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0月31日 星期日

電子書的成本

據說,梁文道在電台節目上,批評書商利用電子書牟取暴利。他其中一個理據是,一張光碟的成本不過兩塊錢。



想不到梁生竟會說出這樣低能的話,虧他還是從事出版業的!兩塊錢不過是光碟的成本價,光碟的內容不用付錢購買嗎?如果梁生的說法成立,那他其實也是靠出版牟取暴利的一員。他寫的那些書,印刷費每本不過十來塊錢,怎麼在書店裡,他每本書的標價全都超過三十元呢?那可是成本價的一倍!



問過從事出版業的朋友,他說開發一本電子書的成本,包含以下項目:



- 作者的稿費/版稅

-
程式設計

-
編輯/校對員的工資

-
包裝設計與宣傳

-
燈油火蠟



很多人以為電子書的售價可以便宜一點,大概是因為互聯網上充斥著「免費」資訊吧。但其實世間豈有免費的東西?顧客不願付錢,便沒有人願意投資開發產品,從事相關行業的人便會丟飯碗,就是如此而矣。


大學生侵權事

某次朋友到本地大學的法律系參觀,見學生拿著全本影印的書本在上課,氣憤難平。她說:「想不到教授竟然連說也不說一聲,還能指望他作育英才?」



栗不知道當時的情況如何,但如果那是大班
(lecture)
,教授沒留意不足為奇。不過這則見聞,卻讓栗想起讀書時的一件趣事。



當年上英文課,老師要求同學買三本書,其中一本是
Raymond Briggs
的繪本《When
the wind blows
》。書本不足一百頁,售價為港幣九十六元正,算起來十分貴。於是有些同學便弄了影印本去上課。



由於是小班
(tutorial)
,老師很快便看到那些全本影印的書。可能是當時針對知識產權的討論不像現在的那麼多,老師並沒有斥責學生不尊重知識產權。她只是眉頭一皺,說:「這本書的色彩是其中一個討論範疇。」



於是那些自作聰明的同學,便只好死死地氣去光顧大學書店。真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2010年10月30日 星期六

遲了三十年的演奏會

是有甚麼力量,可以驅使一個清潔工偷取信件,再招攬雜牌軍,一起到巴黎冒充著名交響樂團演出?應該是對音樂的熱愛,對夢想的執著吧。


看【非常愛樂樂團】,最先的感覺是胡鬧──舉辦演奏會豈會這麼兒戲?但在笑鬧背後,卻藏著一個教栗心酸的故事:三十年前,清潔工本來是俄羅斯著名指揮家,但因為政治理由被辭退,為了留在歌劇院而當上清潔工……


指揮家組團的過程殊不容易,籌辦演奏會的過程也是一波三折,但看見一班雜牌軍由起先的雜亂無章,到後來的水乳交融,心裡頭不無絲絲感動。達成夢想的過程雖然艱辛,但那份喜悅卻是千金難買。


好喜歡雜牌軍交響樂團在演奏會中的演出,指揮家與小提琴家的交流更是讓栗回味。另外,導演交代樂團去向的手法更是值得一讚。本來在豆瓣只給了四星的評分,但看在柴可夫斯基小提琴協奏曲的份上,就五星吧!


2010年10月27日 星期三

生字

昨天寫到「小清貨、大清貨」時,想起朋友之前提出的一番偉論。



話說某次到朋友家,見她在寫教案,其中一欄為
vocabulary
。當時栗隨口問:「不是該寫 new
words
嗎?」誰知朋友一臉嚴肅地回到:「當然不該,根本就沒這種說法。試想想,寫 new
words
豈非暗示有 old
words
?沒有這回事吧?」



對於朋友的推論,栗極之不認同,但又沒實例反駁。我只是依稀記得,從前的英文教科書,有一欄叫 new
words
,介紹課文中新教的詞語。



其實,中文裡既有「生字」一詞,英文用 new
words
應該不會很古怪吧?不流行跟錯是兩碼子的事,得好好找證據去反駁朋友。


2010年10月26日 星期二

怪中文,爛中文

星期一去淘大看電影,路經安基苑某藥房,見櫥窗上貼了「開倉減價大清貨」七個字。



從來只有人「開倉清貨」,哪有人「開倉減價」的?況且,甚麼叫做「大清貨」?是否暗示有「小清貨」這回事?



總之,栗不覺得「開倉清貨大減價」這七個字的次序可以亂調。



~ * ~ * ~ * ~ * ~ * ~ * ~ * ~ * ~



星期日去觀塘游池,回程時見某中學掛了一幅橫額,上有「關懷裡成長,愉快中學習」一句。



真是的,「愉快學習」已經夠讓栗作嘔的了,沒想到還有比這更惡劣的東西。「愉快」從來都是形容詞,怎麼能寫「愉快中」呢?若說那是「愉快的氣氛中學習」的縮寫,那更離譜。中文不能隨便縮減的呀,他們以為自己是誰,有權寫這樣爛的中文?!



~ * ~ * ~ * ~ * ~ * ~ * ~ * ~ * ~



有句話,栗想說了很久:「普(通話)教中(文)」不過是官員為表親中所耍的手段,對語文學習半點好處也沒有。各位中文科的老師,您們真覺得內地的中文水平很好嗎?您們真覺得學生用普通話學習,語文便會有長進?請別自欺欺人。


2010年10月25日 星期一

抱抱俏佳人

儘管別人批評楊千嬅的演技不濟,儘管六婆討厭林,但栗還是很喜歡【抱抱俏佳人】。



喜歡【抱抱俏佳人】,是因為劇情輕鬆惹笑,貼近生活;故事又拍得完整,看完讓栗感覺滿足。雖然自己不能接受姐弟戀,但見有情人終成眷屬,心裡頭還是覺得萬二分高興。


劇本由黃真真和鄭丹瑞包辦,是故不乏佳句。感覺最深刻的,要數楊千嬅比較新舊男友時所說的話。愛人容易,但要維繫感情卻很難。若然兩個人在一起,無時無刻要處於最佳狀態,不能偶爾放鬆一下,做回自己,那有多辛苦!所以要戀愛,還是找匹配的人吧。



【抱抱俏佳人】中描述的姐弟戀,讓栗體會到,戀愛中的苦惱事,往往是庸人自擾。如果兩個人能追隨自己的心,不被過去羈絆,不呷無謂的醋,不理世俗眼光,戀情必能一帆風順。可惜的是,人非完美,世間也有太多變數,一帆風順的愛情,只會存在於幻想之中。況且沒經歷過試煉的愛情,是否又能天長地久呢?


送上電影主題曲「初見」。楊千嬅在新EP中演繹的五首歌,全都舒服熨貼,讓栗想起「野孩子」年代的楊千嬅,好懷念。


沒記性與記憶錯亂

週六早上去圖書館,見書架上放了幾本東野圭吾的書:



《神探伽利略》、《預知夢》、《白夜行(上)》、《放學後》



因為頭三本已看過日劇和韓片,於是便只借了《放學後》。但是回家翻開書本,卻發覺情節似曾相識。



「或許是打書釘時看過吧?」栗這樣想。



可是愈看卻愈不對勁,總覺得之前已讀過這本書。於是隨意翻翻,見書中有幾張圖,解說某個小詭計。



「噫,這個詭計我記得呀!」



再看結局,更確定自己之前已讀過這本書。沒奈何,只好下午再到圖書館,另借一本。



~ * ~ * ~ * ~ * ~ * ~ * ~ * ~ * ~



記得之前在網友處讀過【非常嫌疑犯】的介紹,於是在寫觀後感前,便到網友的網誌搜尋,好作個連結。不過用了幾組搜尋字眼還是搜不著,心想:莫非雅虎的網誌搜尋器壞了?



貼了電影觀後感後,收到網友的留言,說自己還未看【非常嫌疑犯】。既然至今還未看,就表示不曾寫過介紹啦。



那麼,栗到底是在哪裡讀過電影介紹的?


2010年10月22日 星期五

一號公路

Now 100 台現正播放的【一號公路】,是栗由年初至今,看過最奇怪的一齣韓劇。



【一號公路】是一齣關於南北韓戰爭的電視劇,緊接著【凸務女王】這齣輕鬆惹笑的時裝劇播放,在觀看時心情已要作出頗大的調整;加上第一集那些婆媽劇情(少爺打斷僕人兒子的手、兩男一女在橋上拉扯的定格等等),栗真有立即停機轉台的衝動。不過因為習慣了電視送飯,也因為同時段沒甚麼好看的節目,結果還是繼續看下去。



看了一集半以後,劇情忽然峰迴路轉,旋即吸引了栗的視線和耳朵;去到第三集,栗子妹更是盯著電視,目不轉睛。同袍的情誼、戰爭的策略、肉體與心靈上的痛,這些全都很好看啊!



不過三集,情節起伏已經那麼大,真是一齣奇怪的韓劇。期待故事往後的發展。

杜拉拉升職記

(以下內容涉及電影【杜拉拉升職記】(Go Lala Go) 的劇情,敬請留意。)



意外地可喜的一齣小品。



喜歡【杜拉拉升職記】,是因為劇情貼近生活。例如片初一段,說到玫瑰與王偉這對同居男女,為了誰要早點下班回家等修理師傅而僵持不下,這正正是很多現代人的寫照:每天營營役役,疏忽伴侶,無暇顧家。人與人之間變得疏離,除了科技,繁重的工作也不能卸責。



杜拉拉一角,頗能令栗產生共鳴。在電影中,杜拉拉由小職員晉升至人事部經理,工資在幾年來翻了三番,令人既羨且妒。但其實在成功背後,杜拉拉付出了不少:工時長不用說,戀情也因為工作而一波三折。猶幸她的態度積極,性格樂天,終能獲得美滿結局。若然人生真如戲,你說有多好?



電影中的辦公室戀情,拍得很甜美,令栗看得很開心。喜歡看小品的朋友,不要錯過這齣啊!

2010年10月19日 星期二

非常嫌疑犯

(以下內容涉及電影【非常嫌疑犯】(The Usual Suspects) 的劇情,敬請留意。)



栗喜歡峰迴路轉的故事,所以即使一早知道【非常嫌疑犯】的結局,仍然找了影碟來看。


電影運用了倒敘法說故事,一開始先展現事情的「結局」,然後才由 Kevin Spacey 飾演的跛腳騙子,向警官細說由來。這種鋪排的好玩之處,在於觀眾要透過敘事者所提供的資料,才能理解事情始末;而 Kevin Spacey 在說故事時,又不斷有新的線索出現,為觀眾重組案情倍添難度。

故事的高潮在電影最後數分鐘,就連我這粒一早知道結局的栗子,也不禁站起來拍手叫好。Kevin Spacey 的演出確實教人心折。當年電影上映時,想必有不少觀眾給這位演員騙倒。

豆瓣劇情簡介: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292214/


秋風起,懶蟲肥

秋風拂面,混身騒軟,人變得懶洋洋。



想看【再單身遊記】(Eat,
pray, love)
,但一見片長超過兩小時便已卻步。看電影是享受,若落得在戲院盹著的結局,還是放棄好了。



想讀小說,但精彩的難求。桌上放了東野圭吾的早期作品《美麗的凶器》,但這麼容易借到的書,想必不是很精彩吧?



想聽交響樂,但激昂的樂章無助抵禦睡魔,聽不夠十分鐘,便已昏昏欲睡。那麼去睡個午覺吧?但一想起明天還得上班便不敢放恣。



這又不是,那又不行,這樣的天氣真教栗惱懊。算了,假期就呆在家裡聽收音機吧……


2010年10月17日 星期日

花與蝶,三代人的故事

先後看了日本電影【戀戀凡花】和亦舒的《從前有一隻粉蝶》,兩部作品同為歷時三代的故事。【戀】說的是女性在不同年代,對事業、愛情與家庭的付出;而《從》則是三段世家子與弱女子的愛情故事。



上世紀初社會風氣保守,婚嫁講求門當戶對,自由戀愛與異族通婚成了禁忌;到了世紀中,女性地位逐漸提高,能與男人在職場上比併,但「找歸宿」的概念依舊存在,好人家對拋頭露面的女子也避之則吉。雖然近年女權高漲,但情況恐怕沒多大改善。一句「給女孩一個家,就是嫁」,時光立即倒流一百年。



縱使受到家庭和社會的壓迫,但【戀】與《從》中的女性樂天知命,自強不息,令栗欽佩。另外,栗也喜歡兩個故事的鋪排:祖上圓不了的夢,就由子孫去達成。不真實,但夠窩心。



而窩心的故事,最適合這個季節看。



[後話:Have
you never been mellow
是電影【戀戀凡花】其中一首插曲。]


2010年10月14日 星期四

Have you never been mellow


Have you never been mellow            Olivia Newton-John


There was a time when I was in a hurry as you are
I was like you
There was a day when I just had to tell my point of view
I was like you
Now I don't mean to make you frown
No, I just want you to slow down

Have you never been mellow?
Have you never tried to find a comfort from inside you?
Have you never been happy just to hear your song?
Have you never let someone else be strong?

Running around as you do with your head up in the clouds
I was like you
Never had time to lay back, kick your shoes off, close your eyes
I was like you
Now you're not hard to understand
You need someone to take your hand

Have you never been mellow?
Have you never tried to find a comfort from inside you?
Have you never been happy just to hear your song?
Have you never let someone else be strong?


2010年10月11日 星期一

糊塗見工記

早前申請教育局某職位,今日獲邀上該局面試。



朋友告誡,面試前要做足準備,於是便上該局網頁看看,但因為讓「新聞公報」氣壞,於是準備之事便不了了之。



今日面試,主考官問了三條問題:



- 新高中學制內容 (勉強應付)

- 教育局常任秘書長是誰 (我唔知~)

- 近日最熱門教育議題 (天,我連中學殺校這麼大件事都記不起來!)

連熱門議題都答不上來,一定不會獲聘啦……



雖然今次失敗了,但得著不少。在同一間公司待久了,裝備日漸鬆懈。偶然出去見見工,令自己有動力去修整儀容、關心工作以外的事情,這不是很好嗎?


2010年10月6日 星期三

新聞公報?

到教育局網頁查資料,見「新聞公報」一詞,嚇了一跳。從前 press
release
一般譯作「新聞稿」,從何時起變了「新聞公報」呢?



諸事八卦的栗子妹立即谷歌一下,見「新聞公報」多源自港府和內地網頁──果然又是北來的惡魔!不過搜尋「新聞稿」時,卻發現並非所有政府部門均轉用「新聞公報」,莫非有局長仰慕中共文化,勒令下屬用中共土語?



其實「新聞稿」簡單易明兼歷史悠久,沿用下去絕沒問題。另外栗想不通,何解是「公報」而非「公佈」,希望不是跟某親中報有關吧。



[題外話:已有高人撰文,指年份中的「零」應寫作「0」,盼各位寫公文時注意一下。][是栗子妹太過執著,這段可以不理。]


2010年10月5日 星期二

滿屋書魂

求學時,染上了買書癮,陣日往書店鑽,大灑金錢。父母雖有微言,惟栗以讀書人自居,故買得理直氣壯也。當年想,退休後時間多,定能細味書香。



到今天,始知當日低能白癡。別說知識日日新,書本易過時;身體機能,每況愈下,退休後還能否看書,未知之數矣。從頭細想,自己不過仰慕書本知識,何不趁精力未竭,縱身入書海,碧波暢讀?



從今起,願化身讀書狂,以慰滿屋書魂。


2010年10月4日 星期一

平面世界

國慶日看了【平面世界】(Flatworld),一齣很有趣的平面動畫。


動畫片長約半小時,說男主角不慎剪斷電纜,開啟連接電視世界與「現實」世界之途,引發連串驚險事件。此片最有趣之處,在於「現實」世界中的人物,全都是紙片般的物體;人可以穿縫而過,物可以扭成紙團。可在電視世界,卻是色彩繽紛,感覺立體。

栗子妹喜歡這兩個世界的對比。「現實」世界的平板,反映了很多人的想法:覺得人生單調乏味,刻板無聊。電視世界的鮮活繽紛,才是他們嚮往的東西。不過,電視世界是否真如想像般美好?其實未必。璀璨的東西,稍縱即逝 (轉台!);以為留得住,不過是墮進另一個刻板的循環 (電視節目有固定內容!)

嚮往新事物是好事,但必須謹記,知足才是快樂泉源。


2010年10月3日 星期日

亂調

每逢假期,生活節奏總給打亂。



日常工作佔去生活的大半,餘下的時間容易打發。可到假期,時間忽然倍增,令栗不知如何是好。說看電影,一齣已教栗筋疲力竭,是故煲劇更不用想。說看小說,又找不到令栗廢寢忘餐的;索然無味的書,不看也罷。



如是者,假期便成了收音機的天下。扭開收音機,用聲音點綴空間,由思緒隨處飄搖。捉得住的,便打開電腦記錄下來;捉不到的,就隨它去吧。



這樣花時間極之浪費,但人生哪得幾回假?舒舒服服地過好了。


第七屆香港亞洲電影節

盼了很久,終於等到第七屆香港亞洲電影節開鑼。



每次聽別人提起香港亞洲電影節,總不期然想起內田賢治──他的【同班同學】實在令栗難忘。可是今年還是沒見導演的新作,惟有寄望明年。



查閱節目小冊子,影迷別注環節會播放李滄東導演的新作【詩】。栗子妹喜歡導演的【薄荷糖】和【密陽】,是故對【詩】滿有期望。



除了【詩】,栗對以下節目也感興趣:



- 【哈哈夏】



- 【好雨時節】 (有鄭雨盛!)



- 【小人國】



不過暫時只買了【詩】的戲票,其餘的,隨緣吧。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