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11月25日 星期四

不「打」不相識

某日上班途中,忽然想起如何跟兩位朋友在網上結識(觀迎對號入座



朋友甲是創作人,栗子妹是他的隱形粉絲,看他的創作但不留言。可是某天他貼了一篇作品,內容似乎暗示想跟女友分手。這下可令栗火了,於是便留言責罵他,誰知小栗的留言還引來不少迴響呢!想起當日群罵的壯觀場面,忍不住便笑了出來。(後話:其實是一場誤會



朋友乙是讀書人,栗子妹偶然發現他的網誌結集成書,便高高興興地買了一本,還在練習場中略略介紹了一下。本來以為「神不知,鬼不覺」,誰知卻讓他用足跡功能找了出來!不得已,只好從練習場中走出來~~~



這些都是美麗的回憶,也令栗明白到,網絡是一個『不「打」不相識』的世界。


2010年11月24日 星期三

一件事情,兩種感覺

無蹟說,在國家地理看過關於屠殺海豚的紀錄片,感覺血腥,令栗禁不住拿【海豚灣】作比較。



為了要讓世人得知日本人的暴行,【海豚灣】確實不乏血腥場面,但整體感覺卻不心寒,反而鼓舞人心,讓栗很想將訊息傳開去,很想為海豚做點事。這大概是因為導演用了戲劇性的表達手法(結果被很多人評為煽情~,還有海豚在海中自由暢泳的片段,實在美得讓栗心顫。



生活中有很多事情,讓人感到灰心喪志、無可奈何,但其實要扭轉逆境並非絕不可為,只要相信自己的能力,能堅毅不屈,逆境往往會轉化為機遇。一人之力太渺小?不,只要有很多人抱持同樣的信念,那股力量無可抵擋。



祝願拯救日本海豚行動事事順利。



~ * ~ * ~ * ~ * ~ * ~ * ~ * ~ * ~



回味了三天,【海豚灣】今日終於正式公映!



http://www3.cinema.com.hk/revamp/html/list_detail.php?lang=c&movie_id=4832


因保育之名

在【海豚灣】看見日本太地町那個自然保護區(實情是海豚集體墓地!),讓栗想起西貢的海下灣海岸公園。



當初成立海岸公園,大概是想保育海灣內的珊瑚。只是,負責單位不住辦導賞活動,引來大批「有心人」,而那些「有心人」所帶來的垃圾及噪音,其實對區內生態造成更大傷害。



近年大眾的保育意識不住提升,社會上也多了很多維護動物權益的組織。這些組織辦教育,搞抗爭,熱誠教人感動。只是當我們抽離一點看時,不難發現這些動作均是徒然。動物所受的傷害,全都源自人類的自私、貪婪與任性。只要有人類的一天,牠們還是要繼續受苦,差別只在多與少罷了。



而人類各種的保育行為,會否只為了自我滿足(贖罪)?為甚麼不可以只設立保育區,而不讓其他人進入,令生物有安全的棲息之所?


2010年11月23日 星期二

The Cove

據聞2010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海豚灣】,在香港只有兩家戲院願意放映,這真是令人嘆息的消息。

【海豚灣】之所以能夠獲獎,多少跟其懾人心魄的影像有關;那個因屠殺海豚而染紅的海灣,想必令很多觀眾的心抽了一下。海豚本來可以在海裡無憂無慮地生活,人類卻為了滿足私慾而讓牠們犧牲,世道果真淪落至此?

大家可能會想,日本太地町的漁民屠殺海豚以圖利,跟我們有甚麼關係?但身處地球村,又豈容只顧自己事?我想起之前聽過一個故事:某天,地上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洞,人們相繼把垃圾倒進去;然後有一天,天空出現了另一個洞,垃圾全都回來了。會否太地町漁民的惡行,有一天要我們承受害果?

十分佩服【海豚灣】攝製隊的熱誠、勇氣與智謀。要拍攝漁民殘殺海豚的場面困難重重,他們能排除萬難取得錄像,殊不容易。這麼珍貴的片段實在不容錯過。而大家在看過紀錄片後,不妨想想,我們到底可以為海豚做甚麼?

2010年11月22日 星期一

看完【海豚灣】,想想可以為海豚做甚麼

據聞2010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片【海豚灣】,在香港只有兩家戲院 (bc 與 ifc) 願意放映,這真是令人嘆息的消息。



【海豚灣】之所以能夠獲獎,多少跟其懾人心魄的影像有關;那個因屠殺海豚而染紅的海灣,想必令很多觀眾的心抽了一下。海豚本來可以在海裡無憂無慮地生活,人類卻為了滿足私慾而讓牠們犧牲,世道果真淪落至此?



大家可能會想,日本太地町的漁民屠殺海豚以圖利,跟我們有甚麼關係?但身處地球村,又豈容只顧自己事?栗想起之前聽過一個故事:某天,地上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洞,人們相繼把垃圾倒進去;然後有一天,天空出現了另一個洞,垃圾全都回來了。會否太地町漁民的惡行,有一天要我們承受害果?



十分佩服【海豚灣】攝製隊的熱誠、勇氣與智謀。要拍攝漁民殘殺海豚的場面困難重重,他們能排除萬難取得錄像,殊不容易。這麼珍貴的片段實在不容錯過。而大家在看過紀錄片後,不妨想想,我們到底可以為海豚做甚麼?



~ * ~ * ~ * ~ * ~ * ~ * ~ * ~ * ~



【海豚灣】於本週四公映,感謝邀請栗子妹觀賞優先場的朋友。

預告片:http://www.youtube.com/watch?v=cmNWHGjGetw&feature=player_embedded


2010年11月21日 星期日

學生送的蘋果

之前在補習學生家看見一些立體拼圖,愛不釋手,想不到學生竟然買了一盒送栗,不好意思耶。



(網上圖片)



蘋果還未砌好,完成後一定放在公司裡,朝夕相對。

2010年11月19日 星期五

撥亂反正

這兩個星期,累煞人。



其實這兩個星期只上了五天班(兩天接受培訓,三天大假),但因有病在身,加上新產品設計方向未明,栗真的感到心力交瘁。



一如既往,栗是中途加入新產品設計小組的,所以有些事情,我只能默默跟從,無權駁回(也無從反駁)。不過在策劃過程中,我不斷問自己:「這樣真的行得通嗎?」



而最最可惡的是,公司的合作伙伴並不覺得現行的設計概念特別出色。整場設計概念簡報會上沒一下Wow聲,非常失敗。



不過會議後聽同事說,部門的頭兒並不覺得自己走錯了路,有一位更說我們應該引領客戶前行,而不是讓客戶牽著鼻子走。有自信是好事,但若去到自大的地步,我們便離失敗不遠了。



公司現在是三權分立的局面,新產品設計小組勢孤力弱,要力挽狂瀾並非易事。不過栗子妹從來都是個包拗頸,明知不可為也要為之。我不要同事做徒勞無功的事情,我不要做一些客戶不喜愛的產品。



只是,我至今仍覺得很孤單無助。大家可以給我一點支持和鼓勵嗎?


2010年11月17日 星期三

「又中又英」的糊塗原文

一篇文章屬優屬劣,試試翻譯便有分曉。以 褚簡寧 先生週二的專欄文章為例,串嘴有餘但組識不足:

Legislative councillor Frederick Fung Kin-kee doesn't speak good English at all. But at least he dares to speak it. He's not a wimp like Gary Chan Hak-kan. Chan is wimp because he no longer dares to speak English after he was laughed at for saying “try my breast” instead of “try my best.” A wimp is a slang word that means a weak or cowardly person.You can say: “My husband is a wimp. He didn't dare pick up my wedding ring when it fell into a pile of dog excrement.” In case you don't know how to pronounce wimp, it rhymes with the word shrimp. Chan Hak-kan should read my column. He can learn a lot of pronunciations! (栗真的想不通,為何不在狗糞堆上檢東西,是沒膽的表現。有誰能解釋一下嗎?)

I respect Fung Kin-kee for daring to speak English even though he doesn’t speak it well. Therefore, I won’t point out the many mistakes he made during an English radio interview recently. As head of the Equal Opportunities Commission's policy and research committee, he was talking about the lack of access in buildings for disabled people. But instead of using the word disabled, he said many buildings could not be “easily used by handicaps.” (前一句才說不指出他的錯誤,後一句便已說了一個出來,這算甚麼?)

Saying handicaps is grammatically wrong. He should have said handicapped. But I won't bother about that. What I want to point out is it is not politically correct, especially in the US , to describe a disabled person as handicapped. The word handicapped is considered offensive and disrespectful. You should use disabled instead. In the US , people who cannot see are seldom called blind. They are described as visually impaired instead. Similarly, the word deaf is seldom used nowadays to describe people who cannot hear. It is considered offensive. The politically correct term is hearing impaired. Those who cannot speak are no longer called dumb or mute but speech impaired. You can jokingly say: “Chan Hak-kan has become speech impaired in speaking English since saying try my breast(點解只有 dumb mute no longer calledblind deaf 還在灰色地帶嗎?插了兩個灰色地帶的字在中間,只會讓讀者覺得不知所措。)

希望 褚簡寧 先生留意他是在寫文章,而不是在主持廣播節目。白紙黑字,非謹慎不可。

2010年11月16日 星期二

「又中又英」的生硬中譯

昨天早上讀褚簡寧的專欄「又中又英」,那篇中譯,生硬至極:

馮檢基 敢膽說好英語 (甚麼是「敢膽」?就算變成「膽敢」也是錯,因為說好英語不是錯!)

立法會議員馮檢基說的英語完全不行,但他至少有勇氣說,不像陳克勤這個沒膽鬼"wimp",把「竭盡所能」"try my best" 說錯為「試試我的胸部」"try my breast"飽受取笑後,就不敢再說英語。(「飽受嘲笑」有問題嗎?為何要換作「取笑」?) "Wimp"是俚語,指軟弱、沒膽的人。你可說:「我丈夫是膽小鬼 "wimp",我的婚戒跌在一堆狗糞上,他竟沒膽檢回來。」(按文意,不是該譯為「沒用鬼」嗎?) "Wimp" "shrimp"同韻,陳克勤應看看我的專欄,可學到很多字的讀音。

我尊敬馮檢基英語不好 (單看這半句,真教栗O),但仍有說英語的勇氣。因此,我不會指出他最近接受電台英語頻道訪問時,犯下的眾多錯失。作為平等機會委員會政策及研究專責小組召集人,馮談到本港缺乏無障礙設施,方便殘障 "disabled" 人士。他不說 "disabled",卻用了 "handicaps"(殘疾人士)。

"handicaps",犯了文法錯誤,他應說 "handicapped",但我不理會這個。我想指出的是,這樣說是政治不正確的,特別在美國,指殘疾人士為 "handicapped",是冒犯和無禮的,應該說 "disabled"。在美國,失明人士很少被稱為 "blind",應叫作視障人士 "visually impaired"。同樣,現今很少人稱失聰人士為聾子 "deaf",這會冒犯他們,正確應稱為聽障 "hearing impaired";不能說話的人不再被叫作啞子 "dumb""mute",應叫語言障礙"speech impaired"(是「啞巴」吧?) 你可開陳克勤玩笑:自從說了 "try my breast" 後,陳克勤變成有語言障礙 "speech impaired" 的人。

栗明白報紙要跟時間競賽,錯漏難免。但一篇生動的英文配如此生硬的中譯,原作者未免太委屈了吧?

~ * ~ * ~ * ~ * ~ * ~ * ~ * ~ * ~
  
試修改譯文如下:

馮檢基雖錯 猶勇氣可嘉

立法會議員馮檢基的英文一點也不好,但我佩服他有勇氣說,不像陳克勤那個 wimp,因別人嘲笑他把 try my best (竭盡所能) 說成 try my breast (試試我的胸部),以後便不敢再說英文了。Wimp 是俚語,指軟弱、沒膽的人。我們可以說 My husband is a wimp. He didn't dare pick up my wedding ring when it fell into a pile of dog excrement. (我丈夫是沒用鬼,他竟然不敢替我從狗糞上檢回掉落的婚戒。) Wimp 的發音為 /wImp/,跟 shrimp 同韻。我的專欄寫很多生字的讀音,陳克勤應該讀讀!

身為平機會政策及研究專責小組召集人的馮檢基,最近接受英文電台訪問時犯了不少錯誤,但念在他敢說英文,在此我只提一點。他談到本港缺乏無障礙設施時,將殘障人士說成 handicaps

首先,handicaps 的文法不對,應改為 handicapped。撇除文法,handicapped 屬政治不正確,在美國如此稱呼殘障人士,會被視為無禮,令人反感,因此我們該改用 disabled。在美國,失明是 visually impaired 而不是 blind,失聰是 hearing impaired 而不是 deaf,不能說話是 speech impaired 而不是 dumb mute。我們可以打趣道:Chan Hak-kan has become speech impaired in speaking English since saying try my breast! (陳克勤自從說了 try my breast 後,便有英語障礙了。)

(譯完才發原文寫得很累贅,栗子妹刪減了一些,希望不損文意。)

2010年11月15日 星期一

洗咖啡杯妙方

自從公司添置了咖啡機後,栗子妹久不久便喝上一杯。可是咖啡喝多了,杯子便會有漬,清洗十分麻煩。百潔布加洗潔精本來是不二之選,但擦杯子時需要頗為用力,且洗潔精對皮膚不好,令栗不敢勤加清洗。



某次跟舊同學聚會,聊起這個話題。同學告知妙方:用白砂糖清洗。回公司開了一包隨熱奶茶附送的白砂糖來試,只輕輕一擦,咖啡漬便自動脫落,過不久杯子便光潔如新。最好的是,白砂糖不傷手!



本著「開心大發現」精神,栗回家試過用咖啡糖和粗鹽去擦杯子,證實兩者均不能去漬。至於為何只有白砂糖才有如此功效,就有勞小兄弟替栗姐查證了(細佬唔准扮睇唔到呀



將妙方告知親愛的六婆,她說用牙膏擦杯子也可以去漬。栗聽完後卻在想:若我用白砂糖擦牙,不知能否美白牙齒呢?


2010年11月14日 星期日

螺絲項目

某日,辦公桌上忽然出現了 Henry James 的《The Turn of the Screw(鬼故事來的。同事看見,好奇地問:「書名點解?」栗連本書為何會出現都不知道,如何能解答同事的疑問?不過,我倆就著 screw 字聊了起來,先是 screwed up(弄糟了的事情),然後說到手頭上那一團糟的項目,同事不禁慨嘆一句:真是 project screw。唉,極有同感。


每次看見 screw 字,總會想起不好的東西,例如 to have a screw loose (傻、瘋)to screw someone out of something ()。不過,to screw up one's courage 是「鼓起勇氣」、to have your head screwed on the right way 則是「不幹蠢事」。所以是好是壞,還是得看字典解釋。


話說回來,栗和同事都以為 a turn of the screw 是諺語,但 OALD 卻沒有收錄。後來問外籍同事,才知道諺語解作「令情況惡化的舉措」,記下來方便日後翻查。


2010年11月12日 星期五

莫名其妙的禁播

週末本來打算休博養病(咳到癲咗,但讀舊聞時,發現港鐵竟因「題材敏感」而禁止在站內播放【煞破天劫】(Unstoppable) 的宣傳片,忍不住要上來說兩句。


【煞破天劫】的故事非常簡單:一列運載危險品的火車,因操作員失誤而變成無人駕駛,直搗民居。資深工程師跟新晉車長自告奮勇,要截停這列火車,然後期間驚險百出……


看電影的時候,從沒聯想起香港偉大的鐵路系統(港鐵在境內是不運貨的,對嗎?)。勉強要作比較,栗都只會覺得電影中的火車很懷舊,好像是從鐵路博物館走出來似的。港鐵因何故會覺得題材敏感?難道市民日常坐的列車都是無人駕駛的?抑或是大家坐的列車給靜悄悄地扣上了危險品貨卡?千萬別告訴栗子妹,播宣傳片會招來惡運,令港鐵故障!


好一次莫名其妙的禁播。


~ * ~ * ~ * ~ * ~ * ~ * ~ * ~ * ~


既然港鐵不播,栗子妹就在這裡播


2010年11月11日 星期四

分手說愛你

難怪很多人對【抱抱俏佳人】嗤之以鼻,黃真真的前作【分手說愛你】確實略勝一籌。


【分手說愛你】的優勝之處,在於故事夠貼近大眾,容易引起共鳴。雖說姐弟戀在現今社會是熱門話題,但總不及男女間離離合合普遍吧?而男女主角之間的默契,令他們在銀幕上迸發出不少火花,為電影倍添魅力。



雖說自己頗欣賞故事,但【分手說愛你】不無缺點:首先,模仿自家拍攝的錄像片段,看得栗頭暈眼花;而臨近結局,揭曉真相時,栗忍不住「妖」了一聲。


DVD收錄了「看不到的二十三幕」,由導演解說,很有看頭。當導演提到某個拍攝日下大雨時,栗忽然憶起之前隨拍攝隊工作時的艱辛。拍片從來都不是易事。


[後話:跟大男孩戀愛,女方注定要吃苦。以《德芬郡奶油》的楊雅量為例,她為方正吃了多少苦頭?]


2010年11月10日 星期三

形似字

早前提到書店擺位問題,網友留言用上 conspicuous place 一詞。不知是栗病昏了頭,還是「年紀大,機器壞」,我即時想到「可疑的地方」,要定一定神才意識到那是「顯眼位置」。


英文有很多串法相近的字,令人頗為困擾。對栗來說,auspiciousconspicuous suspicious 三個形容詞就十分形似。當然,它們的解釋完全不同:


auspicious: (formal) showing signs that something is likely to be successful in the future (吉祥的)


conspicuous: easy to be seen or notice, like to attract attention (顯眼的)


suspicious: making you feel that something is wrong, illegal or dishonest (可疑的)


要弄清楚形似字的分別,除了多查字典,或許可借George一句:「常記」方能「不忘」。


2010年11月9日 星期二

病句改正練習

讀書時做過無數練習,但大多是過眼雲煙,轉瞬即忘。若要數印象最深刻的,應是中二那年英文科老師給同學出的病句改正練習。

那份練習內有百來句,全部摘自同學的作文。大家看的時候是一行一驚心,深怕會看見自己的「佳句」。雖然栗子妹英文科的成績,當年是全班數一數二,但最終還是發現有一句給收錄在案,錯誤是在該用名詞 curiosity 的地方用了形容詞 curious

這份練習讓栗如此難忘,是因為老師的苦心。要在八十篇作文中抽百來題病句絕非易事,想必老師花了不少時間;而選用同學的作文,比起隨便從補充練習中抽題,令人印象更深刻。起碼過了這些年,栗還記得當年所犯的錯誤。

為貼近考試題型,近年的病句改正練習全部以篇章為單位,每篇斷句十多二十行,每行最多一個錯處,可以是多一個字、少一個字或改一個字。那種機械式的操練,瞄一眼已教栗心寒。多做這類練習,英文真能有長進嗎?

2010年11月8日 星期一

謝謝光臨

星期日晚到尖沙咀崇光百貨地庫的Italian Tomato吃餐。商店以半自助形式經營,顧客先排隊付錢,再憑單據取食物。


本來很少留意單據的,但可能是票子太長的關係,以下句子自動映入眼簾:


Thank you for coming Italian Tomato.


是栗眼花?但多看了兩遍,還是看不見 coming 後面那本應存在的 to 字。


留意 come 是不及物動詞,中間須插入介系詞,才能與名詞連結。go arrive 也是不及物動詞,我們不能說 to go/arrive a place,而要說 to go to a place,或是 to arrive in/on/at a place[按:home 是例外,謝謝乏言先生指正。]


尖沙咀是鬼佬雲集之地,商店印出這樣的英文,羞家。


2010年11月7日 星期日

書店擺位之謎

之前書店秋季大減價,買書狂栗當然第一時間衝去書店掃貨。



近年流行普及經濟學叢書,書店的展架大多預留了位置放這類圖書。不過很奇怪,無論栗逛某連鎖書店的哪間分店,那個角落永遠只看見以下三位作家的書:



Steven Levitt (《蘋果橘子經濟學》作者)

Tim Harvard (
《誰賺走了你的咖啡錢》作者)

Robert H. Frank (
《經濟自然學》作者)



至於栗頗欣賞的Dan
Ariely (
《誰說人是理性的》作者),他的作品要不就放在特價區 (明明全店書籍有折,還要弄個特價區出來,折扣又不是給多了~),要不就放在書架上,這是何解?栗不覺得 Dan
Ariely
不及另外三位作者出名呀!



~ * ~ * ~ * ~ * ~ * ~ * ~ * ~ * ~



題外話:Dan
Ariely
的新作《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
》頗不對勁,買書前請三思。


莎士比亞書店

拖拉了很久,終於讀完《莎士比亞書店》。




《莎士比亞書店》的作者雪維兒‧畢奇 (Sylvia Beach),是一位富冒險精神的美國女子。她在二o年代,隻身遠赴巴黎左岸,開設莎士比亞書店。書店業務以租售英文書籍為主,吸引了當年一班新晉或已薄有名氣的作家光顧,包括海明威和喬爾斯
(James Joyce)
。後來雪維兒更為喬爾斯出版及發行《尤利西斯》(Ulysses),一本當年在英美兩地被禁的書。



讀頭幾個章節時覺得很有趣,也很佩服雪維兒的勇氣,但當讀到她與喬爾斯的瓜葛時,便無名火起三千丈。栗子妹體會仰慕別人時的情不自禁,但雪維兒對喬爾斯的付出似乎太過火了,過火到栗以為她是在暗戀喬爾斯這位有婦之夫!嘿,不擅經營跟不倫之戀,可是完全不同的罪名呀。



撇除雪維兒跟喬爾斯的瞹眛關係,栗其實挺欣賞和羨慕這位傳奇女子的。經營書店雖然艱苦,但能結交一班文人雅士,以及出版一本曠世巨著,應該感到此生無憾了吧?


2010年11月6日 星期六

平凡人合寫的【詩】

(以下內容含劇情,敬請留意。)



昨晚看了李滄東導演的新作【詩】,心裡頭那種慽慽然的感覺,至今仍然揮之不去。



【詩】的主角是一位年過花甲的老太太(尹靜姬飾)。某天她參加了寫詩班,然後在尋找寫詩的靈感時,身邊發生了一連串的事,有關於她自身的,有關於她孫兒的,有關於她孫兒同學的,還有關於她男主人的
……



【詩】中不乏美麗的山河景色,可是在美景靜謐之中,卻飄著淡淡的哀愁,令栗感到抽心之痛。印象最深刻的片段,要數寫詩班的學員訴說生命中最難忘的一刻。將別人眼中的小事匯集起來,原來可以極之動容。



李導演的作品,滿載對平凡人的關愛;他以細膩的筆觸,描寫小人物的喜怒哀樂,又以自己的慧眼,批判時間和社會對這些人造成的影響與傷害。【密陽】中尋求救贖的女人、【薄荷糖】中走上自毀之途的男人,還有【詩】中的老太太,他們的傷痛,想必令很多觀眾難以釋懷。



【詩】中那涓涓流水,就像生命般永無止息;一代人去了,另一代便接上來。希望導演的靈感同樣永無止息。期待他的新作。


~ * ~ * ~ * ~ * ~ * ~ * ~ * ~ * ~


既然電影沒用上配樂,容栗子妹自選一首:



用落花來比喻生命的流逝,其實也恰當吧?


2010年11月4日 星期四

夜闖bc

星期三約了六婆和兩位可人兒到荃灣打邊爐,席間聊起法國電影節──



三姑:六婆,不如一齊去睇【巡迴表演】(On
Tour)


六婆:乜嚟架?

三姑:有艷舞團架。

六婆:唓,一班女人有乜好睇。



雖然六婆沒甚麼興趣,但經三姑努力游說,六婆最終同意一起去看!



~ * ~ * ~ * ~ * ~ * ~ * ~ * ~ * ~



因為六婆答應去看電影節,於是三姑便打算散席後到bc買票。



(晚上九時四十五分,地鐵長沙灣站)

三姑:去到bc都十點啦,不知買不買到票呢?

六婆:我覺得一定買到,戲院起碼十時半才關門吧?



三姑在油麻地站下車,火速跑到bc。時為晚上九時五十五分,見一男子在購票,三姑急急腳拿了宣傳刊物查場次,然後跟在男子身後,立即撥電話給六婆約實。



三姑:請問售票處開到晚上幾點?

職員:晚上十時。

三姑:有勞了。(時為晚上十時十分)



~ * ~ * ~ * ~ * ~ * ~ * ~ * ~ * ~



其實三姑今晚會到bc看電影的,她那麼急著去買票,都不知為了甚麼。


2010年11月3日 星期三

消失了的商店

有朋自遠方來,相約到銅鑼灣聚舊。



整整一年沒到過銅鑼灣逛街,最先想起的是時代廣場地庫二層的影音店。可是到那裡轉了兩個圈,商店影蹤全無,只好作罷。(下趟一定要早點出旺角)



逛完時代廣場,找地方祭五臟廟。朋友說想到便所主題餐廳吃餐,但店舖關了門。在街上溜了兩個圈再上去,依然是重門深鎖。可是店舖沒貼出結業告示,又並非裝修,這樣關門很突兀啊~



近日樓價租金齊升,猜想商店關門跟昂貴租金有關。香港這寸金尺土之地,要做生意殊不容易。經歷多輪租金淘汰潮,能留下來的,大概最終只餘下連鎖集團如大檸樂吧……


2010年11月2日 星期二

逛街煩

別人盡說逛街爽,栗卻覺得逛街煩。



近日天氣轉涼,於是趁放假便到商場逛逛,打算添些秋冬衣物。不過熟知栗子妹的朋友,都知道栗不會純為買衫而逛街的,所以行程其實是:



到書店買旅遊書(聖誕去台北 -> 逛唱片店找Heifetz和馬勒的唱片/影碟 -> 看櫥窗



買書容易,但找古典唱片/影碟難。德福倘大一間HMV,竟然只放了兩、三架古典唱片和影碟,極之失望。(下趟到旺角得早點下車,到新世紀的唱片店仔細看看。)



買不到碟便去看衫,不過連鎖店的衣物又是令栗極之失望。顏色單調不用說,要找適合這個季節穿的衣服更是難比登天──商店不是在賣大衣便是小背心,如何買得落手?結果逛了兩個商場,看了近三十個櫥窗,才買了一件衫和一雙鞋(還吃了一個撻



四個多小時的購物之旅,不知花掉栗多少腦汁。若不是上班要穿像樣一點的衣服,栗令願坐在家中看電視。


2010年11月1日 星期一

狂琴四分鐘

Vier Minuten 終於出了港版DVD,中文譯名【狂琴四分鐘】。



一直對這齣電影念念不忘,一來是因為那充滿壓迫感的故事,二來是因為片末那四分鐘的鋼琴演奏。那場傾注生命,併發激情的演出十分震撼,讓栗難忘。


【狂琴四分鐘】說的是兩個女人的故事:年邁的鋼琴教師在獄中遇見極有演奏天份的女囚珍妮,遂向獄吏建議為珍妮授課,準備參賽。她花了不少心思,才讓性格狂躁的珍妮就範。珍妮在鋼琴課上展露才華,二人也建立了微妙的感情。本以為一切順利,卻在比賽前夕發生了事故。鋼琴教師不惜一切讓珍妮參賽,更向她道出一段不為人知的往事……


電影的總體氣氛頗為陰鬱,某些情節也略嫌粗疏,但在音樂和畫面處理方面卻極之一流。珍妮戴著手銬彈鋼琴、師生在農莊上翩翩起舞,這些畫面都給栗留下了深刻印象。九十九元的DVD,物有所值。


本片榮獲第57屆德國電影獎勞拉獎,相當於德國的奧斯卡最佳影片獎。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