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6月29日 星期一

東部華僑城

好不容易將全部學生平安「送上路」,趁週末便來個短途旅行,到深圳東部華僑城玩兩天。



之前聽同事說到東部華僑城遊玩,一天是走不完的,沒想到那兒真是頗大呢!單是坐小火車跑茶溪谷一圈,已然要45分鐘。



東部華僑城標榜生態旅遊,到那兒看看花草、跑跑山頭,感覺確實不錯。



當然,像栗子妹這種懶惰的都市人,最重要還是要住漂亮舒適的酒店。


(要趕兼職,待續)


2009年6月25日 星期四

有說女人是「天生購物狂」,其實男人亦然 (舊文),所以栗子妹要在此嚴正聲明:購物是人的天性,無分男女!


買東西跟做人一樣,要有明確的目標,否則很容易被商家玩弄於股掌之中。超級市場經常打廣告,說本週的 best buys 是甚麼甚麼,有讀報的朋友應該知道,那是騙人的玩意,大家千萬要慎防啊!


說起購物,栗子妹最喜歡買的,莫過於股票。可惜自己的資金有限,不然真想 buy into1 招商銀行 (3968),成為大股東呢!當然,如果可以來個 buyout,讓栗子妹獨佔招行,那就更完美了。


我這樣寫,好像有點癡栗說夢,不過如果無欲無求,哪有動力推動自己前進?只要為栗光明磊落,不偷不搶不賄賂 (to buy somebody off),栗相信終有一日可感動蒼天,讓自己圓夢。


除了實物,栗子妹還希望可以買到時間 。沒辦法,誰叫自己入錯行,要整天與時間競賽?如果可以拖延死線 (to buy time),那有多好?不過殘酷的現實告訴栗,世間沒多少人可以買到時間,倒是農場 (to buy the farm),每個人最終都要買一回。 [補:The Teacher 寫了一篇關於 buy the farm 的網誌,茲引用以供各位參考
http://hk.myblog.yahoo.com/auyeungd/article?mid=3989]


 

1 to buy into 還可解作「相信(別人相信的東西)」,例:She has never bought into the idea that to be attractive you have to be thin. 她從不認為魅力源自瘦身。

2009年6月24日 星期三

我是你的

昨天拋下公司的一切,跑到影藝看【愛,不太遲】(Last Chance Harvey),然後好心情延續到今早。能碰上這樣好的電影,怎能不跟各位分享?以下送上電影片段,以及一首很悅耳的歌曲「我是你的」:


Jason Mraz – I'm Yours



最喜歡以下這段歌詞:


No I won't hesitate no more, no more
This cannot wait I'm sure
There's no need to complicate
Our time is short
This is our fate, I'm yours, I'm yours


簡言之,就是請大家珍惜眼前人。


 


歌詞及歌曲介紹:http://blog.yam.com/sue7244/article/11033659


2009年6月23日 星期二

古語云:「食色性也。」對於栗子妹來說,人生最重要的莫過於吃。為何每天營營役役?不就是為口奔馳!所以說,萬大事都可以「是旦求其」,惟獨是吃,絕對隨便不得。


人們說東方人講究吃,其實西方人也不賴;美味可口的菜餚,俯拾皆是。吃東西讓人快樂,東西方亦然。正所謂行樂要及時,eat, drink and be merry


不過行樂要節制,飲食也要適宜。即使餓極 (I can eat a horse!),也絕對不能暴飲暴食。尤其是女性,除了要顧及體型,還要顧及面子──難道閣下想揹上「口大吃窮郎」,eat your husband out of house and home 的罪名嗎?


記得讀過一篇文章,說中國人在吃方面十分勇敢,幾乎甚麼東西都可以吞下肚子。這個栗子妹可不信了。我們中華民族的飲食文化源遠流長,豈會如此隨便?如果是真的,I'll eat my hat


有說「食不言、寢不語」,記得小時候,栗子妹有次邊吃飯邊滔滔不絕,結果給栗爸栗媽狠狠責罰;看他們的樣子,簡直是想 eat me alive1


話說回來,現今食物和燃料價格上漲,人們說上街吃飯 (eat out2) 比在家裡煮便宜。不過上街吃飯,份量不由自己控制;有時即使叫了少飯,份量還是多得很,食量少的栗子妹,要 eat up all my food,不浪費食物,委實不易啊!


 


1 to eat somebody alive這句俗語還可解作「大敗某人」和「被昆蟲叮」,例:


The defence lawyers are going to eat you alive tomorrow. (辯方律師明天要徹底打你們。)
I was being eaten alive by mosquitoes. (
蚊子要把我活活吃掉了。)


2 to eat out 還有偷情的含義,慎用!(舊文)


2009年6月21日 星期日

拍拖與時間

昨天坐車時,男友碰見他的網友 (他果然是半個公眾人物!) 然後栗聽見男友慨嘆,說拍了拖後,都沒甚麼時間了。


想想又真是。從前單身的日子,週末想做甚麼便做甚麼;現在嘛,栗連補一場習也有罪咎感!幸好男友尚算體諒 (其實他是不想我整天黏著他),栗才能安心做兼職。


有時栗會想,是否一個人過日子比較好呢?雖然有人伴著很開心,但兩個人在一起,浪費掉的時間真不少;另外,要解決的問題也多,令栗覺得好煩、好悶。


還是那個老問題:到底要有多愛,才能與你白頭偕老?


天氣與等船的人

最近天氣真是悶熱,每天離開辦公室不到三分鐘,便立即汗流浹背。不過栗妹還是堅持走路到北角碼頭坐船回觀塘,因為坐船的自在與涼快感覺,足可抵消背部黏乎乎的不自在。


不過,可能是天氣令人煩躁的關係,等船的乘客最近似乎變得沒甚麼耐性。從前大家還懂得禮讓,先讓乘客下船,才會排隊踏上跳板,現在大家都爭先恐後,惟恐上不了船似的。記得有一天,栗妹讓人「左右夾攻」(同時有幾個人在我左右兩邊爭上船),那一刻我真是氣得想把他們全推下海呢!


現在天氣還未去到酷熱的地步,不知遲些會變成怎樣……


2009年6月19日 星期五

跟上司角力

公司,一向是個讓栗妹忙得暈頭轉向的地方;不過今時今日,除了要忙著研發產品外,還要花時間跟上司「勾心鬥角」。


話說栗妹之前本來隸屬乙組,但因為丙組缺人,於是便給借掉了過去。起初開簡佈會時,上司說我會跟某同事合作,跟進一個項目,但形勢忽然急轉直下,最終變成由栗妹監督兩個項目兼揹著一件待研發的產品。


栗妹一向喜歡自己做自己的事,極之討厭監督的工作,但見上司愛理不理的,也就惟有咬咬牙挺下去。本以為推廣期後,情況會好一點,誰知一向紊亂的,還是繼續紊亂下去,令栗妹不禁心中有氣。


當然,以栗妹「閒事少管」的做栗宗旨,我也就不理會那堆「剪不斷、理還亂」的東西。不過上司見我應付兩個項目似乎綽綽有餘,竟然想借勢把餘下的爛攤子卸過來!喂,我查同事做的東西,已經忙到喘不過氣來,自己那件產品還未有時間動工呢!你不是那樣子對我吧?


現在栗妹還未想到如何推掉那個爛攤子,不過與期花時間玩辦公室政治,我還是想先完成手頭上的項目,好放下心頭大石。


2009年6月16日 星期二

英文與潮州話

昨晚跟「潮州幫大佬」吃晚飯,席間談到潮州幫的聲勢有多壯大時,想不到竟會與英文扯上關係:


「你可知有些英文是來自潮州話的?例如豬油 (英文:lard;潮州話:la)、茶 (英文:tea;潮州話:te),連貨車 (英文:lorry;潮州話;lor lee) 也是!你看潮州人多厲害!」


一聽那些發音,真的頗為相像呢!難道英文真的受潮州話影響?


正當栗子妹苦苦思索之際,「潮州小弟」插了句嘴:


,外國人駕貨車的時候,潮州人還未見過貨車呢!說潮州話受英文影響才真。」


聽起來也有理。不過吃飯時的閒談,不妨「姑妄言之、姑妄聽之」,一笑置之便算了。


2009年6月13日 星期六

王貴與安娜

今期美亞的日韓台劇,水準一般,反而【王貴與安娜】這齣大陸劇,卻甚得栗心。


【王貴與安娜】是一齣關於家庭與婚姻的連續劇。故事中的王貴出身農村,後來苦讀成材,當了大學教授,更成了共產黨員。安娜是有錢人家的小姐,但因為一場文革,被迫下鄉,失去了進大學的機會。後來安娜回到大城市當工人,經領導介紹,認識了王貴。



起初安娜對王貴十分反感,覺得他土氣,配不上自己。不過日子有功,安娜逐漸感受到王貴對自己的用情與專一,於是二人便順利共諧連理。


成了夫妻,吵鬧總難免。記得有一次,王貴偷偷把錢寄給在鄉下的母親,給安娜發現了,說他不顧家庭和子女,問他到底是哪家的男人。後來安娜借機要管家用,她要王貴每天記下使費,然後由她月尾結賬。那場夫妻角力的戲,真是好有趣呢!


另外有一集,說安娜得知恢復高考,決心要報名,考進大學。她更不惜要打掉自己腹中塊肉,好專心應試!當時她說:「我要過我理想中的生活,而不是現在的生活!」這令栗妹想,到底甚麼才是理想生活?有多少人可以過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生活呢?



(
安娜最終放棄了高考,生了一個兒子)


劇集還在播映,不知往後情節如何。但看以下這張劇照,相信無論中間經歷過多少風浪,最後二人都能白頭偕老吧?還是李牧童說得好,夫妻相處之道,不外乎相敬如賓。看王貴與安娜這齣「樣板戲」,更能感受到這句話的真正含意。


2009年6月11日 星期四

普渡眾(學)生

六月是中小學的考試月,也是栗子妹清年假的最後限期,於是小栗便決定拿幾天大假去普渡眾()生,好等他們「安心上路」。


普渡之法,各師有異;一般是苦中婆心、循循善誘,但遇著以下的學生,有時真忍不住想用上拳打腳踢──


栗妹:科學有甚麼不明白的?給我說說看。
學生:唔,學期初的課文都沒甚麼印象了……
栗妹:(瞪眼) 不記得便自己溫習嘛!


都已經讀中二了,還要我用教小學生的方法,從頭說起嗎?


~~~~~~~~~~~~~~~


另一個學生明天考英默,有三段背默範圍──


學生:點解英文要考背默?
栗妹:(無語)


熟悉栗子妹的朋友,都知道我十分支持背誦;但看學生的背默範圍,一段關於中學生的課外活動,一段關於時裝,還有一段關於環保,用詞古怪刁鑽 (ta kraw)、內容陳腔濫調 (又是環保)、句式不見得有何特別之處。於是連栗子妹也不禁要問一句:背這樣的文章到底有何用?


2009年6月9日 星期二

千變萬化的英語動詞(二)

猶記得初見 take 時,它總是跟 bring 走在一起,當時老師要我們分辨哪個解「拿去別人處」,哪個解「拿回自己處」,試問完全沒方向感的栗子妹,又豈會弄得清?所以我對 take 這個字實在沒甚麼好感。


run 一樣,作動詞用的 take,其搭配和解法同樣千變萬化:


1. The rebels succeeded in taking the town. (叛軍攻佔了城鎮。)


2. I take The Economist. (訂閱《經濟學人》。)


3. She took drugs at college. (她上大學時吸毒)


4. I wish you'd take me seriously. (我希望你認真對待我的話)


5. The wound may take a long time to heal. (傷口可能需要長時間才能癒合。)


6. The bus can take 60 passengers. (巴士可以60名乘客。)


7. John took a dislike to Mary. (約翰對瑪莉產生反感) [譯作「約翰討厭瑪莉」更佳,謝慧行先生提供翻譯!]


8. He took a train to France . (坐火車到法國。)


9. The organization wants to take a survey on people's views towards drug addicts. (機構想進行調查,看看人們對吸毒者的看法。)


10. The skin graft failed to take. (表皮移植未能成功)


看看以上十句,要解釋可能並不難,但要翻譯得好,還是需要一點技巧吧?


2009年6月8日 星期一

兩個不完美的人

相處日子久了,不難發現伴侶各式各樣的問題──
怎麼他/她擠牙膏不從底部擠起?
怎麼他/她坐著時腿子搖個不停?
怎麼他/她喝湯時會發出殊殊聲?


本來是小事一樁,但無情的歲月將問題統統放大了,令我們不禁想到:如果當初不跟這個人在一起,說不定現在會跟一個更好的人,過著更幸福的日子?


只是,你可曾想過,若伴侶是個完美的人,你可有機會跟他/她在一起?


不錯,我們對人和事都應該抱有要求,這樣才能精益求精、力臻完美。但是我們得明白,世上根本就沒有完美的人,每個人均有缺點。當你在挑剔別人時,別人同時會挑剔你,說不定挑得比你更多!


是上天知道人的缺陷,才會讓我們找尋伴侶,互相扶持、互補不足。


感謝你的不完美,讓我們有機會走在一起。


2009年6月5日 星期五

難道真要慢慢來?

栗妹最近忙到嘔 (正職加補習加快將到死線的兼職~~),少了時間去探望各位,懇請見諒!


~~~~~~~~~~~~~~~


栗妹的工作,經常與時間競賽。記得從前遇上到期交不到貨的情況,栗妹總是責怪自己,認為自己未盡全力;但最近我才發現,無論自己如何拼搏,也是永遠不可能趕及死線的。何解?不是因為死線不合理,也不是因為同事不合作,而是因為我有一位「好」上司。


我不知道現代的管理學,是如何看待「人手分配」這個課題的。譬如公司裡有四個項目同時進行,以栗妹的理解,應該每個項目設一組長之職,然後由組長向最高領導匯報項目進展。


栗妹服務的公司,雖然也有類似安排,但可能是組長難求,於是每當有組長離職,便要由別的組長兼任;更甚者,有些項目竟然是沒有組長的 (正確來說是沒有人理!);最高領導見哪個空閒一點,便立即把工作塞過去!


說到這裡,我想大家都猜到發生了甚麼事情吧?不錯,栗妹就是那個「空閒一點」的小組長。好不容易才捱完五百多頁紙,以為可以鬆一口氣,誰知接著便叫栗去拍12條片;待栗出錢出力拍好片後,竟然讓同事陷害,要我跟拍另外 45 條片!(我看她自己也有片要拍吧?) 好卑鄙的人啊!


先別說栗有多討厭拍片,今次令栗最不滿的,是那種完全沒有時間預算的工作態度。其實早在四月,我已經跟領導說,要拍片便要抓緊時間,不然便趕不及七月的死線。現在六月才拍?你以為一拍便有嗎?神經病。


另外,栗妹對於那種兼任制也絕不認同。一個人的精力有限,為何不能讓下屬好好完成一個項目,而要她兼東顧西呢?結果是兩頭唔到岸,樣樣都遲,這樣好嗎?


雖然栗很鄙視那些故意拖慢工作來做的人,但若然勤快換來的只是無盡的辛苦,那栗以後還是幹慢活好了。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