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0日 星期三

教中文難

教語文,從來都難,不過教中文比教英文更難。


教英文可以教文法 (grammar),不過中文講的是章法,要知道中文的章法,一定要讀很多很多的書,融匯貫通才行。在急功近利的社會,誰人願意付出這許時間?


教英文可以教讀法 (pronunciation),不過粵語讀音一向非主流;至於普通話,栗子妹從來不覺得普通 (common),不是為了找生活,誰耐煩學「波跛摩科」?


教英文可以教俚語 (slang),不過當所有人都向北望時,誰覺得需要學粵語俗語?最多是湊湊熱鬧,來套潮語字卡!


書看得愈多,愈弄不通甚麼是中文,是北大人用的「普通」話,還是我們日常用的粵語?學子該從文言文汲取養份,還是一頭栽進白話文中?


栗子妹弄不懂。


2009年9月29日 星期二

2009年9月28日 星期一

幸福大搜查

看了【反轉豬腩是王子】,比想像中有意思得多。


一套變身西裝,讓醜男變俊男,不外乎想帶出「做人不要只看外表」這則訊息。



但在萬眾歧視下,要如何不自暴自棄呢?電影告訴我們,要靠一顆感恩的心。


要懂得欣賞自己身邊小幸福,要知道點點滴滴的小幸福,可以匯聚成無比的幸福。


有時間,不妨像電影中的兩位主角,拍下四周的小幸福細賞。屆時你便會知道,原來我們都是活在幸福中。


2009年9月24日 星期四

還記得

家中書櫃有很多書,都因為沒有時間而未曾翻閱,但有一本,是栗子妹這些年來也不敢翻閱的,那是 Barbara Taylor Bradford 的《Remember》。


這本書說的,不過是一位戰地記者的愛情故事,但第一章的場景,卻設在 1989 6 月初的天安門廣場。一段熾熱的愛情,在目睹屠殺慘況後展開。


栗子妹相信作者未曾親歷其境,但書中描述的場面,卻是如斯真實。自己一邊看,耳畔一邊響起「愛自由,為自由」的歌聲,眼淚也忍不住落下來。


能「終生銘記,至死不忘」的,除了愛情,還有其他。



故事獲改編成電視劇 (資料按此)


2009年9月23日 星期三

拉貝日記

一向鍾情德國電影的栗子妹,又怎會錯過一年一度的德國電影節?


翻開 KINO 09 節目表,發覺少了去年的柔情 (【愛情服務令】),多了很多震撼和激情,當中最矚目的,要數【拉貝日記】(John Rabe)。這齣影評人譽為「中國版【舒特拉的名單】」的電影,以 1937 年的南京為背景,講述德國商人拉貝如何拯救 20 多萬人的性命,免受日本人殺害。看官方劇情簡介的頭兩句,已令栗子妹覺得非看不可:


德國沒有讓《南京!南京!》專美,用自己原著炮製出更轟動的角度和版本。昔日同盟的德國講大屠殺,惹來日本極大心理反彈,日演員壓力下紛紛辭演……


中國人講中國事,當然是血淚縱橫,但由異鄉人來敘述同一事情,不知感覺又會如何?


電影預告片:



~ * ~ * ~ * ~ * ~ * ~ * ~ * ~ * ~ * ~


同場加映:


三姑:我十月底去睇【拉貝日記】呀!


六婆:吓?【按摩日記】?乜嘢嚟架?[栗按:六婆肯定是將「拉貝」聽成「拉背」啦~~~]


2009年9月22日 星期二

放下‧躺下

讀中學時,一直覺得 lay lie 兩個動詞很難分辨,但今早翻開 W. S. Fowler The Right Word,忽然又變得很容易辨認──原來只要記著,lay 後面可接賓語,lie 後面一定不接賓語,便已經不會混亂!例如:


Why don't you lie on the bed? ()
Why don't you lay on the bed? (
)


兩個動詞的過去式和過去分詞,同樣經常出現混淆的情況:


lay  laid  laid
lie   lay  lain


這個可沒甚麼簡便記憶法,只能靠閣下背誦了。


2009年9月21日 星期一

樹‧熊

今早上班,見一粒果實從樹上掉下來,落在水泥地上,忽然覺得很可惜。


如果這棵樹不是長在馬路旁,而是生在郊外,果實便有機會長成大樹。如今落在水泥地上,只落得被清潔工掃進垃圾筒的下場。


樹木是大自然的一部分,本該與人類享有平等地位。但在人類社會中,樹竟然變成一種工具,用來綠化環境、對抗全球暖化。然後在某一天,一位少女慘被古樹壓死,全港九的樹,忽然又成了政府公敵,官員非要將它們除之而後快。


看到這種現象,小市民如栗,除了嘆息,還有甚麼可以做嗎?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早看新聞,說日本某登山勝地有熊出沒,襲擊人類,結果被獵人射殺。


栗不敢說獵人做錯,但請想想,那片山林,本來是大熊小熊的安居地,人類忽然侵佔,把牠們逼向絕路,若牠們要來個絕地反擊,實在無可口非。


安息吧,熊。


2009年9月18日 星期五

六婆受騙記

貴為設計界的新晉天后,六婆自有其個人之處。譬如那天栗子妹和她去看【求婚的惡魔】,散場後她說:「蘋果電腦肯定有贊助這齣電影。」栗便問:「此話何解?」然後六婆解釋道,電影中的辦公室場景,有蘋果電腦的大特寫。這個,栗可沒留意到呢!所謂見微知著,六婆的細心,絕對毋容置疑。


不過,人有時候會犯上「小事聰明,大事糊塗」的毛病。話說星期三那天,栗和六婆去吃俄羅斯菜。在點菜時,服務生不知跟六婆耳語了甚麼 (環境太嘈雜,栗妹聽不到),然後六婆便說了句「好呀」。


服務生離去後,栗問六婆:「你點多了一個頭盤嗎?」六婆說:「對呀,服務生說我們不夠吃呢!」


「不過個頭盤要百多元喎!」
「不對呀,我見寫著七十五元的。」
「你肯定是看少了個一字。」


結果,埋單的時候,證明栗子妹是對的。唉,個傻婆被騙了……


2009年9月14日 星期一

求婚的惡魔

好不容易,終於在戲院看了一齣既惹笑又溫馨的愛情片──【求婚的惡魔】(The Proposal)


說好不容易,是因為今年真是沒幾齣自己覺得好看的愛情喜劇。在電影院上映的愛情片,要不就悲苦沉重 (比悲傷更悲傷的故事!),要不就胡鬧無聊 (看預告片所得的印象)。當然,在眾多愛情片中,有些十分有誠意、製作也認真 (例如兒女私情介紹的【很想和你在一起】),奈何栗子妹只會挑自己喜歡的男女主角去捧場,所以也就沒去看了。


【求婚的惡魔】由珊迪娜布洛主演和監製。這位女演員,栗子妹自【生死時速】開始便喜歡,晃眼十多年。雖然歲月不饒人,人確實是老了很多,但她演愛情喜劇的功力絲毫不減──看她挑選男主角的眼光,以及在電影中的演出便知道。同樣是「出位」的演出,有些女演員失敗了,但她卻取得了空前的成功。


說回故事,其誘人之處,大概在於「女強人+小男人」這個組合。這雖然不是甚麼新鮮橋段,但在角色設定,以及故事鋪排方面十分流暢自然,令人看得很舒服,笑也笑得開懷。當中以女主角跪地求婚的一幕最為經典:



一齣電影的成功,除了看男女主角的叫座力,還要看綠葉是否襯托得宜。電影中男主角的婆婆,整蠱做怪、搞鬼佻皮,真想給她送個「愛情喜劇最佳女配角」的頭銜!



同事說,男女主角的年齡差距太大,愛情欠說服力,這不無道理。不過,看喜劇有時是需要讓腦袋天馬行空一番的,太踏實便會失去趣味。其實管它有沒有好結果,他倆快樂過不就行了嗎?


麵包生命

雖然錯過了簽名會和在赤柱舉行的演唱會,但聽見 Swing 重組,心裡頭還是挺高興的:



Welcome back, Swing!


2009年9月10日 星期四

朋友送來的祝福

謝謝好友送來可口的蛋糕和美麗的花束



鳴謝薯頭拍照


尋常事 新鮮意

(以下內容含不雅成份,敬請家長陪同子女閱讀。)


杯碟


相信大家對於「茶杯裡的風波」(a storm in a teacup) 一定不會感到陌生,但原來英諺有 have enough on your plate,指「成堆待處理的問題/工作」。不知往後中文會否有「碟子上的麻煩」這種說法呢?


~ * ~ * ~ * ~ * ~ * ~ * ~ * ~ * ~ * ~


耳朵


常聽長輩罵後輩「乳臭未乾」,原來英文的說法是 wet behind the ears。吓,即係話小朋友乳又濕、耳又濕,咁咪好核突?


~ * ~ * ~ * ~ * ~ * ~ * ~ * ~ * ~ * ~


眼‧波


早兩天報紙說,有近半數的男士看女士,首先會看胸部。不知這跟 take your eye off the ball (不再關注重要問題) 可有關連?


2009年9月9日 星期三

快樂像蝴蝶

‧快樂像蝴蝶,追它時永遠都捉不到,但若你願意靜靜的坐下來,它就可能會乖乖的降落在你身上。(Nathaniel Hawthorne)


‧快樂常常從你不經意間打開的一扇門悄悄的走進來。(John Barrymore)


‧你每發怒一分鐘,就失去了六十秒的快樂。(Ralph Waldo Emerson)


‧不為自己無力控制的事情煩惱,是快樂的唯一途徑。(古希臘哲學)


‧快樂並非來自得到未擁有的東西,是懂得欣賞自己所擁有的。


[摘自200994日星島日報地區報「華洋書莊」,文:子慧]


~~~~~~~~~~~~~~~


讀這些勵志語句,彷彿行山時流汗,有一種暢快淋漓的感覺。


難怪勵志書永遠高踞暢銷榜。


2009年9月8日 星期二

魔鬼蛋糕

自從讀過貝貝媽的介紹後,一直心思思想試食美心的魔鬼蛋糕,終於等到機會了!



(鳴謝薯頭這位未來專業攝影師)


朱古力十分香濃,吃完後嘴巴留有一點甘苦味,感覺真是很好耶~~~


2009年9月7日 星期一

煩?

週六,新學期第一個補習天;栗子妹走訪了五位學生,其中一位是新收的中四女生。


第一次碰面,少不免與學生閒聊數句,以了解對方是何許人物──


栗妹:鍾唔鍾意計數?
學生:唔鍾意,覺得數學好煩。


學生的答案,栗子妹並非第一次聽;近年找栗補數的女生,全都覺得數學好討厭。然後相處下來,栗發覺她們數學科的成績之所以會差,是「不為也,非不能也」。


大概早已升級為上一輩,栗子妹對學生的態度感到很困惑──不過是一個學科罷了,討厭來幹甚麼?又不是大小姐討厭便不用讀,不如省點氣力拿個好成績,豈非更好?


栗子妹一向以為,面對一些自己控制不來的局面,與其花氣力去討厭、去憎恨,倒不如想辦法去面對、去克服,更來得有意義。想當年,栗其實也不是很喜歡數學科的,但本著一顆不服輸的心,總算讀出點成績來,更為今日添了一件「生財工具」。


給各位不喜歡數學科的學生:今時今日的數學科,已比十多年前的顯淺和有趣,請各位化戾氣為祥和,用心上數學課吧!上課不聽書,然後回家要補習,不是更煩嗎?


2009年9月4日 星期五

三姑六婆生日宴

踏入九月,飯局特別多,頭炮是三姑六婆生日宴。


由於六婆自稱「中港飲食通」,於是三姑便樂得清閒,等六婆選地點。今次六婆訂 九月三日 ,到旺角帝京酒店花月庭開飯,於是三姑昨晚下班,便興沖沖趕到那兒,與六婆會合。


花月庭九月份做自助晚餐優惠,每位 $238,任食兩小時,免收加一。本以為會偷工減料,卻不,有龍蝦、名牌雪糕、十多款甜品,食品還不賴呢!味道適中,令三姑六婆吃個不停。


網上圖片


其實對於三姑來說,吃得差點也沒所謂,最緊要是跟良朋好友共聚嘛!


吃飽後,六婆問三姑:「你生日想去邊到食呀?」嘩,很難答的一條問題呢!不知各位能否給三姑推介一下?


~ * ~ * ~ * ~ * ~ * ~ * ~ * ~ * ~ * ~


栗子妹又要趕貨,遲點再去探望各位,見諒。


2009年9月2日 星期三

帽子戲法

經常在體育新聞中,讀到帽子戲法 (hat-trick) 一詞,很好奇那代表甚麼,終於今天忍不住上維基一查,得到以下資料:


帽子戲法(hat-trick)的意思,一般是指在運動賽事中取得三個入球,或取得三連勝。


帽子戲法一詞來自木球術語。木球在19世紀後期在英國十分流行,比賽中若一名防守方投球手投出三個好球,將進攻方三名擊球手擯出局,他會得到一頂新帽子作為奬品,演變至今,成為足球及其他運動裏帽子戲法的由來。


原來帽子是獎品來的,栗還在想,體育比賽中,哪個參與者戴著帽子呢?


~ * ~ * ~ * ~ * ~ * ~ * ~ * ~ * ~ * ~


說起帽子,栗子妹立即想起古代英國紳士常戴的禮帽。在電視電影中,紳士一見到女仕,便立即摘下帽子,彎腰鞠躬。大概是這個舉動,引申出 hats off to somebody (表示敬佩)  at the drop of a hat (立即,毫不遲疑) 兩句成語吧?


~ * ~ * ~ * ~ * ~ * ~ * ~ * ~ * ~ * ~


除了紳士的帽子,當然少不得魔術師的神奇禮帽。小時候看卡通片,見魔術師從禮帽中拉出兔子來,小栗會得拍手歡呼呢!可能其他人也有如此反應,所以 pull a rabbit out of the hat,今日便解作「突然提出解決方法」。


不過要逗小朋友歡喜,每次只拉出兔子來是不行的,所以有時候,魔術師會拉出七彩手帕、花束這一類東西。因為猜不到魔術師會從帽子中變出甚麼東西來,所以 out of a/the hat,便解作「隨機抽出」。


到今時今日,栗子妹仍然覺得魔術師的神奇禮帽,是一個收藏秘密的好地方,因為夠神秘嘛!那用別人的帽子來收藏秘密行不行呢?栗想是行的,不然哪來 keep something under your hat (將某事保密) 的說法?


~ * ~ * ~ * ~ * ~ * ~ * ~ * ~ * ~ * ~


其他關於帽子的成語:


knock somebody/something into a cocked hat: 遠遠勝過某人/事物


pass the hat (a)round: 湊集金錢


talk through your hat (old-fashioned, informal): 信口開河


throw your hat into the ring: 正式宣佈參加競選


[以上成語,摘自《牛津英漢高階雙解詞典》]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