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29日 星期三

容易誤譯的詞語

家中有一本叫《話裡話外》的書 (ISBN: 978-756-003092-0),人民幣未升值以前買,不過港幣14.8元。書本的價錢雖便宜,可份量十足,收錄了多篇由內地大學外語系教師撰寫的文章,探討英語習語、俚語、諺語、典故和其他語言文化現象。其中有兩篇文章 (Peking duck guinea pig〉、〈從 Greek 想到的〉),列舉了一些容易誤譯的詞語,抄錄部分與各位分享。建議大家先想想詞語的中譯是甚麼,才看反白了的文字:


American Beauty        月月紅 (不是【美麗有罪】!)
China rose                  
月季,朱槿
Dutch courage           
酒後之勇
English disease          
軟骨病
French chalk              
滑石粉 (來源按此)
French leave              
不辭而別
Greek gift                   
害人的禮物
Indian meal               
玉米粉
Indian summer          
指秋天一段暖和、乾燥的天氣 (來源按此)
Mongolian idiot          
唐氏綜合症患者
Spanish athlete          
吹牛的人
Turkish delight          
一種來自土耳其的糖果


謹記詞語的意思往往來自上下文,不能單憑生字的解釋拼湊而成。翻譯時只要肯花點時間查字典,或是上網搜尋一下,便能避免誤譯。


2010年9月28日 星期二

韓風壓倒日風

最近電視台播的,全部都是韓劇,例如高清翡翠台的【伊甸之東】(沉重…),亞視的【愛情犀利哥】(播了很久耶~)NOW 100 台的【凸務女王】(輕鬆惹笑!),還有美亞電視劇台的【愛你千萬次】(超沉重…)。莫非因為中日關係緊張,所以電視台都不播日劇?


雖然曾迷戀日劇,但隨著自己喜愛的明星逐漸淡出,對日劇的癮頭已減。反而是韓劇,因為題材廣泛、明星有看頭,現在是愈看愈吸引。譬如 NOW 100 台之前播的【個人的取向】,栗子妹就極之喜愛:



孫藝珍飾演的朴開欣,既美麗又可愛。


2010年9月27日 星期一

人說「小病是福」,但病了幾天後,栗知道這絕不是 a
blessing in disguise
。還是無病無痛好。



~ * ~ * ~ * ~ * ~ * ~ * ~ * ~ * ~



說自己病了,英文可以用 I'm
not feeling well
。說別人病了,還可以用 ill sick。中文有「家裡有個病人」之說,可英文卻不能直譯為 There is a patient at home,因為 patient 一般出自醫生之口。若閣下不是醫生,還是說 My
(sister) is ill/sick
吧。



ill sick 二字的分別,除了在於英式美式外,sick
還可以指精神病。說某人
sick
,說不定是說某人發神經!另外,我們可以用
sick of (doing) something
,指我們厭倦了某種東西,例如 I am sick of watching TV all day. (我厭倦了整天看電視。)



ill 除了解作生病外,用作副詞時,有「不好」的含義,例如:

ill-defined (
不明確的)

ill-equipped (
裝備不良的)

ill-founded (
沒有根據的)



要將「不好」變做「好」,只要將 ill
改為
well
便成。


2010年9月26日 星期日

鐵漢柔情

因著洛比桑 (Luc Besson) 的名字,以為【這個殺手不太冷】(Leon: The Professional) 是一齣緊張惹笑的電影,沒料到卻頗為沉重。



生長在畸形家庭的12歲女孩 Mathilda (妮坦莉寶雯飾),因為家人被殺,投靠鄰居 Leon (尚連奴飾)Mathilda 得悉 Leon 是一名殺手後,遂向他拜師學藝,希望手刃仇人。二人朝夕相對,發展出一段既像父女又像戀人的感情……


記得 Leon 在戲中曾對 Mathilda 說過,殺過人以後,一切都會變得不同。這令栗想起李滄東導演的【薄荷糖】,說的也是愛與內疚的故事。如果 Leon 未曾經歷過慘痛的初戀,便不會走上殺手之途;不走上殺手之途,便可以像平常人一樣,落地生根,睡個好覺。


無論生活多沉悶磨人,栗還是想過平淡的生活。緊張刺激的生活,留待電影中人活給栗看好了。


2010年9月24日 星期五

金色池塘

一直以來都喜歡看中、老年人的愛情故事,雖然沒有年青人熱戀的澎湃,但經過歲月洗禮的愛情,既醇且美,令栗回味無窮。


【金色池塘】(On Golden Pond) 說的,正是栗最喜歡的愛情故事:年近八十的 Norman (Henry Fonda ) 患有心臟病兼輕度老人癡呆,其妻 (Katherine Hepburn ) 與他到湖邊小屋暫住養病。適逢 Norman 八十大壽,與他素來不和的女兒 (Jane Fonda ) 帶同男友及男友的兒子 Billy 前來賀壽,卻原來她是想把 Billy 寄養在父母家,好讓自己能與男友到歐洲旅遊……



故事描寫的愛情、親情、友情,每段均細膩動人。先說 Norman 與妻子,就是那種讓人艷羨的「執子之手、與子偕老」的愛情。縱使年華老去,但妻子在 Norman 眼中,依舊美麗動人;而妻子對 Norman 的無微不至,至死不渝,回想起來依舊溫暖栗心。



Norman 與女兒的父女情,因著二人的心結,起初顯得淡薄。但見 Norman 珍藏女兒小時候的釣魚服,遇難時呼叫著女兒的名字,還有女兒對 Billy 的妒忌,便不難體會到父女二人感情之深。最後二人能冰釋前嫌,令栗感到安慰。



Norman Billy 的友情,對某些人來說可能有點莫名其妙──怎麼沒有血緣關係的二人,比真爺孫還親厚?但友情從來都不受年齡限制,只要是興趣相投,便能成為好友。記得【隔窗有緣】(Finding Forrester) 中的辛康納利和小男孩嗎?Norman Billy 之間,就是這樣一段亦師亦友的感情。


電影中美麗的湖光山色,配上男女主角精湛的演技,一定不比在 IMDB 得八分或以上的電影差。本片榮獲第54屆奧斯卡最佳男主角、最佳女主角,以及最佳改編劇本獎。


2010年9月22日 星期三

靈魂之窗‧之三

因著教育背景不同,每個人看東西的方法也有異。英語有 with the eye of somebody 的說法,表達某行業看事情的方法,例如 Jenny looked at the design with the eye of an architect,便是說珍妮以建築師的眼光去評價設計。


人眼說多了,不如說說動物的眼睛。猜猜 Catseye bullseye 代表甚麼?根據《牛津高階辭典》,Catseye 是一種反射車頭燈的夜間道路照明系統,而 bullseye 則是箭靶的靶心,完全跟貓和牛沒有關係!


閒來翻翻字典,發現關於眼睛的諺語還真不少──


近在眼前:before/in front of somebody's very eyes
以牙還牙,以眼還眼:an eye for an eye, and a tooth for a tooth
眼闊肚窄:somebody's eyes are bigger than their stomach
長後眼:have eyes in the back of your head
渴求:give your eye teeth for something/to do something


看了一頁半字典,栗子妹最深印象的是 my eye 一詞。My eye 在口語中解作不相信某人或某事物。想起很久以前做翻譯習作,因不懂 pray 解作 please 而誤譯,自此看見表達語氣的詞語便格外留神。


[全文完]


2010年9月20日 星期一

靈魂之窗‧之二

大家常說看東西,但其實看,也有不同的看法。例如 to make eye contact 是「眼神接觸」;eyeball to eyeball 是「怒目對視」;to have your eye on someone是「盯著某人」;be all eyes 是「全神貫注」;under the (watchful) eye of somebody 是「受監視」;to turn a blind eye to something 則是「視而不見」。


要做到視而不見,眼睛必須要能夠開合。張開眼睛是 open your eyes,但若說 open your eyes to something,則表示「看清現狀」;而 eye-opener 則指令人大開眼界的事情。


至於 to shut/close your eyes to something,其實跟 to turn a blind eye to something 意思類近,表示「冇眼屎乾淨盲」!能 do something with your eyes shut/closed,則是某件熟悉的事,自己閉起雙眼也能完成。


中文有「眼睛吃冰淇淋」之說,英文也有 to feast your eyes。不過前者多指男人看女人,似不及後者中性。若要找「眼睛吃冰淇淋」的對譯,或許用 to make eyes at somebody to eye somebody up 會較貼近?


2010年9月19日 星期日

靈魂之窗‧之一

喜歡旅遊的朋友,一定不會對 red-eye flight 感到陌生。為何夜航班次又名紅眼班次?因為睌上坐飛機大多睡不好,睡不好自然眼紅紅!


新聞報導說,內地最近爆發紅眼症。有人以為紅眼症的英文是 red-eye disease,對不起,該是 pink eye (學名 conjunctivitis) 才對。至於何以是 pink 不是 red,有勞各位請教學者。


有紅眼,自然就有綠眼。莎翁在其劇作 Othello 中,便把貓比作綠眼怪物 (green-eyed monster)


O, beware, my lord, of jealousy;
It is the green-eyed monster which doth mock
The meat it feeds on; that cuckold lives in bliss
Who, certain of his fate, loves not his wronger;
But, O, what damned minutes tells he o'er
Who dotes, yet doubts, suspects, yet strongly loves!


(資料來源:http://www.phrases.org.uk/meanings/166600.html)


朋友擁有一雙明亮的黑眼睛,但她卻對藍眼睛情有獨鍾,這可能是因為 black eye 在英語中指眼睛的瘀傷,不比 blue-eyed blonde 誘人?不過說某某是某人的 blue-eyed boy (寵兒),卻並非讚美之詞。要避開貶義,還是用 the apple of your eye 吧!


栗子妹看電影時,十分容易落淚,但六婆卻總是 dry-eyed (除非她極之疲倦)。這樣也好,if there is not a dry eye in the house,豈非會淚流成河,把戲院淹沒?


說起看東西,鬥雞眼 (cock-eyed) 一向被視為不好的東西,但原來 to cock an eye at something 解作「留心看」。不翻字典,又會弄錯。




2010年9月18日 星期六

澳門環島遊

部門籌劃了一個建立團隊精神之旅,於是916日那天,栗子妹早上八時便要過大海。



是次為定向活動,各隊須於指定時間內,到以下地點進行指定活動:



- 路環黑沙海灘 (活動:堆沙堡壘)



- 氹仔澳門大學 (活動:到某學系辦公室門前拍照)

(從澳門大學望出去的景致不錯)

- 東望洋燈塔 (活動:坐吊車)

(這個好有型!)

本來活動設計不錯,惜天氣實在太熱,大家只想快快完成旅程,都沒甚麼心情說話。可惜。



(後話:整個澳門都是熊貓,感覺有點怪~)


2010年9月17日 星期五

三姑六婆豪門壽宴(下)

六婆這個傻婆,一向禮尚往來,於是她在三姑生日那天,請她到尖沙咀吃德國腸,喝匈牙利濃湯:




吃完飯,六婆送上生日禮物──半島酒店的西餅!三姑不禁叫了一聲:好豪啊~~~




兩個傻婆去了崇光那邊吃蛋糕,順道買月餅:




三姑覺得今年生日過得好豐足。


三姑六婆豪門壽宴(上)

時光飛逝,又到了三姑六婆的生日月份。今年三姑請六婆到四季酒店的
Blue Bar
吃自助午餐,超豪!



久聞四季酒店自助午餐的盛名,為食三姑當然第一時間去拿食物:



冷盤不錯,最喜歡那裡的沙律,夠爽甜!



熱葷不行,因為放得太久,變得軟綿綿、溫吞吞的,好難受!



極之難喝的咖啡。不是說酒店的咖啡都好喝的嗎?



至於甜品方面,有一款朱古力蛋糕的味道不錯,其餘的則不過爾爾。



埋單每位
$316.8
,以這個價錢吃上面那些食物,感覺有點不值。猶幸六婆尚算滿意,不然三姑便會覺得更不值!


2010年9月11日 星期六

黑店狂想曲

人始終是動物,肚子餓的時候,甚麼瘋狂事也能做出來。不信?看看【黑店狂想曲】(Delicatessen)
便有分曉。



【黑店狂想曲】這個故事,發生在一個糧食短缺的艱難時代。故事中的部分人物,為了要活命,便開始吃起人肉來。別以為他們會像蠻荒人般兇殘無禮,他們可是吃得十分文明的一族:先由黑店的屠夫負責殺人切肉,然後其他「同謀」第二天便帶著別的糧食,到黑店換肉去。



【黑店狂想曲】是【天使愛美麗】導演
Jean-Pierre Jeunet
的起家作,情節天馬行空,荒誕有趣。雖說是人吃人的故事,但並沒有甚麼血腥兇殘的場面 (奇趣香艷的反倒不少)。栗最喜歡的,是「床的韻律」的一段,真的只有法國人才想得出這種東西來。



P兄在介紹影片時,用了「虛構」一詞。不過栗想,其實我們現今依舊活在一個人吃人的世界,只是吃法不同罷了。【黑店狂想曲】這個故事,可能比任何真人真事更真實。


難學又難教

翻開中五的數學課本,發現新高中的數學課程,既難學,又難教。



難學之處,在於因課程時間延長而衍生出來的「深奧」課題。例如排列
(permutation)
,在栗的記憶中,從未在本地數學課程出現過。本來多學一種東西是好事來的,但以今日學生的資質,栗覺得還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至於難教之處,在於課題分佈不均。例如「續多項式」一課,竟然把指數方程
(exponential equations)
、對數方程 (logarithmic equations) 和三角方程 (trigonometric
equations)
全堆在一起。天呀,有多少學生連基礎對數和三角函數也還未學好,要他們在同一課學了這幾種方程,這不是苦了(補習)老師嗎?



不過方程還算是小事,概率
(probability)
那課中 andor not 的符號,才真的要了栗的命。我到現在還弄不清正U和反U……


2010年9月10日 星期五

城西書話

香港大學圖書館昨晚辦了一場題為「Poor
English: Why should Hong Kong care?
」的講座。講題雖然老土,但栗卻很有興趣知道,講者如何老調新彈,所以報名去參加。



因為碰上大堵車,所以遲了半小時才抵達會場,錯過了前半段的演說。但就後半段的內容,講者不過是抱怨港大生英文寫作能力不佳,文法錯漏百出,於是他寫了一本小書,教學生如何改善英語寫作能力。至於方法,不外乎是注意文法,以及別故作高深。



聽完陳腔濫調,便到聽眾交流時間。一位在新界區任教英文的中學老師提到,有些學生家長把英語視作只適用於上流社會之物,活在低下層的人不應高攀。栗聽罷不禁搖頭嘆息。為甚麼他們以為活在低下層,便一定要作「下流」人?雖說學好英語並不能保證優質生活,但這是給孩子看世界的一扇窗,為何要剝削?



另一位銀髮女士提到,語言的國際地位,跟國家經濟發展有密不可分的關係,這點栗十分認同。英語之所以能成為國際語言,除了因為它會吸納各國新詞,化為己用,還因為操這種語言的人,均來自操控世界經濟的國家。看西人現今一窩蜂地去學普通話,不難想像未來英語的地位,大有可能被取代。



有一位港大生提問,每日只有24小時,如何分配時間學好英語。聽到這樣的問題,教栗嚇傻了眼。父母不是從小便教孩子如何分配時間的嗎?如果你著意某件事情,自然會擠出時間來把它做好,何用別人指導,要花某個數量的時間?今日大學生的質素,真的淪落至此?



 



(多謝Teacher介紹!)


2010年9月8日 星期三

同級不同工

栗子妹服務的公司,一直以來都有「同級不同工」的問題。舉例說,栗負責的電子產品,另外三位跟栗同級的同事,從來都沒接觸過。



為甚麼會出現這種情況?大概是管理層喜歡仔細分工,故讓每人負責一個範疇。不知道這種做法有何好處 (各位能否告之?),但壞處呢,栗就想出兩點來。



第一、工作沉悶。雖說每件產品各有特色,但同類型產品的變化極之有限。長年累月做著類近的工作,不悶壞才怪。



第二、後繼無人。若特定技術只掌握在某個同事手上,萬一他走了怎麼辦?雖說公司不會因某人走了而倒閉,但要收執殘局絕非易事!



忽然想起這些來,是因為自己「靜極思動」,想離開公司。如果栗真的走了,不知由誰替管理層做那些難頂的電子產品呢?先祝那位仁兄好運。


2010年9月6日 星期一

不朽真情

(以下內容涉及電影【不朽真情】(Immortal Beloved) 的劇情,敬請留意。)



一封未能傳達的情書,一段讓栗悲嘆的戀情。


【不朽真情】由貝多芬的葬禮開始,他的秘書及追隨者辛德勒為其整理遺物時,發現了一封寫給「永遠的至愛」的信。由於貝多芬指明要把遺產留給「永遠的至愛」,於是辛德勒便四出訪尋貝多芬的舊情人,希望能找到這位女士,達成貝多芬的遺願……



電影透過貝多芬的親人和舊情人的口述,側寫了這位音樂大師的後半生。栗子妹一向不留意貝多芬的故事與創作,但看完電影後,感覺與他的距離拉近了不少。這位創作「命運交響曲」、「快樂頌」等不朽名曲的音樂大師,跟你我一樣也有七情六慾、喜怒哀樂,因此犯錯也總難避免。想起小時候唱「快樂頌」時,還道是哪位樂天音樂人的作品呢。



電影劇本寫得很好:透過「誰是貝多芬畢生至愛」此一懸念,令觀眾「窮追不捨」。當然演員精湛的演出也應記一功。男主角
Gary Oldman
的演繹維肖維妙,最記得交響樂團公演「快樂頌」時,他走上舞台,回憶起往事的表情,栗真以為他給大師上了身!



最後要鳴謝P兄。他不寫,栗就不會知道這齣好片。


2010年9月5日 星期日

一生何求

因為【一生何求】(Eternity and a day),認識了希臘作曲家Eleni Karaindrou


 



每次聽【一生何求】的 main theme 時,總會勾起心底某種渴望。可惜上次電影節時錯過了影片,還有因為原聲大碟超貴,到現在也只能靠 YouTube 止癮。


補習潮

上週舊聞提到,因教育局語言微調政策,中學生出現補習潮。有家長為了讓子女升讀英文班,每月花費千多元,讓他們參加由外籍人士授課的英數補習班。



今時今日,中學生補習早已成為常態,不補的才是異類。這段舊聞讓栗感到驚奇之處,在於為何有家長竟然迷信,外國人可以令子女學好數學?



首先,外國的數學課程,一般較香港的顯淺。除非拿了數學學位,否則要應付香港中學數學科的課程 (尤其是高中部分),殊不容易。香港真有這樣的「鬼」才嗎?栗十分懷疑。



其次,學生的數學成績不好,往往是由於他們不理解概念、用錯運算方法等。讓外國人去教,他們不明白也不懂得問,這不是白花了錢嗎?栗想,請本地大學生去教,效果可能更理想。



其實讓外國人教閱讀、寫作和文法,效果往往也不理想。不過要破除家長這方面的迷信,恐怕不易。


2010年9月4日 星期六

白夜行

(以下內容涉及電影【白夜行】的劇情,敬請留意。)

看完孫藝珍和高修主演的【白夜行】,只能嘆一句:問世間,情是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許?



十五年前,一宗謀殺案讓李佳和金佑漢這對小情人形同陌路。十五年後,佑漢卻為了保護昔日的小情人,不惜連番殺人……



電影以平行交錯的手法,訴說這對小情人的故事。故事伊始,美皓 (孫藝珍飾) 與男人在床上纏綿,然後鏡頭一轉,見佑漢 (高修飾) 拼命地把一個男人勒死。之後警方調查此案,逐漸牽引到十五年前的謀殺案。



美皓和佑漢在電影的前半段並沒有直接交流,二人只遙相偷望。待他們有第一次「正面交流時,場面卻是那麼的驚心動魄。忘不了美皓在大雨中那身純白的衣服,還有那把冷酷的聲音。可憐佑漢為了連自己也搞不清的「美好的將來」,便甘願成為美皓的犯罪工具。之後美皓和佑漢還有交談與見面,可是佑漢卻一次比一次不開心;在電影初看見的嘴角那抹甜笑,早已蕩然無存。是因為他已經看清美皓並非昔日的李佳?



電影以黑白作主調,配以《天鵝湖》的音樂,予人悽慽之感。尾聲佑漢與昔日小情人的眼神交流,讓栗感到惻然。愛使人癡迷,不得不信。



(後話:韓石圭的演技越見精進,他在電影中的演出,把高修給比下去了。)


2010年9月1日 星期三

一屋不能藏二乸

栗媽滑倒,傷了右手,變了獨臂神栗。於是向來十指不沾陽春水的栗子妹,便要肩負起做家務的重任。



栗家的家務,不外乎洗衫煮飯煲水沖茶。雖然栗很久沒下廚,但煲飯和煮簡單的餸菜,還是勝任有餘。可栗媽卻萬二分不信任,每當栗走進廚房時,她必定緊隨其後;當栗舉起任何一隻手,打算有所行動之際,她便發「鵝」功,連珠爆發,要栗這樣那樣做,連洗碗也如是!真是呢……



有說廚房是女人必爭之地,如果家中只有一個廚房,但卻多於一個女人對入廚感興趣的話,肯定會爆發家庭大戰。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