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0月30日 星期日

Get high




計數真的很開心,尤其是破解難題後,心情極之亢奮!


應酬




上星期有兩團內地客來港交流,碰巧自己最近負責內地的項目,於是老頂便指派栗去接待他們。



自己素來謝絕應酬,但今非昔比,帶罪之身無權說不。不過,栗當然不會放過老頂。本來他是想由栗出面,然後自己逃脫,但最後栗還是把他拉了去兩個飯局,嘿嘿~



應酬內地客之難有二,其一是說普通話。雖然從前是必修科目,但這些年都沒甚麼機會說,所以生疏得很。其二是說話內容。兩團人經常掛在嘴邊的,都是樓、樓、樓,叫栗這種無殼蝸牛如何接得上嘴?



不過跟兩團人交流了三天,已然筋疲力竭,連手也舉不起來。到底專職內地業務的同事,是如何挺過去的呢?搞不通……


2011年10月23日 星期日

法國片的魔力


在電影中心見到一張叫【女僕的西洋棋】的影碟,想起那是 Cal 介紹過的【海倫的棋緣】(Joueuse),趕緊買了下來。



【女僕的西洋棋】是一齣勵志電影,講述當清潔婦的海倫,某天打掃旅館房間時,見到一對情侶在下西洋棋,狀甚親密。海淪想起自己與丈夫早已激情不再,於是想借西棋與丈夫重燃愛火。雖然丈夫未能體會海倫的苦心,但西洋棋卻為海倫打開另一扇窗,讓她看到生活的另一種可能。






說穿了,這不過是一個師奶蛻變的故事,不知在肥皂劇和電影中出現過幾回。話雖如此,法國片自有其魔力,化平凡為不凡。女主角的嫵媚與專注極之吸引,而棋局所蘊含的人生哲理,每次聽都會有新的啟發。海倫的轉變令栗相信,人生不會只有一種可能。



~ * ~ * ~ * ~ * ~ * ~ * ~ * ~ * ~



這是栗最喜歡的一幕,二人在不同的空間下著同一局棋:





在棋盤飛舞的這一幕並不好看,但配合之後的棋盤異變,對比十分出色:




悠閒說




因為得罪了二皇爺,令他決意要孤立栗妹,不分派新工作給栗,所以今個月特別清閒,每天準時下班,週末又不用為公司賣命。



出現這種狀況,本應為前途擔憂,但栗妹卻半點也不在乎,反倒輕鬆自在。真的,若要繼續委屈自己奉承二皇爺,栗寧願去死。



多了私人時間,自然要善加利用。首先是接補習。之前學生介紹的一家,栗跟他們相處得不錯,如無意外,應該可以一直補下去。今天下午會去見另一家,教小四學生英文,希望面試順順利利!



除了補習,當然少不了電影。本年度累計看了 191 齣,只差 9 齣便到
200
,心情既興奮又緊張。到底第 200 齣該看甚麼?得仔細想想。



栗妹素來不是一位好讀者,家中的書,很多都是讀了一半便丟在一旁,未能完成。趁今個月有空,便把這些書翻出來讀完。已讀畢《真愛挑日子》、《摩登時代》,下個目標是 600 多頁的《人性枷鎖》。努力!


2011年10月20日 星期四

感動,全因有共鳴


只差一點點,便錯過了這齣可能成為自己本年度最愛的電影:





雖然【鐵甲鋼拳】
(Real Steel) 的劇情十分大路,但依然能令栗目不轉睛。望著 Hugh Jackman 飾演的過氣拳手,逐步走出人生低谷,覺得既鼓舞又感動。人生路漫漫,誰沒試過跌進低谷?重要的是,跌倒後該如何自處──是停留原地怨天尤人,還是奮力站起另覓出路?各位定必心中有數。





真是愛死了
Hugh Jackman =^.^=


2011年10月18日 星期二

點心紙



跟外籍同事去飲茶,填點心紙的責任通常會落在本地同事身上。不過這天老板決定打破傳統,讓外籍同事肩負這項神聖的任務。


由於由外籍同事負責填點心紙,於是頻道便由廣東話轉到英語。雖然在公司一向慣用英語溝通,但去到叫點心時卻出了問題──到底「兩籠牛肉」的英文怎麼說?


「那個蒸籠叫 bamboo steamer,是否叫 two bamboo steamers of beef balls?」


,咁怪?點心英文叫 dim sum dishes,我看叫 two dishes of beef balls吧?」


「咪住,牛肉放在碟子上,應該叫 two plates of beef balls 才對?」


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爭持不下,最後由外籍同事裁決,判詞如下:


Well, if we really have to say it, we'll probably say 'two lots of beef balls'.


嘻嘻,又學到嘢啦。


2011年10月17日 星期一

給愛書人的童話





當初因為「忘年友情」四個字,決定買下【為瑪格利特朗讀】(My afternoons with Margueritte / La tête en friche) 的影碟,但原來,這是一個關於閱讀的童話故事。




男主角蔡傑曼自小又胖又笨,師長經常對他冷嘲熱諷,母親又對他愛理不理。儘管如此,他並沒有長成一個冷漠暴戾的人,反而敏感熱情,愛園藝、愛生活。某天,他在公園裡,遇見 95 歲的瑪格利特,二人一見如故,成了忘年之交。瑪格利特為他朗讀卡謬的《瘟疫》,讓他初嘗閱讀的樂趣,發現另一片艷陽天。


電影長約八十分鐘,以插敘的形式,交代蔡傑曼的成長歷程。故事平淡似水,但當中的親情和友情,還有對閱讀之愛,彷似一股暖流緩緩流過心田,令人無比舒暢。最喜歡那個童話式的結局,盡顯閱讀無邊無際的魔力。

送上預告片:


2011年10月16日 星期日

拆字看人生



在《晴報》見到一篇題為〈拆字看人生〉的短文,當中兩段很有意思:


學生說:「Tears 一般要加 slaughter 則不可以,人生畢竟是眼淚多於笑聲吧!」


我回應:「不是,tears countable;而 laughter 則是 uncountable 的,可見眼淚有日可盡,笑聲卻是源源不斷──人生還是喜悅的。」


(栗:回應其實有點「夾硬來」,中文也不是很好,不過只要你的心願意,人生確是樂比苦多。)


~ * ~ * ~ * ~ * ~ * ~ * ~ * ~ * ~


學生說:「Life lie只是一字之差。」


我回應:「不是,life like 才是一字之差;不接受 failure 的人生才是 lie。」


(栗:誰沒試過失敗?最重要是學會面對,待機會再來時,不要再犯同樣的過失!)


2011年10月13日 星期四

愛是吐司


(以下內容涉及電影【知味人生】的劇情,敬請留意。)



人生離不開悲歡離合,是故改編自傳記或回憶錄的電影,很難寄望有甚麼驚喜或突破。不過昨日公映的【知味人生】(Toast) 卻是異數,無論是故事鋪排或是整體氣氛,均令栗回味無窮。



【知味人生】改編自英國著名食評家施奈傑 (Nigel Slater) 的回憶錄,講述此君如何與美食結緣。大家可能會想,能當上食評家,定必生長在飲食之都,擁有廚藝高超的父母。這可是個美麗的誤會──施奈傑的父母均是廚盲,連罐頭也弄不好!施奈傑母親弄得最好的食物就只有吐司,雖然只是一片塗了黃油、乾巴巴的麵包,但在少年施奈傑眼中卻是人間極品。(以吐司表現對母親的愛,多麼別緻的構想!





施奈傑既非幼承庭訓,那他為何能登上美食殿堂,成為家喻戶曉的人物?這得感謝他極之討厭的繼母波特太太,一位出身低微但廚藝非凡的女士。這位女士為施奈傑父子烹調各式美食,間接鍛鍊了施奈傑的舌頭和味覺;而為了與這位女士一較高下,贏取父親歡心,施奈傑更努力鑽研廚藝,為未來打下良好的基礎。施奈傑的故事讓栗知道,只要恨得其所,對前途可是極有幫助!





施奈傑的際遇固然讓人嘖嘖稱奇,但沒有一位好編劇,又如何將之展現於觀眾眼前?【知味人生】的劇本找來李荷爾
(Lee Hall,【跳出我天地】的編劇) 操刀,著實是合適不過。不論是寫施奈傑與父母和繼母的關係,還是寫他對同性的傾慕之情,每段均細膩動人,令栗留下深刻印象。最記得他與母親共舞,還有在床上擁著父親的一幕,十分溫馨感人。



電影除了有不俗的劇本和一流的演員,配樂更是無懈可擊。好喜歡 Dusty Springfield
的歌聲,片尾播她的 Yesterday when I was young,為電影畫下一個圓滿的句號!

2011年10月12日 星期三

穿錯鞋



下雨天上班,十之有九會變落湯栗,於是公司裡長年放了一雙鞋,以備不時之需。

昨天下班回家,脫鞋時赫然發現自己穿錯了鞋,左腳穿了公司裡的便鞋,右腳則穿了平日的上班鞋。最好笑的是,自己走了半個多小時的路也慒然不知!不知途人看見會有何感想?大概覺得世間慒女何其多吧~~~


2011年10月11日 星期二

「都」、「也」辨



問:「我和友人每年國慶也到維港看煙花。」句中的「也」用得對不對?

答:不對,應改為「都」。
注意「也」用於表示兩件相同的事情,如「他去看煙花,我也去。」而「都」則用於總括,如「我們都去看煙花。」上述句子的重點在於「每年」,故應用「都」。

(參考:http://www.fed.cuhk.edu.hk/youngwriter/members/resource/rsdb5/man_001.htm)

----------------

問:「我的親戚都住在溫埠。」句中的「都」又是否正確?

答:這句的「都」可有可無。加了「都」,強調全部親戚住在溫埠。


2011年10月9日 星期日

知味人生 (Toast)

Superb cast & nice songs. Don't miss it:





投資金句




‧股票市場有很多百萬富翁,當中不少初次踏足股票市場的時候,是億萬富翁。



‧二月是最少投資錯誤發生的月份。(馬克吐溫好像也說過類似的話)



‧不要跟股票談戀愛,因為股票不知道你愛它。



‧轉持另一隻股票,你犯錯的機會從 100% 升至 200%



‧股市的「底」是你認為跌無可跌,再跌一半。



‧沒持股票的人沒發言權,因為針唔拮到肉唔知痛。(栗倒是想起財經演員那句「本人並沒持有上述股份」)



‧撈底死的人跟高位入貨死的人都是死。(記唔記得曹仁超的和黃事件?)



‧穩賺良方只得一條:早早套現離場。



‧牛市時,最需要關注怎樣賺最多錢,而非牛市何時完結。



‧賺錢離不開五件事:buy lowsell highcollect earlypay lateavoid tax



‧人誰無錯,最重要是「夠錢埋單」,否則不要犯錯。(這句最好!)



‧我們口口聲聲說這是長期投資,但每一分鐘都在煩惱。



‧股票市場是賺錢的地方,因此絕對要跟紅頂白,而非鋤強扶弱。



‧投資的最大問題,是所有人都起碼賺過一次錢。



‧股價上升是因為你在買入。



‧股市上升,所有人都是數學家;股市下跌,所有人都是哲學家。



‧你不會明白一隻股票──直至你擁有它。



摘自蔡東豪《金融海嘯‧我學到的十件事》


2011年10月8日 星期六

似是而非的格言


在面書看到以下格言:




Great people talk about ideas. Small people talk about other people. (
偉人談意念,小人說是非)




驟眼看似乎很有見地,但細想則覺似是而非──只懂空談而不會實踐的人,焉能幹一番事業,成為偉人?而偉人又怎會不談論其他人?成功人士大多有敏銳的觀察力,懂得學習別人的長處,以補其短。




不知有多少人覺得那句格言是當頭棒喝,栗就認為那只是蠱惑人心的語言罷了。


2011年10月4日 星期二

2011年10月3日 星期一

未來由我創


經典果然是經典,即使過了廿多年,三集【回到未來】
依然讓栗看得拍爛手掌。




喜歡【回到未來】,除了因為故事新奇(對,今日看來依然新奇!) 還因為那份「未來由我創」的信念。看似命定的事情,只要換一種想法,改一個決定,未來就會變得截然不同,真箇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想念 Michael J. Fox

學生的朋友


學生說朋友想找補習,問栗有沒有興趣。視錢如命的栗頭,自是萬二分樂意。不過學生的朋友既非與學生同校,也非同級,這點讓栗覺得很奇怪。




對於二人為何會相交,栗曾有過以下猜想:一、她倆是舊鄰居;二、她倆的父母有交情。可是看情況又不像,這就讓栗更加好奇。




這天去補習,栗終於按耐不住問學生:「你倆是怎樣認識的?」學生莞爾一笑:「
MSN 群組。」「甚麼?那你們見過面了沒有?」「沒有呀。本來打算今天見的,但我忘了另外有約。」




學生說,她在群組上認識了不少朋友。「這不是比在球場上認識的,更讓人放心嗎?」這個嘛,栗就不懂得如何回答了。


2011年10月2日 星期日

轉載:英語頌


An Ode to English



 



We'll begin with a box, and the plural is boxes,



But the plural of ox becomes oxen, not oxes.



One fowl is a goose, but two are called geese,



Yet the plural of moose should never be meese.



You may find a lone mouse or a nest full of mice,



Yet the plural of house is houses, not hice.



 



If the plural of man is always called men,



Why shouldn't the plural of pan be called pen?



If I speak of my foot and show you my feet,



And I give you a boot, would a pair be called beet?



If one is a tooth and a whole set are teeth,



Why shouldn't the plural of booth be called beeth?



 



Then one may be that, and three would be those,



Yet hat in the plural would never be hose,



And the plural of cat is cats, not cose.



We speak of a brother and also of brethren,



But though we say mother, we never say methren.



Then the masculine pronouns are he, his and him,



But imagine the feminine: she, shis and shim!



 



Let's face it - English is a crazy language.



There is no egg in eggplant nor ham in hamburger;



neither apple nor pine in pineapple.



English muffins weren't invented in England.



We take English for granted, but if we explore its paradoxes,



we find that quicksand can work slowly, boxing rings are square,



and a guinea pig is neither from Guinea
nor is it a pig.



 



And why is it that writers write but fingers don't fing,



grocers don't groce and hammers don't ham?



Doesn't it seem crazy that you can make amends but not one amend.



If you have a bunch of odds and ends and



get rid of all but one of them, what do you call it?



 



If teachers taught, why didn't preachers praught?



If a vegetarian eats vegetables, what does a humanitarian eat?



Sometimes I think all the folks who grew up speaking English



should be committed to an asylum for the verbally insane.



 



In what other language do people recite at a play and play at a recital?



We ship by truck but send cargo by ship ...



We have noses that run and feet that smell.



We park in a driveway and drive in a parkway …



And how can a slim chance and a fat chance be the same,



while a wise man and a wise guy are opposites?



 



You have to marvel at the unique lunacy of a language



in which your house can burn up as it burns down,



in which you fill in a form by filling it out, and



in which an alarm goes off by going on.



 



And in closing, if Father is Pop, how come Mother's not Mop?



 


2011年10月1日 星期六

讀書筆記


The world is a den of thieves, and night is falling. Soon it will be the
hour for robbers and murderers … Therefore let us be happy while we are happy,
let us be kind, generous, affectionate and good. Therefore it is necessary … to
take pleasures in the little world: good food, gentle smiles, fruit trees in
bloom, and waltzes. (Ingmar Bergman, Fanny
and Alexander
)(全文)



人間是匪窟賊窩,夜色漸漸深沉。強盜凶手轉眼就要來了……所以,開心的時候且盡情開心。我們都要寬容,要慷慨,要體貼,要好心。在這個沾親帶故的小世界裡,樂趣當然是要有的:可口的飲食,溫柔的微笑,茂盛的果樹,還有那翩翩躚躚的幾曲圓舞。(董橋譯)




(
栗:只要有書有電影,其餘的樂趣都不必了。)




~ * ~ * ~ * ~ * ~ * ~ * ~ * ~ * ~




古之學者為己,今之學者為人



Men of antiquity studied to improve themselves; men today study to
impress others.




(
栗:偶爾炫耀一下自己的學識也不為過吧?)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