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6月29日 星期二

政治與英語

奧威爾 (George Orwell) 的〈政治與英語〉(Politics and the English Language),跟他的《一九八四》一樣,永不過時。無論何時閱讀,也能找到發人深省之處。


作者指出,現代英語彷似霧中身影,教人看得迷濛不清。究其原因,是罐頭語句令文意失準,但更多時是因為作者對自己的文字不感興趣 (the writer is not interested in what he is saying)。為甚麼會這樣?一、作者成了政治宣傳機器,一切按黨的要求辦事;二、作者抱著「不求有功,但求無過」的心態,得過且過!


作者在文中列舉的劣例,在六十多年後的今天,依然俯拾皆是。是語言反映了社會狀況,還是人的劣根性恆久不變?


~ * ~ * ~ * ~ * ~ * ~ * ~ * ~ * ~ * ~


奧威爾的惡搞之作,用現代英語翻譯《傳道書》九章十一節:


King Jame's version
I returned and saw under the sun, that the race is not to the swift, nor the battle to the strong, neither yet bread to the wise, nor yet riches to men of understanding, nor yet favour to men of skill; but time and chance happeneth to them all. (
我又轉念,見日光之下,快跑的未必能贏;力戰的未必得勝;智慧的未必得糧食;明哲的未必得資財;靈巧的未必得喜悅。所臨到眾人的是在乎當時的機會。)


奧威爾的翻譯
Objective considerations of contemporary phenomena compel the conclusion that success or failure in competitive activities exhibits no tendency to be commensurate with innate capacity, but that a considerable element of the unpredictable must invariably be taken into account.


各位不妨細想,現代英語確實充斥奧威爾譯文中那些似是而非的詞語!


~ * ~ * ~ * ~ * ~ * ~ * ~ * ~ * ~ * ~


謝謝林沛理先生。不是他在專欄中提到,栗才不會下決心看。(懶得要命)


2010年6月28日 星期一

早上的電梯大堂

那一天,他因為要趕文件,提早去上班。本以為會獨霸電梯大堂,誰料卻碰上一位跳舞女郎。她在升降機前左右晃動,裙擺隨腰肢輕旋,姿勢美極了。


就在他沉醉在女郎曼妙舞姿之際,女郎驀然回首,臉上掛著兩朵紅霞。就在那一刻,他愛上了她。


~ * ~ * ~ * ~ * ~ * ~ * ~ * ~ * ~ * ~


聽同事說,電梯大堂中間那台升降機,右邊的鏡子會映得人較漂亮,於是她便提早回公司,趁無人時試驗一下。


她先站在升降機的左方,然後跳到右方,往返數次,再擺出不同的姿勢,但就是沒覺得自己漂亮了。人說「天生麗質難自棄」,她卻是飛上枝頭也成不了鳳凰!


就在她別轉臉時,看見一個呆小子站在大堂門看。他大概以為自己碰上瘋婆子了吧?想著便不禁臉紅起來。


2010年6月27日 星期日

我的志願

據說,「我的志願」是小學中文科指定的作文題目,但在栗的記憶裡,小時候好像從沒寫過這個題材。


第一次想到我的志願,該是讀中六那年。當時大家開始考慮到升大學的問題,栗便想到做社工。為甚麼是社工?大概以為自己是女超人,能拯救弱小於水深火熱。後來在水運會上,跟中文科老師說起自己的志願,老師聽罷眉頭一皺,說栗不適合當社工。縱然失望,也只好作罷。


後來大學選修了翻譯,畢業後便找到現在這份工。是否自己的志願?好像是,又好像不是。不過,早兩天栗終於想起來了。自己的志願從來都只有一個,就是當「語文玩家」(雖然不敬,不過夠潮)。我要好好掌握中英文的訣竅,寫作時隨心所欲,揮灑自如。


2010年6月26日 星期六

專題網誌

某雜誌刊出一篇題為「網絡名星」的文章,教讀者拍片放上網站要注意的事情,還提到若要網誌人氣爆燈,宜專攻大家感興趣的題目,如飲食、電影等。


寫網誌的目的,各人不同;有的為了解悶,有的為了抒發己見,有的為了維持人氣,身為讀者往往不得而知。但從作者的立場出發,為了吸引人流而只寫某些題材,絕對是苦。要知道,除非是絕頂高明的健筆,否則翻來覆去地寫某件事,難免會沉悶兼重複。寫作是享受,何必為了他人而將之變成苦差?


王迪詩小姐在〈舊橋食過世,不悶嗎?〉中,這樣寫道:


小妹很怕辛苦,但我更加怕悶。已經做過的事,無論做得多麼成功,都已經成為過去了,我不想重複,我喜歡做一些從前未做過的事。


栗子妹的意見是:情有獨鍾的,繼續堅持;討好別人的,立即放棄!(不過,若是為了糊口,似乎又該另當別論……)


飽足

週六要上班的日子,總愛到快餐店買一份豐富的早餐吃。


往常一定會光顧大家樂──香濃的奶茶,配上幼滑的炒蛋,光看便已滿足了一半。


但不知從何時開始,經營者決定要走高檔路線,於是食材的名字變矜貴了,快餐的價格上漲了,食物的份量變少了。吃完一份二十多元的早餐,肚子還是有點空。


後來在快餐店旁邊,開了一間賣熟食的便利店。食物的款式雖不及快餐店多,但份量真是沒話可說。二十塊錢有兩大塊炸魚柳、兩隻炒蛋、半份厚多士,還有一杯奶茶,絕對超值!


當然,論味道還是快餐店的略勝一籌,但打工仔如栗,最看重的還是飽足──吃不飽,又怎有力氣加班?


2010年6月22日 星期二

口音

上星期跟一位英國紳士吃飯,席間提到在英國鄉間遊歷的佚事,紳士說當地人的口音,外來人十之有九聽不懂,包括英倫居民。


中國人學英文,除了注重語法,發音是另一重要環節。君不見港府每年撥款給學校請外藉教師,目的是要提升學生的英語聽說能力?不過,聽完紳士的話,栗就在想,到底我們在香港學習的英文,在外國有多少地方通行?我們認為是英文的聲音,是否只在新聞報導員口中才會吐出來?


跟公司裡一位準大學生聊天,她說高考的英文口試,比日常生活中的應用困難多了。栗對此說法極之認同。日常生活中跟外藉同事交談,文法上有少許錯誤絕不影響溝通;但在試場裡,少許瑕疵便可以令你的成績降一級!


到底對學習英文的學生,我們是該嚴格一點,還是寬容一些呢?


風雲歲月

因為喜歡【燦爛人生】,所以在影音店看見這齣,興趣便立即來了:



(港譯【風雲歲月】,VCD分三集,片長約270分鐘)


以下故事簡介擇自博客來DVD


謝洛.范登堡經營的「范登堡咖啡」規模龐大,是十分成功的家族企業,公司在世界各地設有咖啡園及烘製咖啡工廠。謝洛的第二任妻子蓮娜是個酒鬼,在她戒酒期間,謝洛卻在一宗空難中去世,她被迫臨危受命,接管亡夫的生意。搜索隊在飛機殘骸內發現了一大筆現金,政府懷疑蓮娜涉及洗黑錢活動,她亦因此親自飛往非洲找尋證據。經多番追查後,她發現這些非法交易是由公司的數名高層操控。為了公司存亡,為了查出真相,她不惜走遍肯尼亞、德國、馬爾他及紐約在即將解開疑團之際,她卻懵然不知,身邊的親信竟會


查案劇向來最得栗子妹歡心,就趁這個沒有甚麼電影想看的季節,好好地煲這齣影碟!


2010年6月20日 星期日

一元二次方程

補習學生的數學考卷上,有這樣一道題:


(x - 1)(x + 1) = 1,求 x


本來栗妹不以為然,但見試題旁寫了以下步驟,立即將他罵個狗血淋頭:


x - 1 = 1
x + 1 = 1


問題出在哪裡?就是當兩個數相乘等於1時,並不表示其中一個數會等於1;只有在兩個數相乘等於0的時候,其中一個才會等於0!臭小子整天牙擦擦的,結果連最基本的概念也弄錯,叫我這個補習老師顏面何存。


~ * ~ * ~ * ~ * ~ * ~ * ~ * ~ * ~ * ~


題解:


(x - 1)(x + 1) = 1


x2 - 1 = 1


x2 = 2


x = 正開方2或負開方2


栗妹飲食週記

工作排山倒海,但又不想每晚加班,唯有犧牲週末的時間趕貨。不過七天工作換來的惡果,便是暴飲暴食──


星期二:晚餐吃西班牙比薩餐,然後去麥記喝朱古力特飲和吃林明頓


星期三:下午茶吃吉列魚柳沙拉加紅豆冰


星期四:豐富午餐加一杯七百毫升的冬瓜茶


星期五:下午茶吃蝦多士加咖啡,晚飯去會所吃極之飽肚的中菜


以上的食物,加上近日吃的糭子,體重肯定直線上升……


2010年6月17日 星期四

小玩意

在方老師那邊看見兩個有趣小玩意,轉過來與大家分享:


1. 顏文字


(ill・ー・)y─栗子妹


( ・_) ← chestnut girl


2. 平行世界的職業


栗子妹是120歲,討厭女人的歌手。


chestnut girl300歲,被雇用的王族護衛。


(一句到尾,就是老……)


2010年6月16日 星期三

糉子

早兩天,栗媽從公司拿了一張換領卷回家,著栗子妹到大家樂換糉子過節。栗子妹想起去年吃過同款糉子,味道不錯,於是第二天便興高彩烈地換糉子去。


糉子換來了,立即蒸熱吃。從中間切開,見一大塊肥肉,忙用筷子夾開,再切細,但愈看愈不對勁,總覺得少了甚麼。後來再想,原來是鹹蛋黃!倘大的一個糉子,竟然連丁點鹹蛋黃也沒有,怎樣吃得下?


近年世人注重健康,傳統應節食品也推陳出新,以迎合大眾口味。不過沒有鹹蛋黃的糉子,總教栗子妹覺得若有所失,吃不了兩口便停箸,回到工作枱去瞎忙。


看來得抽空去學包糉子,才能吃到心愛的口味。


2010年6月8日 星期二

舊物

家中的拖鞋斷了帶,走兩步便飛脫出去。栗媽見狀,立即搬出家中的存貨來:密頭膠鞋、綁帶拖鞋,但通通都給栗推掉。無它,腳下的拖鞋穿了五、六年,著實舒服,要栗重新適應另一對拖鞋?還是免了吧。(忽然想起,男友其實跟拖鞋無異……)


~ * ~ * ~ * ~ * ~ * ~ * ~ * ~ * ~ * ~


在公司坐了這些年,最最鍾情那張書桌,不單堅固耐用,桌面還夠闊,方便工作和堆放文件。可是公司最近裝修,計劃把全部書桌換掉。栗曾說過,自己留在公司多年不走,全因那張書桌;現在若要換掉書桌,是否上天暗示栗要準備轉工?抑或栗該逆天而行,在位子前貼上「桌在人在,桌亡人亡」的抗議標語?


沒心思看電影,卻有心情…

最近忙得要命,每到下班時份便已筋疲力竭,連張嘴的氣力也沒有。精神不佳,當然沒心思看電影 (近期也沒甚麼佳作上映),但卻有心情看書讀報。難道電影與書報是鐘擺的兩極,不能在栗的生命裡並行?


~ * ~ * ~ * ~ * ~ * ~ * ~ * ~ * ~ * ~


早陣子聽朋友說,《信報》有一位叫紀曉風的寫手 (其實是一組人吧?),其「獨眼新聞」十分好看。八卦栗聽到立即買一份來讀。一看,果然吸引!於是乎最近每到週五、週六,都會乖乖的給報販遞上六元,換一份《信報》來過過癮。天天對著公司裡那大堆文件,非得找點別的來讀,好調劑一下。


~ * ~ * ~ * ~ * ~ * ~ * ~ * ~ * ~ * ~


每逢週六,《信報》會刊登林沛理撰寫的「英文玩家」專欄。最近兩週,他提到 D. H. Lawrence Studies in Classic American Literature,對此書推崇備至,八卦栗當然立即四處找,結果只在谷歌的圖書館裡找到電子版。


2010年6月6日 星期日

筆記上的錯字

昨天替學生溫習經濟及公共事務科 (EPA),見他在筆記內抄了以下一句:


The workers will emphasis quantity instead of quality.


栗指著 emphasis 說:「這個該是 emphasize 才對。Emphasis 是名詞,這裡要用動詞。」誰知學生說:「全班都是這樣抄的,我不這樣寫,怕給老師扣分呢。」


好一個單純的學生!難道他以為沒有其他人會發現這個錯?到時老師肯定推說是學生抄錯,然後扣全班的分啦!


見學生一副誓不低頭的樣子,栗只好退而求其次道:「那麼就將句子改為 The workers will put emphasis on quantity instead of quality 吧!加兩個字總好過文法錯。」學生沉吟了一會,說:「還是用 emphasize 好了。」


竟然會因為兩個英文字而屈服,大懶蟲。


2010年6月5日 星期六

發脾四

發脾四既是人權也符合人性,不過栗最近察覺到,發脾四的壞處真是多籮籮:


一、發脾四的人,要不拍枱拍櫈,弄傷手腳;要不就大聲罵人,叫破喉嚨,極之傷身。


二、人會發脾四,總有誘因;不過對著誘因發脾四,往往解決不了問題。以栗為例,跟男友吵過無數次,發過大小脾四,他依然固我,爛泥一堆,氣。


三、若是對著誘因以外的人發脾四,隨時得罪人而不自知。因此在公司發脾氣四,絕對是大忌!


四、發脾四所釋放出來的負能量,能迅速在人群中傳開。自己不開心便算了,何必連累他人失去好心情?


綜合以上四點,栗決定往後要採取「你不快樂,所以我才要快樂」的工作態度。這不是甚麼正面思想,而是要貫徹自己包拗頸的性格!


 


推介:富士康下


請收集你的皮

今天補習,提起英文科口試。栗問學生:「當你想打斷別人話柄,表達己見時,該如何說?」學生立即接口道:「Would you mind to collect your skin?」栗呆了一呆,問:「你說甚麼?」學生笑笑口說:「中文科補習老師教的,即是『收皮』。


真是世風日下,道德淪亡!中文科老師教學生用英文罵人,這到底成何體統?丁點兒也不好笑!


不過,跟這個學生說教是沒用的,於是栗立即板起面孔道:「想不到連中三生也不會犯的錯誤,你這個中四生竟然犯上了。」學生想了想,說:「呀,是Would you mind collecting your skin才對!(按:Would you mind 之後要跟gerund)


好啦,既然你答對了,栗就如你所願收皮去。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