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28日 星期日

豬頭肉加啤酒

有次出街食飯,朋友問栗來不來個豬頭肉加啤酒,栗忙不迭的說不好,還要作反胃狀。但其實這種搭配,是栗小時候最愛的吃法之一。


小時候家裡並不富裕,媽媽買餸,講求的是大件夾抵食,於是豬頭肉這種油膩東西,便成為首選。每晚媽媽自製衣廠下班,只須在街市買五元豬頭肉,再配以嫲嫲煮的白飯,一家人便可以吃個飽。


說到啤酒,起先只是爸爸的飲料,但有一天,小小栗忽然拿著小膠杯,央爸爸分一小口試味,爸爸當然是心軟,自此栗子妹便晚晚豬頭肉加啤酒,至今還頂著個啤酒肚呢!


後來醫學資訊普及,一家人開始擔心到膽固醇、高血壓之類的問題,豬頭肉和啤酒才逐漸在栗家的飯桌上淡出。不過往日一家四口圍坐飯桌的溫馨情景,至今仍留心底。


(向【歲月神偷】致敬‧之一)


我姓「廢」

昨晚在旺角新世紀的三聯書店,見入口處放了第三十四屆香港國際電影節的節目及訂票手冊,第一時間拾了一本回家看。


翻開第102頁,看見詩人導演費穆的介紹,本來沒覺異樣,但見費穆的名字給譯成 Fei Mu,不禁生氣。


讀中學時老師說過,「費」作為姓氏,廣東話讀音為「秘」,普通話則為 Bi4。負責節目手冊的工作人員,怎麼可以把名導演的名字譯錯?


可是用谷歌一查,卻驚見現今竟是「秘」、「廢」通行!(參考網誌) (百度文章) 那好吧,既然有人喜歡自稱「廢」先生/小姐,姓「栗」的也就無話可說了。


2010年2月23日 星期二

字典的錯與便宜的歌

早前在文稿中寫了這句:
He hopes to find a job on the local newspaper.


同事甲看見,替栗改為:
He hopes to find a job at a local newspaper.


栗當然不服氣,於是翻字典,見到這句:
She hopes to get a job on the local newspaper and eventually work for 'The Time'.


我不過將 get a job 改為 find a job,不會影響到句子後半段吧?莫非字典有錯?


~ ~ ~ ~ ~ ~ ~ ~ ~ ~


提到字典會否出錯,栗想起之前跟友人爭論 for good 的意思時,他說牛津舊版字典有 finally 一解。不過我查最新版的牛津字典時,只餘下 permanently (永久) 一項。到底是字典出錯,還是 finally 這項,被時間洪流沖掉?


~ ~ ~ ~ ~ ~ ~ ~ ~ ~


早幾天忽然想起 for a song (非常便宜),上網一查,終於知道其典故:
This idiom alludes to the pennies given to street singers or to the small cost of sheet music. [Late 1500s] (Source: www.answers.com)


想當年,栗因為誤譯這句成語,功課給扣了分呢~~~


奧斯卡x電影節

今屆奧斯卡更改賽制,最佳影片共有十項提名:


- 阿凡達 (Avatar)
-
守護有心人 (The Blind Side)
- D9
異形禁區 (District 9)
-
少女失樂園 (An Education)
-
拆彈雄心 (The Hurt Locker)
-
希魔撞正殺人狂 (Inglourious Basterds)
-
天生不是寶貝 (Precious: Based on the Novel 'Push' by Sapphire)
-
單身男人 (A Single Man)
-
沖天救兵 (Up)
-
寡佬飛行日記 (Up in the Air)


除了紅色的四齣,其餘的已經看過。不過,栗應該不會看【拆彈雄心】和【希魔撞正殺人狂】的了。待這兩齣得了獎才湊熱鬧吧?


~ ~ ~ ~ ~ ~ ~ ~ ~ ~


最近除了查看奧斯卡的候選名單,就是不斷查看香港國際電影節的片目。在首輪公佈的節目中,栗選了以下這幾齣:


- 90後突圍少女 Fish Tank(英國)導演:Andrea Arnold(安芝亞雅萊)
-
肥媽誤闖美麗加 Amreeka(美國/加拿大/科威特)導演:Cherien Dabis(雪莉安戴貝絲)
-
亡情使者 The Messenger(美國)導演:Oren Moverman
-
謎情追兇 The Secret In Their Eyes(阿根廷/西班牙)導演:Juan José Campanella
-
我可以抱你嗎? Please, Please Me(法國)導演:Emmanuel Mouret(艾曼紐爾穆希)
-
廢男家族 The Misfortunates(比利時/荷蘭)導演:Felix van Groeningen(菲力斯梵古寧根)
-
成都,我愛你 Chengdu, I Love You(中國)導演:陳果、崔健
-
非常戇男離奇失婚 A Serious Man(美國)導演:Joel Coen, Ethan Coen(高安兄弟)
-
艋舺 Monga(台灣)導演:紐承澤


因著部分影片會有正場上映,暫時就紅色這五齣吧!


2010年2月22日 星期一

天生不是寶貝

這個世界,甚麼也可以鬥,但一定不能鬥慘,因為總有人慘過你。


試想想,被生父強姦、被母親虐打、患有蒙古症的女兒、讀寫障礙,還有愛滋病,單是其中一項,已叫人痛不欲生,更何況是集所有於一身?



但夢想可以令人忘記痛楚,勇往直前。縱使遙不可及,但只要肯努力,一定可以朝著目標愈走愈近。



朋友,你還記得自己的夢想嗎?別讓目下的苦難令你卻步,一起重拾昔日的夢吧!


2010年2月21日 星期日

工作點滴

上週名義上只工作三天,但栗子妹實際上工作了四天半。


因年廿九放假大掃除,於是年初三那天便獨自去上班,追回進度。可惜栗的工作太過瑣碎,左忙忙、右忙忙的便已經不見了大半天,二十三號那天要落的貨,還未做好耶~~~


到了年初七 (昨天),又要去拍片。本來沒人提出的,但栗見橫豎有稿,演員又有期,不拍可惜。有位後輩說未拍過片,要跟栗「見識一下」,好一個自找麻煩的傢伙!讓栗明天問問,看她還想不想去拍片 (還有四十條短片要拍,嘿)


2010年2月18日 星期四

梅姐

查看今屆奧斯卡入圍名單,又看見梅麗史翠普的名字。猶記得去年她憑【聖訴】修女校長一角,獲提名競逐最佳女主角,可惜最終敗給琦溫斯莉。祝願她今年以茱莉亞的身份,捧走奧斯卡小金人!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一向自認是梅姐的粉絲,但到底栗看了她多少齣電影呢?不妨數數看:


已看
Julie and Julia (2009)
Doubt (2008)
Mamma Mia! (2008)
Lions for Lambs (2007)
Prime (2005)
The Devil Wears Prada (2006)
Lemony Snicket's a Series of Unfortunate Events (2004)
The Hours (2002)
Adaptation (2002)
Kramer vs. Kramer (1979)


待看
It's Complicated (2009)
Music of the Heart (1999)
The Bridges of Madison County (1995)
The French Lieutenant's Woman (1981)


竟然只有 14 齣,看來得加把勁!



2010年2月15日 星期一

飢餓遊戲

不得不佩服薯頭選書的品味,她借栗子妹的《飢餓遊戲》(The Hunger Games),我由年廿九捧著讀到年初二,幾近廢寢忘餐。


《飢餓遊戲》這個故事發生在末日之後,當時世界出現一個新興國,由都城 (Capitol) 和十二個行政區 (districts) 組成。因著都城政府對人民殘酷不仁,人民曾起來反抗,不幸事敗。政府為警惕人民別再妄想起義,每年舉辦「飢餓遊戲」,逼每個行政區交出一男一女,年齡介乎1218歲,參與這場真人秀。參與者須在特定的競技場中互相撕殺,直至餘下一個生還者……


起初聽說這是一個關於殺人的故事,還以為很血腥、很變態 (向達倫的《魔域大冒險》系列,有些情節確實變態!),可不,除了必然的殺戮外,故事還蠻有人情味的。例如女主角與另一位參與者結盟的一節 (詳情恕栗不便透露),栗看到很心酸。


大家可能在電視上看過太多真人秀,看到有點煩厭吧?但這本小說,除了像真人秀般娛樂大眾外,更娓娓道出這類節目的算計位,令讀者在陪著主角歡笑、憂愁、驚慌之餘,能反思這類電視節目到底有多「真」。


回想起來,這本小說也有很多算計位,但管它呢,好看便行。


2010年2月13日 星期六

2010年2月10日 星期三

書店橫額

逛書店時,見到這張橫額:



"When a man writes from his own mind, he writes very rapidly.
The greatest part of a writer's time is spent in reading, in order to write;
a man will turn over half a library to make a book." ~ Samuel Johnson


愛閱讀的又豈只作家?依栗看,第二句該改寫為
The greatest part of a man's time is spent in reading, in order to read; a man will turn over every library in town.


很久沒去圖書館了,看來得快點讀完《金錢崛起》,才能早日重出江湖!


請勿跳步


兩個讀中五的學生正積極備戰,身為補習老師的栗子妹,當然不敢怠慢。


翻開2008年會考數學的評卷參考,第一題便已經教栗看傻了眼


 


不是吧?a3-2 這個步驟也要寫?栗敢說沒多少位會考生有耐性寫這種步驟 (因為太淺!)。幸好評卷參考首頁列明有灰地的步驟可以省略,栗才鬆了一口氣。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看完數學,再看附加數學卷,繼續流冷汗:


 


(2006 年會考附加數學)


留意今次沒有灰地,表示第一個步驟必須在答題簿中列出。天呀,這條微分題那麼淺,望一眼便已經知答案,有誰會想到那個步驟值一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忠告應屆會考生,在回答數學科試卷時,請寫下所有步驟,切勿跳步!


2010年2月8日 星期一

栗喜歡

栗喜歡一個人行山,細賞美麗的藍天白雲。


栗喜歡看別人的網誌,但不喜歡留言,因為懶。


栗喜歡呆坐電視機前,看美亞播一齣又一齣的劇集。


栗喜歡給別人補習,也挺懷念自己補附加數和純數的歲月。


栗喜歡一個人到電影院看電影,但又想散場後有人跟自己討論劇情。


說到底,栗還是喜歡在這裡寫下自己喜歡的東西。


2010年2月7日 星期日

搭訕

雖然栗不是美少女,但給陌生人搭訕的經驗倒不少。


偶爾週末在觀塘等巴士,排在前頭的公公婆婆會忽然跟栗說話,內容有時是天氣 (今天真熱),有時是因剛發生的事情而想起的家事 (那個小孩真像我的孫兒)。若栗狀態良好,會跟他們說兩句,精神不好則只會點頭微笑。


上星期六到診所打針,醫生忽然有急症,當中一位輪候的病人便跟栗攀談起來,說見過一些人因急病離世,慨嘆世事無常。雖然栗心急如焚 (趕補習!),但還是用心聆聽,點頭示意。


或許是都市人寂寞,才會跟陌生人聊天。不過這種情況,也只會在老區出現。如今眾人均信奉「各家自掃門前雪」,有誰會願意花時間,聆聽陌生人的心聲?


2010年2月6日 星期六

銀髮族海嘯

今期《經濟學人》有一篇關於銀髮族海嘯 (silver tsunami) 的文章,說到公司高層不懂得管理年長員工,令栗想起公司裡的狀況。


話說部門裡某天出現了一位銀髮族,但老板沒作正式介紹,於是栗子妹也就沒多理會。可是到了第二天,栗卻收到接待員的電話,著栗帶那位銀髮族回辦公室 (因為他沒有開門卡),第三天、第四天也如是。最後栗決定以個人名義,替他申請了一張開門卡,不然他去廁所也可能被鎖在門外,要栗去救!


栗不知道這位銀髮族在部門裡擔演甚麼角色,只知道他既要上班,卻沒有開門卡,根本說不通 (誰有空每天帶他回辦公室?!)。別怪栗討厭老板,他連對員工最基本的尊重也沒有,誰會信服他?!


2010年2月5日 星期五

近況

最近人很累,每晚看完紀曉嵐便會周公,睡到第二天六時半也不願起床,敢情是得了渴睡病。


工作方面有少許突破,昨天寫好了一個框架 (還欠一個!),其他的項目也快將完成,希望過年前可以清掉案頭一半東西。


私事就麻煩一點,因為栗還找不到時間大掃除和辦年貨……


~ ~ ~ ~ ~ ~ ~ ~ ~ ~


有說【鐵齒銅牙紀曉嵐】是垃圾劇,但栗晚晚看著這三個男人,看得不知多高興。


2010年2月4日 星期四

熟女寵愛

雖然【熟女寵愛】(Cheri) 的調子十分輕快,但當中的忘年戀,令栗覺得很唏噓。



一位風華正茂的女士,在情場打滾多年,身經百戰,本該擁有金鋼不壞之身,奈何不慎戀上浮誇的小伙子,最終讓愛情傷個體無完膚。


小伙子對女士的迷戀,栗子妹起初覺得很噁心,但看下去又頗同情他的處境。少年十五二十時,性與愛既是禁忌也是慾望,碰巧他生長在品流複雜的家庭,沒有家長正確指引,沉淪慾海似是在所難免。待他體會到何謂真愛時,選擇了自殺之途,可算是對女士表達了自己的「忠貞」?


有說愛情無分年齡國籍膚色,在栗看來實屬謊言。不錯,有人可以衝破重重障礙,走在一起,但成功者到底有多少?談情說愛,還是找匹配的好。


2010年2月2日 星期二

善惡到頭終有「報」

小時候看圖畫書,故事大多「隱惡揚善」,小小的栗子妹看多了,便以為世間盡是真善美,做壞事的人自有天收。


到年紀漸長,才驚覺童話世界由謊言堆砌而成。不錯,善惡到頭終有報,但現實生活中,好人收的是惡報,壞人得的卻是好報。


看不平事看得多,便想到把栗頭栽進電影世界中,熱捧忠臣、唾罵奸佞。可惜黑白分明早已過時,近年的電影,漸趨忠奸不分,要不便來個反傳統,讓壞人逍遙法外。雖然有些看得頗痛快 (如【迷失決勝分】),但一想到現實世界正正如此,不其然便覺得沮喪。


可是轉念一想,生態講求平衡,若不平事都跑進電影裡去,人間會否多點快樂事呢?


【冒警風雲】觀後感


2010年2月1日 星期一

年青人看成年人

捷克電影【尋找藍調女孩】(Tajnosti) 中,有這樣的一段:


十七歲半的女兒到友人家留宿,母親忽然心血來潮,跑到女兒友人家看望。


母親在途中,跟的士司機聊天。的士司機說,現今的年青人每逢聚首,總是開毒品派對。


母親憂心忡忡地跑到女兒友人家,在窗外偷看,見女兒沒有吸毒,心一寬、神一分、腳踏空,驚擾了女兒與友人。


當母親在洗手間整理妝容時,女兒的友人談起其母來:「……那年她離婚,暴飲暴食,我多怕她會跑去吸毒呢……


當我們這些成年人,在責罵年青人思想偏激,做事漫不經心時,可有想過,我們在他們的眼中,同樣是不思進取、一事無成的窩囊廢?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