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29日 星期二

荒誕背後的嚴謹




剛讀完《她死去的那一晚》,對作者西澤保彥的寫作能力深表佩服。

這個故事,由一具屍體揭開序幕。話說濱口美緒
(小閨) 與一班大學同學喝酒回家後,在客廳見到一具身份不明的女屍。由於小閨第二天要出遠門,為免惹麻煩延誤行程,於是打電話叫暗戀她的男同學岩仔過來,替她把屍體拿掉!岩仔因沒有駕車,遂向漂撇學長和匠千曉求助,而這兩個人和他們的朋友,就這樣給捲入一連串的事件中。

《她死去的那一晚》是「匠千曉系列」第一部長篇作品。此系列的特色,在於登場人物大多喜愛杯中物
(故又名「酩酊系列」),於是在推理其間,主角十之有九都是醉醺醺的!可是他們酒後所言,卻又合情合理,無可挑剔,真是應了「酒醉都有三分醒」這句老話。

可能有人會覺得西澤的故事荒誕不經,推理又天馬行空,不過栗卻很享受看這樣的故事。看似荒誕但又結構嚴謹的故事,不是任何人可以寫得出來的。

豆瓣連結:
http://book.douban.com/subject/3033932/




2011年11月27日 星期日

忙半天,樂半天



星期六上午如常補習,下午到圖書館拿了西澤保彥的《解体諸因》,便出發到大會堂看法國電影節的節目


因為坐巴士的時間比較長,於是一程車就已看完四個短篇。《解体諸因》是近年讀得最愜意的推理小說;故事佈局精妙,寫作手法新穎,令栗手不釋卷。感謝 boy130 的推介


到了大會堂,見時間尚早,便到圖書館逛逛。雖然那時未看完《解体諸因》,但已急不及待借了同系列的《她死去的那一晚》。除此之外,栗還借了伊坂幸太郎的《奧杜邦的祈禱》,加上東野圭吾的《黑笑小說》,可能要看到十二月中了……


說回法國電影節。週六看的三個節目【愛的名字】、【海濱假期】和【愛情的完美配方】,短評依次為「正」、「好正」、「非常正」!樂而不淫的法國喜劇,令全場觀眾開懷大笑,氣氛一流!


離開大會堂已是晚上十時半,去到巴士站繼續捧讀《解体諸因》,然後過了十五分鐘,才在途人的叫囂下,察覺自己去錯巴士站了。唉,懵栗~~~


日常推理

終於明白,為何伊坂幸太郎的作品屬於推理小說!

隨著時間的演進,推理小說也開始演化了,不再那麼強調血腥與屍體,而著重在謎團本身的吸引力,甚至還顛覆了「犯罪」的本質,讓推理小說中的謎團純粹化,不再帶有司法或道德的審判秩序意味。

特別是在日本,有一系列被稱為「日常推理」的作品,強調的是一種「日常生活」的氛圍,雖然並不到江戶川亂步所言「奇妙之味」的地步,但仍舊是將目光投射向我們每天都經歷的日常事情,或將有不解之處膨大變形成舞台上的焦點,用個人的經歷、才智、邏輯推演,予以推敲出事件的原型,回歸日常生活。

(曲辰,〈非常的日常──西澤保彥與匠千曉系列〉)

栗是老派人,沒有屍體的,一律不當推理小說。

2011年11月26日 星期六

無聊戲話 (PG家長指引)


甲:點解【十二猴子】個封面,一隻馬騮都冇嘅?
乙:「十二猴子」係個組織名嚟架。
甲:吓?我以為會有馬騮添......

甲:我睇完【十二猴子】,要再煲埋【三隻猴子】,然後寫一篇「十五猴子」
乙:(呢條友係咪俾老板點到傻咗呀?)

甲:你想睇四仔?我借隻【慾斷難斷】俾你啦。
乙:【慾斷難斷】?係咪應該借【肉斷難斷】俾我先至啱呢?
甲:信我啦,【慾斷難斷】係四仔嚟架。
乙:好,即管信你。如果睇完我唔流鼻血架話,我打你架!
甲:吓?咁都係等我打你兩拳,等你流定啲鼻血先啦~~~

甲:齣【零點追兇】唔錯喎,夠緊張刺激!
乙:你不嬲都鍾意法國佬架啦。
甲:關乜事?!我貪法國片夠短咋。一年要睇200幾齣,唔揀啲短嘅嚟睇唔得。
乙:哈,等我睇多啲AV,爬你頭先!
甲:你因住流鼻血不止喎......


2011年11月24日 星期四

天堂一角與五五波


猜猜栗想說哪兩齣電影?對,就是【心不了情】
(A Little Bit of Heaven) 和【風雨同路兩支公】(50/50)



電影說的,是兩位癌症病患的故事:【心】的 Marley 是位豪放不羈的事業女性,某天得悉自己患了末期結腸癌,將不久於人世;【風】的
Adam
是位循規蹈矩的好青年,不煙不酒,卻依然被癌魔玩弄於股掌之間。



患癌抗癌是嚴肅的題材,不過電影的氣氛並不沉重,【風】的某些段落更讓觀眾忍俊不住。出現這種情況,可能是電影側重於描寫友情、愛情與親情,病情就只輕輕帶過,令觀眾想替主角心痛也來不及。





將【風】和【心】併在一起看,難免覺得後者力有不逮──故事虛幻,愛情又難以令人信服。【心】唯一寫得較好的,就是友情的一筆。那種不想掃朋友興,但又裝不下去的情感,十分真實,極有共鳴。可惜的是,正因為這一筆太過真,令到其他段落變得更加假!



兩齣電影所帶出的訊息,全屬老生常談。不過人是善忘的動物,需要別人不住提醒。自己很喜歡【風】裡這一則「溫馨提示」:雖然父母不由我們選,但是我們可以選擇如何對待父母。對父母好一點,其實不太難的,這點必須謹記。



(後話:本來只打算看【風】,但聞說【心】的題材相近,加上有 Kate Hudson,於是就不明不白的看了,唉~~~)


2011年11月22日 星期二

2011年11月21日 星期一

死神的精確度




改編自小說的電影,素來都不及原著好看,可是伊坂幸太郎的《死神的精確度》,卻是電影比原著略勝一籌。



有這種想法,可能是先入為主所至。三年前看小說的電影版【甜言蜜雨】(Sweet
Rain)
,當中那三個環環緊扣的故事,讓栗讚嘆不已。不錯,故事源自伊坂的小說,但編劇改動了若干情節,令故事更緊密流暢,更令栗感動。原著的佈局不是不好,但就是無法讓栗找回當年的讚嘆與感動。



另一個原因,是電影由金城武主演──金城武當然是比文字好看多了!



【甜言蜜雨】預告片 (含重要劇情)


2011年11月20日 星期日

歐化與歧義




知道朋友找關於中文語法的書,頗感訝異。細問之下,原來他為了「……性」和「是……的」這裡歐化句式苦惱,想從書中尋找啟示。



這些年看評論中文的書籍和專欄,大多是教人盡量避免使用歐化句式。譬如我們該說「香港永久居民」而非「香港永久居民」;說「我們應該孝順父母」而非「孝順父母應該」,如此類推。



可是朋友對「可免則免」這個原則並不滿意。他說,去「性」有時會產生歧義,例如「全港系統評估」既可指用系統去評估,也可指評估全港系統,去「性」後便無從知曉所指為何。



在栗看來,朋友是過於憂慮了。須知讀者有一定智慧,看到不明白的地方,自會從上下文推敲文意。不過,現今惡搞之徒甚眾,還是小心駛得萬年船為妙。



[叩問:大家可有優質中文語法書介紹?]


賽德克‧巴萊(上):太陽旗




身為一族之長,面對異族欺壓時,該用啞忍,還是以暴易暴?



【賽德克‧巴萊】(Seediq Bale) 上集,說的就是馬赫坡社之首莫那魯道的抉擇。其時日軍佔領台灣賽德克族的土地,以高壓手段逼原住民歸順。年青的莫那魯道曾聯同族人試圖反抗,奈何失敗收場。後來他選擇啞忍,伺機反擊……



雖然錯過了電影的頭半小時,但無礙栗妹投入劇情。為了祖訓,為了家園,就算賠上所有人的性命也在所不惜;他們強烈的信念,令栗心顫。他們所做的一切,到底是對是錯?他們會遭到怎樣的報復?下場又會如何呢?121日自有分曉。



官方網站:http://www.seediqbalethemovie.com/main.php

霧社事件:http://zh.wikipedia.org/wiki/霧社事件


如果文明是叫我們卑躬屈膝,那我就帶你們驕傲地野蠻到底!



2011年11月17日 星期四

芬妮




朋友打算寫兒童英語故事,著栗替故事主角 (一隻貓女) 起個易讀易記的名字。栗想了想,問:「Fanny可以嗎?」誰知朋友大笑道:「當然不行,我可不是寫色情故事啊!」



朋友的回話讓栗摸不著頭腦。「查字典吧!」朋友說。查字典,原來 fanny 作普通名詞 (common noun) 時,解作女性的性器官。無怪乎朋友會大笑!



對文字敏感固然是好,但像朋友那樣,會否過了火呢?栗想,說不定有一天, rubber 這個字會從小學英文書中消失。因為 rubber 可以解作避孕套!


2011年11月15日 星期二

糖果




小孩愛吃糖,所以英文課必然會教 sweet 一字。不過美國人不說 sweet,改說 candy



本以為美國人只換了一個字,其他用法跟 sweet 相同,但最近跟美國同事通電郵,才知道原來他們不說 a candy,只會說 a piece of candy;一些糖果就會說 some candy some candies



對於 some candy 這個用法,栗感到頗不自在,尤其是在配了圖的頁面,看起來更是古怪。拿了圖畫去找兩位外籍同事,問他們意見,回覆如下:



澳洲人:(表情憤怒) I'm not a Yankee. I don't know.

英國人:(語氣傲慢) We don't say 'candy', we say 'sweet'.



看來 candy 可以列入辦公室十大禁語了~~~


2011年11月10日 星期四

大假(下)


問朋友和同事借了一大堆影碟,趁放大假努力清貨:



- 怪房客 (The Tenant)

-
天生愛情狂 (Don Juan DeMarco)

-
簡愛 (Jane Eyre)

-
十一文字的殺人

-
迴廊亭殺人事件

-
白夜行
老千計狀元才 (The Sting)
美國舞男 (American Gigolo)

因為花了很多時間清碟,書就只看了四本:



- 摩登時代(伊坂幸太郎)

-
魔王(伊坂幸太郎)

-
一院,請進場(黎慧嫻)

-
有時他們回家(亦舒)



成績算是不俗吧?


2011年11月9日 星期三

大假(上)


由上週三開始放大假,不計週末合共七天假期,來到今天已是最後一天。同事知道栗放大假,第一句就問:「去邊到旅行?」可是宅栗不喜四圍撲,才七天假期,留家迆好了。



說是迆,其實與事實不符。這幾天忙著清書清碟,又要打掃家居,比上班更忙!不過見家居變整齊了,明天又可以還碟,十分高興。



晚一點出發到 Palace IFC 看【我的八十後同學(The First Grader)。這樣有意思的片子,全港才只有兩間戲院放映(另一間是又一城的 AMC),只能嘆句無奈。之後轉戰太古城 UA 看【極速罪駕】(Drive)。很久沒看過犯罪片了,有點期待。



至於這個假期清了甚麼書和碟,留待明天再說。


2011年11月8日 星期二

青蔥歲月


年青真好。


(初戀青蔥歲月)

年青人可以盡情地發夢,無顧累地去愛;他們可以為芝麻綠豆的小事歡呼起舞,或是自暴自棄。像栗這種成年人,就只能活得步步為營、膽戰心驚,只怕走錯一步,永無翻生之日。

不過栗還是喜歡當成年人,因為那些年,苦比樂多。


2011年11月7日 星期一

第四十屆香港法國電影節


今年看的法國電影
,大多感覺不俗,是故對今屆法國電影節蠻期待的。昨天見主辦單位發佈了放映時間表,一口氣挑了七齣:



- 愛的名字 The
Names of Love
/Le Nom des gens 

- 海濱假期 Holidays
by the Sea
/Ni à vendre ni à louer
- 愛情的完美配方 Romantics
Anonymous
/Les émotifs anonymes 

- 愛的藝術 The Art
of Love
/L'art d'aimer
- 拉比隻貓 The
Rabbi's Cat
/Le Chat du rabbin
- 摯愛 Beloved/Les
bien-aimés 

- 安琪兒與東尼 Angele
and Tony
/Angèle et Tony



留意選購香港大會堂、香港電影資料館和香港太空館播映的場次,可以特惠價港幣 225 元購買五張不同場次的戲票,即每張 45 元,這項優惠對影癡頗為吸引呢!



~ * ~ * ~ * ~ * ~ * ~ * ~ * ~ * ~



香港電影資料館將於本月25日,播放德國電影【親近你】(Close to you) (詳情),喜歡愛情小品的朋友萬勿錯過。


2011年11月6日 星期日

雅虎博客的回應通知


昨天重溫〈感動,全因有共鳴〉的留言,見到一則未回覆的,頗為愕然。不過細看留言的位置,便明白為何會漏了這一則。



新版的雅虎博客,除了讓用戶回應博文,還容許用戶回應博文中的留言。不過能收到電郵通知的,就只有留言者,寫博文的人不會知曉。



第一段提到的留言,是網友回應栗妹對某則留言的回覆,因此,栗妹並沒有收到電郵通知,又因為那是一則留言回應而非博文回應,所以不會在「最近的回應」欄中顯示。



明白了回應通知的「邏輯」後,栗以後也不會隨便回應別人的留言了。(按:其實這種「邏輯」極有問題,因為回應了博客的留言後,無從知曉該博客是否回覆了自己的留言。這種單向式溝通又有甚麼意思呢?)


2011年11月5日 星期六

九點閱讀器


因為雅虎的「最近更新」依然不能正常運作(其實從沒正常運作過吧?),為免錯過網友的博文(想必已經錯過了很多!),於是要另想辦法,收取大家的更新資訊。



之前淇淇推介谷歌的閱讀器,試用過一陣子,最後不了了之。不是說不好用,只是自己甚少使用谷歌須登入的服務,為了查看更新資訊而每天登入,很麻煩耶~



後來跟芝聊到「最近更新」的問題,芝提到用 rss,當時栗心想:對啊,何不試用豆瓣的「九點」?誰知栗跟它一拍即合,今天正式將全部連結加入「我的訂閱」。



其實九點的閱讀器並非有過人之處,不過栗妹習慣使用豆瓣,將連結加到那邊會方便一點。只希望雅虎盡早弄好「最近更新」,栗就不用再兩邊撲了。


2011年11月4日 星期五

尋找那失落了的拼圖塊


【星空】沒有讓栗痛哭失聲的結局,但導演的溫柔,就讓那份感動長存不滅。



十三歲,一個不再懵懂,但又未諳世事的年齡。那一年,小美面對父母離異、爺爺離世這雙重打擊,感到茫然不知所措;猶幸她結識了沉默寡言的小傑,從他那兒得到支持與鼓勵。某天,二人相約上山,觀賞美麗的星空
……



雖然宣傳人員標榜電影為奇幻之作,但故事當中那份真實的情感,才教觀眾最為動容。人生就像缺失了一塊的拼圖,難免會有遺憾;大部分人只能無奈接受那缺口,但有一小撮幸運兒,卻能找到方法,填補那個空缺。是否只要努力,就能令人生變得美滿?栗不知道,但願意努力嘗試。

以下是電影預告片:



五月天的〈星空〉,牽動栗心。

2011年11月3日 星期四

晚秋


秋天的愛情故事,總是帶著一抹愁緒,令人神傷。

像很多女人一樣,安娜嫁了一個自己不愛的丈夫,過著平淡的日子。某天,初戀情人來電,相約私奔,令安娜本已枯死的心活轉過來。可惜東窗事發,情人爽約。面對丈夫毒打,安娜選擇反抗,卻錯手殺人,令自己身陷囹圄。



七年後,因母親離世,安娜獲准保釋外出三天,參加葬禮。在旅途中,她遇上一個愛情販子,二人互生情愫。男子與安娜約定,待她出獄後再見。兩年後,安娜離開監獄,回到與男子約定的地方,癡癡地等他到來……



今屆香港亞洲電影節播映的【晚秋】(Late Autumn),乃第三度重拍 1966 年李滿熙導演的同名作品,由湯唯和玄彬主演,前者更憑此片獲封南韓百想影后。栗妹沒看過原作,但對這齣翻拍之作頗為滿意。湯唯拿捏角色甚準,將安娜的哀愁、無奈與渴望完美呈現;至於玄彬的演出,自然是深得粉絲的歡心,有幾幕更令全場騷動!



電影中段寫二人到遊樂場坐碰碰車,為外國情侶配音,栗妹認為那是神來之筆,為故事添了一抹暖意。縱使世間有很多不能逆轉的事情,但自己的心情還是可以改變的。同一件事情,只要換個角度看,結局或許會得轉變。


三姑六婆喜迎【蔥】


昨天,三姑約了六婆到百老匯電影中心看韓國動畫【初戀青蔥歲月】(Green Days),二人在午飯時間通電話,商量到哪兒吃晚飯:



三姑:六婆,我要食好嘢!

六婆:乜嘢先叫好嘢呀?

三姑:唔,我尋晚加班,同同事講要食好嘢,結果落樓買咗個餐蛋公仔麵~

六婆:?咁就去食魚蛋粉算啦!



六婆當然不會那麼殘忍,帶三姑去食魚蛋粉了事。二人最後決定到和亭吃晚飯。到了和亭,各自看餐牌:



六婆:噢,個「茶抹」雪糕好吸引喎。

三姑:茶抹?乜嚟架?(看餐牌) 係「抹茶」雪糕呀傻婆!

六婆:嘻,我用咗倒裝句之嘛。

三姑:(無語)



落了單,等餐點之際,二人聊起最近看過甚麼電影:



六婆:嘩,套【那些年】好鹹濕呀,都唔明點解個個都讚好。

三姑:個結局拍得唔錯,我睇到喊唔停。

六婆:咁誇張?係喇,我哋今晚睇乜嘢呀?

三姑:咪卡通片囉。

六婆:我夠知囉,乜名呀?

三姑:哦,叫【初戀「鹹濕」歲月】呀。

六婆:(冒汗)



對三姑來說,「六婆」除了等同「美食」之外,還是歡樂的泉源。


2011年11月2日 星期三

在星空下遇見林書宇


週一晚看【星空】(Starry, starry night),散場後有導演分享會。導演林書宇的一席話,給栗留下深刻的印象。

當時在場觀眾問,為何要拍小美長大後的一段。林導演說,雖然他看事情較灰,但他希望補償小美不愉快的童年,為世界多添一件美麗的事情,於是便拍了。

林導演的話令栗動容。自己看事情也是灰灰的,不過很少在人前表露出來;朋友遇上不如意事,總是溫言安慰,努力勸說,盼令他們振作。有人覺得這是自欺欺人,但世上已有那麼多醜陋的事情,何必再添一件?

~ * ~ * ~ * ~ * ~ * ~ * ~ * ~ * ~

【星空】是一齣既溫柔又美麗的電影;而五月天的〈星空〉雖不溫柔,但卻動人:

摸不到的顏色 是否叫彩虹? 看不到的擁抱
是否叫做微風? 一個人 想著一個人
是否就叫寂寞? 命運偷走如果 只留下結果 時間偷走初衷 只留下了苦衷 你來過 然後你走後 只留下星空
那一年我們望著星空 有那麼多的 燦爛的夢
以為快樂會永久 像不變星空 陪著我
獵戶 天狼 織女 光年外沉默 回憶 青春 夢想 何時偷偷隕落? 我愛過
然後我沈默 人海裡漂流 那一年我們望著星空
未來的未來 從沒想過 當故事失去美夢
美夢失去線索 而我們失去聯絡 這一片無言無語星空
為什麼靜靜 看我淚流 如果你在的時候
會不會伸手 擁抱我? 細數繁星閃爍
細數此生奔波 原來 所有 所得 所獲 不如一夜的星空
空氣中的溫柔 回憶你的笑容 彷彿只要伸手
就能觸摸 摸不到的顏色 是否叫彩虹
看不到的擁抱 是否叫做微風 一個人
習慣一個人... 這一刻獨自望著星空 從前的從前
從沒變過 寂寞可以是忍受 也可以是享受 享受僅有的擁有
那一年我們望著星空 有那麼多的 燦爛的夢
至少回憶會永久 像不變星空 陪著我 最後只剩下星空 像不變回憶 陪著我



(歌詞來源)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