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4月29日 星期四

茶水間

公司位處的大廈,一層兩伙,共用樓層廁所。


每朝上廁所,定必看見對面公司的職員,忙於清洗水杯。到了午間,又會看見她們清洗飯盒。


不過,這些事不是該在公司茶水間裡做的嗎?後來輾轉得知,原來對面公司裡的茶水間,是沒有洗手盆的。


望著自己公司茶水間裡的洗手盆,忽然想:縱使制度是如何剝削員工,但有些小事情,還是蠻體貼的;起碼栗洗杯洗碗時,不用嗅到別人辦大事的異味。


不過,這些小恩小惠值得員工去感激嗎?請大家說給栗聽好了。


2010年4月28日 星期三

期望值

最近才發現,原來中三數學科,概率 (probability) 課題中提及一個叫「期望值」(expected value) 的概念。


何謂期望值?據中文維基所言,是試驗中每次可能結果的機率 (=概率) 乘以其結果的總和。教科書舉了兩例:


一、估計每250人中,有一人會患上日本腦炎。若市鎮內有750人,問患上日本腦炎人數的期望值是多少?(答案:750 x 1/250 = 3)


二、口袋裡有一個十元和一個二元硬幣,問隨機抽一個硬幣,期望值是多少?(答案:10 x 0.5 + 2 x 0.5 = 6)


讀完兩條例題,栗跟學生的反應同是O嘴。首先,患上日本腦炎是壞事,怎麼能「期望」別人患病這麼惡毒?(按:中文只會期望好事) 第二,口袋裡明明只有一個十元和一個二元硬幣,怎麼會抽到個六元出來,變戲法嗎?


問朋友,他說期望值即平均值,唔,算是說得通吧?但栗還是覺得,教科書的例題出得不好,若用買彩券/保險為例,便容易明白得多。另外,是誰想出「期望值」這個劣譯呢?該打。


~ * ~ * ~ * ~ * ~ * ~ * ~ * ~ * ~ * ~


方老師那邊抄一條數學會考題過來,過過癮:


十次跑步成績,隨機選出兩個,求:
1. 最佳兩次成績當中,只有一次被抽出來
2. 最佳兩次成績當中,最多一次被抽出來


栗的答案:
1. (2/10) x (8/9) x 2 = 16/45
2. 1 - [(2/10) x (1/9)] = 44/45


概率題,一向教栗著迷


2010年4月26日 星期一

末日會考

今日剛考完的數學科,連數學老師都說難,看來真的不妙。


讀文科的學生說,卷一乙部只夠時間答一題半,栗當然不會責怪。話說若干年前,栗某個學生在乙部半題不答,最後竟拿了個D,可想而知,甲部的問題才是成敗的關鍵。


說回卷一乙部,今年除了三角形立體圖和概率+統計這兩條熱門題,還翻炒了圖形序列題,這分明是偏離了生活應用題這大趨勢,被將了一軍……


而最最意想不到的是,有一題竟然是關於圖像移位!不用看題目,都猜到沒多少人會選答──這個課題,誰會放在心上?


今屆會考真的有必要出得那麼難嗎?若有大批學生不及格升不了級,新學制那邊可沒有老師有時間支援耶……


與其說今屆是末代會考,倒不如說是末日會考,可能來得更為貼切。


2010年4月23日 星期五

關於數量的英文字

在學生的教科書中,讀到以下解說:


Normally, if we have the right amount of what we need, we say we have 'enough'. If we have more or less than what we want, we can use some of the words in the following chart:


When we have less than what we want


little, a little, too little


few, a few, too few


When we have more than what we want


lots of, a lot of, too much


many, too many


看起來似乎沒甚麼問題,但當栗問學生,little a little 有甚麼分別時,卻聽到以下驚人答案:


「老師話,little a little 少,好似一蚊和幾蚊的分別。」


甚麼?!little 分明是「少到沒有」的意思,用一塊錢跟幾塊錢的類比,混淆!


其實教科書根本就不應該把 little few 二字放進表格中。現在學生的概念給弄錯了,要糾正很煩耶~~~


2010年4月21日 星期三

總有出頭天

等了這些年,終於等到做Executive的一天。


其實之前沒特別想過升職的事,只是去年我發現,自己的工作竟然比Executive的還要多和複雜。既然這樣,當然要爭取「正名」與加薪。


現在爭到了,下一步要做甚麼呢?現在還是茫無頭緒,見步行步吧!


2010年4月20日 星期二

搵食艱難

今早上班,迎面跑來一位中年漢,問栗討錢:「姐姐,姐姐,有冇一個五蚊借我搭車?」


當時栗身處的位置,離最近的車站,最少有 五百米 距離,而那位中年漢又笑容滿面,健步如飛,橫看豎看都不像籌不到錢坐車回家之徒,於是栗便不予理會。


說起來,之前也遇過同類情況:一位老婆婆站在天橋上 (又是離最近車站最少 五百米),問途人借兩元坐車。狠栗當時別過臉沒看,沒辦法,長貧難顧。


其實栗想,如果他們在車站附近討錢,會否較容易呢?不過他們大概想到,有些好心人寧願替他們買票/入錢,也不會給錢他們吧?唉,搵食艱難。


2010年4月18日 星期日

盛世

在義賣會上,買了陳冠中的《盛世》,想不到一讀便愛上了。



《盛世》吸引栗之處,在於故事夠耐人尋味。故事甫開初,主角之一的方草地便說有一個月無故不見了。到底那一個月發生了甚麼事?為何會在群眾的記憶裡消失?八卦栗當然急不及待地追看下去,以圖破解謎團。


故事另一吸引栗的地方,是小希與老陳之間的感情。雖然那並非故事的主線,但作者描述一對中年男女在情路上兜兜轉轉,在網路上你追我逐,讀起來真的很過癮!


不過在輕鬆之餘,《盛世》也有其嚴肅的一面。故事以二0一三年的中國為背景,當時中國已踏入盛世,人民大多沐浴在幸福感之中,每天都活得嗨嗨的。可是有小部分人卻活得不快樂,因為他們記得中國盛世以前的那段黑暗歲月。


有評論指作者借故事諷刺中國一黨專政,以經濟發展誘迫人民放棄政治權利,這當然是一個合理的解讀,但其實作者在批評政府之餘,亦不忘嘲諷中國同胞善忘的特質──原來有些事,根本不用政府主導,人民也會自然忘掉的。這到底是中國人的幸或是不幸?而否認歷史、抗拒民主的中國,真是在所有可能的世界中,最好的一個世界嗎?


2010年4月17日 星期六

尋找快樂的故事(捷克篇)

當初買票看【不恥之徒】(Nestyda),是想知道電影中的男主角何以不(知羞)恥。看完後,感覺卻有點虛空。


一個四十來歲的男人,一朝醒來,看見老婆的大鼻子,忽然生厭,毅然決定離婚。之後男人便踏上尋找快樂之途:先是與年輕貌美的女同事鬼混,再是跟在老牌女歌手身後當小白臉,最後更差點搭上多年前的學生。


男主角這樣子尋尋覓覓,能找到快樂嗎?看他跟老牌女歌手在餐廳中的對話,似乎真的樂在其中。縱使受到千夫所指又如何?人生苦短,只要自己覺得快樂便行!


不過在找尋快樂之際,是否要顧及別人的感受,免他人受到傷害呢?這個問題值得深思。


粗話書包

昨天坐地車上班,看見一位小學生背著橙色的書包,十分醒目。但看真點,書包上竟印了Delay no more三個字,立即反眼。


把粗口或黑話加入產品,在香港並不罕見──之前14K不是風行一時嗎?但買那些產品的人,通常都明白文字的意思,而這位小學生及其父母,大概不知那三個字的真意吧?


有人覺得這是創意,栗不用大驚小怪。但把一些意思不明的文字帶在身邊,甚至穿在身上,絕對危險。想起【騎呢團友愛導遊】中,那件寫上Enter me rear的汗衣,真是哭笑不得。


不知那位小學生,何時才醒覺她背著一個印了粗話的書包呢?


2010年4月7日 星期三

勇氣與榮耀

電影【守護有心人】(The Blind Side) 中,有一段關於勇氣與榮耀的描述,很動人。試譯如下:


勇氣這回事,讓人費解,它可以來自餿主意或錯誤,但你卻不能質疑成人,不管是教練或老師,因為規則由他們訂立。或許他們知道得最清楚,或許不;視乎你是誰,來自何處。不是每六百人中,最少有一人想過放棄,加入另一陣營嗎?我指的是死蔭幽谷。這件事真是令人困擾,更令勇氣變得難以捉摸。你該永遠對別人言聽計從嗎?有時候你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我想,任何傻瓜也會有勇氣,但榮耀才是促使你做某件事情的原因。榮耀代表身分,代表理想。若拼命做一些重要的事情,你便同時擁有榮耀與勇氣,這很好。我猜作家想說的是,你該祈盼勇氣,爭取榮耀,甚或祝禱,讓指導者同樣擁有勇氣。


(按:這段說話該是出自Michael Oher的自傳。飾演米高的男演員在說出這段話以前,引過另一段關於華盛頓的話,但恕栗找不到出處。)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下是原文。若栗的翻譯有誤,懇請指正!


Courage is a hard thing to figure. You can have courage based on a dumb idea or a mistake, but you're not supposed to question adults, or your coach, or your teacher because they make the rules. Maybe they know best but maybe they don't. It all depends on who you are, where you come from. Didn't at least one of the six hundred guys think about giving up and joining with the other side? I mean, Valley of Death, that's pretty salty stuff. That's why courage is tricky. Should you always do what others tell you to do? Sometimes you might not even know why you're doing something. I mean, any fool can have courage. But honor, that's the real reason you either do something or you don't. It's who you are and maybe, even who you want to be. If you die trying for something important then you have both honor and courage and that's pretty good. I think that's what the writer was saying; that you should hope for courage and try for honor. And maybe even pray that the people telling you what to do have some too.


2010年4月6日 星期二

中旅的不是

之前兩篇只略略報告了復活節假期的行蹤,原因是今趟旅程發生了頗多不愉快事件。


一、行程延誤


第一天的行程,除了參觀百萬葵園外,還有三水森林公園。導遊說車程約兩小時,結果卻用了三小時。原因是甚麼?就是師傅和導遊迷路!好一個導遊,不單沒有介紹景點,讓團友「自由行」,還要不認得路!


 


(到達三水森林公園時已近關門時間,未能好好參觀。)


二、領隊導遊不負責任


導遊說翌日九時三十分開始退房,我們九時四十五分到大堂,誰知領隊導遊團友影蹤全無。後來碰見團友,才知道領隊導遊私下把集合時間延遲了四十五分鐘。可惡的是她們竟然沒一人留在大堂跟團友說清楚,惡得我倆急如熱鍋上的螞蟻,以為要自己坐車回香港!


三、名不副實的五星級酒店


為何第二天的集合時間要延遲?原因是旅遊巴被盜油,師傅跟酒店交涉,導致延誤。我們入住的是「五星級」佛山金太陽酒店,保安竟然如此不濟,令大批旅客滯留。就算大堂再金碧輝煌又有何用?


 


去旅行,難免有意想不到的事情發生,但觀乎今趟的不快事件,中旅社要負上全部責任。由行程設計到導遊安排,全都只能用一個「劣」字去形容。


~ * ~ * ~ * ~ * ~ * ~ * ~ * ~ * ~ * ~


我們參加的是香港中國旅行社有限公司 GJC-A 百萬葵園、葉問堂、黃飛鴻紀念館純玩二天團,費用每位港幣619元,領隊服務小費每天港幣50元正。請各位報團時留意,以免跟我們一樣,遇上不快事件!


2010年4月5日 星期一

葉問與黃飛鴻

行程第二天,我們到佛山的祖廟參觀:



行程的賣點是參觀葉問堂跟黃飛鴻武術館,但後者其實跟電影資料館差不多,盡是說黃飛鴻電影的事。



(其實在葉問堂也看見【葉問】的劇照~~~)


除出堂館外,廟內還有些別緻的擺設:



~ * ~ * ~ * ~ * ~ * ~ * ~ * ~ * ~ * ~


今趟兩天團收到三份禮物:


(那朵玫瑰,不知該算是兒童節禮物,還是清明節祭品~~~)



(看見「防偽包裝」的英譯是甚麼嗎?)


百萬葵園

之前李純恩在專欄中提過兩次百萬葵園,於是趁復活節假期到那兒逛逛。


由香港坐巴士到番禺約須半天,鴨仔團七時正紅磡集合,到達時已近正午,先品嚐當地名菜葵花雞:


(還是本地雞的味道較佳~~~)


吃飽飽便去賞花:


百萬葵園除了是情侶拍拖好去處,還是婚紗照拍攝勝地:


(當然,照片永遠比實地美~~~)


以下這三張送給病了的小兄弟,祝他早日痊癒:


(可惜沒有眼鏡娘~~~)


2010年4月3日 星期六

家教決定命運

(以下內容涉及電影【廢男家族】與【Fish Tank】的劇情,敬請留意。)


很自然的,便將【廢男家族】(De helaasheid der dingen) 與【魚缸】(Fish Tank) 比較起來。


兩個問題家庭,一個全男班,一個全女班。兩位小主角在成長階段,同樣得不到家長指導,不同的是,【廢男家族】的Gunther,長大後算是略有成就,但【魚缸】中的Mia,觀眾卻不知道她能否改寫人生。



出生不好,是否便註定一事無成?當然未必。但家教不好,兒童長大後肯定難成大器。在生育問題上,我們這個社會其實挺瘋狂的:有能力教養的不生,沒能力教養的卻生一大堆;不是天生天養,而是等政府接際,等學校管束!所以栗常說,現今做教師,跟慢性自殺無異。可悲。


2010年4月2日 星期五

好地獄與偽天堂

(以下內容涉及電影【我可以抱你嗎】的劇情,敬請留意。)


【我可以抱你嗎】(Fais moi plaisir) 這齣法國電影,故事設定頗有趣。話說男主角千方百計想跟女友歡好,誰知不單引誘不遂,更傻傻的說出另一女子對他傾心之事。女友當然立即反面,但她冷靜下來後,卻要求男主角跟那位只有一面之緣的女子交歡,以解心結。男主角問她:「你要我背叛你?」女友回道:「我預先知道了便不算背叛。」(按:實際用字可能有差別)



看到這裡,立即想起《盛世》中好地獄與偽天堂的比喻。預先知道的背叛便不算背叛?恕栗難以接受。大概是文化差異,栗很難想像何以劇中人可以如此隨便。男人或許會這樣吧,但女人呢,感情跟肉體應該永遠一致!


之前在報章中讀到,有些已婚婦人經常疑神疑鬼,以為丈夫有外遇,弄至精神崩潰。若然丈夫跟她們坦白有外遇,情況會否好一點?栗想也未必,心結從來都是自己弄出來的,別人幹甚麼都不會令情況好轉 (惡化卻肯定會)。一念天堂,一念地獄,做人最緊要還是要想得開、想得通。


~ * ~ * ~ * ~ * ~ * ~ * ~ * ~ * ~ * ~


最喜歡的場景:


幾何

若問栗子妹最喜歡數學科的哪個課題,我會說是幾何。可能是小時候做紙模型時,經常要畫紙樣,便逐漸對那些長方形、圓形和三角形產生好感。後來學了坐標幾何和立體圖形,更是愛得一發不可收拾。


中學會考課程中,有一課叫「演繹幾何」,當中的證明題,是學生最討厭做的題目。無它,每寫一句便要付上一個理由,誰耐煩?可栗子妹卻最喜歡做這種題目,一來我喜歡寫字,二來那種演繹方法,跟偵探找犯人時的推演十分類近;自己那麼愛看推理小說,怎能不著迷?


其實做證明題時,很多時都會感到氣餒,因為題目要求證明的東西,跟所提供的資料,往往風馬牛不相及。但這些年來的鍛煉,令我學會了永不言敗,永不放棄。此路不通嗎?我就繞個彎,只要有耐性,總會想到破解之道的。


在栗來說,人生其實跟做數沒有分別,同樣要拐彎,同樣會錯摸。若因一時的失意而灰心喪志,便不能達到目的地,絕對不值。有云「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相信,機會就在轉角處。


(送給另一位數學老師)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