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31日 星期一

錯愛與執迷

看電影,每人都有他的偏見與錯愛、領悟與執迷,如此而已。(林沛理)



在林沛理先生的文章中讀到這句,喜歡到不得了。簡簡單單的一句,盡顯看電影的迷人之處。同一齣電影,每個人都會看到不同的東西,其中沒有好與壞、對與錯,有的只是個人喜好。對栗來說,每看一齣電影,便會多了解自己一分。



除了看電影,閱讀跟聽音樂不也如是?有人喜歡文字,有人喜歡圖像;有人喜歡歌手甲,有人喜歡歌手乙。其實跟別人有不同喜好並沒問題,最重要是自己樂在其中!



~ * ~ * ~ * ~ * ~ * ~ * ~ * ~ * ~



說起來,有不少人不喜歡林沛理先生的文章。他最為人詬病的,是那中英對照的寫作手法。可能栗是由「英文玩家」這個專欄讀起,往後看見他的中英對照並沒覺得不妥(甚至在「我的中文老師」這個專欄中,也覺可以接受!)。反而在林先生的文章中,栗發現不少有趣的觀點,引發思考。



是錯愛也好,是執迷也好,栗至今仍然喜歡讀他的文章,還決定繼續讀下去,直到「魔法」消失為止。


2011年1月30日 星期日

煩人的數學書

話說讀中五的學生某天忽發奇想,跑了去報「終極會考」以獲取實戰經驗。當補習老師的雖然極之不贊同他的做法,但既然已成事實,也就只好勇敢面對,提早教授中五下與中六的課文,好讓他儲夠彈藥「上路」去。



翻開中五下的數學書,第一課是「不等式」(inequality)。這本來是一個顯淺的課題,但不知怎地,佔的篇幅卻不少。細讀之下,才發現那些篇幅都用在「小步教學」之上,例如解釋「正正得正」與「負負得正」、教學生如何畫表記錄區間正負值等,看得栗一頭煙。



其實栗子妹教了這課十多年,一直都只叫學生記著「大過要兩邊,細過要中間」一句,所有一元二次不等式的難題便可迎刃而解!栗相信編數學書的人出於好意,想學生明白解題的步驟,但他們卻忘記了,太煩瑣會令學生迷失,甚至感到害怕。以栗的學生為例,他看見長長的課文,便以為課題很難,學得戰戰兢兢的,事倍功半。



但願未來的教科書可以簡而精,令學生朝「快而準」這個目標進發。


2011年1月29日 星期六

忙,忙,忙

農曆新年將近,本來打算放幾天假收拾家居,但見同事個個忙到喘不過氣來,也就只好打消放假念頭,留守公司。



不過,雖說留守,昨天還是準五時便逃跑,因為要趕往百老匯電影中心買票!今屆歐洲電影節的戲碼不錯,選了五齣:



英:一年未緣
(Another Year)

奧:沙發上的馬勒
(Mahler on the Couch)

捷:竊聽者的玫瑰
(Kawasaki's Rose)

德:三人行不行
(Run If You Can)

希:小小小希臘教父
(Little Greek Godfather)



bc 影友,又有機會碰頭啦!



~ * ~ * ~ * ~ * ~ * ~ * ~ * ~ * ~



今日要補習,聽日要睇【魔髮奇緣】、買書同返工,都唔知幾時先至可以執屋……


2011年1月27日 星期四

班扎古魯瑪的沉默

感謝乏言先生,讓栗子妹讀到這首美麗的詩歌



你見,或者不見我,



我就在那裡,不悲不喜;



你念,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裡,不來不去;



你愛,或者不愛我,



愛就在那裡,不增不減;



你跟,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裡,不捨不棄;



來我的懷裡,或者,



讓我住進你的心裡,



默然,相愛。



寂靜,歡喜。



It doesn't matter if you see me or not

I am standing right there

With no emotion



It doesn't matter if you miss me or not

The feeling is right there

And it isn't going anywhere



It doesn't matter if you love me or not

Love is right there

It is not going to change



It doesn't matter if you are with me or not

My hand is in your hand

And I am not letting go



Let me embrace you, or

Let me live into your heart

Silence Love

Calmness Joy



(譯文按個人喜好,作了少許改動。)


2011年1月26日 星期三

何解會是狄更斯

看了【通靈感應】(Hereafter)
的朋友,不知心底會否存疑,為何在眾多文人當中,麥迪文飾演的一角,如此鍾情狄更斯
(Charles Dickens)



栗子妹在推敲這個問題時,最先想到的解釋是,狄更斯的著作,跟電影主題吻合。但不,狄更斯云云作品中,「生死」這個主題並不明顯!



看似最合理的解釋解不通,那就從另一角度推敲──會否導演跟英國旅遊局有協議,透過電影宣傳狄更斯故居?可奇連伊士活並非商業味濃的導演呀……



想來想去也想不通,便上網碰碰運氣,結果找到以下一段對答 (資料來源)



問:I'm
interested in the Dickens connection, because it's never made very literal what
the connection is between Dickens and the story. [Damon's character listens to
Dickens stories read aloud on tape, and at the end of the film attends a
reading by Derek Jacobi at the
London
Book Fair].

答:I
don't know why I did that except for the fact that I love it. And I thought it
indicates great loneliness, and it indicates great vulnerability. The soothing
tones of a Dickens story, if that is your friend and that's what you take to
bed with you.
(
不太覺得狄更斯的故事能安撫人心喎~) I thought that says so much about the character,
without saying it about the character. There's a lovely moment where we see
Derek Jacobi reading at the end of the movie, and it cuts to Matt's face
wreathed in smiles. And I thought, oh, that's so sweet.
(
那組鏡頭真的頗動人) What a surprise. I love the Dickens part. I don't
know why, it just says so much about the character.



說了一大通,原來編劇純粹憑感覺……


2011年1月25日 星期二

妮坦莉寶雯與【黑天鵝】

在網上看見這張圖片,喜歡到不得了:


看電影介紹,妮坦莉寶雯在【黑天鵝】(Black
Swan)
中飾演一位芭蕾舞員,為著演好黑天鵝一角而精神分裂,最終毁了自己。

憑上圖中的文字,猜想她是因力臻完美而把自己迫瘋。其實做人太執著並非好事,做每件事情,盡了心便應放過自己。須知「完美」這東西,從來只存在於幻想角度裡!

話說回來,妮坦莉寶雯是懂得跳芭蕾舞的吧?看片段,她的舞姿美極了。


無賴

話說新相識的電影友提議要製作一張藏碟名單,方便交換影碟觀看。以栗孤寒的性格,這種名單當然連五行也填不滿。於是為掩窘態,立即拿了鎮山之寶【燦爛人生】出來,趁大家去了吃午飯,靜悄悄地把影碟放在電影友的書桌上,連讓他拒絕的機會也不給!laughing
其實這樣急於把影碟送走,還有另一個原因,就是要逼自己清碟。每次望著【燦爛人生】,總有一股想再看的衝動(所以這齣看了五次,合共三十小時!),於是其他影碟便被無限期擱置。如果影碟是自己的還好,偏待清的影碟,全是問朋友借來的,借了半年不還,他以為我想吞了影碟呢~silly

過年前一定要努力,看完【教父】、【懸河殺機】和【大國民】,加油加油!

2011年1月24日 星期一

喬治六世的演說

不知【皇上無話兒】(The
King's Speech)
在香港何時上畫。等待之際,不如先讀讀電影中,喬治六世向國民朗讀的正義宣言:



In this grave (嚴峻) hour, perhaps the most fateful (決定命運的) in our
history, I send to every household of my peoples, both at home and overseas,
this message, spoken with the same depth of feeling for each one of you as if I
were able to cross your
threshold (門檻) and speak to you myself. For the second time
in the lives of most of us, we are at war. Over and over again, we have tried
to find a peaceful way out of the differences between ourselves and those who
are now our enemies; but it has been
in vain (徒勞無功). We have been
forced into a
conflict (衝突), for we are called to meet the challenge of a
principle which, if it were to
prevail (獲接納), would be
fatal to any civilized order in the world. Such a principle, stripped of all
disguise
(偽裝),
is surely the mere primitive doctrine that
might (強權) is right. For the sake of all that we
ourselves hold dear, it is unthinkable that we should refuse to meet the
challenge. It is to this high purpose that I now call my people at home and my
peoples across the seas who will make our cause their own. I ask them to stand
calm and firm and united in this time of trial. The task will be hard. There
may be dark days ahead and war can no longer
be confined to (限於) the battlefield, but we can only do the
right as we see the right, and
reverently (虔誠地) commit our
cause to god. If one and all we keep
resolutely (堅決地) faithful to
it, then with god's help, we shall
prevail (戰勝).



King George VI
from
Buckingham Palace 3 September, 1939



(Source: http://i-aint-bovvered.tumblr.com/post/2833944761)


膽大妄為的翻譯,不知各位覺得如何:



在這決定吾國往後國運的嚴峻一刻,本王透過電台廣播,以平等的心情,挨家挨戶,向本地與海外子民宣佈,吾國再次陷入戰爭。一次又一次,吾國政府嘗試以和平的方法,化解與敵人之間的矛盾,但卻是徒勞無功。吾國被迫接受一種能摧毀文明秩序的原則,因而引發今次衝突。這種原則,在撕去所有偽裝後,不過是「強權有理」此一野蠻教條。為了子民所珍視的事物,吾國不得不接受敵人的挑戰。為此,本王呼籲本地與海外的子民,團結一致,以平和堅定的心情,面對敵人的進迫。任務維艱,前路茫茫,戰爭也不只發生在戰場上,但本王與子民可以虔誠地將任務的目的托負上帝,做眼前應該做的事。只要全國上下堅定不移,上帝定必眷顧,讓吾國旗開得勝。


謝謝乏言先生替栗子妹修訂譯文

在這決定國國運嚴峻一刻,本皇以堅定心情透過電台廣播,向本地與海外子民宣佈,吾國再次陷入戰爭。國政府不斷嘗試以和平的方法,化解與敵人之間的矛盾,但卻是徒勞無功。國被迫接受一種能摧毀文明秩序的原則,因而引發今次衝突。這種原則,在撕去所有偽裝後,不過是「強權有理」此一野蠻教條。為了子民所珍視的事物,國不得不接受敵人的挑戰。為此,本呼籲所有子民團結一致,以平和堅定的心情,面對敵人的進迫。知道任務維艱,前路茫茫,戰爭也不只發生在戰場上,但本王與子民可以虔誠地將戰果托負上帝,做眼前應該做的事。只要全國上下堅定不移,上帝定必眷顧,讓國旗開得勝。


2011年1月23日 星期日

非單親關係

George提過好看的電影,加上林小姐的好評,於是開畫第一天便飛奔到戲院觀賞。




【非單親關係】(The Kids are All Right) 是一個關於親情與倫理的故事:Nic Jules 為同志戀人,多年前一起到精子銀行借種生子,組織家庭。兒女長大後,某天卻忽然尋找起生理父親來,更與之親近。Nic Jules 的家庭因著這位不速之客,起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電影的特別之處,在於以一個非典型家庭,展現一些尋常家庭也會出現的問題,如兒女反叛、伴侶出軌等。幾位主角全是好戲之人:Annette Bening Julianne Moore 拿揑角色甚準,Mark Ruffalo 的演技更是讓栗眼前一亮!祝願此君演藝事業更上一層樓。


~ * ~ * ~ * ~ * ~ * ~ * ~ * ~ * ~


電影有一句對白提到 Russian novels,字幕直譯為「俄羅斯小說」會讓觀眾摸不著頭腦,宜改為「悲情小說」。另外,將那位生理父親形容為 interloper (攝石人),栗覺得非常貼切!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哪位知道為何 Russian novels 等同悲情小說,煩請告之。栗已想不起原因了。

2011年1月22日 星期六

皇上無話兒

哥連卓夫在【皇上無話兒】(The King's Speech) 的演出,好得沒話說。他將喬治六世內心的掙扎、恐懼與無助盡現觀眾眼前,讓我幾度落淚。



(好感動,可以連續看了兩齣好電影heart)

黑天鵝的妖艷,白天鵝的迷惘

妮坦莉寶雯在【黑天鵝】(Black Swan) 的演出,懾人心魄。由拘謹迷惘的白天鵝,演化成迷惑人心的黑天鵝,每一步都是那麼的完美。



電影初段的妮坦莉寶雯,讓我想起自己。追求完美的心,人皆有之,但若過了火,卻會走上絕路。今生的課題,大抵是要我學習從容不迫,以及磨練說話的藝術吧。

(想不到這齣電影竟成了自己的照妖鏡……whatevah)

2011年1月21日 星期五

Kindred spirit

今日做了件膽大妄為的事,就是發了個電郵給新老板,說在他的著作中見到錯別字和古怪中文!silly
不過老板知道我有看他的專欄,倒是蠻欣喜的,說要送我書,更說不如相約一起吃午飯。本欲答應,但「上司下屬 + 孤男寡女」,到時肯定謠言滿天飛~~~whatevah

雖然吃飯無望,但在他的電郵中見到 kindred spirit 一詞,感覺溫馨。知道他會當我的老板時,便覺得大家可以成為談得來的同事。有人可以跟自己聊聊書和電影,是十分開心的事情啊!pleased

2011年1月20日 星期四

指點戲院

跟朋友相約看電影,最後卻告吹,原因是朋友常到的戲院,栗一間也不願去。



先說 The
Grand
,不錯,座位是舒適,音響也不俗,但離栗家太遠了。來回花上兩小時,已可在家看一齣電影了,何必在路上浪費掉?



再說 The
One
,坐墊太高,嚴重吊腳,捱不了長片啊!



bc 滿意了吧?偏栗子妹遇人不淑,怕在那邊碰見舊人,不敢去!於是連朗豪坊和旺角百老匯也被迫剔出名單。



如是者,只餘下淘大影藝、APM 和太古城,全都離朋友家遠遠的。唉,我還是留家做自閉栗好了~~~


2011年1月19日 星期三

血聘

本以為不過爾爾,誰知又滿有驚喜的一齣電影。



【血聘】(Exam)
講述八位不同背景的人士,聚首一堂參加筆試,希望獲某大機構錄用。故事一開始,鏡頭逐一拍攝應徵者整理妝容,然後魚貫進入試場。應徵者就坐後,主考官跟他們說了一番耐人尋味的話,之後他們翻開試題,卻發現是白紙一張……



電影雖沒有超凡特技或大卡士,但栗依然看得津津有味,皆因幾位應徵者之間的角力引人入勝。當然,那道「消失了的試題」,也是令栗窮追不捨的原因。



有些觀眾對結局嗤之以鼻,不過栗卻覺得故事鋪排不俗。建議大家看影碟時,留意當中細節,且看能否在限時前,識破編劇佈局。

是chestnut,不是sweetcorn,stupid

收到雅烏電郵,說我的網誌登了那邊的甚麼甚麼龍虎榜。出於好奇心,按連結過去看看,誰知卻看見這樣的一句:

粟子妹涉獵甚廣的光影足跡

這句不知是出自哪位編輯的手筆,其空洞無物連特區政府的新聞稿也望塵莫及!另外,中文何時出了個「涉獵甚廣的xx」?我只會說對書本涉獵甚廣!「光影足跡」算是有創意,但對不起,我既不能用光影製作足跡,光影之中也不會見到我的足跡!(在戲院留下腳毛倒不出奇~)

不過以上都是小事,最叫我吃不消的是「粟子」的「粟」字。我知大陸亂到「栗」、「粟」互通,但這裡是一國兩制的香港呀!自小至今只知道後面那個是「粟米」的「粟」。明明在標題已寫清楚自己叫栗子妹,他們竟然硬給我個雜種名,叫冤!bitter

2011年1月18日 星期二

何必又中又英

褚簡寧在《頭條日報》的專欄「又中又英」,行文流暢,內容有趣;可是附在原文後的中譯,文字生硬,誤譯百出,其用途更是讓人摸不著頭腦。



無論翻譯何種文章,動筆前一定得先弄清楚用途為何,才能把文章譯好。以「又中又英」的中譯為例,要說協助讀者理解原文,先英後中的編排卻令人難以對照;要說讓不懂英語的人欣賞原文,對不起,褚先生的隨筆還未能登文學殿堂,沒必要整篇譯出!再推論下去,恐怕只餘下「噱頭」這個理由了。



就算是噱頭吧,負責任的譯員依然會想方法把文章譯好。但請看以下一句:



我有時吹噓(brag)識得本港一些重要人物,"Brag" 指誇下海口。



若不對照原文,還真以為譯者神經錯亂!明明前半句以
brag
譯「吹噓」,後半句卻旋即換了「誇下海口」。譯員/編輯難道沒想過,換了一種語言,後半句根本不必譯出?



身為譯員,本不應倒同行的米,但「又中又英」的中譯不單丟人現眼,那些死也不改的錯誤更會教壞學生。懇請免費報的負責人,把專欄的中譯從此刪掉吧。


2011年1月17日 星期一

要打就一定要贏

喜歡【打擂台】,劇中人旺盛的鬥志叫栗感動。



在這個「求學不是求分數」的年代,做任何事都不能計較輸贏,只能「盡力而為」,令到大的小的都意志消沉。其實甚麼叫「盡力」?不以冠軍為目標,不以分數作比較,叫孩子如何發力?叫他們如何得知力的盡頭在哪裡?



栗明白這一代人受不得壓力,但受不得並不表示壓力會消失呀!負責任的父母和師長,會教孩子如何面對和承受壓力(留意:不是減,壓力從來都是有增無減的。),而不是以含糊的語言蒙騙認知!給孩子明確的目標,從旁協助他們向目標邁進,這樣他們才不會變成膿包啊!

2011年1月16日 星期日

一些閒事

很多「正經」事想寫,但天氣冷,腦筋轉不過來,只好暫且擱著,待天氣暖一點時才想。



~ * ~ * ~ * ~ * ~ * ~ * ~ * ~ * ~



上週四到朗豪坊看【非單親關係】前,先到百老匯電影中心買第二天【讓子彈飛】的戲票。本來可以早點下班的,卻因為發脾氣誤了時間,結果要到六時半才到電影中心。



買了票,心想:「電影七時四十分才開場,還有很多時間吧?」於是便到附近的店吃碗麵。誰知店員跟栗對著幹,遲遲不肯上麵(後來者在吃,我的一碗還不見踪影!),結果拖到七時十五分才能結賬離去。



離開店舖,急步跑往朗豪坊。大概是心急之故,總覺得永遠到不了似的。好不容易跑到售票處,都已經是七時四十分了。看見長長的人龍,本來想打消看電影的念頭,但若不看,接下來便沒有時間看,於是把心一橫,排隊買票,無奈放棄頭十分鐘的劇情。



經此一役,栗決定以後都不到那間麵店吃東西!



~ * ~ * ~ * ~ * ~ * ~ * ~ * ~ * ~



週六上午公司辦活動,下班後獨個兒到電影中心看【非誠勿擾2】。不知是否活動場地鄰近電影中心,碰見的熟人還真不少。不過他們全把栗當透明人,有一位在栗的鼻尖前走過也可視而不見!是否自己平日得罪人多,稱呼人少呢?看來得好好檢討一下……



~ * ~ * ~ * ~ * ~ * ~ * ~ * ~ * ~



上週共看了五齣電影,依次為【非單親關係】、【讓子彈飛】、【非誠勿擾2】、【打擂台】和【血聘】,非常充實!


2011年1月13日 星期四

胡桃夾子之夜

仍然在回味上星期五到文化中心欣賞的表演。能現場聽香港管弦樂團演奏,感覺實在太幸福!


2011年1月12日 星期三

又來M2三角學證明題

問:不用計算機,求 cos
π
/11 + cos
/11 +
cos 5π
/11 +
cos 7π
/11 +
cos 9π
/11 的值。



解:

(sin π/11)(cos π/11 + cos 3π/11 + cos 5π/11 + cos 7π/11
+ cos 9π/11) ÷

(sin π/11)



= [(0.5)(sin 2π/11 + sin 0 + sin 4π/11 - sin 2π/11
+ sin 6π/11 - sin 4π/11 +

sin 8π/11 - sin 6π/11 + sin 10π/11 - sin 8π/11)] ÷ (sin π/11)



= (0.5)(sin 10π/11) ÷ (sin π/11)



= (0.5)(sin π/11) ÷ (sinπ/11) [Note: sin 10π/11 = sin (π - 10π/11) = sin π/11]



= 0.5

(這條想了近三個小時才想到~~~)


2011年1月11日 星期二

不理性的好處

雖然續集一般問題多多,但因為《誰說人是理性的》(Predictably
Irrational)
太精彩,所以栗子妹願意花百幾元,買了該書的續集《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
》來讀。



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
》全書分為十一章,作者 Dan Ariely 以不同事例,論述人的不理性,如何影響日常工作與生活。



起初看到書名,以為會讀到不理性為人們帶來的各種好處,但其實作者在這方面的論述並不多(嚴格來說只有兩點),難免令栗感到名不副實。既然相關材料不足,作者又何必要換書名?用
Predictably Irrational 2
不是更貼切嗎?



關於書中的論述,栗覺得第一章「Paying
more for less: why big bonuses don't always work
」與第五章「The case for
revenge: what makes us seek justice
」有點兒戲兼可笑。不過請教過讀心理學的同事,她說關於人性的實驗,結論一般不實。既然如此,那就不怪作者了。



雖然內容有瑕疵,但仍有不少可取之處。自己最喜歡第六章關於人類如何適應環境的描述,而第八章網上姻緣配對的討論,生動有趣,想透過網絡找尋伴侶的人士,值得找來一讀!



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
》雖較《誰說人是理性的》遜色,但作者仍能保持前作輕鬆幽默的筆觸,為讀者解說日常的不理性思維,因此還是值得推介的。



~ * ~ * ~ * ~ * ~ * ~ * ~ * ~ * ~



目錄:



第一章:Paying more for less:
why big bonuses don't always work (
付多得少:為何巨額獎金不能提升工作表現)

第二章:The meaning of labor: what Legos can teach us about the joy of work (工作的意義:樂高如何教曉我們工作的樂趣)

第三章:The IKEA effect: why we overvalue what we make (宜家效應:為何我們會高估自己作品的價值)

第四章:The not-invented-here bias: why "my" ideas are better than
"yours" (
原創的偏執:為何自己的主意總比別人的好)

第五章:The case for revenge: what makes us seek justice (報復:為何我們要找尋公義)

第六章:On adaptation: why we get used to things (but not all things, and not
always) (
適應:為何我們要選擇適應某些事物)

第七章:Hot or Not? Adaptation, assortative mating, and the beauty market (美不美?關於適應,同型交配與美容市場)

第八章:When a market fails: an example from online dating (市場失效:以網上姻緣配對為例)

第九章:On empathy and emotion: why we respond to one person who needs help but
not to many (
同情與情緒:為何我們會同情一個人而非一群人)

第十章:The long-term effects of short-term emotions: why we shouldn't act on
our negative feelings (
情緒波動的長遠影響:為何我們不應在感到不快時作出任何行動)

第十一章:Lessons from our irrationalities: why we need to test everything (不理性的教訓:為何我們要測試所有事情)



2011年1月10日 星期一

生命中的最痛

因為喜歡【燦爛人生】(The
Best of Youth)
中的
Georgia (Jasmine Trinca
),想看看她年青時的模樣,於是便找來她2001年的作品【生命中的最痛】(The Son's
Room)
觀賞。



【生命中的最痛】是一齣意大利電影,故事講述當心理醫生的父親,如何與家人面對兒子意外離世所帶來的傷痛。正所謂「能醫不自醫」,這位父親縱使替多少病人解開心結,卻無法克服自身的悲愴。他經常沉愐過去,又不住自責,拒絕與人傾訴,幾近精神崩潰。



透過電影,可以看到男女在治療傷痛方面的大不同。電影中的母親除了獨自痛哭,還會找別人傾訴,抒發胸中抑鬱。狠狠地發洩過後,便收拾心情,繼續向前走。相比起父親的內歛,母親的處理方法似乎較優。



至於父親最後能否走出陰霾,就留待各位發掘了。

2011年1月9日 星期日

東風破

【東風破】是為慶祝東華三院140週年而籌拍的電影,也是近年香港電影中,難得一見的上乘之作。劇本之用心,拍攝之細膩,深深感動了栗子妹。


電影以福源中藥店與東華三院義莊為背景,帶出了兩代人的故事:余並蒂(苗可秀飾)是一位濟世為懷的女中醫,數十年前選擇隻身遠赴舊金山,為海外華人贈醫施藥;林山(泰迪羅賓飾)經歷過生活上各種起伏,後來選擇在東華三院義莊工作,與棺材為伍;Merry Kwan/阿男(官恩娜飾)知道自己不久於人世,於是選擇隻身從三藩市來港,為自己死後籌謀;余麟(周浚偉飾)因著一宗意外迷失自我,他選擇賣掉祖業,以求贖罪……


電影中的人物,關係頗為錯綜複雜,但情節鋪排有條不紊;以選擇為主軸,回憶與現實交纏,層層遞進,觀眾看時不會感到吃力。幾位主角表現十分稱職:官恩娜的秀美令人眼前一亮;泰迪羅賓在廚房說的一番話,令栗落淚;至於余麟跟單親媽媽(何韻詩飾)的故事,雖簡短卻深刻,令觀眾反思。


關於選擇,有道是「有選擇是好事」,但現代社會,選擇泛濫,卻令人變得不知所措,甚或產生錯覺,以為世間存在完美的選擇。當我們選了一件物件或一個人時,往往會想:「這真是最好的嗎?」剎那猶豫,便會錯失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或許我們該相信電影所言,面前都已是最好的,我們沒有選擇錯。


留意 DVD 收錄了「【東風破】背後的故事」,長約五分鐘,非常值得看的訪問片段。


電影預告片:


2011年1月6日 星期四

東拉西扯

工作



上頭忽然傳來命令,說要隔週開小例會,隔月開大例會。因為阿姐逢週三回港,於是大小例會全部安排在週三,一排一整年!



這分明就是不讓「人」放大假的「鬼」主意啦……




電影



可能是農曆新年在即,一月份的好戲特別多。暫時鎖定以下三齣為必看之選:



【隔著圍牆說愛你】(Beloved
Berlin Wall)
、【讓子彈飛】、【迷失某地】(Somewhere)

如果時間許可,還想看以下幾齣:



【非單親關係】(The
Kids Are All Right)
、【惡人】(Villain)、【通靈感應】(Hereafter)



224日香港會上映妮妲莉寶雯的新作【黑天鵝】(Black
Swan)
,栗子妹會密切留意!




閱讀



清書行動進展良好。自購書已讀畢《未來在等待的人才》、《囚犯的兩難》、《The
Upside of Irrationality
》,下本將會是《中魔的人們》。《水滸傳》則繼續拖拉!



至於從圖書館借來的書,已讀完《佩鎗的茱麗葉》,正在看小兄弟推介的《圖書館戰爭》*,完成後再看東野圭吾的《瀕死之眼》。

*http://fongyun.xanga.com/736620600/library-war-or-the-toshokan-sensou/




音樂



週一在《虎報》讀到香港管弦樂團的廣告,用電郵答了一條問題,幸運地贏得兩張音樂嘉年華的門票,人生第一次到文化中心看表演!




金錢



賭馬依舊有出冇入(連馬經已花掉$42)。跟同事抱怨師傅說話不準,反倒給她教訓了一頓,說栗太貪。



其實貪心乃人之常情,只是自己從沒想過要靠賭馬買股票等方法賺大錢上岸。站在栗的立場,想贏是想證明自己眼光好兼運氣夠,所以雖然贏不到錢,但上場善風能得第二名,栗依然老懷安慰。


2011年1月5日 星期三

羅宋湯

天寒地凍,最想喝一碗熱騰騰的羅宋湯。

香氣四溢的濃湯,配上口感十足的薯仔和紅蘿蔔,喝進肚裡,感覺無比幸福。

可惜再好喝、再想喝,還是得節制,因為實在太肥膩了。

如果一星期喝超過一碗,身型便會極速暴脹。唉~~~



2011年1月4日 星期二

愛情戀上癮

雖然中文戲名頗無厘頭,但【愛情戀上癮】(Love
and Other Drugs)
卻是近年香港戲院難得一見的精緻愛情小品。



先說男女主角,積克格寧賀跟安妮夏菲維在銀幕上意外地合襯;二人不論是談情還是做愛,眼神跟肢體動作均十分自然,沒半點扭捏,令栗看得很舒服。



至於故事,雖然結尾略嫌老土,但劇情不單能讓觀眾反思,更有不少值得回味的片段。若大家喜歡愛情小品,這齣請不要錯過。



~ * ~ * ~ * ~ * ~ * ~ * ~ * ~ * ~



(以下內容含劇情,敬請留意。)



栗想了幾天,還是覺得 Jamie  Maggie 應該揮慧劍斬情絲。

年輕人總以為愛很偉大,其力量可以戰勝一切苦難危疾,可惜事實卻不然。即使Jamie 的情操再多高尚,但生活磨人,總有一天,他還是會忍不住離開 Maggie 的──難道他天真地以為,自己可以治好 Maggie 的病?

對於這種「不完全」與「不完美」的組合,栗認為應該見好就收,千萬別讓殘酷的現實蠶食美好的回憶。


2011年1月3日 星期一

軌跡

學生考試,被迫重溫了讀書年代已不甚喜歡的課題:軌跡 (locus)



不喜歡這個課題,是因為覺得好難好抽象。當年附加數要讀圓錐曲線 (conic
sections)
,除了今日殘留在課程中的拋物線
(parabola)
,還有雙曲線
(hyperbola)
和橢圓
(ellipse)
,這堆曲線一股腦兒在軌跡一課中出現,讓栗暈得一陣陣……



時至今日,軌跡一課雖已簡化不少,但依然好難好煩。先說新題型「sketch
and describe
」,學生不單要想軌跡如何畫,還要用文字描述,這樣不是太嚴苛了嗎?就算是以前寫方程的題型,對數底弱的學生來說也不是易事。

從前軌跡屬附加數的課題,現在卻成了所有學生必修的一課。負責編課程的人士,會否太看得起現今的學生呢?就算想香港多出幾個星之子、星之女,都不用迫大家一起讀軌跡這課的呀。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