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7月22日 星期一

意大利之旅 (CINE FAN 2013)

香港國際電影節協會辦了一個電影節發燒友的節目,全年在藝術中心 Agnes b. 電影院播放一些經典或藝術電影。早兩個月看過【凱撒必死】(Caesar Must Die)、【早安巴比倫】(Good Morning, Babylon) 和【麻將】(Couples),本月就看了【聖女貞德受難記】(The Passion of Joan of Arc) 和本文想討論的【意大利之旅】(Journey to Italy)。


【意大利之旅】是英格烈‧褒曼與導演 Roberto Rossellini 合作的五齣電影之一,故事圍繞一對婚姻瀕臨破裂的英國夫婦,在意大利遇見的人與事。電影雖有栗妹喜愛的英格烈‧褒曼,無奈男女主角那滿臉不耐煩的表情,實在太過難看,所以播了約15分鐘,已然進入半睡半醒的狀態。

好不容易等到電影播完,本想立即離開;但見主辦單位請了講者,心想既然電影看得不清不楚,就聽影後座談來個拉上補下吧,誰料竟聽出些趣味來。

講者先介紹女主角與導演之間的關係。原來英格烈‧褒曼為了 Rossellini 拋夫棄子,這跟英瑪‧褒曼的情況類似呢!不過今次的主人翁言語不通,比電影大師那一對又困難些。之後講者續道,Rossellini 拍電影,是邊拍邊改劇本的,這讓男女主角很不自在 (所以他們的表情才那麼臭!)。英格烈‧褒曼更說過,如果換成希治閣,肯定會破口大罵 (希治閣的準備功夫做得十分充足)。

同場有一位觀眾指出,導演可能想透過電影,諷刺英國人的死板沉悶。姑勿論導演的意圖為何,從文化的角度去看,這齣電影其實是挺有趣的,因為英國人跟意大利人的生活習慣,大大不同,文化衝擊十分明顯。

第一次發現,原來影後座談也可為電影添姿采。

IMDB:http://www.imdb.com/title/tt0046511/
豆瓣: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1303576/

2013年7月21日 星期日

奪命的富貴 (HKIFF 2013)


人,往往為錢而瘋。

在意大利西西利,有一個叫做巴拉莫的地方,那裡住著一個怪家庭,三代六口只靠父親在船塢撿破爛維生,已成人的兒子則在家裡游手好閒。

某天,一家人到海邊渡假,不幸遇上黑手黨,小女兒中鎗身亡。本來是悲劇一宗,但因為得悉政府會發放一筆為數不少的身故賠償,整家人又活轉過來,發揮先使未來錢的本能,借錢四處豪花,更購買名車。誰料那輛名車卻引發另一血案……

【奪命的富貴】(È stato il figlio/It Was the Son) 是 Daniele Ciprì 首次執導的作品,故事改編自 Roberto Alaimo 的小說,由導演親筆撰寫劇本。Daniele Ciprì 是攝影師出身,在光影運用方面非常嫻熟,令電影不乏凌厲影像,可是故事本身太過離奇與瘋狂,所以看的時候忍不住連連皺眉。看來在觀影方面,栗屬於保守派呢。

Tony Servillo (右二) 在電影中飾演父親一角,演技出眾。

IMDB:http://www.imdb.com/title/tt1891788/
豆瓣: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6773081/

2013年7月19日 星期五

pupil 與 film


某君在文章中以 pupil 稱呼中學生,友人見到,禁不住打了個寒噤。

友人:根據 OALD 8/E,pupil 一般指幼童,並快將被淘汰,是否改用 student 較佳?
某君:這篇文章略帶古風,宜用 pupil。況且英國報章依然用 pupil 稱呼各年級的學生,所以還是保留吧。

如此理由,教栗滴汗。

--------------

之前讀報章專欄,提到將短片譯作 short film 已不合時宜。當真如此?但願只有譯名過時,film 則永垂不朽。

話說回來,看短片是 see a short film 還是 watch a short film 呢?這對栗來說,是永恆的謎……

2013年7月18日 星期四

18樓C座舞台劇


一向不看舞台劇,但因為周老板 (金剛叔) 和 18 樓 C 座一班街坊,破例掏腰包到大會堂看一次。


「18樓C座」是商業一台的廣播劇,逢週一至五中午 12:30 在大氣電波播送;每集借一班街坊之嘴議論時政,至今已播放超過45年。舞台劇找來黃秋生和蘇玉華飾演年輕的周老板及其愛妻雲鵑,借他倆的相遇相知,讓觀眾回顧昔日香江。最後一幕則找來 18 樓 C 座廣播劇原班人馬,即席在台上演出一幕廣播劇,成為全晚高潮。

之前到大會堂劇院,看的都是電影節的節目,今次看舞台劇,氣氛同樣熱切。喜歡一班演員的鬼馬演出;蘇玉華與金剛叔的一幕,極之動人。一向只透過耳機聽周老板議論時政,今次現場聽到真人演繹,方體會到甚麼叫聲如洪鐘!

舞台果真有懾人魔力,台下觀眾看得如癡如醉,台上演員想必會更入迷。無怪乎 Josephine 在【透明的影子】中,為了角色而走火入魔。


----------------------------------------------------

同場發售的書本,原價 $88,特價 $70:


2013年7月17日 星期三

盲探


用「鬼馬」來形容劉德華,似乎有點不倫不類,但他在【盲探】(Blind Detective) 中的演出,確實給栗極之鬼馬的印象。


看【盲探】以前,只知道電影是杜琪峰、劉德華和鄭秀文這鐵三角的最新作品。一向喜歡劉鄭這對搭檔,所以二話不說就買票進場;而幸好所知所想均不多,所以才能放開懷抱,欣賞這齣由杜琪峰、韋家輝炮製的鬼馬狂想曲。

在電影中,劉德華飾演「破案之神」莊士敦,是一位目盲心不盲的幹練警探,而鄭秀文飾演的何家彤,則是一位新紥師妹,體能一流,頭腦略差。他們二人合作偵破多宗陳年舊案,其間更互生情愫……

有些觀眾不喜電影中的案件不夠嚴謹;有些又說電影是大雜燴,不知所云。感到失望的觀眾,大概是給自己的期望誤導了。片名雖叫【盲探】,但沒人說過這是【神探】的姐妹作啊!況且栗一向認為,看電影是一種娛樂,【盲探】中有查案、愛情、搞笑和驚嚇等元素,極盡視聽之娛,讓栗看得愜意又開心。

Horace 寫了一篇關於【盲探】的網誌,分析精闢,推薦大家閱讀:http://blog.yahoo.com/horacechan/articles/1205843/index

後話 (含劇情):
在電影中,劉鄭各自到鬼門關走了一轉,看的時候心忍不住抽緊了。自從【龍鳳鬥】後,只希望這對搭檔可以齊齊整整、開開心心的走在一起,【盲探】的結局,剛好還了栗這個心願。

2013年7月16日 星期二

City of Ashes


剛讀完 Cassandra Clare 的 City of Ashes ( =《灰燼之城》+《獵月》),雖因誤會少讀了半本 City of Bones ( =《骸骨之城》+《星燦》),幸好故事之間關連不太緊密,才不至於看到一頭霧水。

City of Ashes 是 The Mortal Instruments 系列的第二本,故事說一幫闇影獵人和惡魔、吸血鬼及人狼之間發生的種種,有著哈里波特、向達倫 (Darren Shan) 作品的影子,也有像《暮光之城》(Twilight) 之中錯縱複雜的情愛關係。話須如此,The Mortal Instruments 並非左抄右補之作,而是集各家之大成,構築一個曼妙的奇幻世界。已在圖書館預約了第三本 City of Glass,據聞故事比前兩本更緊湊,十分期待。



題外話:The Mortal Instruments 另有三本前傳,屬 The Infernal Devices 系列。等栗啃完The Mortal Instruments 六本書後,應該可以在圖書館借到 The Infernal Devices 了。

迷離夜


關於【迷離夜】(Tales from the Dark Part 1) 的評論,大多是說創意欠奉、驚嚇不足。評論雖然不無根據,但將電影的缺點無限放大,而淡化其優點,則有欠公允。

【迷離夜】最美好的地方,在於那份本土氣息。熟悉的街道、香港的演員,這些全部令栗感覺極之親切。另一值得稱讚之處,就是編導如何改編原著。【驚蟄】的梁震嬰固然令人拍案叫絕,【贓物】中的李老板同樣不容忽視。不錯,鬼片是要夠驚嚇,但一味靠嚇也不是辦法。像【迷離夜】,能將時事議題溶入電影中,令觀眾產生共鳴,這點十分出色。其實要在30多分鐘內完整地說一個故事,絕非易事,李志毅的【放手】故事流暢,人物鮮明;雖無新意,但單看梁家輝和陳慧琳這對中外「神棍」,已然值回票價。



三個故事中較為失望的,是任達華的【贓物】。看李碧華的原著,故事脈絡清晰,重點明確;電影豐富了內容,但旁枝過多,好些地方令人摸不著頭。譬如任達華與小女鬼有何關係、元秋又為何掌擱李老板?如果能說清楚,電影肯定更圓滿。

期待八月八日上映的【奇幻夜】(Tales from the Dark Part 2)。

延伸閱讀
〈贓物〉原文: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2c83620100017z.html

2013年7月10日 星期三

2013年7月9日 星期二

The Flying Pan


栗和同事都愛吃早餐食品,所以這天又相約去聚餐。今次的目的地是灣仔的 The Flying Pan:



朋友說那份 Full English,份量只及英國本土餐廳提供的一半,不過這也沒奈何。如果價錢加倍或份量加倍,栗都會吃不消啊!

開飯專頁:http://www.openrice.com/restaurant/sr2.htm?shopid=15480
餐單:http://www.the-flying-pan.com/menu.html

2013年7月8日 星期一

我有我風格


I don't care about your house style! I have my own horse style!

在小事上堅持並不表示有個性,只是表示閣下是 a pain in the ass。

2013年7月7日 星期日

致褒曼的情書

由愛情到友情,中間要經歷無數陣痛。

25歲那年,Liv Ullmann 認識了電影大師 Ingmar Bergman。當他們的眼睛一對上,便知道彼此是自己的最愛;縱使當時使君有婦,羅敷有夫,他們還是堅持要走在一起,共赴同居。

可是最美的愛情,也難敵現實的折騰。因為年齡差距,二人在生活上有不少磨擦。年輕的 Liv 愛玩愛熱鬧,Ingmar 卻要絕對清靜的環境進行創作。就算後來二人生了一個女兒,Ingmar 跟 Liv 的生活仍然是接不上軌。原來的一見鍾情,變成無止盡的寂寞和互相折磨……

最終 Liv 選擇離開 Bergman,到外地發展。很奇怪,距離遠了,心反而更貼近。Liv 會每天打電話給 Bergman,訴說生活和工作上的種種,而 Bergman 更遠渡重洋,到紐約看 Liv 在荷里活拍的首部電影。失去了愛情,卻讓他倆的友情更彌堅。

看紀錄片【致褒曼的情書】(Liv & Ingmar),感受最深的,是 Liv 因為某種感召,能在 Ingmar 離世前見他最後一面,那是多大的一種福份!Ingmar 是 Liv 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位人物,無論之前發生過甚麼事情,Liv 還是用自己的方式去愛著他,直至他走到人生最後一步。


傳奇女星與電影大師橫跨半個世紀的故事──【致褒曼的情書】

延伸閱讀
《經濟學人》為 Ingmar Bergman 寫的訃文:http://www.economist.com/node/9581178

2013年7月4日 星期四

紫紅色的一生 (HKIFF 2013)


五、六十年代,拉美音樂掀起一股反璞歸真,回歸傳統的風潮,這股風潮成就了新歌運動 (Nueva canción),而這個運動的發起人之一,就是拉美民歌之母 Violeta Parra

Violeta Parra 1917年生於智利南部一個小鎮,父親是音樂老師,母親則是會彈吉他的農村女孩。從小受到父母薰陶的 Parra,七歲就會彈吉他,九歲開始編寫簡單的旋律。她經歷過兩段婚姻,並育有一子一女。



【紫紅色的一生】(Violeta se fue a los cielos/Violeta Went to
Heaven)
用時空交錯的方式,道出 Violeta Parra 幻變的一生。觀眾一方面為她的才華著迷,一方面又讓她的堅持感動。她不辭勞苦到偏遠地區搜集民謠,靠的不過是一支筆、一本筆記簿和她的吉他;她將民謠重新編寫,唱出拉丁美洲底層人民的心聲。後來在阿連德 (Allende) 政府鼓勵下,Parra與女兒復興了Peña,一種結合音樂與政治活動的組織,並積極撰寫抗議歌曲。



可是這樣的一位剛烈女子,卻闖不過情愛這一關。與第二任丈夫離異後,她一直鬱鬱寡歡,最後於 1967年選擇吞槍自殺,享年50歲。



「如果歌沒能獻給所愛的人,就讓我死吧。」— Violeta Parra



-----------------------------



Violeta Parra 1967年初發表 Gracias
a la Vida (
感謝生活),風靡整個拉丁美洲,亦成了她的絕唱。



歌曲:http://www.youtube.com/watch?v=6oR6BZB6xBY&feature=player_embedded





感謝生活,生活對我意重情深,

她給了我一對明眸,當我睜開眼睛,

世間的一切黑白分明,

我看見了高空星光點綴的天幕,

在茫茫的人海中我認出了所鍾愛的人。



感謝生活,生活對我意重情深,

她給了我敏銳的聽力。

它記錄下白晝和夜晚、蟋蟀和金絲雀,

錘擊、汽笛、犬吠和暴風雨的聲音,

還有我心愛的戀人溫柔的呼喚聲。



感謝生話,生活對我意重情深,

她教我發聲和認識字母表,

我用它們表達和思考,

我從心底呼喚著母親、朋友和兄弟。

從此光明照亮了我心靈的路程。



感謝生活,生活對我意重情深,

她讓我疲憊的雙腳不停地行走,

我靠著它們走遍城市和水窪,

海灘、沙漠、山林和平原,

還有你的家,你的庭院和你的小鎮。



感謝生活,生活對我意重情深,

她給了我這樣一顆心靈,

當我看到人類思維的累累碩果,

當我看到善良遠離邪惡,

當我望穿了你清澈的雙眼,

這顆心就情不自禁地激動萬分。



感謝生活,生活對我意重情深,

她給了我淚水和歡笑,

使我能分辨苦難和幸福,

我的歌和你們的歌就是由這兩部分組成,

而你們的歌聲就是我自己的歌聲。



參考資料:http://www.lihpao.com/?action-viewnews-itemid-10505



電影預告片 (英文字幕)http://www.youtube.com/watch?v=SChk4lmDCJU



IMDBhttp://www.imdb.com/title/tt2014392/

豆瓣:http://movie.douban.com/subject/6714082/







一個女子與五隻大象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不用言語便能傳情達意,那有多好?以後都不用再翻譯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Svetlana Geier,烏克蘭人,年輕時因政治迫害流亡德國,此後致力於將俄國文豪杜斯妥也夫斯基 (Dostoevsky) 的作品翻譯成德文,是當代首屈一指的俄國文學翻譯家。雖然年事已高,但她仍每天孜孜不倦地翻譯,因為她認為自己欠了世界一點東西,沒有時間再作休息。這位可敬復可親的女子於2010年離世,享年八十七歲。 

看紀錄片【一個女子與五隻大象(The Woman with the 5 Elephants/Die Frau mit den 5
Elefanten
)觀眾可以從不同角度去認識 Svetlana 這位女子──在工作時投入認真;在家庭聚會上和藹可親;在面對逆境時則堅毅不屈。Svetlana 的母親讓她學習外語,令她成了兩個文化之間的橋樑。儘管她未能將一種文化完全轉化成另一種,但在翻譯過程中的迷失與得著,令她對這份工作樂此不疲。她花了20年的時間,重新翻譯杜斯妥也夫斯基的五部巨著《罪與罰》、《白痴》、《卡拉馬佐夫兄弟》、《群魔》、《少年》(即片名所指的五隻大象),並於 2007 年完成。她的堅持,讓栗動容。



 

參考資料

http://blogs.forward.com/the-arty-semite/140108/how-a-ukrainian-refugee-became-germanys-top-russia/



http://movies.nytimes.com/2011/07/20/movies/dostoyevsky-translator-woman-with-the-5-elephants-film-review.html?_r=0



http://www.npr.org/2011/07/22/138466140/surviving-to-conquer-dostoevskys-5-elephants




2013年7月3日 星期三

骸骨之城


之前跟補習學生閒聊,提到看英文小說,學生推介栗看《骸骨之城》(City of Bones),栗見故事大綱尚可,就到書店找來看。本來是想買英文版的,但見譯本特價 $33 兼七五折 (折實 $24.8!),二話不說就買了中文版。



看完第一冊,對故事頗感興趣,就到圖書館借了系列第二冊 City of Ashes (英文版) 來看。可是看了十數頁,發現故事跟第一冊接不上。細查之下,原來英文版的一冊,去到中文版變了兩冊。栗沒看《星燦》就看 City of Ashes,故事當然接不上。


現在的問題是,City of Ashes 栗是一定要繼續看下去的了 (因為兩星期後要還書),但《星燦》何時才補回呢?圖書館的預約滿滿的,恐怕到電影上映時還未輪到;買嘛,這本要八十大元,最多八折,貴......

(感覺好像遇上賣書的補藥黨~~~)

此網誌已不再更新,請移玉鼠到「栗子妹的練習場」http://chestnut-girl.blogspot.hk/