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9日 星期一

江南第一豪宅


因為在香港連蝸居也買不起,所以到了杭州,就急不及待的去參觀有「江南第一豪宅」之稱的胡雪巖故居。



豪宅果然是豪宅,那個花園實在大得不像話。



栗跟友人在假山下的人工溶洞中鑽來鑽去,玩得不知多高興。


魚池裡的魚,絕對比西湖的「花港觀魚」更壯觀!


當直線碰到圓形


週末教數時,總是會見到一些礙眼的英文,今次見到的是這句:

If L (直線) touches C (圓形), find the equation of L.

驟眼看這句沒問題,但當下筆計算時,栗跟學生就不禁要問:到底圓形跟直線的接觸點是一點還是兩點?(栗按:接觸點的數目會影響答案。)

起初以為 touch 隱含單一接觸點的意思,但遍查字典不果;問外藉同事,他說 touch 並沒有這個含義。最後找到一位通曉數學題寫法的人士來問,他說:「舊試題是這樣寫的,有甚麼問題?」

問題就是會誤導學生!就好像某題關於概率 (probability) 的題目,沒有寫清楚抽出來的卡是否會放回去再抽 (with/without replacement),令學生不知如何是好 (偏偏選擇題就是有那兩個答案)。這可是考數學知識,不是考英文的科目啊,為甚麼不能寫清楚一點?

「你看遍坊間所有數學書跟舊試題的寫法,才來跟我說啊。」某君很不屑的回道。

這又是哪門子的歪理?數學書跟舊試題就必對無疑嗎?時代不同了,任何文字都應以傳意為重,憑甚麼你數學科就可以獲得豁免?

說了一大通,其實只想講:對於那位食古不化的仁兄,栗決定要跟他絕‧交!

2013年4月23日 星期二

蘇州點滴



去旅行,除了要玩得高興,還要吃得暢快。因為只有自己一人去蘇州,所以可以吃小菜的機會不多。但是普通一碟蝦仁炒飯、一碗爆鱔麵,已經叫栗回味無窮。某天去蘇州博物館,逛完後就在外面的步行街,由街頭吃到街尾,之後拐個彎去平江路繼續吃!幸好那時天氣冷,能量消耗大,不然可是會胖了兩個圈回香港呢。



十多天的旅程,大部分時間風和日麗,就只有在蘇州遇上一整個雨天。下雨天遊玩是有點敗興,但雨中的蘇州卻有另一番韻味。能在同一次旅行,見到晴天和雨天的蘇州,幸運啊!

2013年4月21日 星期日

杭州印象


西湖真美,無論怎樣拍,出來的相片都很美



在西湖駕小艇很寫意,每小時40元人民幣,不算貴



誤打誤撞去了太子灣公園,竟遇見花展,真幸運



吳山夜巿跟油麻地廟街很像啊


2013年4月18日 星期四

吃在杭州


在杭州吃了不少好東西,看見相片都覺得開心


第一天的晚餐吃印度菜,還有跳舞表演看!


著名的樓外樓,東坡肉不錯。


在香港找不到的連鎖咖啡店,中杯咖啡34元人民幣,挺大杯的。


另一間著名酒樓王潤興,錢江肉絲好味道!


旅遊書上介紹的咖啡店,玫瑰奶茶8元人民幣,夠香甜!


去了奎元館吃麵,另加一尾西湖醋魚,給栗吃清光。


特產鮮肉榨菜月餅,餡料好香口右下角小圖為靈隱寺買的綠豆餡餅)。

蘇州的小吃更讓栗懷念,另文再談。

2013年4月17日 星期三

拆車佬的日與夜 (HKIFF 2013)




自從看了【波斯尼亞的羅蜜歐與茱麗葉】,對波斯尼亞這個地方開始有點印象,沒料到電影節看的【拆車佬的日與夜】(An Episode in the Life of an Iron Picker/Epizoda u zivotu beraca
zeljeza)
,竟也與這個地方有關。



【拆車佬的日與夜】說的是一個羅曼尼(吉普賽)家庭的故事。Nazif 與友人居住在波斯尼亞某個小村落。他們以拆車賣廢鐵為生,收入極其微頗(其中一個分賬的畫面,那條算式刻薄得讓栗呆住)。一天,Nazif 的太太 Senada 得病,到醫院檢查後,發現原來是胎死腹中。醫院要求 Nazif 繳付 980馬克(約5,100多元港幣)的費用,才肯為 Senada 做手術,可是 Nazif 哪來如此「巨」款?他不住懇求醫護人員幫忙,無奈無人願意伸出援手。望著自暴自棄的妻子,Nazif 極其焦慮……




【拆車佬的日與夜】片長約75分鐘,對白不多,情感起伏也不大,就只如實反映 Nazif 與家人的生活狀況。本來看這類片子,很容易就會進入夢鄉,但這齣栗卻是愈看愈精神。苦難當前,每個人的反應均不同,Nazif 能如此積極的面對,值得嘉獎。他的故事正好證明了,只要一家人齊齊整整,雖貧亦樂。



今次是栗第二次看導演 Danis Tanovic
的作品,前年看的【瘋狂的馬戲】,至今依然鍾愛。對於【拆車佬的日與夜】,栗並不特別喜歡或推薦,但導演能如此平實地道出一個民族的苦難,實屬難得。剛買了導演的得獎作【無人地帶】(No Man's Land),十分期待開封的一刻。



IMDBhttp://www.imdb.com/title/tt2507592/

豆瓣: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20512940/


2013年4月16日 星期二

上海‧田子坊


跟友人說自己參觀了田子坊,友人好奇栗為何會捨豫園、城隍廟等熱門景點,而選那麼冷門的地方觀光。其實田子坊是國家 AAA 級景區,遊人如鰂,又怎能算是冷門呢?單是栗去的那一天,就有五個遊客跑來問栗,田子坊該怎麼走。(天,栗真的長得像本地人嗎?



根據旅遊小冊子介紹,田子坊這個名字由中國第一位畫家的名字「田子方」演變而來;畫壇泰斗黃永玉將「方」改成「坊」,以配合上海傳統弄堂的叫法。田子坊是一個建築群,內有不少特色商店,全部都保存了石庫門建築風貌。到那裡參觀,除了可欣賞建築物,更會見到不少有趣商品。




以下是栗最喜歡的一個擺設,「天天向上」可是不少人的座右銘呢!





2013年4月15日 星期一

誰知媽媽心 (HKIFF 2013)


成家立室、生兒育女,對很多人來說,是一種福氣、一份祝福,但在電影【誰知媽媽心】(Our
Children/A perdre la raison)
中,這卻是惡夢的開端。



像很多情侶一樣,Murielle Mounir 甜蜜地相戀,再一起邁向人生另一階段,結婚生子、組織家庭。因為經擠拮据,小倆口要與 Mounir 的養父同住。寄人籬下的生活,使 Murielle 頗為不自在,之後孩子一個接著一個出生,照顧孩子的壓力,加上丈夫的冷漠,令
Murielle
逐步走向崩潰邊緣,最終做出無可挽回的事情……



電影改編自真人真事,編導運用了倒敘的手法,一開始先拍懊悔不已的母親,然後才回想當初。故事十分平淡,幸而女主角演得出色,能細膩地展現 Murielle 的變異,讓觀眾感到這位母親內心的掙扎與痛苦。她憑此片獲康城最佳女主角獎。



看完電影,益發覺得現今做人很難。不結婚會給人說三道四,結婚嘛,又不知道能否承受組織家庭所帶來的壓力。稍一不慎,只怕社會又添一宗倫常慘案。



IMDBhttp://www.imdb.com/title/tt1660302/

豆瓣: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5151653/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