時便份外用神;不過看完後,我發覺故事跟《時空旅人之妻》頗相近,都是說一個時空旅人悲苦的愛情故事──


初遇她時,他八十歲,行將入木;可她只得七歲,天真無邪。
再遇時,他倆都是二十來歲,結果談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然後待她垂垂老去時,他以另一種方式,回到她的懷抱中去。


(以上三句為栗的胡謅,未必與故事情節相符)


唔,過年流流,看這樣的電影會否有點不吉利?(電影於122日公映)


~~~~~~~~~~~~~~~


後話


看了故事大綱,忽然想起一條數學問題:有兩架飛機,分別由甲地飛往乙地,以及由乙地飛往甲地。它們的速率若干,問兩架飛機將於何時相遇?


噢,人生如數?


教育語言失調

跟小兄弟說起政府的教育語言微調方案,他打趣說,有部分老師上課時可能會轉不了台,變成中英夾雜。當時我正在看別的資料,沒多加理會,現在回想,不禁要問一句:中英夾雜有何不可?


從前小學的社會課本,在介紹香港時,起首寫「香港是一個華洋雜處的社會」。回歸以後,華洋雜處的狀況並沒有改變;既然如此,語言上中英夾雜不是很正常嗎?只要沒影響溝通,為何要阻止?借陳雲語,政府的政策,根本是「系統性催逼」,在重重限制下,有關人士依舊沒有喘一口氣的餘地!


當然,中英夾雜長遠來說並非好事。看見學生在中文作文中加插大量口語和英語,簡直想立即洗眼。只是今次討論的,乃語文科外的其他學科;要學好那些知識,似乎不需要純正的中文或英文。觀乎一些以中文撰寫的學術論文,不也要在專門名詞後加上英文?讓學生接觸那些英文,對他們日後進修有莫大裨益,為何只因他們是中文班,便要剝奪此一權利?還要加一句「不想課堂淪為翻譯課」!現在讀翻譯有問題嗎?!


目前有些中學,特意挑選某些課題用英文教授,餘下的照用中文上課,我覺得這種做法並不可取。一來,老師憑甚麼準則,認為課題一會比課題二更應用英語教授?二來,此一「取巧」做法,對語文先天不足的學生有欠公允。見我的學生讀得辛苦,不禁想起自己讀書時的「英書中授」。可憐今日的中學處處受到制肘,要重用往日行之有效的方法,想是不可能的了。


2009年1月10日 星期六

栗妹週記03:摩登保姆的悲鳴

是日補習,看見大仔那份中文科考卷,差點昏了過去。


先看卷一,四題中竟有一題得了隻蛋,實在匪夷所思……


再說卷二,老師說他的作文離題,給了個不及格。本來想原諒他的 (我試過寫議論文因離題而不合格),但且慢!他選的題目是網誌續寫耶……


輪到卷三,當然不會有甚麼好成績。不過栗開始懷疑,我這個大仔到底是不是人類──說不定他是鳥國王子,所以聽不懂人話?


最可憐的是,他是最後一屆中五會考生。若有閃失,後果嚴重……


~~~~~~~~~~~~~~~


這個星期等兼職的稿等到發火,不過既然皇帝不急,我這粒太監栗急來又有何用?適逢朋友打電話來問我做不做兼職,立即答應下來。


朋友介紹的兼職,是聽錄音帶謄稿。栗妹可從未試過這種工作呢!一邊聽錄音帶,一邊雞手鴨腳地打字,結果不足一小時的錄音,我花了三小時才能整理好,好水皮……


話說回來,我還是希望班大帝快點把餘下的稿寄過來,我公司好忙耶!


~~~~~~~~~~~~~~~


星期二和朋友去看【梅蘭芳】,喜出望外!


據聞有些人因黎生而放棄此片,那他們便走寶了。黎生和章小姐的一段情,雖不算很出色,但總算中規中矩,不難看。(唔,京劇那段差了點……)


當然,這齣電影最精彩的地方,該是開頭三分之一,即關於少年梅蘭芳的一段。先別說少年梅蘭芳 (余少群飾) 如何嬌美,他跟十三燕的較量,拍得真摯動人,絕對是上乘之作。(令栗想起【大染坊】中「飛虎戲美人」一段,好懷念……)


這齣電影還未落畫,各位有空不妨一看。


830秒的預告片: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