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5月31日 星期一

忍手

星期日看完【驚動了愛情】,到旺角商務閒逛,無意中給栗發現了這部小說:


(書名一樣,封面不同~)


據聞小說比更電影更勝一籌,看過電影的栗子妹,立即心思思想買來一讀,不過最終還是忍了手,原因有二:


一、書價128元,沒有折扣,貴。
二、家中積存的書籍太多,不容許自己再貪新忘舊!


不過,若各位沒有以上煩惱,栗子妹誠意推介各位找來一讀。這部小說用字淺易,故事詭奇,拿來消閒或是增進英語閱讀能力,都應該不錯。


~ * ~ * ~ * ~ * ~ * ~ * ~ * ~ * ~ * ~


順帶報告一下自己最近在看甚麼書:



這部美國馬王傳,栗拖拖拉拉的看了幾個月,終於看過了三百頁 (還差六十頁左右~)。不是故事不精彩,而是書中頗多專門述語,看到栗有點頭暈眼花~~~


驚動了愛情

(以下內容涉及電影情節,敬請留意。)


之前見George給【驚動了愛情】(Remember me) 兩星評分,心想應該不錯,於是昨天便興沖沖的去看了電影。


【驚動了愛情】是一個關於愛情與親情的故事。男主角泰勒因著一宗家庭慘劇,與父親反目,並變得憤世嫉俗。後來他邂逅了女主角艾莉,心結漸解,與父親的關係也有改善,只可惜好景不常……



電影的中心思想,是勸人珍惜眼前的人與事,因為世事無常,明天絕非必然。雖說是老生常談,但電影看到最後,依然教栗震撼──在陽光明媚的一天,發生那樣的慘劇,怎不叫人傷懷?


電影由【吸血新世紀】的男主角羅拔柏迪臣擔綱,他的演出中規中矩,但肯定比演殭屍型男勝一籌。


電影預告片:


2010年5月29日 星期六

手指大全

沒想過單是寫手指,也可以寫成一本書:



The Finger: A Handbook, by Angus Trumble


讀上期《經濟學人》的書介,有幾點頗有趣:


* 豎中指 (give someone the finger) 這個粗口手勢,中在古希臘的著作中出現,年代久遠!
*
原來滑鼠那個手指指圖案 (manicule),源自羅馬人的「低B」發現!
*
原來塗指甲從前是非主流活動?!


翻翻牛津字典,關於手指的英諺確實不少:


the finger of suspicion (嫌疑犯)
get/pull your finger out (
叫人俾心機做嘢)
have a finger in every pie (
樣樣都搞吓,好容易搞到人好煩架!)
have your fingers in the till (
穿櫃筒底)
have/keep your finger on the pulse (
緊貼最新資訊)
lay a finger on somebody (
想傷害某人)
not put your finger on something (
不知道有甚麼不對勁)
put/stick two fingers up at somebody (
另一不文手勢,用來表示憤怒)
work your fingers to the bone (
勤力是好事,但做到手指見骨又何必呢?謹記《動物農莊》裡馬兒的悲慘下場!)


in a day與girlfriends

讀書時學 Prepositions of time,老師說 day 之前要用 on,如 on Sundayon 13 Sept等。不過最近讀報,見行文用上 in a typical day。唔,這到底是習慣用法,還是另有含義呢?


                                       


某天跟男友聊天,他忽然說出「自己的 girlfriends」來,栗聽到立即嘩嘩叫:「Girlfriends with an 's'?!」男友聽罷便問道:「該是 a 's' 吧?」這當然不對。


中一英文課學習冠詞 (article) 時,老師一定說過響音前要用 an。字母 s /e/ 音開首,那正正是響音,所以用 an 才對,例如我們會說 an SOS signal,而不說 a SOS signal,便是這個原因。


另一個初中生常犯的錯誤,是將 an MTR train 寫成 a MTR train。留意字母 m 跟字母 s一樣,同是以 /e/ 音開首呀!


2010年5月24日 星期一

Books, films and soundtracks

I’m not sure whether I’m entitled to call myself a book lover, but I do enjoy reading very much. I keep lots of books at home, ranging from Japanese comics to HKCEE Mathematics past paper. You may wonder why I keep Mathematics past paper at home. Well, it’s all for work – haven’t I told you that I’m an experienced Maths tutor? I’ve taught this subject for over ten years!


Now back to books. Here’s a list of authors whom I admire. Let’s see if we have similar taste:


o    George Orwell (His Nineteen Eighty-Four is a must-read!)


o    W. Somerset Maugham (His short stories are terrific!)


o    Tim Harford (author of The Logic of Life and The Undercover Economist)


o    董橋 (How I love his 英華沉浮錄!)


o    蔡東豪 (He’s such a handsome guy! I was so sorry to learn that he’s already married with a kid …)


o    亦舒 (She has published near 300 books, mostly love stories with occasional sci-fi and detective stories.)


o    林行止 (Hey, I’m a top fan of the Hong Kong Economic Journal!)


o    喬志高 (He complied A New Dictionary of Idiomatic American English.)


In fact, the list is endless, so I’d better stop here, or I won’t have space for the other two topics …


~ * ~ * ~ * ~ * ~ * ~ * ~ * ~ * ~ * ~


I became a film addict about ten years ago. I didn’t know what triggered my love for films – the two cinemas near the place I worked? Or the low ticket price (only HK$35) then? Anyway, I just love watching films!


I don’t have a book I particularly like (The books I read are all very good!), but I do have a favourite film: La Meglio Gioventù (aka The Best of Youth). It’s a six-hour film about an Italian family, and I watched it five times. It sounds crazy, but I felt so good watching it!


At first, I was only interested in the plot of a film. But a few years ago, I started paying attention to the soundtrack, and I fell in love with the music. My favourite one is Vier Minuten (aka Four Minutes, a German film about a musically-talented young woman). Both the music and the film are powerful. I also like listening to Korean drama soundtracks; the music is so soft and romantic!


~ * ~ * ~ * ~ * ~ * ~ * ~ * ~ * ~ * ~


That’s all for it now. Through the books I read, the films I watch, and the music I listen to, I hope you would have a better understand of who I am. Thank you for your patience.


2010年5月23日 星期日

娘子漢大丈夫

(以下內容涉及電影【基智雙雄】的劇情,敬請留意。)


佛誕假期,早上回公司加班,下午去看電影散心。因為喜歡伊雲麥葵格,所以選了【基智雙雄】(I Love You, Phillip Morris)


電影由占基利與伊雲麥葵格主演,講述智力高於常人的 Stephen Russell,如何為了享受奢華生活而四處詐騙;及後在監獄中認識了「畢生摯愛」Phillip Morris,又如何為了愛人而作姦犯科。


故事不乏攪笑場面,有些橋也用得夠絕,可是在愛情方面則比較薄弱,因為栗完全感覺不到 Stephen Russell Phillip Morris 的愛。若說 Stephen 因為愛 Phillip 而犯案,栗則以那是死性不改之故;若說 Stephen Phillip 享受前所未有的魚水之歡,這個理由更是無稽。同性之間也可以有刻骨銘心的愛,不一定只著重肉體歡愉!


電影總體來說不過不失,不看沒有損失。唯一想讚的是伊雲麥葵格的演出,他演得十分嬌媚。


「十連跳」隨想

週六,《信報》以大篇幅報導富士康員工跳樓案。在歸納悲劇成因時,提到有人以為是青年心理質素軟弱,難抵工作和社會壓力;又有人認為企業的高度分工,令工作變得單調苦悶,加上其「軍法式」管治,給員工造成龐大精神壓力,致令他們走上不歸路。


無可否認,現今年青一輩,心靈確實脆弱,這都是拜人權高漲、長輩溺愛所賜。「一孩政策」令新生代集萬千寵愛於一身,加上學校近年視學生為顧客,服務周全,一眾青年便誤以為自己能呼風喚雨,凡事必會一帆風順。可惜職場並沒有為此作出相應調節。競爭加劇,工作環境只有愈變愈差。試問在溫室培育出來的小花,又怎能抵禦外頭的狂風暴雨?


工作苦悶好像是近年新興的話題,但想及父輩在製衣廠剪線頭的日子,豈非比現今的工作更單調乏味?不過,時代進步了,總不能永遠往回想。長輩成長的歲月,是衣食不足的年代,他們為了生計疲於奔命,又怎會有餘閒去「知榮辱」?只有現今衣食無憂的一群,才擁有纖細的心,計較成敗得失。


姑勿論這「十連跳」的原因為何,我相信大家都不希望同類悲劇再次發生。雖然以死者大造文章,感覺很不道德,但希望透過各界的分析,能給政府和企業一點啟示,好想出對應之策。最後,希望死者家屬節哀順變,死者一路好走。


2010年5月22日 星期六

沒有時間的原因

反看那些經常認為自己沒有時間的人,一有空閒便將時間放在電視裡……甚麼狗屎垃圾也亂看一通。有些甚至乎出外晚飯也要看個飽。你跟他談話,他的眼睛就一直盯著電視。電視節目有這麼好看嗎?大家心知肚明。


無奈,香港人似乎對生活情趣愈來愈缺乏了,除了看視就是看電視,除了看影碟就是看影碟。


時間全放在屏幕裡,當然沒有其餘時間。


(文耕草莽,《信報》,2010521)


讀完文啟明的專欄,忽然驚覺自己最近真的花了很多時間看電視!除了每個星期六煲四小時的日韓劇,平日晚上又回復電視送飯的壞習慣 (Now 100台播的【魔女裁判】蠻好看的~),無怪乎總覺得時間不夠用。看來得節制一下了……


2010年5月19日 星期三

去留問題

望著川流不息的垃圾留言,感覺既好氣又好笑。


以前只要將最新網誌設定為不可回應,便能堵塞垃圾。但今趟的變種垃圾留言學聰明了,第一篇留不了言,便自動跳去第二篇,如此類推。沒奈何,只好開放第一篇,讓它們留個夠吧!


不過自從變種垃圾留言展開新一輪的攻擊後,早前那些隨機轟炸卻忽然絕跡了。是因為只要炸第一篇,便能達到某種目的?還是因為兩種程式不能共存?無論原因為何,在栗看來,那些垃圾留言其實是變蠢了,因為只集中火力攻擊第一篇,用戶要清洗其實更方便!


如果保持這種局面,這裡還是可以留啊……


2010年5月18日 星期二

杯子蛋糕

話說每次去探朋友,都會路經某餅店的後門。這天心血來潮,特意拐到正門去,看看餅店賣的是甚麼。一看,原來是款式別緻的紙杯蛋糕。


店子不大,除了蛋糕櫃外,還有一個長架子,讓顧客可以站著吃。店舖裡約有十來款紙杯蛋糕,用栗眼掃了一圈,決定試薄荷朱古力和蛋白檸檬:


 

(盛惠港幣十六元正,貴。)


朱古力蛋糕的味道不錯,但蛋糕上面的薄荷忌廉,口感超怪,完全沒有薄荷的清新感覺。至於蛋白檸檬,朋友吃完沒說甚麼,想必是平平無其吧?


說到底,食物單是賣相吸引並不足夠,味道一定要夠好,才能留住客人的心啊!


Openrice食評:http://www.openrice.com/restaurant/sr2.htm?shopid=37650


2010年5月17日 星期一

追隨妳的腳步


一年前,當我最無助之際,妳接聽了我打回客服交流部的電話,把我從絕望邊緣拉了回來……


起初只以為你是一位古怪的小姑娘,但共事後,便發現你處事認真,對客戶更是體貼入微……


自妳離去後,我才發現對妳的了解少之又少。我決定要追隨妳的腳步,體會妳的心情……


(摘自【客服中心戀人】最終回,文意可能跟劇情有差距)


對於栗來說,【客服中心戀人】並非十分吸引。雖然每集都帶出一個感人的故事,但劇本始終是差了一點點,感動不了栗。


不過在最終回,聽到男主角上述的表白,心便開始逐漸溶化。世人皆以己為大,懂得體諒別人已屬難得,還要追隨別人的腳步?這需要多少的愛和勇氣!


請別怪栗熱衷煲劇,因為世間太多冷酷無情的事件,栗需要從劇集處,獲取絲絲安慰。


Not my cup of coffee

某天路過 agnus b. 的咖啡店記起外籍同事說那裡的咖啡十分香濃,忍不住買了一杯來嚐。

可是買完後,立即知道出事。首先,環顧店舖四周,不見類似星巴克或 PCC 的自助櫃位,那我豈不是不能加心愛的肉桂粉?另外,杯中物黑油油的,半滴奶不見,對於我這種愛喝拿鐵的人來說,半點也不吸引。

不過,那杯咖啡確實香氣撲鼻,嗅起來感覺很好。若愛喝齋啡的人,想必喜歡。至於我嘛,還是到星巴克試新口味好了。

2010年5月16日 星期日

技巧

學生問栗,有甚麼方法可以改善語文科成績?栗回說,不外乎「多聽、多說、多讀、多寫」。學生再問,沒有技巧嗎?栗不禁搖頭嘆息。


語文科不知從何時開始,搭上了技巧 (skill) 這個騙子。考究起來,最先該是源自補習天皇的考試必殺技()吧?然後坊間擁現各式關於考試技巧的參考書。接著,學校老師加入戰團,在課堂上講起答題技巧來。久而久之,學生便迷信技巧,漠視語文根基。


本來該把學生罵個狗血淋頭的,但活在一個連成人也四處找捷徑的功利社會,學生急於求成的心態,似乎變得情有可原。說到底,時代不同了,以現今的資訊量,學生再沒時間細味文章;只能從大量資訊中,選取合適的運用。這種反映在試題上的轉變,才是令人心虛浮、技巧猖獗的元兇。


準備搬家

我在雅虎那邊寫網誌,寫了近四年,一直以來都很滿意。可是最近那邊垃圾留言橫行,令人覺得很煩。以前想到辦法擋,還可以忍辱寫下去,但現在那些狡猾留言四處種,令我覺得自己的網誌被侵犯!可能寫到第一千篇時,便要向朋友宣佈搬家了
到底網絡上有沒有淨土?而這裡可以成為我新的練習場嗎?

中二生的抱怨

有位讀中二的女生跟栗抱怨,說讀書很辛苦。


今日讀書是否真的很苦?見校見志。學校若要谷成績,勢必要學生做大量習作;再加上「密密測,密密考」,學生當然叫苦連天。


若然學校著重全面發展,其實也不是好事。因為所謂的全面發展,等於要求學生「能文能武,樣樣通曉」。很多學生連功課都應付不來,還要他們學樂器練體操?謀殺。


在栗看來,最好的中學,該是有適量功課 (每科一份) 和測考 (一年最多四次),學生能自由參加課外活動 (不能以加分欺壓!),好讓他們有充足休息。人始終不是機器,不能整天不停的啊!


回想起來,自己讀中學的年代,過得還蠻輕鬆的。既不用開夜車溫習,閒時又可招來三五知己,一起打三國誌 (電腦遊戲)。看電視和看小說的時間,更是極之充裕。成績當然不算極之好,但正所謂「各有前因莫羨人」,過得去便算了。


未到一千,死都唔走

Per subject.


2010年5月12日 星期三

補充工作紙之謎

翻開今年附加數學科的考卷,看見一張補充工作紙,原來是供學生剪下圖形,回答三角形立體圖一題之用。


三角形立體圖,是每年會考數學與附加數學必考的長題目。若碰上學生不擅觀察立體圖,栗會教他們用算草紙剪下圖形,然後摺出來觀察。想不到今年考評局竟然會提供圖樣那麼慷慨。


不過對於這張補充工作紙出現在附加數而非數學考卷中,栗卻深感疑惑。按常理,讀附加數的學生該較聰敏,不用工作紙輔助。問過一位資深數學老師的意見,他說現今不怕考生不懂,卻怕考生不答,給不了分。有工作紙,學生覺得新鮮,自然便會嘗試回答問題。


「那數學科的考生,就不怕他們不答嗎?」栗問。


「不是,只是怕他們拿紙摺飛機搗蛋。」


倒是很新鮮的想法。到底是因為附加數那題較數學科那題難,還是別有內情呢?栗真的很想知道。


2010年5月11日 星期二

葉問

(以下內容涉及電影【葉問】與【葉問2】的劇情,敬請留意。)


向朋友推介【葉問】系列,她問電影好看在哪裡,旋即把栗考起。


記得當日看第一集時,已近午夜;能看畢電影,且記住大部分劇情,這對於早睡栗來說殊不容易。電影必有過人之處,才能讓栗留下深刻印象吧?


兩集電影分別講述葉問在佛山與香港揚名的事跡。簡單的故事,配以精彩的武打,對於愛刺激不愛用腦的觀眾來說,極具吸引力。


不過這樣說電影似乎有欠公允。因為在連場激鬥之餘,兩集電影也不乏讓觀眾深思的情節:為了生活,到底人該堅持原則還是隨波逐流?人生最重的是揚名立萬,還是一家齊整?這是栗看完電影後想到的問題。


電影中描寫日本人和英國人如何欺負中國人,在中國崛起的今天,看起來其實挺可笑。不過,煽情戲總能牽引觀眾的情緒──葉問擊倒日本人和西洋拳手的一刻,絕對大快人心!(很想站起來鼓掌呢)


電影中的葉問,不是一位高不可攀、神性不可侵犯的武術宗師,而是一個有血有肉,要為口奔馳的凡人。就是平凡人所表現的傲氣與風骨,才更令觀眾心折吧?


2010年5月10日 星期一

2010下水禮

上星期天氣暖和了不少,於是趁週日有空,便到泳池練水。


早上六時許的觀塘泳池,泳客稀疏,跟當日免費開放泳池的盛況相比,簡直有天壤之別 (還是因為未過端午?)。換過泳衣,做過熱身,栗便衝往練習池,誰知練習池竟給封了!沒奈何,只好到副池游。


幾年前報讀了工聯會的泳班,學會了自由式,不過換氣始終不行;加上平日沒做運動,於是游兩游便要停下來小休。一個小時下來,只游了三個塘,好失禮……


練完水,回到更衣室,發現只提供冷水沖身。不是吧,泳池還未拆,熱水便先停?好小氣的康文署!


雖然沒有練習池和熱水,但能練水做運動,感覺很不錯呢。


2010年5月9日 星期日

復仇狂想曲

(以下內容涉及電影【子彈頭‧大復仇】的劇情,敬請留意。)


因為大哥大極力推介【子彈頭‧大復仇】(micmacs à tire-larigot),於是栗便趕在電影落畫前,到戲院看了。



【子彈頭‧大復仇】訴說一個奇異的復仇故事。話說男主角笨蕉的父親,在笨蕉年幼時被地雷炸死;到他成人後,又不幸被人打了一槍,子彈嵌進額頭。後來他路經兩間販賣軍火的公司,認出商標跟自己頭顱裡的子彈,以及炸死父親的地雷相同,於是他便與一班騎呢朋友,一起展開復仇大計……


看電影時,栗最喜歡那些瘋狂惹笑的復仇行動,例如人肉砲彈、磁鐵吸車等。雖然不是新鮮事 (看的時候,不期然想起那些偷片,如【瘋狂的石頭】、【偷天陷阱】等),但依然教栗看得過癮。若要數最出色的,該是故事近尾聲的幾起事件,算得上是神來之筆!


另外,笨蕉與一班騎呢朋友,該算得上是「同是天涯淪落人」。看的時候,栗想起【愛‧住‧巴黎】,不禁有絲絲感動。


總括而言,【子彈頭‧大復仇】算是不錯的娛樂片,待出影碟時,大家不妨留意一下。


項目負責人的苦惱

熟知栗的朋友,都知道我是一名超級工作狂,每週可以工作50小時而不言倦。不過近年開始感到有心無力;想搏,都沒精神搏。


其實這種轉變至正常不過,年紀大了,精力自然大不如前。不過公司這種吃人的機器,當然不會體恤。面對堆積如山的工作,該如何是好?


要移山,當然是要人。之前只負責一個項目,勉強可以獨力承擔;現在同一時間做數個項目,自然狂呼人手不足;沒人,在限期前便沒貨交。(要挾組長,嘻~)


不過要人也不是易事。首先,同一時間進行近十個項目,公司內的人手極之緊張;請外援嘛,沒經驗的幫不上忙;有經驗的,質素又參差……


是否所有項目負責人都會遇上這種苦惱呢?


2010年5月6日 星期四

超級大栗頭

因為太幼稚的關係,所以我決定這張圖只公開一天,今晚便收起。



2010年5月5日 星期三

三門仔魚排海鮮宴

離開了綠田園,我們坐車到大埔三門仔,吃魚排海鮮宴。



由三門仔碼頭,要坐約兩分鐘的快艇,才能到達設宴的魚排。快艇在平靜的海水上飛馳,猶如坐過山車往下墜的一刻,好刺激!


這是海鮮宴的部分菜色,蝦跟蟹都很鮮味。



吃過飯,大人小孩各自去垂釣和餵魚。栗子妹則拿著相機,隨處拍拍:




下午三時離開三門仔,坐半小時的車便回到九龍塘。在九龍塘又逛了半小時的書店,絕對是完美的一天!


2010年5月4日 星期二

綠田園之旅

今年五‧一勞動節,天朗氣清,於是公司上上下下,扶老攜幼,一起到綠田園郊遊。


是日有兩項節目,先是分組試做有機麵包。導師盧先生十分落力示範:


看看栗子妹一組的成果:


烘焙前
烘焙後


雖然發酵時間不足,但新鮮烘焙的麵包,香氣十足,實在令栗難以抗拒,吃了不少……


除了做麵包,當然還有應節活動:犂地。


快樂的時光總是飛逝,轉眼便到正午,要去別處吃午飯。離開綠田園前,當然要爭取時間,拍下美麗景物:



(待續)

2010年5月2日 星期日

計數解悶

最近人很鬱悶,無論是打機還是看書,都不能消除心頭那股悶氣,於是拿了2010年的會考數學卷二,埋頭苦計起來。


數學會考卷陪學生做了十多年,題目變化其實不多。最新這份,有很多都是翻炒舊試題,轉了少許。例如第七題,由「連續數」變為「連續奇數」,第三十二題,交點由x軸改到y軸,第四十六題,函數由正弦改為餘弦。栗認為比較有意思的題目,只有第二十六和四十九兩條圖形題。


做完卷,感覺比去年的試題容易(因為沒壓力!)。或許因為這樣,所以到現在還是很鬱悶耶~~~


第一次畫油畫

是日,一班「柴娃娃」跑到上環的Artjamming自助畫室,畫油畫舒解壓力。


(網上圖片)


因為栗子妹從未畫過油畫,故只要了一塊最小的畫布 (55 cm x 55 cm)。雖然面積不大,但要填滿那塊畫布,還真不是易事。想了又想,最後決定畫樹:先在畫布塗上底色 (淺綠 + 深綠 + ),再拿一些紅色和黃色的顏料,用畫筆點樹。


過了大約一小時,終於點了個小樹林出來,近看還可以,可是遠看便發覺構圖不行。見時間尚早,便拿了一盤白色顏料和一支大掃,把樹林塗掉,重新再來。塗白油的一刻,感覺超爽!


掃掉樹林後,大筆一揮,今趟畫了一個栗子頭出來。大概是教數日子有功,頭形畫得蠻不錯的,沒有起角。拿了些紅色和肉色的顏料,塗兩塗便完成。接著當然是觀賞別人的畫作啦!有些畫實景,有些畫抽象畫,大多都很美。


不過就算不美又如何?享受過程才是最重要嘛!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